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邀请同盟(10200字)
      一根从天而降的巨柱,精准的点在庞博的头上,将他按在地上却没有伤到他。

  被按住的庞博使劲挣扎,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嘶吼声,听上去浑然不似人声,直将叶凡吓了一跳。

  叶凡放眼望去,却见那根巨柱很是眼熟,仔细看了一眼,嘶,这不就是一根被放大了无数倍的手指头么!

  “庞博,你怎么样了?你是什么东西,快点离开他的身体!”他对着庞博大喊了一声。

  叶凡心中无比焦急,他清楚的看到之前那道绿光没入庞博体内,他猜测定然是庞博修为不够,没有抵挡住绿光的侵袭,被占据了身体,换句话说,庞博已经被未知的存在夺舍了。

  这时,只见那根巨大的手指上,一道灿烂的光华流转,没入了庞博的体内。

  “嗷……”

  庞博惨呼一声,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瞬息之间,一股黑雾从他脸上冒出,只是还没有脱离,就灰飞烟灭。

  庞博翻了一个白眼,晕了过去。

  “庞博,你怎么样了?”

  叶凡上前两步,蹲了下来,紧张的看着他。

  这时,一阵空间波动传来,却见那根擎天一柱的手指缓缓收回,“咻!”地一声就消失于天际,与此同时,一道声音回荡不休:“他已经没事了!等会就醒了!”

  叶凡闻言,却是心中一喜,他已经听出来了,这是刘晋元的声音,他仰头看着天空,抱拳道:“谢谢师兄!”

  远处,灵墟洞天中,刘晋元和万人往相对而坐,两人皆凝望着前方的虚空屏幕,观看着事情的发展。

  万人往见刘晋元收起手指,笑了一声:“刘兄,你还是忍不住出手了!”

  刘晋元笑了笑道:“一时手痒罢了!”

  万人往见他言不由衷,眼神都未离开屏幕,暗笑了一声,便不再多说。

  按着原著的发展轨迹,庞博必然脱不了此劫,被妖帝第十九世孙附身夺舍,日后,即将上演一场历经数年,好友救好友的感人画面……

  却不想,阴差阳错,被刘晋元一指灭杀。

  庞博的灾难,在源头上便被刘晋元解除了!

  这样的变化,是好是坏,谁也不知道。

  但无论怎么说,对叶凡来讲,他最好的兄弟躲过一劫,被师兄所救,就是最大的喜事。

  便在此时,“咚”,“咚”,“咚”,沉闷的声音不断响起,像是有一颗强有力的心脏在剧烈跳动,声音之大,竟从火山口直接传到了数十里外的灵墟洞天内。

  “咚”、“咚”、“咚”……

  沉闷的声音响起,心脏剧烈跳动间,火山口的五色光华一飞冲天,将天空中滔天的妖气与浩瀚的神力波动全部击溃一空。

  赤红如血的岩浆在沸腾不休,不断沿着火山口向外涌动,烧红了半边天。

  火山内的那座宏伟古殿,沉沉浮浮间,在岩浆中震动不安,它发出灿灿金光,通体晶莹,浑身流淌着岁月的气息。

  “轰!”

  最后一声震动,古殿竟然缓缓从岩浆内升起,一道道繁复玄奥的妖纹若隐若现,但它已经不能再禁锢古殿,只观任由它浮起。

  “隆隆隆!”

  火山摇动,宏伟的古殿冲出火山口,耀眼的光芒照亮了这片古地,犹如白昼一般,天上的星辰全部暗淡了下去,整片大地都被五色神光所缭绕。

  妖帝坟冢现世!

  几位大妖与灵墟洞天的长老们立刻停止争斗,全都向着宏伟的古殿冲去,都想要第一个打开殿门,进入里面,得到妖族大帝的传承与神藏。

  在所有强者中,速度最快的无疑是那个满头金的妖族少女颜如玉,她身后的双翼扇动间,天空中像是有两道金色的闪电划过,第一个冲至古殿前,伸手向着紧闭的五色玉门推去。

  “哧!”

  一片五色神光冲出,当场将她掀飞了出去。

  青帝的坟墓没有放水,没有被一攻即破,将妖族少女阻了下来。

  整座古殿由五色神玉祭炼而成,像是从荒古时代,划破时空而来,令人感觉到了一种时间的沉淀感,还有历史的厚重气息。

  晶莹闪闪的古殿,在其根基处,刻有不少古老的文字,龙形文字苍劲,凤形文字飞扬,玄龟形文字沉凝,麒麟形文字大气,如龙似凤,如龟似麟,铁钩银划,磅礴有力,正是荒古前的妖族帝文。

  也正是这些文字发挥出神秘莫测的力量,众人几次冲击,都被它们流转出的五色神光震飞,难以接近,不能推开古殿的玉门。

  “轰!”

  妖帝坟冢前,几位大妖与灵墟洞天的强者合力一击,紫色铜炉、金剑、八卦鳞刃等同时撞在古殿的大门上,却不料,此次攻击居然撼动了它,在隆隆声响中敞开一道缝隙!

  顿时,一股荒古时代的气息迎面扑来,一股强大的生命波动如瀚海在汹涌,当场将外面的所有人都掀飞了出去。

  “咚!”

  那种沉闷而有力的声响更加可怕,在场众人的脸色都是巨变,感觉到了心脏处传来的疼痛。

  但是,没有人在乎,也没有人停留,他们稳定住身形后,第一时间向着宏伟的古殿冲去。

  “哧!”“哧!”“哧!”

  光华闪烁,各种武器吞吐神光,不断交击,发出阵阵“铿锵”之音,妖族强者与人类修士挤在五色古殿前,战斗再次爆发,谁都不想让对方捷足先登,都想第一个冲进去。

  宏伟的古殿前,光华耀眼,妖气冲天,双方打出了真火,这是生死之战,所有人都不留后手,妖帝坟冢对于他们来说太重要。

  炽烈的光芒在闪烁,天空在颤栗,各种武器吞吐神光,纵横冲击,杀气贯冲霄汉,神力涌动,古殿前的气氛近乎沸腾。

  只是转眼间,灵墟洞天陨落了一名太上长老,两名大妖被灵墟洞天掌门吸入铜炉中,被生生炼化。

  一头阔口獠牙的人形凶兽,生有半尺多长的兽毛,看起来非常狰狞,当场将一名长老撕裂为两半,鲜血飞溅,碎尸坠落,惨不忍睹。

  旁边,一名灵墟洞天的长老祭出斩妖刃,将一头凶禽立劈为两半,数十米内寒光四射,斩妖刃光华流转,鲜血淋淋,横在空中,甚是血腥。

  一头闪电鸟冲天而上,探出金色的利爪,当场将一名长老祭出的神鼓抓裂,俯冲而至时,更是带动了数百道雷电,密密麻麻,雷声阵阵,电光烁烁,像是一根根长达数十米的闪亮刀刃坠落了下来。

  “咔嚓!”

  灵墟洞天的那名长老驾驭神虹冲起,但依然无法避过,根本快不过数百道闪电,被电的浑身焦黑,颤抖了几下,坠落进火山口内,被汹涌的岩浆吞没。

  这场大战充满了血腥与杀戮,人类与妖族互有伤亡,全都在搏命,都想最先冲入妖帝坟冢中。

  战斗越发激烈,古殿的大门在不经意之中,已经被悄然推开,而双方则在大殿门前激战,灵墟洞天的掌门还有两名大妖,甚至都跨进去了一只脚。

  凝视着这一幕的刘晋元和万人往都站了起来,二人互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凝重,点点头,迈步往战场赶去。

  废墟中,火热的战斗还在继续。

  就这时,一股强大的气势升起,威压而下,将战场中的众人都笼罩其中,使得他们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惶惶如大日!

  炙热!暴虐!

  天空中,不知何时显示出惊人的异象,仿若两轮大日同时出现在苍穹上。

  恐怖的热浪席卷天地,似是要毁灭世界。

  伴随着惊天异象的出现,灵墟洞天的弟子们好似得到了提示,纷纷满脸狂热地单膝跪地,高声道:“恭迎圣者大人。”

  灵墟掌门惊喜的叫道:“哈哈,圣者大人来了,你们完蛋了!”

  妖族少女闻言,看向降临来的两道身影,脸色瞬间变得无比苍白,一句话也不说,祭出一个传送玉台,瞬间就将之启动,空间开始波动,欲逃之夭夭。

  她看得出来,正在赶来的两道身影,修为定然是无比恐怖,那遮天蔽日的气势,竟然连虚空都凝固了,而且,人族那小子说的什么圣者,难道是圣人一级的存在?

  此时再不跑,那就跑不掉了!

  “嘶,人族竟然还有圣人在世?这下糟糕了!”

  “是哪家圣地的老家伙出世了吗?”

  “可恶的人族,竟然派出圣者出马!”

  圣者一词,可不是白叫的。

  尤其是如今,在黄金大世还未开启之前,大帝不再、古族未出、诸强难能汇聚,神人妖魔俱都沉寂。

  别说是东荒燕国这片偏僻之地,就是整个北斗星上,圣人存在都属于绝世强者,到了这样的境界,虽然还不能与准帝,乃至于大帝强者媲美,但也是天地间第一流的强者。

  妖族众强者皆是脸色苍白,却没有动作,他们不是不想逃走,而是没有传送玉台,单靠两条腿走,又能跑到哪里去?

  还不如老老实实待在这里,等待发落。

  就这时,两道身影落了下来,落在了古殿之前,他们刚刚出现,苍穹上的大日虚影像是受到了无形的加持,爆发出比太阳更加强烈的光辉。

  这是强横的法力充斥天地时,与天地共震时所造成的无边异象。

  “杀了我人族,竟然还想走?”

  刘晋元的声音似是来自九天之上,冷酷无情,不容抗拒。

  他话音落下,苍穹上陡然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光明。

  恐怖的气息弥漫,让人心头宛若压着一座小山,刺眼的光明映照的天地白茫茫一片,让人不得不闭上眼睛。

  一时间,在场所有人族和妖族强者无不生出恐惧、绝望的情绪,仿若世界毁灭,无处可逃。

  他们惊惧万分,只能在心中咆哮以发泄剧烈变化的情绪。

  “这就是圣者的力量吗?”

  “好恐怖的气息!圣人强者,恐怖如斯。”

  “太可怕了,真是太可怕了!相传圣人强者已经有了灭星的力量,如今看来并非虚妄啊。”

  “妖帝后人危矣!”

  妖族强者们心中疯狂咆哮着,眼睁睁的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出现,轻轻一拍,传送玉台所释放出来的传送光门仿如肥皂泡一般,“啵”地一声消散。

  妖族少女仿如蚊虫般,被一巴掌拍到地上,口中喷出一大股鲜血,气息萎靡不振,立时变得奄奄一息。

  随后,古殿门口显示出刘晋元和万人往二人的身影,灵墟掌门立即迎了上来,躬身行礼:“拜见圣者大人!”

  “嗯!”刘晋元应了一声,目光扫视向妖族众强者,锋利如刀,如芒在背,令人冷汗直流。

  “算了,你们,都走吧!”

  他四下看了一眼,挥挥手,如赶苍蝇般。

  众妖族强者一怔,瞬间大喜过望,连忙叩谢道:“谢圣者大人不杀之恩!”

  随后,他们七手八脚的搀扶起妖族少女,落荒而逃。

  本来他们以为这次在劫难逃,死定了,哪知道,这位人类圣者竟然如此好说话,轻飘飘的放过了众妖。

  却是刘晋元见双方都损失惨重,一时间意尽阑珊,便不再追究众妖的责任。

  众妖族如流水般退出废墟,眨眼间就消失无踪。

  刘晋元转过头,看向灵墟掌门,问道:“此地怎的有座古殿存在,可是有何隐情?”

  灵墟掌门想了想,说道:“回圣者大人,据传闻,此地似有妖帝坟存在,这座古殿便疑似妖帝坟的一角,内中有妖帝的遗物和神藏的存在。”

  他不想说,可是却不得不说,既然刘晋元二人已经到了场中,便是想瞒也瞒不了,还不如痛痛快快的说出来。

  “妖帝?万古青天一株莲?”

  刘晋元眉头一皱,脸色有如吃了一口死苍蝇般难看,不由转头向万人往看去。

  若真的是妖帝坟墓所在,以他们的修为,怕不是进来送死了。

  小辈们进入帝坟,那叫寻找机缘,大帝也不会怪罪,但若是同辈降临,便成了挑衅,会激发大帝烙印,种种杀机迸发,非要留在这里不可,大概就是这个理!

  当然,也有可能此地并非有真的妖帝坟,而是妖族故弄玄虚,愚弄世人所释放的烟雾弹,真正的妖帝坟在别处。

  如此种种,在真相未明之前都不得而知。

  就在刘晋元进退两难之时,遥远的天际,传来一声声破空之响,一道道神虹向这里飞来,足足有数十道。

  “轰隆隆!”

  随后,像是有千军万马在奔腾,在数十道神虹后方,传来阵阵蛮兽的嘶吼声,雾气翻滚,云霞遮天。

  数十头蛮兽腾云驾雾而来,在背上皆载着一名修士,虽然是踏在天空中,但是却传来阵阵奔雷之响,像是有数万大军一起杀来了。

  那些蛮兽都是荒古遗留下来的异种,全都鳞甲森森,狰狞无比,骑坐在正中那头蛮兽身上的修士怀中抱着一杆大旗,随风猎猎作响,威势滔天,上面书写有四个大字:摇光圣地!

  大排场、大气势,三十六道神虹在前,二十七头蛮兽载着二十七位强大的修士在后,虽然仅仅数十人而已,但是却像是千军万马冲至,天空都在颤栗,像是有无尽的天兵天将杀来了。

  天空中人喊兽嘶,云雾滚滚激荡,杀气冲天,如一片汪洋汹涌而至。

  激扬的仙乐,十几名女子翩然而来,正好从悠扬扬,非常动听,也有的人浅笑盈盈,让人如沐春风,这些如眉目如画的女子各个都如谪仙一般,带有一股出尘的气息。

  却是人族大势力到了!

  ……………………

  燕都。

  街头上行人如云,某处人烟稀少的小巷子。一大一小,两道人影大眼瞪小眼。

  小家伙脸上满是惊讶之色,闪亮的大眼睛中饱含着好奇与紧张。

  陈恒之看着眼前可怜兮兮的小家伙,默默叹了口气,他露出一丝和蔼可亲的微笑,蹲了下来,轻声叫道:“小囡囡。”

  小囡囡双手紧紧揪着破烂的衣角,闻言好似受惊的小兔子,垂着小脑袋不敢去看他,细声细语:“大....哥哥。”

  陈恒之有些好笑,有些无奈。

  小囡囡乃是狠人女帝的道果所化,永远保持幼年形态不长大,并且,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失去之前的记忆,永远活在五岁之时。

  一直陪伴她的唯有一张鬼脸面具,面具上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人忍不住心涩,会被感染。

  而这一形态,也正是狠人的童年真实写照。

  狠人分出这个执念道果,未尝没有一丝期待的意思在内,期待着她的哥哥,有朝一日会回来。

  此前,小囡囡正在街头乞讨求生,聊天群降临。

  对于年仅五岁的小囡囡来说,聊天群的存在是不可思议的,也是无法用语言来描绘的。

  她那小小的脑袋理解不了聊天群的存在,也无法接收聊天群那庞大的信息,晕倒了过去。

  小囡囡晕倒,与她同出一脉的狠人女帝有所感应,接过了聊天群的权限,将小囡囡置之不理。

  因为,小囡囡并非人类,只是狠人的道果,不生不死,不增不减,除非是狠人出了什么事,否则,哪怕是整个北斗星的人都死光了,小囡囡也不会有事。

  决定闭关之前,陈恒之以神识扫视了整个遮天世界,见到还在燕都乞讨的小囡囡,心生不忍,便分出一丝元神化身,跨越过重重空间,来到了燕都。

  蹲下身,陈恒之温声道:“小囡囡,跟大哥哥走吧!”他伸出一只手,面露期许。

  “……好!”小囡囡怯生生的看着他,许是感应到陈恒之散发出来的亲近之意,她低下头,轻声应了一句,将小手搭在了他的大手上。

  陈恒之莞尔一笑,牵着小囡囡,脚下一动,空间折叠,咫尺天涯,就此消失不见。

  下一刻,两人的身影已经来到了荒古禁地。

  陈恒之径直下了深渊,穿过重重迷雾,来到了深渊地底,却见此地仙气缭绕,犹如一片小仙界一般,在这神秘小世界的最深处,有着一座古朴的的青铜殿,矗立仙境中,清泉相伴,奇草神葩点缀,古殿看起来很宏伟。

  此地与世隔绝,有仙道法则流转,洁白仙气缭动,仙域若隐若现,不得不说,在这个缺乏长生物质的世界中,当真算得上是仙家福地。

  青铜古殿的最中央,一名白衣女子盘膝而坐,正是狠人女帝。

  陈恒之闲庭信步般走来,狠人缓缓睁开了眼,她眸光转动,看了过去,看到了陈恒之,也看到了他手上牵着的小囡囡。

  “群主请坐!”

  她微微一抬手,一个蒲团凭空出现,却完全是灵气所化。

  陈恒之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下来,将小囡囡抱着坐在自己的腿上。

  “群主将我这道果寻来,可是有何吩咐?”

  女帝轻启朱唇,开口问道。

  虽不亲近,亦不冷淡。

  对于这位聊天群的群主,狠人不似其他人那般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

  她心中有一丝渴望,这位神秘莫测的群主,能否帮她找到她的哥哥呢?

  “你,想复活你哥哥吗?”

  面对着狠人探究的眸光,陈恒之脸上挂着和曦的笑容,轻声问道。

  女帝闻言,娇躯一震,眸光一亮,怔怔的看着陈恒之,问道:“群主能做到?”

  在加入聊天群之后,女帝就曾经在聊天群商城中,见到有复活之术的秘术售卖。

  将众群员遣散之后,女帝就从商城中购买了复活术秘术,试图复活哥哥。

  毫无疑问,失败了!

  她尝试了无数次,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

  她施展秘术,沟通冥冥之中的存在,却发现,世间根本就没有阴曹地府的存在,又谈何将死去之人的阴魂召回,强行还阳呢!

  自然而然,施术失败!

  遮天世界中存在一大势力,名为地府,乃是恐怖、诡异、强大的代名词,由冥皇创建,曾经葬下一个纪元,使神话时代的天庭崩塌。

  冥皇第一世为天尊,死后体内结出轮回印,以尸成道,创建出禁区级组织地府!

  与天庭尊主帝尊亦师亦友,而后冥皇陷入沉睡,便将地府交给镇狱皇和长生天尊共同管理。

  当年,天庭欲炼化整个遮天世界,企图进入仙域,使地府现任冥皇(镇狱皇)震怒,向天庭宣战,地府强者尽出,从轮回中召唤出上古至尊们的尸体,并使其尸体通灵,恢复前世战力,辅佐地府。

  最终使得天庭崩塌。

  如今,地府因为当年那一战,遭受重创,隐匿起来,成为一处生命禁区。

  因此,该地府只是一个势力名称,而非阴曹地府。

  如今,女帝听得陈恒之提起,她自然是心中一动,满怀希望的问道。

  “我只是一道分身,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逆转时间长河,将你哥哥的灵魂从时间长河中捞出,并且为他复活还阳。”

  陈恒之摇摇头,随后,见女帝满脸失望,不由得说道:“我的本体在获得了天心意志之后,已经陷入了闭关之中,等他出关再说吧!”

  “群主的本体有如此威能?”狠人心中一动,追问道。

  “能,当初群员万人往的妻子已逝去多年,我的本体施展复活术,照样为她肉白骨,强行唤回灵魂,将她复活!”陈恒之点了点头,慢条斯理的说道:“还有我徒刘晋元的丈母娘,女娲后人林青儿为了封印太古魔兽水魔兽,牺牲自我,将水魔兽镇封二十年之久,我的本体照样将她复活。”

  女帝闻言,眼中眸光闪闪,点了点头。

  骤然得闻此事,令她万古不变的心灵起了一丝涟漪,荡起一层层波澜,久久不得平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眸光明灭未定,开口问道:“可有什么需要狠人做的,群主尽管吩咐便是!”

  陈恒之哈哈一笑,将小囡囡轻轻放下,站起身来负手而立,看着远方的仙境,悠悠的开口:“狠人道友,你可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

  面对陈恒之突然转换话题,狠人微微有些不适应,她眸光一转,言道:“在进入聊天群时,我曾获得过一道信息,介绍了一番诸天界海,令人心向往之,只是未曾见识过。”

  陈恒之摆了摆手:“那道信息较为简略,我放置上去,也是为了给群员们开开眼界,真正的诸天万界,广袤无边,强者如林。”

  “似我这真仙之境的修为,看似很强,在这个世界纵横无敌,然而,在很多世界中,我也只是一只个头稍微大一些的蝼蚁啊!”

  ”因此,我的本体从不敢有半分懈怠,一心闭关悟道,只是分出一丝分神在外行走。”

  说完,他长叹一声,神情有些萧索。

  狠人心中大为震动,她从没想到过,外面的世界竟然如此之大。

  之前,她得知了外面的很多世界后,全然不放在心上,只是以为世界与世界之间,大家都差不多,相差不大,不过如此。

  世界中的修士们,都是以修炼成仙为目标。

  她狠人大帝,纵使说不上纵横诸天不败,也算得上是一方巨头。

  而仙人,便是最高境界。

  此时,骤然听得陈恒之所言,仙人却在很多世界中只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那么,尚还没有成仙的她,岂不是连蝼蚁都算不上?

  卧了个大槽!

  她脸色凝重,道:“群主所言,可是当真?”

  陈恒之点点头:“自然是真的不能再真了。”

  “有高卧九重天的无上存在,弹指一挥间,无尽世界生生灭灭,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在更高等级的世界里面,摘星捉月,长生不死的仙人级存在多不胜数。”

  “世界分四等,小世界,小千,中千,大千。”

  “狠人道友所在的这个世界,算起来,是最初级的中千世界,乃是某位大能者将一片地域生生炼制而成!”

  “就连本世界所有的修行之法,也是那位大能者随手创下,这才有了如此辉煌的黄金大世。”

  “那位大能者,名为荒天帝!”

  陈恒之没有说谎,遮天世界确实是荒天帝将九天十地炼化而来,修行之法也是他所创。

  狠人女帝闻言,嘴里喃喃自语:“荒天帝?原来,这就是他的名字吗?”

  在无尽岁月之前,狠人曾不计一切代价,追溯时间长河而上,为得就是找回哥哥。

  却不料,在时间长河的尽头,见到有一尊风姿勃发、气势惊人的巍峨男子身影存在。

  他独断万古,不可一世。

  当时,狠人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就离开了时间长河,那一幕,却刻印在她脑海中,永不忘却。

  如今却从陈恒之口中得知了整个世界的由来,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当年她见到的那个男子,就是陈恒之口中的荒天帝。

  陈恒之见她接受了这一概念,顿了顿,眼睛直视着狠人,一字一句地说道:“狠人道友,我正式邀请你加入聊天群,成为修行之道友,相伴攀登那大道之巅,你…可愿意?”

  狠人女帝闻言,那倾城绝世的面庞稍稍一转,凝视着陈恒之,似乎想要将他完全看透一般。

  她嫣然一笑,灿若桃花,言道:“我早已是聊天群的一员,群主何有此问?”

  看到她的笑容,陈恒之只觉得心跳加速,暗道莫非是化身之故,不止是实力下降,怎么连定力都下降了许多?

  他心念冰心诀,将心中的杂念平复下去,开口说道:“那不一样,诸多群员初入聊天群,只能算得上是预备群员而已,随后,本群主会逐一考察,能入得我眼者,才会正式发出邀请!”

  “眼下,道友算得上是本群自建立以来,第一个邀请的正式群员,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他的眼中满是真诚,直直的看着狠人女帝,等待着她的回答。

  面对陈恒之期待的眼神,狠人女帝微微沉吟了片刻,并未立即就表态,她问道:“若是要结成同道,还请群主开诚布公,将真相告知于我,你来自于哪里?你的目标是什么?我要付出什么?我又能得到什么?”

  她的脸上露出认真之色,显然,陈恒之的话吸引了她,但却很是慎重的考虑,没有盲目的去下决定。

  陈恒之点点头,毫不意外。

  他微微斟酌了一会,说道:“说起来,当年我还是个普通人,如这芸芸众生般,苟延残喘。”

  陈恒之说着,右手一指点出,两人身前的虚空中,一道水幕显示而出,以影像的方式,播放着他尚还是凡人时的一切。

  “有一天,奇遇天降!我觉醒了任意穿梭世界的能力,于是,从这一天开始,我踏上了求道之路,走过一个又一个的世界,见识了一个又一个的文明,历时近百年,十余个世界,终于在上一个世界得以渡劫成仙,拥有了求道的资格。”

  “唯有成仙,才算是在求道之途上小有所成,无漏真仙不过只有一元的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之寿。”

  “只有再进一步,凝结顶上三花,悟得无上天仙道果,才能超脱本世界,才能获得无尽的寿命。”

  “至于后面的不朽金仙、永恒大罗、混元至尊,层次太高了,我只闻其名,不知其意!”

  “修道之途,财侣法地缺一不可,我所修之法,一半靠从他处所学,一半靠与同道交流,又自已领悟总结而来。”

  “财之一道,可以是灵宝、灵药,也可以是所拥有的一切资源。”

  “地,福地洞天也,如果仅限一个世界,它就很重要,毕竟若是外界的灵气浓郁,可以为修行节省很多时间,然而,我可以随意穿梭世界,地这一项就可有可无了!”

  “唯有侣这一项,我只能碰运气。”

  “有些世界,根本就是修行荒漠,想找一个能与自己论道之友,何其之难也!”

  “狠人道友,我从你的命运之书中知道,你亦是普通人出身,有才情、有气运、有狠劲、有格局、有大毅力,正是道友的不二人选。”

  “狠人道友,加入我的队伍之后,平日里各不干涉,若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我再呼叫你,付出一定的报酬,请你帮忙。”

  “或是,你若是想要前往其它世界,也可以,不过,你在那个世界的收益,我要一半!”

  “大家守望相助,互助互利,这才是我创建聊天群的初衷所在,也如群名所说的那般,群员们互惠互助、共同进步,共攀大道之巅。”

  “狠人道友,你意下如何?”

  陈恒之推心置腹地将自己修行以来的经历,大致说了一遍,又将自己的初衷也说了一遍。

  说来,陈恒之这是首次向外人说起他的崛起之路,虽然添加了些许艺术加工的成分。

  狠人看着水幕上的影像,有陈恒之丧失父母之痛,努力考上大学,咸鱼四年,回家开书店,觉醒穿梭神通的情景……

  也有他在笑傲世界中,初习武道的身影……

  也有他不停的忙碌穿梭世界的身影……

  不知不觉,影像悄然隐没。

  她沉吟了半晌,点了点头,说道:“群主说得这么诚恳,而且听起来对我百益而无一害,我没有不答应的道理!我狠人答应了!”

  陈恒之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欢迎狠人道友的加入,我真名陈恒之,只是,还请道友不要轻易透露出去!”

  说完,他心念一动,将聊天群拉了出来,一番操作之后,狠人女帝的聊天群立即传来了一列列的系统信息:

  【群提示:您已成为本群管理员!您的特权如下,请注意查看!】

  【管理员特权如下:①聊天群成员出售给商城中的所有知识类商品,管理员每月可以任选三门免费参悟。②管理员可以5折购买商城中的所有商品。③聊天群的所有功能,已为管理员全部开通,并以五折优惠价使用!】

  【已为您开通以下聊天群插件功能:①个人任务②求援③传送④幻境⑤推演⑥悟道场⑦异世界任务】

  【已为您开通以下管理员权限:①禁言群员②添加群员③查看群员命运之书】

  与此同时,远在燕国灵墟洞天的刘晋元、万人往二人,燕国金霞洞天的林凤娇、霍元甲二人,更远处的其他群员,不管他们在干什么,所有人的眼前都强制弹出了聊天群屏幕,上面显示出一道信息:

  【所有群员请注意,群主小萌新已将群成员小囡囡设置为聊天群管理员!】

  所有人都心中惊讶万分,管理员又是什么鬼?

  以前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呢?

  而且,为什么狠人女帝可以成为管理员?

  难道是因为修为够高吗?

  一时间,种种疑问涌现在他们的心头。

  【三星】陆小凤:“女帝陛下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小的见过管理员女帝陛下!”

  在其他人怔神的时候,陆小凤拍马屁的话语一出,立时让他们脸色一变,心里暗骂不已。

  【四星】霍元甲:“女帝陛下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小的见过管理员女帝陛下!”

  聊天群提示:『以下10名群成员连续回复“女帝陛下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小的见过管理员女帝陛下!”』

  『【四星】林凤娇、【三星】万剑一、【二星】赵云、【五星】万人往、【三星】古三通、刘晋元、小仙女、大长腿、白蛇、紫霞仙子~点击可查看全部信息』

  很快,众群员们都反应了过来,立时马屁如潮。

  【管理员】女帝:“各位群员都去忙吧!”

  狠人回了一句,便不再去管聊天群中的信息,她看向眼前的这个男人,说道:“我只是成为管理员,就开通了这么多权限,如此看来,你这个聊天群挺厉害的啊!不过……我有个疑问,以你的境界看来,这个聊天群不像是天赋神通!”

  她早就有疑问,只是此前不好意思问而已,如今两人结成同盟,共进退,共荣辱,两人算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说起话来自然更随意一些。

  陈恒之哑然失笑,他早就料到,群员中会有疑问,毕竟他的境界太低了一些,堪堪成仙而已。

  当然,只要来人不是高出自己境界太多,倒是无妨,便是知道了又能如何?

  他直言不讳道:“当年我获得了一枚至宝的碎片,那尊至宝的名字我不能说,在整个诸天万界中,也难以寻到能与之媲美者。”

  “不说这个了,狠人道友,你如今最关键得就是成仙,想来,以道友的才情,再加上聊天群的种种功能辅助,成仙应该不难吧?”

  陈恒之话题一转,说到了修行上面。

  狠人眉头微蹙,如玉般的倩脸上满是纠结,成仙,非她所愿也!否则,她早就已经成仙,又何必等到今日。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