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分身无数(10100字)【月底了,月票可以动一动了!】
      白光一闪,陈恒之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神念外放,整个世界依旧如故,没有丝毫变化,无非是亿兆众生皆碌碌,大千世界尽茫茫。

  陈恒之依旧打开书店门,坐在柜台后面,随手从书架上取了一本书,脑子里想着修行之事。

  真身不漏,凝聚真灵,方为真仙。

  再下一个境界,三花聚顶、凝结天仙道果,方为无上天仙。

  至于再之上的不朽金仙,更是不可思议。

  金仙!五气朝元方为金仙!

  这是一种他还未接触过的高深境界,陈恒之只从造化玉碟之灵那里听到过只言片语。

  据说,金仙境界之时,属于更高维度的存在,时间在金仙眼中便成了一幅水墨画,低于金仙者在画中,而金仙却站在画外。

  面对金仙之下的敌人,金仙可以从画外发动攻击,画中人却犹不自知,并且,时间长河也不能发现金仙存在的痕迹。

  你干扰了时间长河,而时间长河却一无所知,这便是金仙级存在的恐怖之处。

  当初复活狠人的哥哥时,若是陈恒之有金仙修为,那天罚根本就不会落下。

  金仙的强大,可见一斑……

  恐怖如斯!

  陈恒之已是真仙境界,领悟了空间大道,空间在他眼中,也算是一幅画。

  面对修为比他低的存在,他可以随意攻击画中的人,而画中的人,却无法触及到他的维度,自然也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倘若以后跳出了时间长河……

  “天仙,金仙……”

  陈恒之想到了后面的无上境界,嘴里轻声说道:“连世界都有尽头啊,当天地走到尽头,还能剩下什么呢,唯有超脱出去……”

  只有金仙才能永恒,才能洞晓世间的一切变化,否则,终是这世界中的一朵花,绽放了,又凋零。

  即便是强如遮天世界中的大帝,也只是那无尽花园中最艳丽的一朵,仅此而已。

  …………

  世间的修行功法,分为天地玄黄四阶,天阶最高,黄阶最次。

  即便是天阶上品的神功宝典,只能供人修行到金仙之境,达到金仙之后,所有的修行只能全凭自悟。

  在陈恒之这些年的修行之中,他发现修行之道有三。

  上等修行之道,当是参悟大道,内修己身,在道途上披荆斩棘,开辟出属于自己的道路,如同创造出遮天世界修行法的荒天帝,亦如各创道祖师。

  没有任何修行遮天法门的后来者能超越他的成就,因为他就是此道之祖,修道者,何能超越一道之祖?

  中等修行之道,即是沿着前人的道路前行,直到最后跳出前人的路,走出自己的路,如叶凡,无始等人,他们虽然修行的是荒天帝的道统,但是走出了自己的路,但是很难超脱荒天帝。

  下等修行之道,不过是拾人牙慧,不断的追逐他人的神功,纵使撞了天运,最终成就也不会有多高,芸芸众生,概莫如是。

  创道难,成就最高!

  学道后创道,成就又次之!

  光学道不脱离此道,成就有限!

  最令陈恒之头痛的是,修炼成仙之后,修行全凭自悟,便是有天阶功法亦是枉然,不止如此,普通的嗑药也没有半分作用,除非是传说中太上教祖的九转金丹,吃上一粒,可立成金仙!

  一粒金丹吞下腹,我命由我不由天!

  当然,这也就想想罢了,洪荒大世界已碎,诸多圣人已殁,想要找到九转金丹,做梦去吧!

  求道之事,最是艰难!

  君不见,陈恒之在遮天世界中,闭关十年也不过是增长了一丝的道行,距离突破天仙境界还有十万八千里之遥。

  而这,还是因为遮天世界天道残缺不全,诸多法则显露于外,便于修士领悟之故。

  若是换成寻常世界,怕是得千万年才有如此进益。

  难怪传说中的那些仙道中人,动不动就闭关成千上万年,一朝出关,外面的世界早已是沧海桑田,风云变幻大王旗,世上再无相识人。

  “这样下去不行啊……”

  陈恒之嘴里不由得喃喃自语。

  原本看来,真仙境十二余万年的寿命很漫长,毕竟,他如今满打满算也才一百余岁,还不到所有寿元的一个零头之多。

  哪曾想到,自从进入了真仙境后,陈恒之才发现,若是悟性差上一点,搞得不好等寿元将尽时,还不一定能够突破到天仙境。

  “mmp……”

  陈恒之暗骂了一声,想及于此,他心中生出一丝急迫感,不能这样下去了,再浪费时间,怕是天仙无望,陨落于道途。

  就这时,一道光芒出现,化作一道门户立于半空中,“吱呀”一声,大门自动打开,一名老者从门内走了出来。

  那老者头梳发髻,仙气飘飘,正是之前曾出现过的造化玉碟碎片所生灵智。

  老者甫一出现,就有万丈光芒凭空出现整个地球的上空,紫气东来三万里,流光溢彩,盈盈宝光,气象惊人。

  陈恒之的神识见到这种情况,脸色立时一变,他一挥手,将店内的空间与外界彻底隔绝,立时,地球上空的异象缓缓消失。

  “老头,你这是在害我啊!”陈恒之翻了个白眼,有些无语。

  老者捋了捋胡须,言笑晏晏:“恭喜你啊,终于脱离了蝼蚁的行列,成就真仙之尊!”

  “托您老的福,勉强脱离了无边苦海!”

  陈恒之脸色稍缓,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诚心祝贺,总不好和人家摆脸色。

  “我怎么见你小子脸上没有一丝喜色呢?愁眉苦脸的,这又碰上了啥事啊?”老者询问道。

  “成为真仙之后,我才知道,想要更进一步,太难了,我在一个法则外露的世界闭关十年,只有一丝丝的进展!”陈恒之耷拉着脸。

  “你以为修行像喝水那么简单呢?”

  老者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想当年,三清道祖出世时不过金仙修为,苦修了一个量劫之后才成就大罗,后面得鸿钧道祖讲道之助,再加上鸿蒙紫气,才勉强进阶混元之境。”

  陈恒之眼睛一亮,对啊,这位可是当年鸿钧道祖的贴身宝贝造化玉碟碎片所生灵智,他肯定有自己不知道的方法,想及于此,他不由得发问道:“那我怎么办?闭关十万年苦修?”

  “愚蠢!”

  老者喝骂道:“我本体化作的系统外挂,你小子莫非忘记了不成?”

  “没忘啊?按照咱们之前的约定,我建立了聊天群,四处搜寻群员,布置任务让他们改变自身所处世界的天道运转,以获取世界本源,扣除原有的1000点本源,这段时间我已经积攒下了近万点之多!”陈恒之一脸的懵逼之色。

  老者心神一动,就知道了聊天群建立以来所发生的事,脸色不由得缓和了下来,他问道:“本源点几乎是万金油,无论是辅助修行还是领悟法则方面,都堪称是bug般的存不,你怎么不使用呢?”

  “???”

  陈恒之冒出无数疑问:“你和我说过本源点的作用吗?而且,这些本源点被封存起来,不是还要和你分账吗?没分账之前,我哪来的本源点?”

  “……”

  老者眼中闪过一阵尴尬之色,不由得呐呐道:“我没有和你说过?不可能吧?嗯……可能是人老了,记性不太好,咳……我和你具体说说,本源点的作用!”

  经过老者的一番解说,陈恒之总算了解到本源点的作用。

  本源点的来历暂且不说,陈恒之早已了然于胸,可以说是听得耳朵都起茧子。

  如老头所说,万金油般存在的本源点几乎称得上是无所不能!如果有它不能办到的事,那一定是本源点数量不够多。

  往小了说,用它具现物质,从日常所见的普通物品,到幻想中存在的神功法宝、灵丹神药等,都可以凭空具现而来。

  当然,这是本源点最粗浅的用法,甚至可以说是暴殄天物!

  除此之外,还可以用它来增进修为,比如,1点本源就可以将一个普通人变成武林高手,10点本源就可以将之变成江湖一流高手,凭空减少了数十年苦功,可谓是恐怖如斯。

  这种用法也比较粗糙,造成很大的浪费,可谓是得不偿失。

  它最大的用途就是在修行到四阶永生之境后,以世界本源直接加点,就可以将法则领悟提高一丝,比起闭关修炼,苦修领悟强上亿万倍。

  按照老头的说法,真仙入道,天仙悟道,金仙得道,大罗执道。

  真仙阶段,初入道途,接触到法则的更深层次运用,如大神通、仙术等,可谓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天仙阶段,逐渐深入,剖释法则的本质,可初步自创神通、仙术,算得上是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

  到了金仙,须得领悟一条完整的大道,如五行阴阳、因果命运、时间空间等等。

  至于大罗,按老头的话说,陈恒之的层次太低,还是不知道的为好。

  陈恒之:“…………”

  老头的一席话,令陈恒之瞬间豁然开朗。

  他觉得自己之前的方法应该是没错,但是应该放开脚步,大胆一点,应该要大力发展聊天群,多发展群员。

  嘶!怎么听起来一股传钅肖的味道?

  所谓广撒网,多捕鱼!

  投入的些许本源值,只要其中有一个群员更改了世界命运,收获的本源值绝对大赚。

  如在遮天世界中,狠人成仙,开辟三界,重立轮回,可谓是将遮天世界改得面目全非。

  陈恒之轻松赚了一千点世界本源。

  可谓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另一边,自己可以分出一些分身,去诸天万界闯荡,自身则留在本世界坐镇,一来无有陨落之危,二来也可以随时关注聊天群的动向,还可以安心闭关悟道。

  只要不是惹到那些纵横诸天的大佬级人物,被人倒霉地追踪到本体。

  就算分身陨落了,也不会损失什么,修养一阵就好了,区区分身而已,还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以他如今的境界,一滴血便可称得上绝世宝药,比之遮天世界中的不死神药还要来得珍贵。

  以一滴血所化分身,想来应该足够了。

  一箭三雕!

  完美!

  想明白了之后,陈恒之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看着眼前的老头,不由心中一动,问道:“你这次出来,有何贵干吗?”

  老头一副笑眯眯的脸色,闻言摇摇头道:“我老人家只是出来透透气,顺便看看你这小子近段时间的进展如何,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真的?”陈恒之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见看不出什么异样,只好作罢。

  随后,两人就这段时间的收获,扣除了一部分本金之后,二一添作五,将所赚来的本源点平分了账!

  目送着老头消失,陈恒之心念一动,眼前闪过一道屏幕:

  【宿主】:陈恒之

  【性别】:男

  【年龄】:25/129600

  【境界】:四阶永生境无漏真仙

  【功法】:永恒道(天阶中品)

  【技能】:永恒道

  【神通】:小五行神通、造化之道

  【个人拥有】:君子双剑、战神殿、天星、传国玉玺、金丝甲、诛仙剑、天帝冥石、长生神液、五灵珠等。

  他眼中精光一闪,开始对眼前这道屏幕进行编辑,将其中一些不重要的东西隐去,只显示出比较重要的几项。

  【宿主】:陈恒之

  【世界本源】:4128点

  【法则】:

  五行(28%)+

  空间(17%)+

  阴阳(6%)+

  造化(5%)+

  时间(1%)+

  命运(1%)+

  因果(1%)+

  轮回(1%)+

  ……

  通过眼前焕然一新的屏幕,陈恒之可以了解到,他所领悟的法则各项数据,其中五行之道较为高深,空间和阴阳、造化次之,其余的时间、命运、因果、轮回等都只是堪堪入门。

  而根据老头的说法,当法则领悟到100%时,算是掌握这一条大道,可以直接晋升金仙之境。

  境界是境界,法力是法力,两者不能混为一谈,就如桶和水的区别。

  境界不到,桶太小了,想多装水也装不进去。

  但若是达到了相应的境界,把桶扩大,积攒法力不过是水到渠成而已。

  毕竟,有句话说得好,法力易得,境界难修。

  至于4128点世界本源,则是和老头分账之后,陈恒之所应得的那一部分,而每一项法则后面的那个+号,则是代表着可以使用加点升级的方法,使法则领悟加深,逐渐到100%圆满。

  “嘶……怎么有一股浓浓的国产三流网游既视感?这不就是那些所谓的加点游戏么?”

  琢磨了一会儿,陈恒之喃喃自语道:“我要不要加一次试试?我是加呢,还是不加呢?”

  还是试试,不试怎么知道效果好不好呢?

  想了想,陈恒之决定加一次试一下,就试一下。

  他眼睛看着屏幕上,意念对着五行法则后面的+号点了下去,立时,屏幕中的世界本源一栏上,100本源值不翼而飞,从4128点变成了4028点。

  与此同时,一股莫名玄奥的信息涌上心头,仿佛原本就是自己的记忆,只是一时之间忘记了,现在却突然之间又想了起来般。

  五行法则,看似寻常可见,却是深奥无比,单单将其中的某一系领悟到极致圆满,都可以成就不朽金仙,惶论是五行俱全。

  其中既有相生,也有相克,变幻莫测,衍化无穷。

  消化了这一股庞大的信息后,陈恒之只觉得对五行的理解又加深了一步,平白省下数十年苦功,可谓是神奇之极。

  随后,他抬头一看,屏幕上五行法则一项,已经从28%变成了29%,多出了一个百分点。

  “100点世界本源可以增加1%的法则经验值,那如果我有1万点本源,岂不是可以将任意一门法则直接推到大圆满去?”

  陈恒之摩挲着下巴,眼睛一亮,嘴里轻声说道。

  却在这时,陈恒之心中生出一阵明悟。

  “原来如此……”

  心神一动,他就明白了过来。

  通过系统的世界本源加点,所需要的本源点是呈依次递增成长。

  法则领悟大致可分为五个阶段,入门从1%到9%、精深10%-39%、小成40%-69%、大成70%-99%、圆满100%

  每一个阶段所花费的世界本源点也自然不同。

  从零到有的阶段,最是昂贵,需要一千点本源点,而入门阶段,每提升1%需花费50点本源。

  精深阶段,每提升1%需花费100点本源;小成阶段,每提升1%需花费200点本源;大成阶段,每提升1%需花费500点本源;最后面,从99%提升到100%圆满,需要花费5000点本源。

  陈恒之盘算了一番,若是想要将任一法则直接用加点的方式,将之从无到有,并提升到圆满的阶段,总共需要花费30400点世界本源。

  1000+50×8+100×30+200×30+500×30+5000=30400

  “嘶!恐怖如斯!大幅度改变一个小世界的既定命运不过才赚100点本源,小千世界是500点,中千世界可以赚1千到5千点,大千世界倒是可以赚1万点以上,也得有命去有命回来啊!”

  盘算完之后,眼看着只有四千余点世界本源的余额,陈恒之不由得一阵牙疼。

  以他这小身板,冒冒然前往大千世界,怕不是立即就被世界天道当成域外天魔,降下天罚,劈成齑粉。

  “枉我还以为自己很富有,却想不到竟然是个穷鬼,说出去谁信啊!”

  “算了,不想这么多,我要努力赚钱!”

  半晌后,陈恒之将半空中的屏幕关闭,眼不见心不烦。

  “分身亿万么?”

  静下心来,陈恒之暗自思索着其可行性。

  半晌后,他咬了咬牙,终是下定了决心。

  “姑且试上一试!”

  他心念一动,手掌上浮现出一汪金黄灿灿的鲜血,密密麻麻的一片,足有数千滴之多,却是一滴滴都珠圆玉润,异香扑鼻。

  “去吧!”

  陈恒之手掌一抖,这些血滴通过系统,消失在手掌中,前往不可知之地。

  “到底是什么世界,还真是令人期待.....”

  他嘴角浮现一抹莫名的笑容。

  每一滴血皆花费了1点世界本源相护,在系统的传送下,前往其他的世界中。

  一瞬间,多年积攒下来的所有本源点就消耗一空。

  “这算是诸天万界都有我的分身存在了么......”

  他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若是每一滴血都能成功降临,登录世界,那么,陈恒之的分身就遍布了无数世界。

  他的保命能力,肯定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不过,若是惹上了那些恐怖的存在,一道攻击过来,因果牵连下,便是亿万分身都是白搭。

  他的这些血滴,只要成功化成分身,便可以拥有他的全部修行记忆,只要有足够的资源,就能迅速的进步,甚至可以达到他如今的修为。

  而且,他们的一举一动,每一点积蓄,都会被所有分身,包括本尊,互相共通。

  只要运气不太差,还未成长起来就碰到大能,想来保命能力是有的。

  “诸天万界,诸天万界........”

  陈恒之自语一声。

  这一刻,他深深的察觉到了系统的恐怖之处,诸天万界的所有资源供养于一人,即使是再不堪造就,在这样恐怖的积蓄之下,也可以获得难以想象的巨大进步。

  便是一头猪处于风口上,都可以飞起来!

  区区一枚碎片就有如此威能,完整时期的造化玉碟又该是何等的恐怖呢?

  细思极恐!

  一件先天至宝造化玉碟而已,就可以纵横诸天,而洪荒大世界中与之齐名的尚还有几件,那么,洪荒大世界又该有多么的辽阔?多么恐怖?

  任何想象都是苍白的,无力的。

  只恨生不逢时,不能亲眼去见识一番!

  过了许久,陈恒之收回思绪,暗自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一个个小世界,一个个大世界,无尽的时空长河之中,一滴滴金黄色的血液流淌而下,或化作凡人,或化作神,或化作仙,或化作魔,或化作妖.......

  这一刻,陈恒之也不知道,他的心念一动,未来会是如何。

  ……………………

  无尽遥远的时空乱流之中,无尽的光影流转间,一滴金黄色的液体,跌跌撞撞的破入了一方世界的胎膜之中。

  二月,正是梅雨季节,阴雨绵绵,可能早上阳光明媚,到了中午就天昏地暗,轻飘飘的雨丝从天上依旧落下来,令人昏昏欲睡。

  这一场阴雨,足足下了三天三夜,将冬日以来的干燥之气一扫而空。

  正所谓是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玉京城,乃是大乾王朝的国都所在,也是天下第一大城。

  城墙异常高大,城内街道众多,阡陌纵横,被划分的井井有条,皇宫区、朝中显贵区、富人区、贫民区……等等。

  玉京城内的东南方向,是有名的贫民区,这里粗陋的建筑遮住了阳光,街道幽暗而狭窄,路面的石板上印着深深的车辄,雨水铺满了大大小小的石缝,一落脚便会溅起浑浊的水。

  衣着褴褛的孩子在街道上嬉戏玩闹,有几个顽童捉住了一只瘦小的老鼠玩游戏,可怜的小东西在铁笼中不安的拱动,被木棍戳弄得上蹿下跳,最后被浇上灯油点燃,化成了一团火球,孩子们听着老鼠的惨叫声哈哈大笑起来,空气中飘荡着令人作呕的焦臭。

  街道的两旁都是住宅,至于店铺,这条贫民街上并没有。

  在这一排住宅的尽头,有着一个小型的两进院子,院子中栽种着一棵桂花树,只可惜现如今没到金秋九月,否则桂花香飘十里,想来也是一片很美的景色。

  桂花树下有着一方石桌和几张石凳,朝上的一面光滑似镜,看得出来,它们经常有人光顾,被磨得油光似亮。

  此时,天还没有大亮,晨曦中,那赤色的大日躲在云层下面跃跃欲试,似乎是想着一跃而出。

  房子内室的大门被突然敞开,一名少年走了出来,伸了伸懒腰,活动了一下手脚,便在这院子里打起了拳来。

  盏茶的功夫后,少年收拳而立,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肉眼可见的白色气箭往前方喷射出数尺之远,良久才消散。

  少年自然是陈恒之。

  一个月前,是陈恒之十五岁生日,也就是在这一天,他终于破除胎中之谜,觉醒前世宿慧。

  陈恒之这才知道,原来,这一滴血来到了《阳神》世界。

  他转世来到这个世界已有十五年之久,这一世的身份是一个乡绅地主之家的少爷,父母早亡,只留下陈恒之一人在世,他的便宜父母去世前,留下有数百亩玉京城郊外的上好田地和几间店铺,足够陈恒之的生活所需。

  觉醒了宿慧之后,昨日的种种已如过眼云烟,而且,这世的父母已早亡,省却了无数因果牵连。

  如今他所处的地方是玉京城,大乾王朝首都京师,皇帝名为杨盘,太师洪玄机。

  关键是这个世界的主角,太师洪玄机之庶子洪易,今年也是十五岁,两人乃是同年。

  同年,乃是同一年考中秀才、举人或者是进士的人,就叫同年。

  以他们现在的年龄来看,显然只是秀才同年。

  再过一段时间,就是开春的恩科,若是考中了,就是举人老爷,才有资格参加金秋的会试。

  自从觉醒了宿慧之后,陈恒之便取代了地主家的少爷,每日里遵循着原有的行动轨迹,读书,打拳。

  读书,读的是四书五经,经史典籍。

  打拳,打的也不是什么神功绝技,而是随心所欲,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他不出去乱跑,也不图谋什么神兵利器、绝技秘典。

  到了陈恒之如今的层次,这些低等世界的东西对于他来说,与路边的芥草无异,用处不大。

  觉醒了宿慧之后,这具分身的修为已经在慢慢恢复,在剧情前期可以自保无疑,况且,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慢慢的自然可以恢复原有的真仙修为。

  因此,这一个多月来,在周边人的认知里,陈家少爷还是那个只会死读书的酸秀才,并没有透露出什么异样。

  陈恒之先是去后院洗漱,再在厨房舀了一碗稀饭,就着咸菜吃了起来。

  这个家里,只有陈恒之一个人。

  每日里吃食用度,都是自己亲自动手。

  毕竟太祖说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吃过早饭,再将碗筷洗净,陈恒之从书房中拿出一本春秋,施施然的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看起了书来。

  这样的日子虽然单调,却又充实。

  …………

  如此日复一日,很快,半个月过去了。

  这一天,陈恒之还是如往常般早起,打了一趟拳之后,又吃过早饭,回到书房中,走到书桌前,将书桌上面的笔墨纸砚以及科考凭证、糕点等物品,仔细的一样一样装在了考试箱中。

  提着木箱,陈恒之走出了院门,将院子锁上之后,他向着科考的地点出发。

  此刻的大街上,已经是人潮涌动,从他们的打扮来看,都是赶去应试的秀才和随身书童。

  玉京城乃是天下第一大城,又是天子脚下,文风鼎盛,每次参与科考的人员都比地方州府要多得多。

  看着这密密麻麻的人群,陈恒之庆幸自己选择了步行前往,否则要是雇佣一辆马车的话,指不定就被堵在半道上动弹不得。

  待他慢悠悠走到贡院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

  贡院前面,全部是身穿“兵”字号服,手拿长枪,跨腰长刀,分两排笔溜儿站直的士兵,个个威武雄壮,庄严肃穆,给人一种大气都不敢出的味道。

  这些还属于普通人范畴之内的秀才们,一个个噤若寒蝉,没人敢随便大声说话。

  此时,秀才们正排成一条长队接受士兵们的搜身,陈恒之上前两步,排在队伍的最后面,等待着兵丁们的检查,是否有夹带私藏。

  不论是哪个世界,哪朝哪代,上位者对于选拔人才之事,都是异常的看重,对于那些抄袭舞弊者,轻则剥夺科举资格,终身不得应试,重则人头落地,以儆效尤。

  贡院前面的兵士们都是仔仔细细的,搜寻每一个应试者的全身上下每一个角落,头发根,腋下,胸前,便是连**也不放过。

  等轮到陈恒之的时候,都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时辰,太阳正散发出浩大的能量,晒在人身上温暖而又柔和。

  轮到陈恒之时,他只是一个眼神下去,检查他的兵士便草草的检查了一下他的行李,就挥手让他进去。

  陈恒之拎起箱子,走进贡院,迎面而来的是供奉在正中央的几尊上古圣人像。

  这些圣人像高冠长衣,脸色平和而刚毅,表情木衲,虽然都是泥胎塑成,但却带有浓郁的浩然正气,普通的阴神鬼怪若是敢闯入这里,绝对会被这天地正气震得魂飞魄散。

  陈恒之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按常理来说,学子们进来之后都要先行膜拜圣人,以期保佑科考晋级。

  陈恒之却没有这样做,他怕等会稍稍行礼,这些泥塑木胎会承受不住,爆炸开来。

  四阶真仙的一礼,便是普通的小世界都承受不起这么大的因果,更何况区区几个木像,哪怕他们本人在世,也绝对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找到了自己的考场编号,陈恒之打开木门走了进去,将笔墨纸砚取出,便静静的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这个考场号子就好像一个栅栏,有木板、雨棚、椅子,考生就是在这里面考试,考试期间,不允许随便出入。

  “考举人要待上一整天时间,等下次考进士,就要待三天了,一些体质弱的,还真不一定能承受得住,不说环境有多艰苦,单单这心里压力,估计就能压垮很多考生。”

  前世的陈恒之参加高考时,尚处于悲伤中,浑浑噩噩不知外界的纷纷扰扰,平常在手机上,亦是经常看到有学生承受不了压力,而跳楼的新闻出现。

  现代社会尚且如此,惶论是在一考定终生的古代了。

  因此,他完全能够想像得到,对于普通人而言,这种级别的考试压力有多大了。

  到了巳时整,考生全部入场,考场关门落锁。

  主考官带着几个副主考走了出来,宣读了考场纪律,无非是不得抄袭、不得喧哗等等。

  小吏们提着竹篮,开始分发试卷、草稿纸,陈恒之接过考卷,看都不看,直接放到一旁。

  他不紧不慢的打开竹筒,倒了些清水在石砚中,拿起墨条,便开始磨墨。

  随后,陈恒之才拿起试卷,看了起来。

  这一看之下,陈恒之顿时大失所望,试卷中,共计有帖经二十道、墨义二十道、经义一道。

  简单来说,帖经便是现代语文考试的填空题,将书本上的某行贴上几字,要求应试者将贴住的字填写出来。

  墨义便是简答题,是一种简单的对经义的回答,考生只要熟读经文和各类注释文字就能回答。

  经义,和华夏历史上的策问相似,也就是写作文,考官随意写出一句话,考生便要根据所学知识,进行论述。

  对于陈恒之来说,也就是最后的经义稍微有些难度,其他的填空题、简答题之类的简直是易如反掌。

  至于为什么说经义有难度,因为这玩意没有标准答案,批改时全看考官的心情,以及答案是否符合考官的喜好。

  这特么坑爹呢!

  不过,陈恒之并不是很在乎科举的结果,他只是享受这样的一个过程,因此,他并没有纠结这件事,而是拿起考卷便开始作答。

  “唰唰唰唰!”

  毛笔不停的书写,题目一道一道的完成,很快,不到一个时辰,前面的帖经和墨义便全部做完了。

  陈恒之看着这次科举中,经义的题目:礼以行义,义以生利。

  陈恒之记得,这两句话出自《左传·成公二年》,全句是:礼以行义,义以生利,利以平民,政之大节也!

  释意乃是:礼用来推行道义,道义用来产生利益,利益用来使老百姓太平,这是治理国家的重要的准则。

  看起来很简单。

  然而,它被当作经义的题目,当然不会是这么简单,要求的是解读这句话的经义,发挥自己的见解,文中阐述自己的思想道理。

  陈恒之稍微思索一番,心中便有了答案,拿起笔就毫不犹豫的开始书写,下笔如飞,洋洋洒洒,不到一盏茶时间,便已写完。

  数千字写完之后,眼见还不到中午,其余的秀才们还在咬着笔杆子苦思冥想。

  陈恒之微微一笑,这种古代科考的感觉,给他一种很是新奇的感受,不知为何,他竟然不是很讨厌这种考试的感觉。

  让他仿佛回到了前世的时候,每次考试完后,期待着有个好成绩,父母那开心的笑容。

  只可惜,再也看不到了。

  以前的他,除了修炼之外就是修炼,像是上了发条的时钟一般,无时无刻不在运转。

  经历了一次他从不曾体验过的古代科考,陈恒之感觉自己的心境似乎有了一丝提升。

  虽然考试时间是整个白天,但过了中午之后,就已经允许交卷了,只是不能离开考场,需要等待考试结束,才能一同离开。

  将卷子交上之后,陈恒之便无所事事的坐在座位上,到处打量着此次考试的考生,其中有位考生,倒是落入了他的眼眸中。

  此人一身白色秀才长服,儒雅的气息中倒是内敛着一股武者才有的磅礴血气,虽然武道修为还不高,但在他这种十五六岁的年龄,倒也算得上是文武全才。

  陈恒之神识一扫,发现了对方试卷上的姓名——洪易,他顿时了然,难怪气势不凡,给他一种天然的好感,原来是此界的气运主角,虽然如今气运还不强,但已经能简单的影响到一些大人物对他得观感了。

  或许是感应到陈恒之的注视,正在努力作答的洪易突兀的打了个冷颤,四下张望了一眼,紧了紧身上的长衫领口,又低着头,开始作答。

  见到这一幕,陈恒之嘴角微微翘起,这可真的是太有趣了,心里想着这一回的人生体验到底是当一回送宝老爷爷呢,还是当一回反派与主角对着干呢?

  原著中,洪易对真理、对道的追求是偏执的,在道的面前,什么亲人,什么父亲、舅舅、母亲之类的通通可以全部牺牲。

  当然,小说是小说,现实是现实。

  此时还是剧情初期,陈恒之决定再观察观察再说,反正不急。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