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天庭盛会(10000字)
      这一日,天下震惊,世界震惊!

  一场席卷天下的大风暴将就此开启!

  东荒不死山,为皇级圣灵石皇所创,如今却已经人去楼空,消失不见;

  又有东荒北域,麒麟古皇等太古皇所创的太初古矿;相传是从另一个世界坠落下来的,内有不死蟠桃树的神墟;长生天尊所创的仙陵;

  又有葬天岛,悬浮在东荒天穹上,平日隐在虚空中不可见,主体形似一口巨棺,延展出的九条山岭状若九头真龙。

  还有自成一界的轮回海。

  这是北斗星上大名鼎鼎、臭名昭著的六大禁区。

  如今,一夕之间,被高高在上的天帝以大法力强行抹去。

  有人开始仗着胆子接近,去观察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故。

  “什么,禁区灰飞烟灭了,没有一个活口!”

  人们毛骨悚然,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将六大禁地全灭,简直不可想象!

  人们可以看得出,也感应得到,根本就没有什么打斗的痕迹,无声无息之间就从世间抹去!

  “无声无息抹杀诸多至尊!”

  人们惊呆,这个念头一出,像是一道魔咒烙印在心头,让他们茫然不知所措。

  “禁区被灭了,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消息第一时间传了出去,引了大震动。

  “这怎么可能?”

  起初,人们根本不相信。

  各大禁区是什么地方,那是令无数人心惊胆寒之地,绝对的生命禁区,古往今来,少有人能活着从里面走出来。

  如今听得天帝传言,却是被天帝直接强行抹去。

  恐怖如斯!

  “真的被灭了,禁区内所有的帝纹禁制都被抹去了,畅通无阻!”

  有人指天发誓,声称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引起了一场天大的波澜。

  很快消息就得到了证实,也不知道有多少修士赶来,亲身前往各大禁区观探。

  其中有人族,更有许多各种形体容貌不同的古族,所有生灵都震惊了,发生的一切太过可怕,没有一个活口。

  “各大禁区被铲除,且是一次性的毁灭!”

  这是一道如惊雷一般的消息,震的人双耳嗡嗡作响,神魂都在摇动。

  太过震撼,一切是如此的不可思议,禁区被灭了,于一瞬间成为历史,永远消失。

  “天庭的无上存在出手了,一击灭了各大禁区!”

  这则消息一出,比世界未日还让人震撼,所有人都呆住了,瞪目结舌,近乎石化。

  整个北斗星上一片喧嚣,各族全都在议论,像是沸水一样,再也难以宁静。

  诸多修士,数不清的强者,全都冲进了禁区中,企图寻找宝藏。

  昔日,没有人敢踏足这些地方,但是此时,众多生灵争先恐后,全都一起向里面奔涌。

  只可惜,他们一无所获。

  狠人一掌抓落,一切的一切俱都清理一空!

  这样的现象,让诸多太古各族心惊胆颤,全都惶惶不安,发自内心的恐惧。

  此前不被各大王族不放在眼里的小小人族,竟然出了两尊无上存在,一出手就是石破天惊。

  各大禁区,一直都是太古王族的噩梦,尽管他们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黑暗动乱一起,至尊们可不在乎什么后裔不后裔,通通被收割。

  如今,却轻易被人抹除,怎能不令人胆寒!

  “天庭竟强大到了这个地方,一击毁灭了所有的禁区,这个出手的人,修为必是通天彻地,大帝级之上的无上存在!”

  这一日,许多古王聚在禁区废墟上,全都感觉浑身脊背发凉,通体冰寒。

  许多古族历经无穷岁月,遇到过无尽大敌,从太古大劫中闯过来后,本以为可以君临天下,慢慢修养个数千年,不曾想刚出世就发现,就连他们头顶的禁区都被灭了。

  而且,还是他们所轻视的人族所为,要知道在太古年间,这个种族并不被看好,数次有灭族大厄,艰难走到了今天。

  刚从沉睡中醒来,以为到了他们辉煌的年代,却是这样一个结局让许多古族都倒吸冷气,心中冰寒一片。

  暗流汹涌,整片北斗都不平静,唯有人族在激动,热血沸腾,天庭一次出手,便牵动了所有人的心。

  这一战的影响太大了,所有太古种族都心里发毛,世间最大的势力禁区都被灭了,还有谁不胆寒?

  ……………………

  “三日之后,召开天庭盛会,所有仙台境以上,皆要前来,否则,死!”

  就在这时,狠人天帝的声音传遍整个遮天世界。

  她的语气很平淡,但是却传遍整个天地,像是一尊远古神明出现,宇宙中的星辰都在这短暂的刹那停止了转动,只有这个声音在回荡。

  这一日,天庭的狠人天帝发话,震动了整个宇宙,万族发憷,各古族的祖王纷纷苏醒,商讨参与天庭盛会之事!

  “师尊,如今禁区已被灭,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刘晋元可道。

  “哈哈,晋元莫不是想念家中的娇妻?”

  陈恒之打趣道:“回去自然是可以,禁区已被狠人道友扫灭,我所说的任务自然算是完成了,不过,你们没有出力,任务奖励自然是没有。”

  他知道,刘晋元能有此可,定然是诸多群员们都想回去了,只是摸不清自己的意思,又不敢来可,便由刘晋元出头。

  “徒儿不敢!我等没有出力,自然不敢奢望奖励!再说,这些年来大家进步极大,已经是极大的恩情,又岂敢奢望更多!”刘晋元自是心知肚明。

  “等过两天吧,天庭盛会之后,你们愿回去就回去,不愿意回去的,留在这个世界也未尝不可。”陈恒之沉吟了一会儿,说道。

  万族盛会还要没有开始,但是天庭已来了不少各族修士,种族林立、形貌迥异,许多生灵都如神似魔,外形上很是慑人。

  天帝殿占地很广,但却有诸多禁制,有诸多禁制的存在,神威垂落,铺天盖地,没有人胆敢乱闯一步。

  整个天帝殿就好似一个整体,一道道宫殿宝阙,与虚空中的纹路严丝合缝,种种建筑相互勾连互补,道道规则垂落加持覆盖,恐怖的威压不断传出,犹如一件精密的仙器。

  整个遮天世界本源来淬炼,镇压着天下气数!

  这座曾经的青铜殿,如今已被陈恒之祭炼成一尊极道仙器,赠送给狠人大帝作为居住之所,震慑宵小之被很是合适。

  天帝殿很大,说是大殿,与一个小世界也相差不大,举行盛会的地域也很广,珍木葱芜,古树成片,灵峰一座又一座,更有一个又一个的湖泊,云蒸霞蔚,点缀在殿内。

  地域足够广袤,就是怕各族挤在一起而发生冲突。

  这里,仙乐齐鸣,各种灵禽瑞兽呈现。

  白云之上,殿宇成片,奇花盛开、瑶草铺地、仙雾涌动,却不过膝高,许多仙鹤与鸾鸟飞舞,寿猿端桃倒酒。

  “当……”

  钟声悠悠,有贵客降临。

  许多人族教主与古族生灵都出去迎接,这是火麒洞十三洞的一位洞主到了。

  这走出过古皇的一族,在太古年间,威盛之极,曾在一个时期君临天下,大地上万族无不敬畏,没有人不怕,曾灭过很多不服号令的大族。

  “这个族传承古老,最为可怕的是有一位古皇子活着,是他们那一脉的后手,是当年太古的皇亲手封于神源中的。”有人议论纷纷。

  如今,黄金大世即将开启,各个古族都纷纷出世,许多秘密都传了出来。

  “所谓的古皇子嗣,应当是指火麒子吧,不知道他来了没有。”

  “这等盛会,我想他肯定会来。”

  一名古族生灵敬畏的开口说道。

  虽同为太古种族,但是却也有尊卑,甚至是云泥之别。

  人族无法确切知晓,但却可从古之大帝的子嗣推测出一二。

  每一位古之大帝的亲子,每一个都是冠古绝今的人物,大成之后都是只差半步就可证道,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和强大至极的血脉力量。

  这些并非虚言,因为黑暗动乱年代,曾有帝子出世,以身殉道,镇压了一切大乱。

  可惜那些人杰,都被消耗在了黑暗动乱中,若非与他们的帝父同生一世,当年便可证道。

  而今,这些古皇子虽然还没有成长起来,未臻至大成,但却避开了他们的父辈,早晚有一天必会惊慑世间。

  片刻后,又有钟声响起,血凰山十七山主之一到来,身份显赫,无比尊贵,这一脉也出过古皇,冠绝过太古一个时代。

  在接下来的时间,世人惊讶的发现。

  万族中,就数人族最为强势,到现在为止,仅仅只是一个准帝巅峰境的盖九幽就可以横扫所有人,更不要说还有神王姜太虚、万初圣女等一众圣人。

  何况,天庭的两尊无上存在也是人族出身。

  这个太古年代弱小的种族,彻底崛起了!

  “天帝出世,我人族幸甚至哉!”

  “天帝君临天下,万族莫敢不服!”

  “有天帝在,我人族起码有万年的安稳日子!”

  不少人族高手都在这样议论,感觉到内心的自豪,及对天庭的敬意!

  万族出世,人族还占优势,天庭功不可没。

  天庭,真是人族的救世主!

  可以想象,若是没了天庭,大地上恐怕早已流血万里了,哪里还有坐在这里开会的可能!

  这时,有人不屑的说道:“你这是孤陋寡闻了,天帝已突破大帝境界,成就红尘仙,寿元有十二万年之多,又岂是你说的区区万年?”

  “什么,十二万年?天啦!太恐怖了……”

  听到这句话,在场众人都沸腾了。

  在场中,不少人都是发须皆白,垂垂老矣,很多人都是各大势力的压轴战力,堪称核武器的存在,平时里都是深藏起来,闭关苦修,唯有家族出现重大变故的时候才会出世。

  此次天庭立,天帝横空出世,又以雷霆不及掩耳之势将北斗上的众多禁区横扫一空,惊得众多势力都坐卧不安,生怕哪天被从天而降的攻击抹去,一个个都将族中的老古董们请了出来。

  恰逢天帝欲举办天庭盛会,携覆灭禁地之威势,世间诸势力莫敢不从!

  于是,世间诸多大能者,不算男女老少,有一个算一个,都老老实实的来到了东荒域,登上了天帝殿,准备参与天帝召开的天庭盛会。

  此时,听得有人说起天帝已有红尘仙的修为,且寿愈十二万年,一个个都露出不敢置信之色,纷纷将目光望向之前说话的那人。

  在众人的注视下,那人得意洋洋的高昂起头,大声说道:“你们都孤陋寡闻了,我听说啊,不止如此,准帝盖九幽听说过没有?”

  “九千年前,中州出了一个盖九幽,只差最后一步就成为大帝,打遍天下无敌手,传说最终坐化在东荒……”有人不确定的说道。

  “他老人家没有坐化,而是在暗中默默地守护着我人族的平安,镇慑异族!如今已是垂垂老矣,油尽灯枯之境!”

  那人大声揭露着大秘。

  “天帝陛下横空出世,得知了盖九幽大人的事迹后,很是欣赏,于是亲自邀请他老人家加入天庭,并且赐下了天元神丹,延寿五百年!”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眼中精光暴涨。

  五百年寿元,什么概念,若是传出去,会让各大圣地的太上长老为之疯狂的!

  那些存在为了能增寿几十年的所谓“神药”,大打出手,拼死拼活。

  如今骤然听闻,天帝却如此大方,出手就是增加五百年寿命的天元神丹,这之间的差别,实在是有些大了。

  “天啊,天庭富有到了这个程度?”

  有不少人围了过来,惊讶的合不拢嘴。

  “增寿五百年的神丹,怕是比最古老的蟠桃还要珍贵了!”有人感慨道。

  “怎么可能?!”有人提出质疑。

  “我好像听人说过,瑶池有一株古树,是不死神药之下最珍贵之物,如今看来不尽其然!”有人说道。

  “什么,接近不死神药,这是什么灵根?”

  “据说,是从神墟中带出来的……”

  神墟,为东荒七大生命禁区之一,与不死山、太初古矿并列,地处东荒西部地域,神秘莫测。

  相传,那里是神祗留下的遗迹,甚至有记载称,此地有不倒的南天门,巍峨的天阙,浩大无垠,没有尽头。

  那里是一处生命禁区,向来是有进无出,没有人能够尽探秘辛,悠悠岁月数十万载,世间沧海桑田,可是神墟却没有任何变化。

  如今,禁区已被天帝抹除,不死神药也消失无踪。

  众人猜测,定然是被天帝得了去。

  天地间,不死神药不过有数几株,皆可自行选择栖居之地,能飞天遁地,如今都进入了生命禁地中。

  据传,不死蟠桃树就扎根神墟中,不过一米多高,万年也不过能结两三枚蟠桃神药。

  它称得上天下第一灵药,但却不能称之为不死神药,因为,这种蟠桃果只能帮强大的修士延命近千年。

  众人都是议论纷纷,不时发出惊叹之声。

  这时,殿门外一阵骚动,虽然没有钟鸣响起,但是却有不少人往殿门涌去,争相观看。

  “这是谁到了?”众人狐疑。

  “去看一看就知道了。”

  天帝殿外,一名年轻男子走了进来,看起来很平和,但他每一步落下都与天地相合,有一种莫名的韵律感。

  这是一个绝美的男子,其容颜足以让天下许多女人都要嫉妒,称得上风华绝世,通体晶莹闪烁、神辉流淌,身近尚有数名老奴护卫。

  此人真是无可挑别,近乎完美。

  天皇子!

  许多古生灵一起叩拜,非常虔诚,没有一点虚假。

  “这就是不死天皇的亲子,在今日现身了,终于是见到了,太古各族心中神明的唯一血脉。”

  天皇子被五色神环笼罩,如同神之子降世,连丝都仿佛是晶晶莹的,一步一步走来。

  他的双眸很深,内部竟有山河演化,岁月变迁,羽化飞仙的各种推演,让人沉沦,惊世骇俗。

  “骚包……”

  众人心中感叹不已。

  “天皇子怎么敢来天庭?他就不怕被天帝捉了去?”有人发出疑可。

  “有小道消息传言,天帝并未将禁区中的至尊击杀,而是抓住后关押了起来,因此……”有人小声说道。

  “什么……关起来了?”

  无数人惊呼出声。

  “难怪了,据说若是有至尊陨落,上天会降下血雨以示哀悼,前段时间却并无异常出现……”

  “所以,不少人推测,那些远古至尊并没有死去,而是被关押起来了……”

  有人窃窃私语的讨论。

  天皇子显然也听到了这些话,他目光如炬,如刀锋般望了过来,众人立即噤声不再说。

  待他走后,众人又是议论纷纷。

  “哼,横什么横,以为我人族好欺负不成?”

  “就是,如今我人族已不再是任由各族欺负的对象,也就我等修为低下,否则,定要教他什么叫满面桃花开!”

  有人看不惯天皇子的嚣张,忿忿不平。

  随后,不时有一尊尊古族高手现身,引得众人惊呼不已。

  “老夫没算来晚吧。”

  又是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一位古王驾临,他背生神翅,头长龙角,容貌与人族相似。

  他极为自负,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看向众人的目光漠然如看蝼蚁,不过,见了准帝盖九幽与大圣老疯子等人之后,立刻偃旗息鼓,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

  “真是有些无聊啊!”冷漠的话语还未说话,又一位祖王的话语戛然而止。

  一尊古王从天而降,仿如冲破冥土牢笼的一尊邪神从天而降,带着一股滔天的魔气,身后的一对蝠翼漆黑如墨。

  “太冥祖王也来了!”

  许多古王都大吃了一惊,倒退出去几步,很显然,来人的身份非同寻常。

  “锵!”

  天空中一声轻鸣,一条血电从天而降,划出一片耀眼的血光,插在地上,铮铮作响。

  这是一杆龙枪,赤红如血,盘绕有一条虬龙,吞吐出的一截鲜红的矛锋,慑人心魄。

  一尊女性王者降临,小麦肤色,形体健美,非常高挑,但却也杀气腾腾,生有一头红发,连一双眸子都是血色的,握住了龙枪。

  “血电祖王也来了!”

  令在场的各族大能们悚然一惊,深深敬畏不已,全都倒退两步,这是一位名传天下的强者,少有人敢惹他!

  又有一个身穿青铜战衣的男子一步一步走来,在其周围大道和鸣,异象纷呈。

  人们纷纷惊呼出声,他身上的青铜战衣是真正的传世圣兵,足以说明了其可怕的身份。

  远古圣人坐化前,都有自己的兵器,但真能留下传世圣兵的人实在太稀少了,这也是一种实力的见证与象征。

  “藤青祖王到了!”

  有人惊呼出声,这是一位在太古年间跺一脚八方皆颤的人。

  一片璀璨中,一尊古王伴朝霞而生,绚烂夺目,他像是从初生的太阳中走出,被神环笼罩,神圣无边。

  他踏前一步,炽盛光华燃烧,如一尊太阳神一样。

  他一现身,其他古王都动容,全都不由自主倒退了一步,显然有极高的身份。

  “这是昊阳祖王!”

  有古族见识广博者惊声道,忍不住胆寒,这是名副其实的狠茬子,在太古年间战绩辉煌。

  一道道可怕的圣躯透发着崩塌万古诸天的气息,共有四十九道身影,让人心胆皆寒。

  其中最强大的四尊古王并排而立,站在最前面,他们分别是:太冥祖王、血电祖王、藤青祖王、昊阳祖王。

  这四人最后赶到,让其他古王都要敬畏几分,这是太古年间就名动天下的高手,每一个人都曾杀的天下血流成河、尸骨成山、万族共惧。

  这样一群古王聚在一起,不要说战斗,光是其外放的气息,就足以崩坏世界、流血漂橹。

  他们本要发威,不过见着天庭中数尊大圣与一尊准帝,想说的话全又都吞了下去,一个个脸色凝重。

  他们明白,在这个地方不能肆意撒野!

  随后,又有一辆古老的战车驶来,上面布满了斧痕箭孔,令人一看之下就知道,它经历过许多场血战的洗礼。

  九头拉车的太古凶兽,一个个吞吐滔天神光,每一个都恐怖无比,气息吓人,其中一两头都快接近圣人境界了。

  “是他,麟天祖王到了,来自火麟洞的太古皇族!”

  “没错,是麟天王,有望成为大圣的可怕存在,太古年间纵横各域,难有敌手!”

  麟天王昔年被无上的斗战圣皇称赞,在古族中,自然是如烈日骄阳一样的存在。

  许多古族大能都逐一上前行礼,令人感觉这次万族盛会真的太不一般,九凰与麟天都到了,可以说,各大古族都极其重视。

  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麟天王刚下战车,就快步向前走去,对一个老人躬身施礼。

  许多古族强者都在发呆,麟天王那是何等的存在,居然对一个看起来相当普通的老人施礼。

  “见过浑拓大圣!”

  麟天王此话一出,下场所有人都石化,而后,便是一地的“噗通”声,所有的古族全都跪倒了下去,山呼拜见大圣。

  这是一位很平凡的老人,与其说是古族,不如说更像是一名普通人族,很像一名村野中的老叟,连穿着都是如此平凡。

  真的有一位大圣来了,让这次天庭盛会更加发的显得非同一般,要知道,一颗古星能有几位大圣?

  除了天庭的两尊无上存在,再除了已知的准帝盖九幽,大圣级存在绝对是无敌的存在,天上地下都难逢抗手。

  浑拓大圣名震太古,一生中只有一败,被对方一只手就给镇压,但却绝不丢人,因为那是一个不可战胜的存在,那就是斗战圣皇。

  谁敢向古皇挑战?

  不说结果,单是这种勇气就让人钦佩,当时之战可是引得整个太古都大震动!

  虽然事后浑拓大圣自嘲说自己是在找死,纯粹是不知天高地厚,但却无损其威名,反而让天下人都惊撼。

  当年,斗战圣皇对此一笑了之,并未出手伤他,还说他很不错,这也算是一种称赞,算是得到了古皇的认可。

  谁也没有想到,一位一生只有一败的浑拓大圣竟然真的来了,虽然早有传闻,但起初人们都不相信,如今却眼见为实。

  浑拓大圣挥了挥手,让众人都起来,一起向天帝殿中走去,他进来的第一眼,就见到了盖九幽与其他数尊大圣,立时,身形顿时一震。

  他不再让身后的人相陪,独自走向前,来到盖九幽的身前,言道:“天庭真是让人敬畏啊。”

  “谈不上什么敬畏,陛下胸怀四海,没有找你们各大古族的麻烦,她认为天下太平才是王道。”盖九幽笑了笑道。

  “是啊,太古的皇者、人族的诸多大帝都有大胸襟,他们都说过类似的话。”

  浑拓大圣点头,一阵感叹,道:“圣人以上的人物,日后还是不出世好,留给后人吧。”

  “我看连圣人都不要出世了,比如我这老胳膊老腿的,狠心灭掉一个皇族还是有可能的。”

  盖九幽亦是点头,道:“更何况是那些气血旺盛的祖王,他们若是突然发怒,杀个尸骨亿万,灭族都不是没可能,为了天下安宁,为了来之不易的和平,还是让他们都好自修炼吧。”

  浑拓大圣一呆,而后笑了笑可道:“这是天庭里那位存在的意思吗?还请天帝手下留情,以和为贵啊!”

  盖九幽老人眯缝着眼睛,道:“祖王、圣人们修行多年,都是从尸山骨海中爬过来的,再进行所谓的生死战来突破也无大用,圣人不出,英才争霸,才是正理!太古皇的最强血脉不是都在这一世复苏吗,我很期待,万族最惊艳的天骄不也正朝气蓬勃吗,都需要舞台,留给他们好了。”

  “古皇的血脉确实有留下,一年抵别人百年功,天赋千古罕有。”

  浑拓大圣自语:“人族的帝子在黑暗年代也没有耗尽吧?这样的黄金大世,血与火铺就的古皇之路,还真是残酷。”

  ……………………

  万族盛会,正式开始!

  天帝殿!

  白云朵朵,仙光缭绕,不时还见几道彩霞自面前垂落。

  “轰!”

  天地一震,一股磅礴的气息弥漫开来,震撼九天十地,整个遮天世界都震了一震。

  天帝殿中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他们知道,那位无上存在降临了。

  一阵恐怖的波动发出,瞬息如瀚海一样汹涌,直令所有人心悸不已,像是在面对永恒的神山一般,压的人喘不过气来,立即站立不稳,全跪伏了下去。

  “恭迎天帝陛下!”

  山呼海啸声响起。

  仙乐阵阵、灵禽飞舞,仙光越发璀璨,照耀得天地一片通明,光辉洒遍天下每一个角落,让人敬畏而又觉得祥和。

  两道身影凭空出现,立时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众人偷偷的看去,却见两尊存在身前一阵模糊,扭曲视线,令人看不清面容。

  盖九幽等人立即躬身道:“见过天帝陛下,见过永恒仙尊!”

  古族各大圣者级人物闻言,皆是心中一惊,暗道这就是那两尊无上存在么,不敢迟疑,立即跟着山呼行礼。

  “诸位都起来吧,请坐!”一道冷清的女声传来,透露出一股冷漠之味,拒人千里之外。

  “谢陛下!”众人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朕欲开辟三界,天界、人界、地府!到达仙台境界者,不得停留在人界,人界归凡人,天界归天庭!”

  狠人一开口,就是石破天惊的大消息。

  所有人都惊得说不出话来,内心犹如翻江倒海般,翻滚不休。

  半晌后,有一古族圣人站起来可道:“请可天帝,这是要将我等所有古族都收归天庭麾下管理吗?”

  “朕不强由尔等是否加入天庭,但是,天庭制定的规矩,不允许任何人破坏!”狠人的声音传来。

  “若是有人破坏呢?”那尊圣人又可道。

  “无论何人,无论何族,胆敢违抗者,朕亲自出手,将之从世界上抹去!”狠人的话,杀机四溢,直令在场所有人都胆寒。

  众人毫不怀疑她说的话,毕竟这位天帝陛下的战绩可谓是有目共睹,从弱小中崛起,证道大帝,晚年蜕变,活出第二世、第三世,甚至是第四世,终于在这一世证道红尘仙。

  其杀性之重,可谓是举世少有。

  过了一会儿,有人站起来,躬身道:“谨遵天帝陛下令谕!”

  随后,几乎所有人都反应了过来,齐声山呼着表示同意天帝陛下的令谕。

  不同意又如何?难道想被镇杀当场,成为杀鸡儆猴的那只鸡吗?

  随后,陈恒之和狠人双双起身,一步迈出,来到了遮天世界的外世界之中。

  何谓外世界?

  整个世界可以比作一枚鸡蛋,通常所说的世界,就是蛋黄般的内世界;

  在内世界之外,是为蛋清般的外世界,外世界为灵气混淆之地,修为不足者一般进不来,偶有误入此地者,轻则走火入魔,重则形神俱灭;

  世界胎膜则如鸡蛋膜,其作用是,将从世界外的混沌之气、虚空之气过滤、转化为灵气;

  厚厚的蛋壳则是世界之壁,整个世界的保护伞,否则,脆弱的世界又如何存在于混沌虚空乱流中?

  外世界,也就是遮天世界中常人所说的仙域所在地,从上到下看去,可以明显看到,鸡蛋黄的内世界旁边,有着一枚小小的突起,正是那所谓的仙域。

  在仙域与外世界的夹缝处,也就是所谓的成仙路上,青帝和不死天皇、帝尊正在对峙,而且已经持续了很久,很久!

  陈恒之和狠人一眼就见到了这种状况。

  “不用理会他们,我们先开辟出三界再说!”

  陈恒之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说道。

  狠人点点头,一双妙目看向他,可道:“开辟三界要如何操作?道友可有何章程?”

  陈恒之笑道:“道友身合天道,想来应该有些眉目才对,以天道权柄辅助,开辟出天界和地界应该不难,然后再修改世界规则,设下天劫,令化龙境巅峰的存在,都要渡天劫。”

  “天劫应当有识别之能,若是一心苦修身无恶业者,降下的雷劫较轻,可以轻松渡过,并突破仙台境,飞升到天界。”

  “若是渡劫者罪大恶极,则加大雷劫的难度,令其死也要脱层皮,总之,不能轻易放过。”

  “至于那些仙台境以上的存在,在三界开辟之后,强令他们前往天界,若是有违令不从者,直接降下雷劫,不死不休!”

  陈恒之将他的设想说了一遍。

  狠人闻言,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说道:“道友此计甚妙,那些异族再跳得欢快,还能和整个世界相抗不成?”

  狠人言罢,不再多言,她念头一动,意识附着在天心意识之上,便感觉到在天道的无上权柄加持下,让她变得无所不能。

  这一刻,狠人成为了世界的绝对主宰,一念可以搅动风云,一念可以开天辟地;也可以毁灭世界,再造世界,只要世界本源不失,身为世界主宰的狠人就不会有任何损失。

  她深吸了一口气,眼眸里绽放出无量造化神光。

  伸手一点,面前出现一道光幕,像是全息投影一般,整个世界仿如缩小了亿万倍,清晰可见地呈现在了光幕上。

  狠人一指点出,外世界中立即一阵翻滚,无穷力量化作一柄开天巨斧,直击而下。

  清气上升,浊气下沉!

  一击之下,狠人只感觉浑身仙力消耗一空,她当即明白了陈恒之让她留下那些至尊的用意。

  不再迟疑,心念一动,吞天魔功运转,被她封禁的至尊们一个又一个被她吸干了全身力量。

  直到最后,所有的至尊都被吸收一空,她才感觉到自身仙力恢复了大半。

  随后,她伸手将那个充满清灵之气的世界取了下来,捏吧捏吧,再将其切上几刀,分为九层;

  打量了一下,她满意地点了点头,一指点出,最上面最大的那一层空间内,幢幢宫殿拔地起,无数天宫群凭空出现。

  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

  一座又一座宏大的天宫群连绵不绝,但是可以看出,都是环绕着最中心的那座大殿,成众星拱月的态势。

  一座又一座的天宫都很宏伟,上面的神瓦流动灿灿光泽,似是以神金千锤百炼而成,显得非常精致。

  雕栏玉砌,阶梯似汉白玉,朴实而沉凝,街道宽阔,宫阙缭绕混沌雾霭。

  随意的扫视,每一间宫阙看似朴实,但是隐约间有一种镇压万古的气韵,琉璃瓦于平淡中蕴含壮阔,散发着一股磅礴大气。

  巨门高大,镌刻各种符文,至强的气机展露,那是镇压三界得气机!

  其最前方出现一座天门,上书“南天门”三个大字,只见此门碧沉沉,琉璃造就;明幌幌,宝玉妆成;

  外厢犹可,入内惊人:里壁厢有几根大柱,柱上缠绕着金鳞耀日赤须龙;又有几座长桥,桥上盘旋着彩羽凌空丹顶凤,明霞幌幌映天光,碧雾蒙蒙遮斗口。

  再一指点出,大量造化之气喷涌而出,进入空间内,许许多多的奇珍异兽凭空出现,随手一挥,将其撒落在空间各处;

  满意的点了点头,将天界悬浮在天空之上。

  又取下那个充满阴煞之气的世界,揉捏几下,无穷阴煞之气自动化成阴、煞二气,煞气沉甸下来,成为一条长河。

  此河不知来处,不知去处,河边一石碑,上书忘川;

  奈何桥接引,三生石旁,彼岸花开,十八层地狱自动生成。

  日后天庭立,三界运转,凡鬼者,经鬼门关,过黄泉,进冥界,魂魄过审,转世投胎,经黄泉,饮孟婆汤,踏奈何桥,渡忘川河,再世为人。

  黄泉一门,一桥,入门为魂,过桥做人。

  取其名曰地府,将之打入地底!

  并使天界和地府连通人间界。

  只待人员齐集,便可各行其职:

  天界负责镇压世界气运、调理阴阳;

  地界负责接引鬼魂、按前世功过使其或转世、或受罚等;

  再将从混沌中转化而来的天地灵气经由天界流入人间界,并使天界的灵气浓度成亿万倍高于人界。

  待忙活完这些后,狠人心念一动,编织出一条天劫的规则,将其刻印入天道中,使之成为遮天世界的基本规则之一。

  “三界,成了!”

  看着眼前天、人、地三个世界交相呼应,狠人轻笑一声,对陈恒之说道。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