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三界分立(10200字)【月底了,月票可以动一动了!】
      地球,华夏,京师大学。

  夏日炎炎,绿郁葱葱。

  “陈师兄好!”

  行走在学校的绿荫小道上,不时碰到一些低年级的学弟学妹,他们都目露崇拜之色,向他恭声问好,陈衡之脚步匆匆,偶尔点头致意回礼。

  “学姐,这位就是传说中的陈师兄吗,真的好帅啊!”一个女生低呼,眼中冒出小星星。

  “那是当然咯,陈师兄可是全校女同学的梦中情人呢,不知道多少学姐学妹为了他日思夜想,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另一个女生理所当然的回道。

  “听说陈师兄还没有女朋友,学姐,是不是真的呀?”那个小学妹又问道。

  “应该是真的,据说陈师兄自考入京大开始,几乎每天都会收到一堆女生的情书,可是陈师兄一个都没有答应呢!”

  学姐想了想,回道:“据陈师兄当年的室友透露出来的消息,陈师兄曾说过,他学业未成,不想谈恋爱,不想被情情爱爱耽误了大好年华。”

  小学妹满脸不解,疑问道:“这是什么道理嘛,谈个女朋友,花前月下多浪漫啊!”

  学姐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说道:“谈恋爱要花时间,哪有更多精力放在学业上,要是陈师兄谈了女朋友,又怎么会取得如今的成就?又怎么会被全校师生敬佩?我们这些学妹也没有机会了不是?”

  “学姐说的对!只要陈师兄一日未找女朋友,我们就都还有机会!”

  小学妹恍然大悟,挥舞着拳头打气。

  随后,她又有些疑惑不已的问道:“不过,陈师兄有什么成就?居然让全校师生都对他敬佩不已?按说,我京大身为全华夏一等一的学府,什么样的人才没有啊,又岂能轻易让大家都服气呢?”

  学姐露出迷之微笑,与有荣焉的说道:“陈师兄啊,他可是我们京大的风云人物!就连吴校长都对他夸奖不已,号召全校同学向他学习呢!”

  “吴校长?嘶,是我们京大的大校长吗?”

  小学妹一阵惊呼,她点点头道:“难怪了,我在京大论坛上看到过陈师兄的名字,只是并没有详细的介绍,学姐,陈师兄有什么了不起的成就吗?”

  “是啊,近年来,京大论坛上都把陈师兄的名字放在了首页,这是多么大的荣耀啊!”

  学姐露出羡慕之色,说道:“说起来,陈师兄的成就,我便是说个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呢,你可以用手机百度一下他的名字就知道了。”

  她顿了顿,说道:“京大百年来最杰出的人才,京师十大杰出青年,京大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博士等等称号都是他的荣誉头衔呢!”

  小学妹闻言,立即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飞快的点了几下,立即惊呼出声:“陈师兄名叫陈衡之,男,1995年9月12日出生于江右省临江市的一户农民家庭,他从小学习优异,以市状元的成绩考入临江一中,此后,更是一发而不可收拾……”

  “高二那年,越级申请参加全国高考,以江右省理科状元的成绩考入京大物理院系,成为一时之焦点人物……”

  “新闻报道中还说,在接到入学通知书时,陈师兄还在田间收割稻子,引得人们一时轰动……”

  “进入京大后,陈师兄学习刻苦用功,连年获得院系一等奖学金,后被保送硕博连读,在学术上也取得了很多重大成果……”

  小学妹抑扬顿挫的念着陈衡之的成就,引得不少人频频注目。

  陈衡之没有听到,就算听到了也会一笑而过,他脚步匆匆,回到学校配发的宿舍公寓。

  “系统,查看个人属性!”回到公寓后,他轻呼一声,唤出了深藏于脑海中的系统。

  【宿主】:陈衡之

  【年龄】:25岁

  【性别】:男

  【等级】:3

  【境界】:后天巅峰

  【功法】:(未命名)

  【精】:13

  【气】:18

  【神】:10

  【积分】:1087点

  ……

  看着眼前悬浮的虚拟屏幕,感受到体内雄厚的内力,还有那强壮的身体,陈衡之不禁心中万分火热。

  他轻呼一声:“打开任务!”

  【主线任务】:鲤鱼化龙

  【任务说明】:宿主凭自悟进入武道一途,此乃人类进化大道。

  修行一事,古来有之,高深者成神成圣,浅薄者亦称宗做祖。

  然而,唯有进入先天之境,才算正式踏入了武道之途。

  【任务要求】:突破后天,进阶先天!

  【任务奖励】:系统更新!

  ……

  凝望着任务面板,陈衡之自觉突破就在今天,当即不再耽误,他盘膝坐在床上,摆出五心向天的姿势,搬运体内那雄厚的内力,陷入了修炼中。

  自从十年前被那股从天而降的威压逼得趴在地上后,陈衡之心中就生出了一阵强烈的渴望,我要修炼,我要变强!

  奈何,从天而降的只是一个学习系统,并不是修炼辅助系统,想修炼也没有门路。

  他却不知道,所谓的系统,是隐于他脑海中的陈恒之所变幻,并不是真的系统。

  当初,陈恒之降临到地球时的心愿就是让平行世界的自己,能脱离农门、出人头地,父母能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好了。

  所以,对于平行世界的自己,陈恒之并没有安排他走上修炼之道。

  哪曾想,平行世界的陈衡之悟性根骨一点也不差,他硬是凭借着强大的精神力,熟读了道经佛典、儒门经义等等百家经典后,从中自己领悟出了一条修行之道,自创功法以入道。

  直令陈恒之刮目相看。

  在陈衡之十八岁那一年,他成功感应到了经脉的存在,并且从无到有,在丹田中生出了第一缕内息。

  在没有同道的情况下,经过七年苦修,如今陈衡之终于达到了后天巅峰的层次,即将突破先天之境。

  陈衡之的心神沉入到冥冥之境,自创的无名心法浮上心头,凝练至极的内力随着心法流淌,在体内经脉中运行着周天。

  时间流逝,不知不觉,天黑了!

  盘坐着的陈衡之庄严宝象,浑身上下竟散发着一丝光芒,宛如得道高人。

  忽而,只听见“啵!”得一声,陈衡之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在无人看见的领域,天地间的能量向着陈衡之的体内蜂涌而去,引起一阵强烈的能量波动,只可惜,除了暗中的陈恒之以外,无人发觉。

  陈恒之凝神关注着这个平行世界自己修炼,见他按部就班突破了先天之境,这才放下心来。

  过了一会儿,陈衡之缓缓收势,睁开了眼睛,眼中一丝精光乍现,气势凌人之势磅礴而出,令人心惊肉跳。

  他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轻呼一声:“系统…”

  “……”

  无人应答,以往顺声而来的虚拟屏幕也没有浮现出来。

  陈衡之皱了皱眉,颇为不解:“莫非是……系统在更新?”

  就在此时,一道光芒凭空而现,映得室内五彩斑斓,陈衡之凝神看去,却见光芒渐渐收敛后,最后变成了一个……人?

  关键是,这个人竟然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唯一有不同的就是,他身上穿着一身古装长袍,头上梳着发髻,戴着一顶发冠,浑身散发出一种缥缈欲仙的韵味。

  此人背负双手,说不出的潇洒不羁,直令陈衡之眼角一跳,他脸色一变,低声质问道:“你是谁?”

  “我就是你的系统!超级无敌学习系统!”那人开口回道,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闻之令人如沐春风。

  陈恒之言笑晏晏,他的话令陈衡之脸色难看,犹如吃了一只沾了屎的死苍蝇般。

  他喝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藏在我体内?是不是准备对我夺舍?”

  说完,他一脸的防备状。

  陈衡之不是傻瓜,立时就明白了过来,眼前的人影一直都藏在自己的体内,已经有近十年之久。

  再加上这些年来,网络小说的大肆发展,说是全民皆知都不为过,夺舍流炉鼎流之类的仙侠小说陈衡之课余也看过不少。

  因此,陈恒之现身的一瞬间,陈衡之脑海中的第一反应便是,眼前这人八成是那什么修仙界的大佬残魂,培养自己做炉鼎,时机成熟之后,再进行夺舍。

  陈恒之微微一笑:“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名陈衡之,我名陈恒之!可谓是不同世界的同一个人!”

  “嗯?不同世界?什么意思?”陈衡之皱眉道。

  “你眼前的地球,只是整个世界中那无穷无尽的生命星球之一,这样的星球,在这个世界还有很多!”

  陈恒之不疾不徐的回道:“无数的星球组成了你所处的世界,如北斗星、紫薇星、葬帝星、永恒星等等。”

  “噢?世上真的有外星人吗?”

  对于宇宙的概念,陈衡之自然是心知肚明,课本上的知识早已滚瓜烂熟,他比较在乎的是陈恒之口中所说的外星人。

  “那是当然!”陈恒之点头。

  陈衡之皱了皱眉头:“仙人之说可是为真?”

  “这个世界本没有仙,我来了,就有了仙!”

  陈恒之淡然一笑,说出来的话却是狂妄至极:“整个宇宙无边无际,即使是仙人周游一周也需要花费不少功夫!”

  “但是,将这个诺大的世界放在混沌世界海中,却一点都不起眼!犹如大海中的一滴水般渺小!”

  “世界与世界之间的距离,无穷大也无穷小,非仙人不能跨越!而我,正是来自于另一个世界!”

  陈恒之如是说道。

  听到这里,陈衡之目光炯炯有神,他心中暗自盘算着对方所言的正确性,他问道:“你来自另一个世界?你那个世界又是怎么样的?是不是修炼盛行,什么太乙满地走,金仙多如牛毛,大罗不如狗?”

  他想起了封神演义和西游记。

  陈恒之:“……”

  “我那个世界很普通,是一个现代化大都市,那颗星球叫地球,我是华夏国,江右省,临江市人,出身于霞溪镇金峰村,先父叫陈师文,先母叫胡慧英。”

  陈恒之低沉的声音响起:“听起来,我们之间是不是一模一样?是不是觉得我在骗你?”

  “什么?这不可能!先父……先母……我不相信!”陈衡之闻言,却是如遭雷击,猛得摇头。

  陈恒之面无表情:“我们之间,也有不同,你名衡之是平衡的衡,我名恒之却是永恒的恒!”

  “我们的命运也不一样!”

  “先父早年做生意赚下了不菲的身家,早早就在临江市买了房子和商铺,算得上是第一批进城的人,所以,我的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在市里的学校渡过,从小也是在市里长大。”

  “高二那年,先父先母外出旅游,出了车祸,双双殒命,给我留下一份不菲的遗产,一套市中心的房子,一家书店,还有保险公司赔偿的一大笔钱。”

  “我受不了打击,沉沦了很久!”

  “一个月后,重整旗鼓!我拼命学习,终于考上了一所二本学校,在江右大学咸鱼了四年,毕业后回到临江,把他们留给我的书店重新开业!”

  “在25岁那一年,也就是你这样大的时候,突然有一天,觉醒了天赋神通,任意穿梭世界!”

  “从此以后,我踏上了修炼之路,从笑傲江湖,到神雕侠侣、天龙八部、大唐双龙传……经历了十数个世界,终于渡劫成仙!”

  “偶然间,来到了这个世界,我神识扫视整个世界,无意中发现了你的存在,还有爸爸妈妈的存在,你知道我当时心里有多激动吗?”

  “所以,在十年前,也就是2010年6月12日那一天,我降下了一丝元神,来到了地球,来到了你的身边!”

  陈恒之缓缓述说着他的往事。

  陈衡之听完,咂了咂嘴巴:“你这经历乍听起来,怎么这么像是网络小说中主角的桥段呢?无父无母,金手指降临,历经种种磨难,终于苦尽甘来,成仙成神!”

  “呵呵,你不相信?”陈恒之摇头失笑一声。

  陈衡之眨了眨眼睛:“我没说不信,只觉得大开眼界!我唯一不明白的就是,你附身在我身体内,到底有什么企图?”

  “企图啊……还真没有什么企图!”

  陈恒之悠悠一叹道:“我起初伪装成系统,想让你好好学习,出人头地跳出农门,好好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替我孝敬父母,完成一个心愿,仅此而已!”

  回想起这些年来,自己所做的支线任务,陈衡之不由满头黑线,愤愤不平的说道:“所以,我每年寒暑假回去挑大粪、割稻谷、放牛、拔花生、捡茶籽……你确定是孝敬父母?”

  陈恒之哈哈一笑:“最起码,世人对你的评价是读书不忘本,陈家好儿郎!我没有害你吧!”

  陈衡之犹自不服气道:“我要是去打暑假工,赚的更多,可以让爸爸妈妈更高兴!”

  “是谁在获得任务奖励后直呼真香?是我吗?”陈恒之笑道:“而且,金钱俗物够用就行,贪念无止境,我不想看到你暴富之后,失了根本,忘了良心,丢了人性!”

  “这……”

  陈衡之思及所见所闻,眼中升起一阵明悟,拱拱手道:“受教了!”

  “久立门前思爹娘,相思成河泪两行!门后空留教子棍,无人叮嘱添衣裳!”

  陈恒之低沉的声音响起:“我试图复活他们,却力有不逮,只能作罢,留待日后修为高深再作打算!行孝要及时,可别等将来后悔莫及!”

  “你说得对!我知道了!”陈衡之脸色沉重的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他问道:“你为什么现在要现身呢?继续隐藏下去岂不是更好?”

  “哈哈,雏鹰总要学会自己成长!我不可能一直跟在你身后!本来,我打算悄悄地离去,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

  陈恒之回道:“我之前是想让你平平凡凡的渡过一生,奉养父母终老也挺好的!谁知道,你小子竟然凭空悟出修行之法,踏上自身进化的道路,真是了不起!”

  陈衡之好奇道:“你当初为什么不阻止我?”

  “为什么要阻止呢,让你撞撞南墙不是更好么,只是我也没有想到,你居然成功了!”

  说到这里,陈恒之叹息不已:“而且,我收到本体的消息,他马上要离开这个世界!我也该走了!所以,我才想着现身见你一面!”

  “什么……你要走了?那我怎么办?”陈衡之闻言,霍地一声站了起来,激动得说道。

  陈恒之摆了摆手道:“之前我没来的时候,你不是也活得好好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再说,我幻化的伪系统帮了你十年,如今已经不能再给你更大的帮助,是该功成身退了!”

  “这样吧,你还有什么想要知道的,你问吧,我今天通通都告诉你!”

  陈恒之走前两步,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张了张嘴,陈衡之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心里满是不舍,姑且不论陈恒之所说的话是真是假,平心而论,这个系统对他的帮助,陈衡之又岂能不懂。

  以前的陈衡之,无论是从身体素质、学习成绩、大脑发育程度等方面来看,都堪称是寻常,不能说很差,只能说是中人之姿。

  放在全华夏十四亿人中,渺少而不起眼。

  在系统的辅助潜移默化下,他才能从全天下的无数人中脱颖而出,挤身到上流层次。

  脑子里回想着往昔,陈衡之定了定神,问道:“在修行之道上,我还是蹒跚学步的幼儿,你能否为讲解一番?”

  陈恒之一副早就知道你会这样问的表情,开口说道:“修行之道……”

  他从头开始,为陈衡之讲解修行。

  ………………………………

  “世界有缺,朕开辟三界,重立轮回!”

  狠人的话语响彻宇宙星空中的每一个角落。

  “既有六道轮回,当有地府十殿阎罗!”

  狠人动念间,世界之力运转间,十尊神明自虚无中被创造而出。

  他们分别是:第一殿秦广王,第二殿楚江王,第三殿宋帝王,第四殿五官王,第五殿阎罗王,第六殿六城王,第七殿泰山王,第八殿都市王,第九殿平等王,第十殿转轮王。

  又有左右判官、黑白无常、牛头马面,以及一个个阴兵被她敕封。

  有了六道轮回,十八层地狱也不能少,免得世人以为有了轮回,便可以肆无忌惮!

  她的话语如天道之主般,言出法随,这句话一出,一个无与伦比的六道轮回之盘自地府中显现而出,几乎遮盖了九天十地的星空,陡然之间无数轮回之力迸发出来,轮回之盘大如星球,来自幽冥黄泉的声音,响彻起来。

  “地府开,轮回立!”

  “六道轮回,各司其职!”

  “生前功过,死后盖棺论定!”

  “大功德者,转世天之一道!”

  “少功德者,转世人之一道!”

  “少业力者,转世畜牲道!”

  “大业力者,十八层地狱走一遭!”

  六道轮回盘一出,笼盖住了整个遮天世界,随后,又慢慢的隐去。

  就这一瞬间,所有的生灵,突然一震,在灵魂深处,似乎没有了对死亡的畏惧。

  每一个生灵,得到轮回之力的加持,都消除了对死亡的恐惧。

  也是,拥有了轮回,死了还可以转世,这就等于是不生不灭了。

  然而,有大业力在身之人,却感觉到整个人的灵魂都一紧,仿佛被轮回盯上了一般。

  三界开辟、六道轮回出现在遮天世界这一瞬间,整个遮天世界的天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天地大道开始圆满,天地之威更加恐怖。

  六道轮回一经成立,遮天世界的众生立刻感觉到心头多了几个字:

  举头三尺有神明!

  轮回、因果之力蔓延……

  六道轮回在遮天世界出现,绝对是一件划时代的事情。

  在没有轮回之前,这个世界的无数天才俊杰再厉害,再风华绝代,没有成就大帝,寿元也不过几千年。

  即便是大帝,即便是古皇,也只是万年的寿元,最多也就是活出个第二世。

  最终也不过多活出了一两世。

  如今六道轮回一立,死可转世,重新再来,这给了所有修士一个希望,这一世不行,大不了重头再来。

  狠人的话语传遍三界,直震得人们头晕目眩。

  天帝开创三界,同时敕令:天地人三界分流,各行其是,天庭居于九天之上,人界居中,地府居于幽冥黄泉之地。

  所有修为达到仙台境之上的修行者,必须前往天界,不得在人间界滞留。

  对此,有人心慌失措,有人不屑于顾……

  对于外界的变化,天庭一行人不知道,他们在狠人的带领下,搬家,搬往天界。

  东荒。

  这一天,悬浮于高空中的天帝殿蓦然动了,它散发出绝强的威势,喷射出万道金光。

  狠人和陈恒之站在殿门前,看着外面,狠人伸出手,往天上指去。

  “轰!”

  霎时间,整个世界仿佛被撼动,苍穹似乎受到了一记重击,一瞬间,这片天地上方的天空塌陷了。

  内部扭曲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空洞。

  这股力量透露着无法抵抗的强大。

  连世界法则也要在这股力量之下臣服。

  三界震颤,所有强大的存在都感应到了这动静。

  一时间,无数大能者以秘法窥探此地。

  只见,蔚蓝的苍穹被撕裂开,一闪巨大的门扉挤进了这个世界。

  沉重古朴,散发着庄严神圣的气势。

  神秘的大门高悬在苍穹上。

  狠人一挥手,轻轻推开大门。

  隐约之间,透过这扇大门,能够看见另一边的景象。

  只见一座座天宫高悬,宛如星辰般点缀,仙光宝气澎湃,生机盎然辉煌无比。

  门户开启之后,狠人心念一动,御驶着整座天帝殿往门户中飞了进去。

  随后,门户渐渐关闭。

  直令人惊叹不已。

  “真的是天界,她真的开辟了另一个世界……”

  有古族的大能惊叹道。

  “不错,方才那一闪而逝的景象,仙气飘飘,怕是和上古时的天庭不差分毫了!”有人接过话头说道。

  一时间,无数古族心中念头转动。

  就在这时,冥冥之中,狠人设立的天界接引法则开始生效,遮天世界的修士们惊愕的发现,凡是修为在仙台之境以上者,都感受到了一股接引之力,所谓羽化飞升便是如此。

  大部分人都没有抵挡这股接引之力,顺其自然,自然而然的飞升到了天界。

  少部分人却是心生自傲,对狠人不以为然。

  北斗星上,一个绝美的男子傲立当场,运功抵挡住从天而降的接引之力。

  半晌之后,那股力道渐渐消失,他哈哈大笑:“什么狗屁天帝,不过如此,本皇子若是不想去,谁又能奈我何?”

  “天皇子威武!”

  他的家奴们齐声欢呼。

  就这时,一股强大的威压升起,众人不自觉地抬头看去,却不知何时,天空中阴云密布,笼罩着天皇子。

  冥冥之中,天皇子心中生出一个念头,因他抗拒天界接引,天地降下雷霆以示惩罚。

  “可恶!欺人太甚!”天皇子瞬间大怒!

  “轰!”

  漫天雷霆降下,丝毫不给天皇子喘息之机。

  不止如此,遥望整个遮天世界,无穷雷霆天降,有如下起了雷霆之雨,煞是引人注目,引得不少人驻足观看。

  却说,天帝殿穿过了那道门户之后,立时来到了第九层天界,待天庭建立,赐封了职位后,再行各司其职,驻守其它几大重天。

  盖九幽等人来到外面,只见得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

  那南天门,碧沉沉,琉璃造就;明幌幌,宝玉妆成;

  外厢犹可,入内惊人!

  里壁厢有几根大柱,柱上缠绕着金鳞耀日赤须龙;

  又有几座长桥,桥上盘旋着彩羽凌空丹顶凤。

  这第九天界,明霞幌幌映天光,碧雾蒙蒙遮斗口;

  有三十三座天宫,乃遣云宫、毗沙宫、五明宫、太阳宫、花药宫、……

  一宫宫脊吞金稳兽;

  又有七十二重宝殿,乃朝会殿、天帝殿、宝光殿、天王殿、灵官殿、……

  一殿殿柱列玉麒麟。

  寿星台上,有千千年不卸的名花;

  炼药炉边,有万万载常青的绣草;

  那朝圣楼前,绛纱衣,星辰灿烂;

  芙蓉冠,金碧辉煌;

  玉簪珠履,紫绶金章;

  金钉攒玉户,彩凤舞朱门。

  “轰隆”一声!

  天帝殿直接从空中落了下来,落在天宫的正中央位置。

  狠人已经决定,将此殿设为天帝接见四时朝臣之地,相当于如今人间界的金銮殿一般。

  随后,又是一番封赏事宜。

  遮天世界的本土强者,有投靠天庭者,各有封赏,有封君者,有封王者,有封侯者,可谓是皆大欢喜。

  一个个修士,飞升仙界,他们的寿元开始延长。

  而狠人所在的天庭,自然成了天界的天庭,统率天界诸多领地。

  一个个小势力,一个个诸侯,纷纷形成,形成了天界天庭独大,麾下统治无穷诸侯的格局。

  除了修士的寿命得到延长外,格局分布其实与下界没什么两样。

  又是一个轮回。

  这样的局面,人尽欢喜。

  受到封赏的各人,欢天喜地去了各自的地盘,殿中只留下了聊天群中的一众群员。

  “诸位既然要走,我就不再多留,日后有缘再聚!”狠人做着最后的告别。

  “群主再见,女帝陛下再见,诸位再见!”古三通迫不及待的第一个告辞离去。

  说完之后,他的身影就消失在殿中,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随后,众群员逐一向陈恒之和狠人告辞,身影化光,消失不见。

  殿中,只留下陈恒之和狠人。

  狠人将一双妙目望向陈恒之,言道:“如今天地人三界已开辟,不知道友何时为我复活哥哥?”

  不为成仙,只为在红尘中等你归来……

  一个哥哥,让狠人魂牵梦萦……

  无比强大的兄控!

  陈恒之淡然一笑:“三界开辟之后,复活令兄不过是轻而易举!”

  说完,他抬头望天,一手抓出。

  天地风云变幻间,一道时间长河,河水悠悠,贯穿了古今未来,无数人的影子在其中挣扎。

  在这条长河里,可以看到过去,现在,未来,无数的人,无数的古人,以及无数的后来者!

  只要没有跳出时间长河,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人或者物,都在其中。

  这条时间长河甫一出现,虚空开始颤抖起来,只见天上出现了无数的黑云,劫数的气息在酝酿着,无数的雷电气息在闪烁着,似乎要劈下来,将整个世界都化为灰烬。

  时间长河,乃逆天之物,显现于人前,为天地所不容,立刻要被天地所毁灭。

  眨眼间,虚空中便凝聚成浩瀚无边的劫云,这劫云异常的诡异,在成型后,立即不断的变幻,一时间是青色,一时是蓝色,一时是黑色等等,各种各样的颜色不断的变幻,慢慢地整片劫云,竟化为九彩之色。

  劫云之中,雷电闪动着,似乎随时要落下,其中的力量之强横,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每一缕都能杀死大帝。

  浩大的劫云压迫而下,带来无边的威压。对心神、灵魂,更是威压严重。

  浩瀚的劫云,覆盖了大片虚空,足足有十万里,威压之强,直让遮天世界的所有强者皆有感应。

  “这是什么?”

  无数圣者心中骇然失色,望着天庭上那虚空中的雷劫,心神巨颤。

  这玩意要是砸下来,他们一个都活不了……

  “狠人的哥哥……”

  陈恒之没有理会头顶的劫云,大手伸出,向着时间长河抓去。

  下一刻,大手从时间长河中捞出了一个少年。

  正是狠人那死去了二十多万的哥哥!

  这一刹那,天地动荡,一道道雷劫冲击而下,似乎要将陈恒之彻底灭杀。

  他将狠人的哥哥放下,一步迈出,来到外面,举头仰望着漫天雷霆。

  这雷霆乃是天罚,也并非遮天世界的天道所降,而是诸天大道所降,毕竟扭转时间长河乃为大道所不容,衪又岂能不降下惩罚?

  “也罢,正好看看我这些年来的长进!”

  陈恒之看着天上的雷霆,感知其威势虽然惊人,却是浑身热血沸腾,心中战意昂然。

  “轰!”

  似乎是听到了他狂妄的话语,劫云翻腾间,一道道水桶粗的雷霆瞬息落下,将陈恒之包围了起来。

  “滋!滋!滋!”

  无数细小的雷丝在他身上闪烁。

  不止是外表,还有无数雷霆从眼中,从鼻中,从口中进入体内。

  漫天雷霆根本就不给他反应的机会,一道雷霆降下后,瞬息之间,又是降下一道又一道的雷霆。

  仅在一瞬间,陈恒之就被埋在了雷霆之海当中,接受大道的拷问与责罚,如江海一样粗的巨大电芒一道又一道的劈在他的身上。

  远处,狠人女帝喃喃自语:“哥哥!”

  “妹妹!”狠人哥哥恍惚。

  “哥哥……”

  “妹妹……”

  “哥哥……”

  “妹妹……”

  狠人兄妹,纵隔二十余万年后……

  再次相逢。

  这一相逢,便是一个完整的世界。

  两个人,一个世界。

  完整的世界。

  再也容不得他人。

  “不为成仙,只在红尘中等你归来。”

  狠人喃喃,一段记忆回想在心头。

  一个小女孩,身上的小衣服打着补丁,破破烂烂,脸上脏兮兮,只有一双大眼睛如黑宝石般,惹人怜惜。

  没有父母,只与一个少年与之相依为命,尽管贫寒,但他们很开心,每日都有笑容。

  鬼脸面具是他们唯一的玩具,没有奢侈的珠宝饰品,少年为逗小女孩开心,用青铜片为她做了一个指环,尽管很粗糙,小女孩却当作了宝贝。

  后来,少年被人发现是奇才,强行掳走,最后更是被带上了五色祭坛。

  小女孩大哭,跑掉了破烂的小鞋,苦苦哀求,那群人中终于答应,让她去送行。

  五色祭坛前,永别!

  临去前,少年带走了鬼脸面具,留下指环,剩下小女孩一个人伤心大哭,跌倒在地上,小手满是血迹。

  又是画面流转,却是那地球的成仙地。

  “我要死了,谁……能帮我照顾妹妹?”

  “神血、妖血、佛血都已浇在它的身上,马上就要轮到我了,死不要紧,可谁能帮我照顾妹妹,她还太小,我放心不下。”

  带着遗憾,带着不甘,带着哀求,终究陨落。

  一段记忆,让一位大帝不由得黯然伤魂。

  纵然名动万古,才情第一,创出各种不世功法,却有那样的不幸,纵然屹立九天之上,让众生颤栗,却也难改结局。

  只是如今,一切都变了……

  这样的事情发生得太过梦幻,太过不可思议,只令人觉得如在梦中,不可相信。

  “纵然是梦,我如今见到你了,哥哥!”狠人喃喃。

  即便是梦,这也是一个无比真实的梦,哥哥就在眼前……

  “这不是梦,我们永远也不分开!”

  狠人哥哥思绪百转,终究抵不过对妹妹的关怀之情,不管妹妹是什么,都是他的妹妹。

  现在是,过去是,将来也是。

  过了许久,狠人收敛起脸上的表情,变成了一代女帝,站在前方,美到让人觉得不真实,出尘与淡然,明明就在眼前,却恍若身在梦中。

  她遥望着远处正在渡天罚的陈恒之,眼眸中闪过一丝感激、一丝担忧、一丝……说不出来的感觉。

  漫天的九色雷霆如瀑布般落下,丝毫不给陈恒之喘息之机,似乎是不死不休般,欲要置他于死地。

  然而自始至终,自从陈恒之踏入雷海中后,便一直没有动过,盘膝闭目坐在雷海中,如同入定的老僧般,任那无尽的雷电劈打,身形岿然不动。

  若是仔细看去,可以看到,那恐怖的雷劫之丝毫不能攻破陈恒之的防御,反而被他当作一柄锻铁的大锤,锤炼肉身,使之逐渐完美无缺。

  说起来,此时陈恒之恐怖的肉身,比之狠人还要强上一筹,坚硬程度比之极道仙器也是不惶多让。

  别说只是雷电所化得极道帝兵了,哪怕是真正的大帝驱使着极道帝兵对他展开攻击,对陈恒之来说也不过是毛毛雨而已。

  不知道过了多久,逐渐地,雷劫越来越弱,陈恒之的气息却越来越强。

  突地,天空为之一清,厚厚的雷云消失不见。

  天罚,渡过!

  陈恒之长身而起,弹了弹衣袖,一迈步,来到天帝殿中,看着狠人如玉的脸庞,陈恒之心中泛起一丝涟漪。

  随后,他强自定了定神,言道:“道友,如今令兄已复活,我也该回去了,以后那平行世界的我,还劳道友多关照一二。”

  “道友……”

  狠人心中一沉,眼中流转一丝失望,轻启朱唇:“有空的话,过来坐坐……”

  “好……”陈恒之应了一声,念头轻动,消失在这个世界。

  “……”

  狠人看着他消失的身影,叹息一声,目光久久不能回神。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