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狠人成仙(10000字)
      时间如流水,一去不复返!

  一年,两年......不知究竟过去了几年。

  自从陈恒之的分身进入荒古禁地,和狠人见面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整座禁地再无任何生灵到来,这片神秘的连绵山脉自此恢复了寂静中。

  狠人最终接受了陈恒之的建议,先闭关,成仙之后,再谈复活哥哥的事。

  荒古禁地恢复了以往的宁静,外界却是因为聊天群员们的到来,风起云涌!

  刘晋元和万人往在妖帝坟墓抢宝中,独占鳌头,抢得了道经金页,妖帝心脏,还有绝大多数的法宝。

  两人二一添作五,平分了账,卖给聊天群,收获不菲。

  随后,告别了叶凡和庞博,在北斗星闯荡。

  林凤娇和霍元甲两人一道,从荒古禁地离开后,不知怎么的,来到了燕国的金霞洞天,在这里,他们获得了遮天世界的修行之法,随后,又离开了燕国,前往各处闯荡。

  古三通和陆小凤结伴,万剑一和赵云一道,白蛇白素贞独自一人,紫霞仙子也是独自一人,大长腿马小玲和小仙女慕容仙二人一道。

  他们都各有机遇,各有各的发展。

  东荒妖帝墓浮现,叶凡和庞博前往试炼,两人在夺宝中获得一些好处,叶凡清楚灵墟洞天并非善地,两人果断离开,援救了姜家流落在外的族人姜海生、姜婷祖孙俩,却遭到接二人回姜家队伍中觊觎叶凡宝物的姜逸晨追杀。

  正好遇到紫霞仙子,二人向紫霞仙子求援,紫霞大发神威,将姜逸晨击杀。

  此后,叶凡邀请紫霞仙子前往魏地,遇到了妖族少女颜如玉,不断此人竟是妖族公主,仇人相遇,自然是分外眼红,调集了大批妖族人马围杀叶凡等人。

  却不料,尽皆被紫霞仙子杀死。

  一时间,叶凡等人名声大噪。

  不久后,姬家派出人马来报仇,激战中,叶凡与紫霞仙子和庞博失散,他劫持了姬家小公主姬紫月突围而走,误入通幽之河闯进青铜古殿,却不敢进入众妙之门,从前人打出的通道遁出。

  姬紫月解开禁制后逼叶凡与其合作,两人为学秘术投入太玄派,叶凡成为拙峰守护者李若愚的弟子。

  姬家神体姬皓月试探叶凡,却发现其所修功法迥异于遮天法,叶凡为免自己的秘密被发现,不得不逃离。

  妖族大能孔雀王为颜如玉出头,追杀紫霞仙子,却不敌,反被紫霞仙子追杀,从东荒追到西漠,从西漠追到北极。

  有人浑水摸鱼,追杀姬紫月,叶凡与其再次相遇,历经重重危险护送姬紫月回姬家。

  身为姬家长辈的姬惠却忘恩负义,因觊觎叶凡修习了另一个世界的蜀山剑诀,而派出姬仁追杀叶凡,叶凡反杀姬仁后远去。

  但姬家和摇光圣地的各路人马很快杀来,叶凡不敌,被迫逃离晋国中部的栖霞山脉,进入西端的火域,冲入第六重紫气东来方才脱险。

  半年后,叶凡欲从逍遥门域门前往东荒北域,却因姬家围杀而失败,又被姬海月追杀,复与摇光圣女姚曦发生因果,叶凡的法力遭姚曦的封仙散所封,被误认为凡人,遂通过摇光圣地选人前往北域挖源的机会前往北域,在矿区骚乱中逃出。

  在救下源天师后人张五爷一寨后,叶凡获得信息,进入古皇山取得源天书,得姜太虚传授斗字秘法,又建立矿教,开始开创自己的势力。

  叶凡欲获取瑶池西皇经,遂化身为一名道士,在经历了昆云品石和太初历险后,被瑶池圣女邀往门中参加赏石大会,却因在太初禁区所得的凰血赤金遭受觊觎,而不得不放弃此身份。

  但他在自古皇山中而出的大黑狗黑皇而帮助下,仍获得了部分《西皇经》。

  姬家和摇光圣地组织曲州青年修士大会,欲调集人马缉杀叶凡,被叶凡前去杀人破坏。

  姜太虚被姜家从古皇山救回,却遭遇围攻,叶凡救活姜太虚,得到神王庇佑,调解与各方势力仇怨,并得以突入三阶法力通玄境。

  为风惊云贺寿后,叶凡在天璇故地发现老疯子,他利用行字秘消息让老疯子陪其行动,依靠老疯子震慑各方势力,一行人成功往圣崖取得秘术。

  在中州,叶凡救下安平国雨蝶公主,被封为庐城领主,毗邻奇士府,从南岭妖族郡主齐琪的口中得知仙府世界消息,由古槐林前往,几次进出,救下姬家兄妹,并取得太皇经化龙卷等诸多好处,又往秦门找到兵字秘,参与化仙池夺宝,成就三阶金丹期强者后,回归东荒。

  王腾向姬家求亲欲娶姬紫月,叶凡闻言后,登门大战王腾并败之。

  叶凡辗转来到紫微,转战紫微,斩杀紫微新生代高手陆鸦、端木明、尹天志、九头蛟王等人,并与老子道统获得者尹天德的未婚妻伊轻舞发生因果。

  而后与人欲道燕一夕、厉天师兄弟一同回归北斗,发现太古生物已经强势出世。

  叶凡引蛮族攻灭王家,斩杀神灵谷少主紫天都,复进入古皇山引动无始钟,偕第五代源天师张林扫灭神灵谷。

  正此时,姜太虚与人族众圣者主持,在昔日的瑶池圣地召开万族盛会,消息传出后,北斗轰动,众人蜂拥而来。

  …………

  瑶池圣地,处于东荒,环境相当壮丽与秀美,圣山巍峨,秀峰空灵,宛如走进了仙域中,让人迷失与沉醉。

  石岩淌神泉,灵草并崖生,瑞兽山中伏,既有仙气,又有奇景,瑰丽多姿。

  此地为东荒久负盛名的神土,亦有龙气缭绕,且不在少数,紫气华贵,不下于万道,仙雾悬笼,化形成大龙咆哮。

  一片悬浮的琼楼玉宇周围,到处都是莲池与花木,云雾缭绕脚下,如天界一般。

  不断有人驾云而来,全都是大有来头的人物,有如仙人赴会。

  “中州古华皇叔至。”

  “北极冰神宫主驾到。”

  “西漠渡厄神僧来访。”

  “南岭战神殿战王驾临。”

  ……

  一尊尊北斗星上的各大诸侯接二连三出现,各种神辇霞光烁烁,碾压过高空,如众神的座驾。

  一眼望去,皆是蛟龙拉车,凰鸟后裔飞翔,每一头异兽都无比强大,各个都气势非凡。

  “看到没有,那个光头脑后笼罩着一层层神环,修为吓人啊。”

  “小声点,这是来自西漠的神僧,修为可真是恐怖,估计早已是什么罗汉,甚至是什么尊者了吧。”

  “北极神宫不是北原极尽冰原上的古老圣地吗,相隔这么远,他们的宫主都来了,瑶池的面子可真大。”

  “南岭战神殿,据说里面有成神的秘密,他们的战王居然也来了。”

  众人议论纷纷,诸侯们不断出现,他们来自天下各地,更有许多奇人异士。

  这里,仙乐齐鸣,各种灵禽瑞兽呈现。

  白云上,殿宇成片,奇花盛开,瑶草铺地,仙雾涌动,却不过膝高,许多仙鹤与鸾鸟飞舞,寿猿端桃倒酒。

  “怎么感觉像是来到了神话中的天宫……”

  有人惊异。

  “紫霞仙子驾到!”门口的人大声高喊。

  此语一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纵然是一些大人物都在琼楼玉宇间站了起来,向外望来。

  云雾翻涌,花瓣飘舞,片片剔透,一条由晶莹花片铺成的大道,笔直的自天际冲来,馨香漫空。

  一名衣袂飘飘的紫衣仙子走了进来,她脸如白玉般圣洁,美丽出众,仪态万千,烟霞垂落。

  “见过紫霞仙子!”

  “仙子圣安!”

  不断有人行礼问好,紫霞微微点头致意,并不回话,众人皆是面露崇敬之色,并未觉得受到了轻视,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紫霞仙子横空出世,不知其来历,不知其种族,只知其疑似人族,且与人族高手叶凡、万人往、古三通等人相交莫逆。

  她自出世以来,追杀妖族孔雀王,直杀得其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后有妖族的老古董找到人族的高人从中调解,孔雀王才得以活下来。

  紫霞仙子以圣王修为威震天下,令人不可小觑。

  紫霞走入殿内,却见殿中已有许多人在座,她放眼望去,聊天群一众群员赫然在列。

  仙乐响起,瑶池丽人翩翩起舞,衣袂飘动,一个个如仙子凌波,脚下白色云雾缭绕,如在广寒宫阙中。

  宫阙外,鸾鸟飞翔,亮丽如虹,灵禽衔芝,瑞气垂落,寿猿献桃,芳香四溢。

  在玉殿前,芝兰遍地,奇葩喷薄烟彩,莲池中鱼龙腾跃,云蒸霞蔚,流金溢霞。

  “紫霞妹妹快快有请,大伙都到了,就等你一人了!”白素贞站了起来,招了招手道。

  紫霞仙子嫣然一笑,倾国倾城。

  “一别经年,诸位别来无恙!”紫霞拱拱手,向众人问候,轻移脚步,来到众群员身旁坐下。

  刘晋元微微一礼:“仙子安好!”

  众人都逐一回礼,一番客套之后,众人开始述说着这些年各自的变化。

  近十年过去了,一众群员们进步斐然,如万人往、白蛇白素贞、紫霞仙子等金丹期高手皆各有际遇,已经突破境界,成就法相境界。

  而初入三阶法力通玄的刘晋元、林凤娇、霍元甲、万剑一、陆小凤、古三通六人也已进了一步,踏入了金丹期,算得上是一方高手。

  赵云的变化最大,他一身气势惊人,看上去,竟然也已有金丹期修为,只是,他大改往日的侃侃而谈,竟变得沉默寡言,众人也不好多问,是以,也不知道他究竟经历了什么。

  而群内修为最弱的大长腿马小玲和小仙女慕容仙两人也已经赶上了众人的步伐,踏入了三阶长生的境界,已是法力通玄境。

  而同众人坐在一起的叶凡也已经是金丹期修为,不愧是世界主角,可谓是恐怖如斯。

  不远处,北斗星上的各大势力看到他们一群人有说有笑,皆是眼中神色惊疑不定。

  他们这一群人,换算成遮天世界的境界,也都是大能、仙三斩道、圣人、圣人王、大圣之境,可谓是恐怖如斯。

  这样的存在,举手投足之间可灭星辰,扫星系,毁天灭地,也不在话下!

  近年来,有数股足以毁灭星辰的恐怖气息降临北斗,整个北斗星上气氛瞬间变得凝重,人人自危,只觉得有无上的心灵压迫。

  整个北斗星上,一种风雨欲来山满楼的感觉袭来。

  是以,才有了本次瑶池盛会的召开,无外乎是大家通通气,共进退。

  不多时,见人已经到齐,坐在主位上的老神王姜太虚站了起来,脸上笑意盈盈,准备讲话。

  却突然之间一声“轰轰!”之声传来,整个北斗星都震了三震,瑶池圣地一阵摇晃,动荡不安。

  一股绝强的威压来临,横扫八荒,无敌天下的气势腾腾而起,使得殿内的众人皆是大惊失色,他们脸色大变,皆鱼贯而出,来到外面,腾空而起,向着威压传来的方向望去。

  北斗星,面积非常庞大,比之一般的恒星都还要大了十倍不止,看上去,这不像是行星,更像是一颗有着生命存在的庞大恒星。

  星空下,一道风华绝世的倩影仰头看向宇宙外。

  看到这道倩影,万人往等人尽皆大惊失色。

  “这是…女帝陛下……”

  “她这是要渡成仙之劫了么?”

  “什么,怎么这么快?”

  群员们仰头望向天空,都是议论纷纷。

  狠人低头看了一眼下方的庞大星球,随后抬起头来,向着无尽的宇宙深处望去,在她的头顶上方,一股无形的威压袭来。

  这时,荒古禁地上空,悬浮静立了多年未有动静的永恒宫终于有了变化。

  宫殿大门无风而动,向两边打开。

  陈恒之一袭青袍,从宫殿中踱步而出。

  “去外面渡劫吧!”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不算很大的声音却在整个北斗上空回荡。

  狠人听到话语声,微微点头,脚下一动,直往外太空而去,转眼即逝。

  瑶池圣地,众人尽皆脸色巨变。

  “嘶……这位……莫非是当年的那位……”

  “什么?”

  “什么,这不可能!”

  “他还活着不成?”

  “他差不多是活的最久远的一位大帝了,距今最起码有二十几万年了!”

  每一个人都被惊住了,脸上写满了骇然。

  这位远古大帝不同于别人,举世皆敌,杀遍人世间,一个人独抗全天下所有高手!

  他的成长过程太过坎坷了,九死一生,却也太过恐怖了,那是一条染血的路,几乎是一个人的天下。

  所有人都惊叫了起来,古之大帝太敏感了,关于他们的一切,都可惹出滔天骇浪。

  “女帝渡劫,群主出关了!走,我们上去拜见群主大人!”

  “对对对,时隔多年不见,应该前往拜见!”

  “走走走!”

  众群员们心情很激动,连连呼喊着。

  这时,人群中的姜太虚闻言,心中一动,他走上前来,拱手一礼道:“诸位,姜某有礼了!冒昧问一句,不知…这位是?”

  他抬头看了高空中庞大的宫殿一眼,询问出声。

  刘晋元抱抱拳:“姜兄,刘某有礼!我为你介绍,那位正是家师,他老人家方才出关,我等正准备上前拜见,姜兄要不要一起?”

  姜太虚闻言,瞬间大喜道:“姜某正要觐见前辈,还请刘兄代为引见引见!”

  能当仙台五级圣人层次的师傅,必定是绝世高人,既然有机会拜见,怎能错过机会。

  姜家、瑶池、姬家、摇光等圣地的圣主级人物也纷纷上前,言道欲要拜见前辈。

  刘晋元面露难色,左右为难。

  这时,陈恒之出声道:“都上来吧!”

  冷清的声音传来,刘晋元大喜,直呼大家一道同去。

  一众人修为最低者都是大能一级,自是不同寻常人,他们各使神通,往永恒宫而去。

  不一会,在场的人族众多高手就都来到了永恒宫,在宫前的白玉广场上,见到了一道风姿绝世的身影。

  他的身影无比高大,如巍峨上古神山般,撑天而起,令人感觉自身仿佛如尘埃般渺小。

  陈恒之似是心有所感,回头望了过来,一股绝强的意志生起,令人心中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去,不敢与之对视。

  “拜见群主!”

  聊天群众群员尽皆上前,躬身行礼问好。

  “诸位别来无恙,都平身吧!”陈恒之应了一声,说道:“狠人道友渡成仙劫,你们都凝神看看,日后早晚也有这一天!”

  他摆了摆手,让众人都起身。

  “什么,那位……”

  “那位远古大帝竟然还在世……”

  “吞天魔功证道,峥嵘一世,不灭天功蜕出神胎又是一世,用不死神药续命第三世……天啊!”

  姜太虚等一众圣主都极其激动,迫切想知道答案,这个消息实在过于惊人,每一个人心中有惊涛骇浪。

  ……………………

  狠人一迈步,来到了太空之中。

  那道强大的威压如影随形,尾随在后,笼罩在了狠人女帝的身上。

  这股压力很强,别说是仙五圣人境的强者了,哪怕是仙六仙七的境界,恐怕都会在这股压力下肉身崩溃,魂飞魄散。

  但对于狠人来说,这却如毛毛雨一般,这点压力,对她近二十万年的修炼生涯来说,算不得什么。

  “轰!”

  宇宙虚空中原本什么也没有,可就在这一刻一下子出现一片浩荡的汪洋,这是一片雷霆化成的神海!

  仅在一瞬间,狠人就被埋在了当中,接受大道的拷问与责罚,如江海一样粗的巨大电芒一道又一道的劈在她的身上。

  这是一幅壮丽的画面,如果被人描摹下来,给世人看,一定会震撼千古,会让所有修行者胆寒。

  那恐怖的雷海,在宇宙星空中形成了一片璀璨的雷云,哪怕与北斗主星相隔亿万里之远,但灭世一样的气机,让同类者颤抖,只要是修行者必然都能有所感应,众人战战兢兢,惊骇的遥望域外。

  然而,宇宙中的其他星球却没有人能看到什么,实在是太过遥远,情况不明之下,推断不出个所以然来。

  唯有北斗主星上的一些圣人级以上存在,才能遥望星空时,看到一团团恐怖的金色雷云,但其中的能量实在是恐怖,神念根本无法探查,也无人敢前往域外星空一探究竟。

  域外星空中,狠人女帝在渡成仙劫。

  而在北斗主星的几大生命禁区中,一位位恐怖的存在似乎被这恐怖的惊天雷劫之力惊醒,在无尽的虚空中,一道道神念开始互相接触交谈起来。

  “这股威能......有人要证道成帝了吗?”

  “不像是成帝劫……”

  “如此恐怖的雷劫,哪怕是我等也不敢触碰!”

  “那人,似乎是荒古禁地的那位!”

  “什么……难道她已经踏出了那一步?”

  “不好,若是让她渡劫成功,哪还有我等的生存之地,必须得阻止她……”

  “诸位,她渡过天劫后,必然会陷入虚弱期,咱们联手给她致命一击,将她灭杀如何?”

  不死山中那位神秘的至尊神念说道。

  “哈哈,老石皇,以那位的实力,我们单对单又有谁是她的对手,更何况,渡过雷劫之后,哪怕咱们一起出手,也未必能将她彻底灭杀!”有至尊冷笑道。

  “呵呵,石皇,你若是愿意极尽升华,倒是有一点把握,问题是,你舍得吗?”

  “不愿极尽升华,那都是废话,哪怕她处于虚弱期,咱们也杀不了她,成仙路快要开启了,本尊可没功夫将力气浪费在这里!”

  一个个神秘至尊对那提出偷袭建议的石皇冷嘲热讽,似乎是想要刺激他极尽升华,最好是与那正在渡劫的狠人大帝同归与尽,那就完美了!

  “既然诸位没有出手的兴趣,那就散了吧,反正对于咱们来说,活的长久才是最重要的,狠人成道与否,对我们来说,其实影响不大!”

  石皇自然不可能被人嘲讽几句,然后就脑袋发热,上去找人拼命,他叹了一口气后,便将神念收了回去。

  “是啊,能一直活下去,那才是本事!”

  “唉,散了,都散了吧!”

  在一声声叹息中,一道道至尊神念消散于虚空中,无尽的星光洒落,似乎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

  宇宙星空深处,茫茫雷海,浩瀚无边,雷霆中,无数的神秘兵器显现,有古碑,有巨锤,有古镜,也有巨钟,无数的雷电化为古之大帝的兵器,一次次的劈落在狠人的身上。

  然而自始至终,自从她踏入雷海中后,便一直没有动过,盘膝闭目坐在雷海中,如同入定的老僧般,任那无尽的雷电劈打,身形岿然不动。

  若是仔细看去,可以看到,那恐怖的雷劫之丝毫不能攻破狠人的防御,反而被她运转吞天魔功所吸收,锤炼肉身,使之逐渐完美无缺。

  说来,以狠人此时恐怖的肉身,坚硬程度绝对堪比极道帝兵,别说只是雷电所化的极道帝兵了,哪怕是真正的大帝驱使着极道帝兵对她展开攻击,狠人也是怡然不惧。

  与游离在外的道果融合之后,再经过十来年时间的苦修,狠人已经将聊天群中近半的天阶功法参悟,并化为已用。

  终于,功行圆满,破关而出。

  成仙劫来临。

  “轰!”

  突然间,雷海中出现了漫天火焰,一座巨大的火炉从天而降,虽为闪电,但却像是以凰血赤金铸成,上方立有一道伟岸的身影,向他镇压而来。

  “恒宇大帝吗?”

  狠人抬头瞥了一眼,随后再次闭上了眼睛。

  遮天世界,天道有缺。

  天劫所化成的古之大帝,并非那些大帝最巅峰的时刻,应该是古之大帝年轻时,还没有成帝时的境界,这种准帝境界的大帝,狠人根本就不在乎。

  滔天火海倾斜而下,立即将狠人淹没吞噬,但是片刻间,恐怖的火海便被她所鲸吞一空。

  此时,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中,都散发着无穷的吞噬之力,吞天魔功运转之下,那些火焰都只是淬炼肉身的养料,来多少吞多少!

  “轰!”

  就在这时,一座仙泪绿金塔出现,震塌万古时空,撞在狠人的身上,但在发出一道沉闷的响声后,那仙泪绿金塔倒飞而回,奈何不了她分毫。

  紧接着,瑶池圣地西皇母出现了,只是可惜,这只是天劫从过去时空中捞取的古之大帝投影罢了。

  乃是由雷劫之力具现而成,并非真正的大帝降临,这等山寨货,还真奈何不了她。

  雷劫没有就此停歇的意思。

  骤然间,亿万缕天雷从天而降,轰在了狠人身上,只是可惜,连她的皮肤防御都无法破开。

  于此同时,一个拔头散发的男子上前,大开大合出手,拥有无敌天下之雄姿,一掌当头拍落,印在了狠人的眉心处。

  “嘭!”

  一股无形的气血之力,从狠人眉心处轰出,瞬间将那披头散发的男子轰飞,气血所过之处,无尽神雷骤然崩碎,如同成千上万条金色长龙在雷海中蜿蜒翻滚,将天罚雷海折腾的支离破碎。

  “轰!”

  天空中,有九日耀空,一瞬间的光芒照亮了漆黑的宇宙深处,那九颗大日,赫然是九尊古之大帝。

  “无始大帝和虚空大帝?”

  对于九尊古之大帝,狠人凌然不惧。

  若是这九人真身降临,应对起来,她或许要费一番功夫,但如今只是雷劫具现出的古之大帝年轻时的投影罢了,还不足以令她心惊。

  “嘭!”

  无始大帝最先出手,上来就是一掌,相传他单手可逆天,一只手可以镇死一位太古神灵。

  无尽的神力汹涌而出,年轻时代的无始大帝看不清真容,但却可感应到那种超脱与无上的气势,身姿伟岸。

  他一掌劈,虚空崩开,连天劫都被他打散了大半,气势如虹,掌力猛如海,浩大无边。

  “万化仙诀!”

  狠人纤手一晃,与那道身影对了一掌。

  那道伟岸的身影被轰退三千里。

  “轰!轰!轰!”

  她的这一举动似是若怒了雷劫,立时,九位大帝相继出手,或是出掌或是出拳,更有驱使帝兵攻杀,想要将狠人轰杀成灰。

  恐怖的音浪在真空中蔓延,九位大帝的攻击余波粉碎了天宇,景象恐怖无边,灭世的气息,在宇宙中快速蔓延开来。

  九位大帝一连攻击了半柱香的时间,却依然无法破开狠人女帝的肉身防御,她的肉身如同是海边的礁石,虽然一次次的被海浪冲刷,但却岿然不动,依然矗立不倒。

  九秘、神禁、帝兵......

  各种手段不断的在狠人女帝的身上招呼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身体也开始慢慢出现一丝伤痕,但只要片刻间,便会修复如初,如同一汪永不枯竭的生命海洋,永远没有倒下的一刻。

  逐渐地,雷劫越来越弱,狠人女帝的气息却越来越强。

  睥睨天下的气势如虹而起,一双眸子望向雷劫,似乎没有将诸帝看在眼中,惟我独尊,超然世上。

  她不再留手。

  “轰!”

  万化仙决绽放出璀璨的仙光,将不远处一位又一位的少年大帝笼罩,光芒闪烁中,竟然将对方给化了个干干净净。

  狠人的眸子平淡如水,凝望着头顶的劫云,她一指点出,漫天仙光弥漫,一式飞仙决展开,如同要将整个宇宙劈开,恐怖的光芒,直接将劫云笼罩在里面。

  “嗡!”

  一道若有若无的波动传来,紧接着,所有的一切都消退了,雷云枯竭,雷霆消退,炽烈的电海熄灭,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仿若南柯一梦,狠人女帝独立在宇宙虚空中,所有电芒与光华都消失无踪,亦真亦幻,令人心中生出一种不真实之感。

  天地为之庆贺,天花乱坠,地涌金莲,漫天神光涌动,整个遮天世界都为之震动。

  就这时,宇宙深处,突现天花乱坠,白玉满天,紧接着,一束金色光柱倾泻而落,带着扑鼻异香,没入到狠人女帝的身体之中。

  她屹立于虚空之中,周身散发着无量光芒。

  她的光辉,比起太阳还要明亮许多,简直是上古神明转世!

  “仙道成,功德落!有点意思!”

  狠人女帝自言自语道。

  这是来自大道的奖赏,遮天世界仙道不全,狠人此举,补全了仙道,自然有功德从天而降。

  狠人女帝一挥手,收起身后浮现的功德之光,脚下一动,往北斗星而去。

  ……………………

  永恒宫中,一众圣者级人物睁大眼睛,看着宇宙虚空中的狠人大帝如闲庭信步般,轻轻松松就渡过了如毁天灭地般的成仙劫。

  这一幕,深深的刻印在他们的脑海中,令人永生永世都难以忘记,直令他们如坠梦中,不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弥漫在整个宇宙的雷劫渐渐消失,而虚空中那道风华绝世的身影依旧如故,方才发生的一切并未对她造成任何伤害。

  “狠人大帝,恐怖如斯……”

  一个人回过神来,嘴里喃喃自语。

  立时,所有人都惊醒了过来,他们眼中爆发出极强的光芒。

  “天啦,她……竟然渡劫成功了……”

  “岂不是……成仙了……”

  “这世间……真的有仙吗?”

  他们议论纷纷,迸发出极大的热浪。

  仙人啊,那可是传说中的存在。

  聊天群众群员皆是面露微笑不语,仙人嘛,眼前就有一位,这些土著有眼不识泰山罢了。

  就这时,狠人女帝的身影缓缓落下。

  一众人都围了上去,却又不敢太过靠近,只是远远的围着。

  陈恒之负手而立,笑意晏晏:“恭贺道友渡劫成功,晋入仙道,长生久视!”

  狠人女帝走上近前,站在他旁边,脸上露出一丝开心的笑容,轻声说道:“我能感觉到,如今我的生命形态得到了质的提升,寿元大幅度增长,和你一样,已是一元之寿数!”

  “恭喜啊!”陈恒之笑着说道。

  这时,万人往、刘晋元等一众聊天群群员迎了上来,皆是脸露崇敬,恭恭敬敬的上前行礼:

  “我等恭贺女帝陛下渡过仙劫,从此长生久视,得享逍遥自在!”

  一个个都恭敬的向狠人敬贺出声。

  姜太虚等人闻言,眼神瞳孔一缩,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二十多万年前纵横无敌的狠人大帝不仅没死,活出第二世、第三世、第四世,甚至如今突破大帝,已经渡劫成仙了。

  这……

  尼玛,这让那些寿不过万年的古之大帝作何感想?

  一尊活着的仙人,对这世间又会产生怎样的改变?更不消说还有三尊圣人王,数尊圣人,以及数位仙三斩道王者。

  而且,那位神秘少年,看起来仿佛是所有人的头领一般,所有人都对他毕恭毕敬。

  此人又是何等的境界?

  大帝?仙人?

  嘶!

  想到这里,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众人心中不由动起了小心思,这等存在稍稍随便从指缝里漏出来一点什么,也是了不得的收获。

  姜太虚心念一动,踏前一步,躬身道:“人族恒宇大帝后裔姜家弟子姜太虚,拜见仙尊!”

  大帝称至尊,仙人称什么?

  姜太虚只是脑子一转,就想到了仙尊一词。

  有姜太虚在前,后面的众多圣者尽皆逐一向狠人女帝行礼问候:

  “中州古华见过仙尊!”

  “北极冰神宫主见过仙尊!”

  “西漠渡厄神僧见过仙尊!”

  “南岭战神殿战王见过仙尊!”

  ……

  他们一个个不是一方霸主便是一方大势力首领,平时里都是万人膜拜的对象,如今,狠人大帝当面,他们却如同小鹌鹑般,乖巧、老实。

  敢动吗?不敢动!

  狠人挥了挥袖子,轻启朱唇“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陈恒之想了想,说道:“道友如今已成仙,这方世界的天心意志还是交给道友吧!早晚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

  他说完,身前浮现出一道璀璨的光芒,径直往狠人而去。

  确实,这个世界再好,对于陈恒之来说,终究只是过客,早晚有一天会回去。

  狠人收下了光芒,惊疑一声:“怎么,道友已将大道法则尽数领悟完全了吗?这么着急就要回去?”

  她立即听出了陈恒之的言外之意。

  陈恒之轻笑一声:“道无止境!哪里又能领悟完全,这些年不过稍有寸进,距离突破下一步还不知道有多远的距离呢!”

  话虽如此,可是见其脸上风轻云淡的表情,显然没有这么简单。

  狠人女帝闻言,不置可否的轻轻点头,转而问道:“如今我已成仙,是否要着手横扫禁区?”

  陈恒之闻言,转过头,眼睛扫过众多群员,眼神凌利,令人有如芒刺在背,令众人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不敢与他对视。

  “看来,这些年大家没有偷懒,进步神速。”

  暗自满意的微微点头,他说道:“特别是子龙,我从你的体内看到了一股浓郁至极的杀气,由此可见,这些年来死于你手得人不在少数!”

  他看向赵云,眼含赞赏之色。

  “群主过奖了!”赵云微微欠身,不骄不躁。

  陈恒之这才看向狠人,言道:“要横扫禁地,我一只手就够了!扫平禁地不是最终目的,锻炼诸位群友,让大家都得到提升才是最重要的事,否则,一开始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就已经将各大禁地横扫一空,哪用得着如此麻烦!”

  虽然这话有些夸张,但却是陈恒之的肺腑之言。

  以陈恒之真仙级的实力,收拾那群苟活于世,靠着吸收万族精血的腐朽至尊不过是稍有麻烦,却算不上困难。

  只需要谨防这些老不死的狗急跳墙,将整个北斗星毁于一旦就行。

  狠人点点头,问道:“那么,如今黄金大世将启,诸多古族将出,我等又该如何行事,还请群主拿个章程出来。”

  陈恒之目光炯炯的看着狠人女帝,眨巴了下眼睛,直看得她俏脸泛红,霞飞双颊才作罢。

  他漫不经心的问道:“道友可曾想过做这世界之主?一统世界?我的世界我做主?”

  “什么?世界之主?”狠人眨了眨眼。

  “不错,立天庭!号天帝!”陈恒之回道。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