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要超越我?好啊,欢迎!(10500字)
      ps:11月份更新了295156字,因为限免那两天少更了1万字,惭愧!

  ………………………………………………

  一通应酬之后,直到下午,陈恒之一行人才从乡下回来,然后和一伙同年举人到尚书府拜见座师李神光。

  但是到了门口,却看见挂了大牌子,上书谢绝会客四个大字。

  于是众举人都怏怏而回。

  陈恒之看见这样的情况,也乐得图个清净,和那些同年逐一道别之后,便往回走。

  这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

  “快点!快点!我记得这里有一家医馆!”

  一道惶急的男声传来。

  陈恒之微微抬起头,只见远处街道之上,一对青年男女,抱着一个浑身湿漉漉的男童快步往这边走来。

  “大夫!大夫!”

  远隔十几丈,青年男子就放声大喊起来:“救救我儿子,救救我儿子!”

  却是街道前方有着一家医馆,听到叫喊声,从医馆中走出一名中年人,他应道:“来了,来了!”

  “噗通!”

  青年男子抱着男童跪倒在地,声嘶力竭的哀求道:“大夫,求您救救我儿子!”

  那中年人略微看了一眼青年男子怀中的男童,见其脸色泛青,又摸了一把手脉,心中咯噔一声,摇摇头:“早就没气了,大罗神仙下凡也救不活!”

  青年男子闻声,一把抓住他的大腿,略带哭腔的大声喊道:“大夫,您再看看,您再好好看看,我的崽崽才五岁啊……”

  那中年人不耐烦的挥挥手,道:“叫什么呢,喊什么呢?不是我不救,是没得救!我医术再高明,也救不活死人啊!”

  却是因为这里的动静,引得一群人围观,那中年人为了自己的名声,不得不努力解释清楚,免得众人认为是自己见死不救,败坏医德。

  那青年人却是不管不顾,不停的叩头:“大夫,您发发慈悲,救他一救啊,他还小啊……”

  身旁的女子却是心如死灰,嘴里喃喃自语:“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照看好崽崽,我有何面目去见公公婆婆,我不如死了算了……”

  说着,那女子竟然径直往医馆的墙上撞了过去。

  “啊……”

  人们惊呼出声。

  眼看着惨事即将发生,人群中的陈恒之终是看不下去了,他挥了挥手,一股力道使出,将女子拉了回来。

  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哗啦啦的一声,都让了开来,将陈恒之露出在中间。

  那医馆的中年男子感激的看了一眼陈恒之,随后,他看向跪在地上的青年男女夫妇二人,颇为头痛,无奈的说道:“二位这是在害我啊,要是小娘子撞死在这里,我岂不是要搭上人命官司?幸得那位大人出手相救,否则,我就是有八张嘴也说不清了啊!”

  女子瘫坐在地上,面露死灰之色,也不说话。

  男子抱着孩子,脸露悲伤之色,张了张嘴,呐呐无言。

  “唉,好可怜啊!”

  “是啊,小小年纪就淹死了……”

  围观群众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有点意思!”

  陈恒之缓缓走来,淡淡地说道:“区区一只阴魂,也敢出来害人?”

  他只是看了一眼,就发现在男童的身上,竟然有着一丝阴气漂出,陈恒之就敢断定,此事定有蹊跷!

  上前两步,他蹲了下来,说道:“让我看看,或许还有救!”

  青年男子闻言,眼中迸射出一种名为希望的光彩,他连连点头:“谢谢!谢谢!谢谢!”

  说着,将孩子交给陈恒之。

  陈恒之摇摇头,并未接过孩子,而是一指点出,直直点在男童的胸口上,一股精纯的法力涌动间,进入男童的体内。

  “噗!”

  过了一会儿,昏死过去的男童呻吟一声,嘴巴张开,吐出来一大股酸水。

  “啊,救活了啊,真是神了……”

  “这位小哥医术通神了……”

  围观人群见状,皆是议论纷纷。

  男童在吐出了一大口酸水之后,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青灰色转向红润,眼见是活过来了。

  男童的父母立时大喜,忙不迭地叩头:“谢谢神医!谢谢神医!……”

  那医馆的中年大夫看着这一幕,眼神陡然发亮,不由上下打量了陈恒之一眼,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啊!”

  这时,凄厉的惨叫声在众人的耳中响起。

  “嗤嗤!”

  空气中一阵嗤嗤作响,一缕缕黑烟在小男孩的身上升起。

  围观众人见状,皆是不由脸色一变,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

  陈恒之此时的修为纵然恢复了少许,只有三阶法力通玄境层次,但是他的本质还是四阶真仙。

  若是他将浑身气势不加掩饰的全部释放出来,整个玉京城中,一切未曾度过雷劫的道术修行者,尽数都会形神俱灭!

  即使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缕气息,也足以震死鬼仙以下的所有阴魂,对付区区一只阴魂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

  “……娘!”

  这时,那男童悠悠醒转,他睁开眼睛,脸上露出惊恐之状,扑到母亲的怀中。

  “多谢神医救命之恩!多谢神医救命之恩!”两夫妻跪倒在地,连连叩头不止。

  “阴魂作祟,伤了你儿子的元气,待会到医馆开上几副滋补元气的药草回去,煎了让你儿子服下,就无甚大碍了。”

  陈恒之摆了摆手,淡淡开口道。

  此刻的大乾因为皇帝下令不允许人们私下里修炼武功道术,导致民间高手甚少,阴魂害人之事屡见不鲜。

  不过,像刚才那道阴魂的强度,已经接近附体程度,倒是极为少见。

  随后,两夫妻不断道谢,又到医馆中开了几帖药,抱着儿子回家。

  插曲过后,陈恒之踱步往回走,他的心里有点小失落,不是说中了头名解元无人不知无人不识的吗?怎么我装了一个这么大的逼居然没人认出来呢?

  穿越小说中,主角稍微施展出一点与众不同的医术,立马引得一众吃瓜群众惊呼,很快就被人认了出来,名声大噪。

  怎么到了我这里就不对呢?

  是不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啊?

  这一点都不科学!

  陈恒之一路走,一路暗自吐槽着,很快就到了家中。

  今年是立国六十年,定鼎天下一甲子!

  这六十年,大乾王朝四代皇帝励精图治,已经到了一个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盛世。

  天下间,修道之士早已绝迹,便是有,也绝对不敢擅自闯入京师重地,否则,洪玄机会教他们什么叫做人的道理。

  然而,今天晚上是个意外。

  夜色深沉,乌云遮蔽月光,整个玉京城中陷入一片黑暗,只有高门大户之中,才有星星点点的光亮透出。

  “呼!”

  凄厉的夜风吹拂而过。

  一道通体漆黑的影子在天空中飞掠而过,停留在玉京东南方向的一处宅院之上。

  “武圣?如今的大乾,怎么可能有不知名的疑似武圣存在?”

  一道黑影在夜色中喃喃自语。

  这道黑影不断的搜寻着什么,片刻后,呼呼的夜风吹拂下,黑影消失在黑夜之中。

  他猛的往前方冲了过去,落到陈恒之家的桂花树上,嘴里轻声说道:“根据气息,应该就是这里了!”

  “咦,怎么只有一个凡人的气息?”黑影凝神倾听着陈家院子中的心跳声,嘴里惊咦出声。

  显得诧异无比:“说好的疑似武圣呢?这是在逗我玩吧?”

  武圣一声血气阳刚,强横无比,按理说在他的感应之中,就应该如黑夜中的火把一般夺目。

  白天的时候,他感应到,藏在玉京城中的一枚念头被人强行抹除,从那最后传来的气息上看,像是武圣所为,但又不是任何已知的武圣强者。

  黑影自是不甘心,便趁着夜色找上门来,他自衬以鬼仙之尊,要暗算一个武圣不过是手到擒来,自是不肯善罢甘休,欲要报仇雪恨。

  陈家后院。

  盘膝而坐的陈恒之睁开眼睛,他心中嘀咕道:“居然有人半夜来找我?”

  他心中一动,神识漫延而出,立时,方圆近十里范围内的一草一木都在他的神识探查下,丝毫不能逃过他的耳目。

  “原来如此!”

  当神识中看到前院中,桂花树上的那道黑影时,陈恒之立时了然于胸。

  这道人影的气息,和白天的那道阴魂如出一辙,想来就是此人对那男童下的黑手。

  “这就是鬼仙么?”

  观其气息,阴气森森,给人一种厌恶感,陈恒之有些好奇。

  这种形态的存在,说实话,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以往经历过的世界中,神鬼的传说都有,真实的鬼倒是没见过。

  陈恒之无声无息的站起身,脚步一迈,就来到了前院,他拍了一下黑影的肩膀,问道:“你找我有事?”

  “啊!”

  这一惊,可是不得了,那黑影猛地向前一窜,立时出现在数丈之外,周身突然冒出浓烈的黑气!

  瞬息间,黑影就化身一个头生螺旋双角的无上天魔,身高数丈,青面獠牙,粗大的手掌之上,握着一根巨大的铁叉。

  凶神恶煞,不外如是!

  “这就是鬼仙?好弱啊!”

  陈恒之失望了,这天魔看似异常恐怖,对他而言,简直不值一提。

  “就是你小子摧毁了本尊的念头?”

  阴冷的声音如同寒潮般涌动,四周阴风阵阵,再加上那人憎鬼厌的模样,好似魔头出世。

  “雕虫小技!”

  陈恒之微微叹了口气,吹了一口气。

  “轰隆隆!”

  一口气吹出,天地轰鸣震荡不休,气流四向扬起,立即狂风大作,铺天盖地向着那魔头而去。

  “什么?!”

  那道巨大的魔头浑身颤抖了起来。

  在陈恒之这一口先天气喷出后,天空中所充斥的阳刚之气的冲击之下,他的神魂都在颤抖,直好似面对天雷一般!

  “怎么可能?竟然这么强大!”

  那魔影眼中露出难以掩饰的震撼:“这特么绝对不是武圣!”

  那魔影心中震颤不已,他乃是鬼仙之身,又身怀异术,自认为即使武圣,若是不防备也要被自己杀死!

  但是,那人只是吹出一口气而已,竟然爆发出堪比春雷炸响一般的恐怖声响,那就绝非武圣可以办到!

  “战神魔经!”

  他心中狂吼一声,周身鬼气深深,阴气笼罩,魔云翻滚,上下笼罩住自己身体,带着一股苍凉、古朴,沉重的上古气息扑面而来。

  他欲要拼死一搏,然后,趁机逃走。

  就这时,陈恒之喷出的气流已经袭向魔影,甫一接触魔影,就发出“滋滋滋!”的声音,魔影好似冰雪遇阳般,竟然开始缓缓消融。

  “啊!”

  魔影惨呼一声,瞬间往后暴退,数丈高的魔身竟然在这一瞬间,缩水了一大半,变得只有近丈高而已。

  他疯狂的嘶吼一声,阴魔之气炸裂,足以与武圣争锋的“战神魔体”在这强横到恐怖的法力攻击中,缓缓瓦解开来!

  “轰!”

  整片天空中,那充沛至极的气势,直压制得魔影动弹不得,犹如被施了定身术一般,那磅礴法力照射在魔影的身上,直刺得他浑身剧痛,莫说是施展道术,即使是想要逃跑都是虚妄!

  这种感觉,令得他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尝试着日游之时,遇到太阳光照时的感觉相似。

  “呵!不堪一击!”

  陈恒之挑了挑眉,伸出右手,向前抓去。

  “呼!”

  恐怖的压力从四面八方传来,直令那魔影瞳孔一缩,目眦尽裂,却是毫无抵抗力。

  只见,刚才那身高数丈的好似巨人一般的魔影,在陈恒之的手掌之下,被压缩成一颗拇指大小的珠子,瑟瑟颤动。

  空间法则的威力,在这个世界发挥出它强大的威力。

  陈恒之随手一抓,就将对方封印到另一个空间中,只要对方修为不超过他,就不能打破空间的界限,永世都出不来。

  身影一闪,原地什么都没有留下,只有数片落叶,随风飘扬落下。

  陈家后院的厢房中,陈恒之将珠子放到眼前端详,只见那珠子犹如小时候玩的弹珠般大小,如一个小世界般的珠子呈全黑之色。

  放眼望去,珠子里面有一个小小的人儿存在,此人正昂起头,目露恐惧、惊慌、绝望之色。

  遥望着天空中,陈恒之那仿如巨人般存在的巨大脸庞,整个世界都被巨脸占据。

  黑影几乎要崩溃了!

  不是说武圣存在吗?

  你跟我说他是武圣?你们家的武圣有这么凶?

  说是人仙都不为过吧!

  而且,黑影还从陈恒之脸上看到了绒毛,这一发现更是让他心生绝望,挥手就将自己抓住的人,竟然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扑通一声,小人儿跪在地上,哀求道:“小人…小人乃是巫鬼道的大长老巫月,大人饶命啊!小人愿意臣服!”

  这不是认怂,这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蚊吟般细小的声音传来,若非陈恒之耳聪目明,定然会以为是出现了幻听。

  黑影在珠子中兀自求饶,陈恒之却理都不理,巨大的境界差距,令他的心灵波动、思想、灵魂、记忆,在陈恒之面前,都毫无秘密可言。

  这是高等生命对低层次生命之间,以碾压之势所产生的本能,并不需要陈恒之特意去探听,当然,平日里他并不会理会这种本能。

  这个所谓的巫鬼道大长老,乃是濒临渡劫的鬼仙,又身怀《战神魔经》,比起普通的武圣来说,又要强上一筹。

  一个武道巅峰级的武圣,堪比道术上度过一二次雷劫的鬼仙。

  一尊武道人仙,足以比拟度过四五次雷劫的高手!

  至于再之上,陈恒之隐隐有所感应,阳神与粉碎真空其实应该是一个境界,或许阳神要强上一些,却很明显,二者是同一个境界。

  而其他的诸如血肉衍生、千变万化之类的区别,陈恒之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或许这就是不同世界文明之间所存在的差异吧。

  “或许,我应该找一门这个世界中所谓的神功来练一练?或许就能知道其中的差别所在了?”

  陈恒之暗自琢磨着,他一挥手,将珠子收了起来。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陈恒之隔三差五便和同年的举子们出门聚会,或是出城踏青赏春,或是开办诗会文会,或是结伴去青楼喝花酒……

  秉承低调的性子,无论是参加什么活动,陈恒之都不做出头鸟,和光同尘。

  若是无有聚会的时候,便一个人在家里看看书,写写经义,也就是作文,练练手,为来年开春的会试做准备。

  这样的日子平和又充实,他倒乐在其中,至于修炼界的风风雨雨,他并不想去参和,也没什么意思。

  话说,那些宝物什么的,对于他而言也没太大的作用,参合进去干嘛呢?

  若是新手穿越者,可能早就去截洪易的胡,或者是去抱洪易的大腿了。

  可是对于已是四阶真仙的陈恒之来说,这样的图谋,毫无意义而言。

  在宴会上,陈恒之遇到过几次洪易,两人都互相认识了彼此,可惜,性子合不来,双方并不算很熟悉,只能算是点头之交。

  却不料,这一天,洪易竟邀请陈恒之到城外一叙。

  城外,有一座道观,名曰玉京观。

  整个玉龙山都是玉京观的地盘,每年都有很多人上香,拜神,游玩,玉京观也修建了很多院子,租出去,给达官显贵的家眷居住,用来赚银子。

  洪易自考上举人之后,如原著中那般,从洪府搬了出来,花钱租在这里,暂时住下来,一是图个山水好,而是玉京观里面的道士,高手如云,万一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是一个保护。

  玉京观的后山,有一座清净的院落,院子不大,只有两进,但却收拾得很是干净整洁,让人一看之下就很舒服。

  院子中,陈恒之和洪易一番客套后,二人分宾主落坐,小穆端上茶点之后,悄然退下。

  “洪兄可真会选地方,此地风景如画,又与道观相伴,可谓是修心养性的好地方啊!”

  陈恒之呷了一口茶,开玩笑般打趣道:“怎么,洪兄莫非是不甘心乡试头名被我夺走,想趁着这半年时间好好用功苦读,要在接下来的会试中超过我吗?哈哈!”

  两人尽管不是意气相投的好朋友,平日里讲话却也没有太多的讲究,毕竟那啥,人生四大铁嘛,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咳……

  “哈哈,那是当然,我正准备闭关苦读,不到会试之期,势不罢休!”

  洪易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顺着话头往下说,只是他的话似真似假,令人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本次乡试,小弟受了风寒,状态不好,屈居第二名之列,下次可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陈兄,你可要小心了!”

  “洪兄尽管放马过来便是!”陈恒之挑了挑眉,毫不犹豫的回道:“真金不怕火炼!陈某亦不惧任何挑战!”

  “哈哈!”洪易爽朗的大笑出声,总算是将这段时间以来,积攒在心中的郁气排出了大半。

  两人吃着点心,喝着茶水,谈论着时事,看上去一片和谐自然,好似相识多年的老友。

  茶过三巡,陈恒之突然问道:“洪兄,你请我过来,不知有何指教?”

  洪易闻言,脸色肃然,低声问道:“小弟冒昧问一句,不知陈兄是否修炼过武功或是道术?”

  数次与陈恒之接触,洪易发现很是不对劲,据他所知,陈恒之只是出身于一户破落乡绅之家,祖上也未曾出过显贵人物。

  按理来说,能考得乡试头名解元,陈恒之纵使不昂起脑袋看人,也该想方设法逢迎众多同年,努力搞好人际关系。

  换句话说,若是一般人,定是长袖善舞、努力钻营,介时,哪怕是在会试中未取得好成绩,也结识了一众同年,日后仕途不愁。

  但是,洪易却发现,陈恒之此人淡泊名利,处事波澜不惊,万事不萦于心,仿佛有巨大的底牌在手,便是泰山压顶也不动声色。

  然而,他又是哪里来的自信?

  这一点,令洪易百思不得其解!

  思来想去,洪易想到了一个可能,转世或者是夺舍。

  这个世界中,武道与道术并存,对于鬼仙转世、夺舍之说,极为盛行。

  是以,洪易第一时间就想着,陈恒之会不会是哪位鬼仙转世而来?

  或是直接被人夺舍了肉身?

  若是如此的话,那这位顶着陈恒之肉身行走于世的鬼仙,就算得上是同道中人,自是要多多亲近亲近。

  这才有了邀请陈恒之前来玉京观一行。

  听得洪易拐弯抹角的问话,陈恒之哪还不知道他的意思,他的念头在陈恒之的神识下,犹如黑暗中的萤火虫般显眼。

  陈恒之脸色不变,点点头道:“早年曾瞎练了两手乡下把式,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事无不可对人言,何况,练武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因此,陈恒之大大方方的就承认了下来。

  洪易闻言眼神一亮,心里隐隐有些明悟,看来之前的猜测无误,只是不知道他是转生还是夺舍。

  据说,夺舍之人,灵魂与肉身之间会有一丝不协调,只可惜洪易境界低微,他看不出来陈恒之有不协调的地方。

  洪易眼珠子转了转,问道:“小弟也曾学过两手拳法,不知陈兄能否指点一二?”

  “洪兄出身显贵,定是家学渊源,我武艺低微,何敢指点?使不得,使不得!”陈恒之摇头拒绝。

  话虽如此,洪易却从他脸上看不出一丝窘迫,显然是谦虚之言,洪易暗叹此人滴水不漏,不能试探出一丝蛛丝马迹。

  洪易决定不再试探,再试探下去,除非是撕破脸皮,徒增烦恼而已。

  他话锋一转,问道:“陈兄不愿出手,甚是遗憾!只是,小弟有一事不明,还请陈兄能为小弟答疑解惑!”

  “洪兄有什么疑问,尽管开口,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陈恒之爽快的回道。

  “小弟一直想不明白的是,这天下间,什么东西最大?不知陈兄如何看待这个问题?”洪易沉思了一会,缓缓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陈恒之闻言,若有所思地说道:“呵呵,在我看来,拳头最大!只要你的拳头大过所有人,你就是对的,你就是没理也变有理!”

  “陈兄此言,小弟不敢苟同!”

  洪易闻言,却是脸色一肃:“若是按陈兄所说,那世间岂有道理可言?”

  “道理吗?道理二字,可以理解为道和理,世间万物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那冥冥中的大道无处不在,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陈恒之若有所思道:“理的话,可以理解为真理,真理就是法则,甚至是维系万物存在的世界规则!若是真理不存,大道不稳,一切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陈兄大才,小弟佩服!”

  听得陈恒之的解释,洪易眼中露出敬佩之色,话锋一转,仍是坚持己见:“只是陈兄的话,小弟仍是不敢苟同!”

  “这个问题,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看法,一万个人有一万种看法,这也只是我的片面之词!”

  陈恒之闻言,摆摆手:“既然洪兄不同意我的看法,那不知洪兄又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

  洪易脱口而出:“在小弟看来,当然是道理最大。”

  这小子还是太年轻啊!

  陈恒之哑然失笑:“道理?什么叫道理?如方才我所言,所谓的道理,只是世界规定了人们要怎么做,如水往低处流,太阳东升西落等等!”

  “之所以会有你脑海中的道理观念,甚至是世俗中的三纲五常、伦理道德,皆是上位者强加在世人头上而慢慢形成!”

  “说来说去,还是力不如人!”

  “若是你有举世无敌之能,你可以横扫天下、重开新朝,做这片大地的主人,重新定义法律法规,你可以让女人出去赚钱养家、男人在家做饭带孩子,你也可以规定一夫一妻,或是一妻多夫,任你随心所欲!”

  “甚至于,你若有开天辟地、无所不能之能,你可以重新定义世间的道理,你可以让太阳从西边升起、东边落下,或是水往高处流,甚至是人们头下脚上、用手走路,也未尝不可啊!”

  “你仔细想想,我说的话是不是这个道理?”

  天下什么最大?

  当然是拳头最大!

  当一个人强横到无视一切大道法则,无视一切力量真理时,他就是大道,他就是真理的化身,他的话就是金科玉律。

  在陈恒之看来,这方世界,未尝不是某位无上存在随手创下,也许在此界之人眼中至高无上的道理,在那位无上存在的眼中,只是个随意可以颠覆的笑话。

  “轰!”

  他的话犹如一颗深水炸弹般,在洪易脑子里一声轰然巨响,洪易整个人都被轰得晕头晕脑,不知东西南北在何方。

  “大逆不道……”

  不知过了多久,洪易回过神来,口中喃喃自语:“如此大逆不道之言,陈兄怎能轻易说出口,就不怕小弟去朝廷检举揭发,夺去你的举人功名?”

  狂妄至极!

  洪易心中生出一个念头,他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斯斯文文的陈恒之,今日却大放厥词,狂妄自大,不可一世。

  “呵呵!”

  陈恒之呵呵一笑:“不管我说的话是不是狂妄,洪兄你仔细想一下,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洪易眉头微皱,细细想来,他发现陈恒之的话乍一听,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因为他弱小,力不如人,所以只能被逼得狼狈而逃。

  如果他有足够的实力,大可以直接冲进侯府中去,责问他的父亲,甚至直接将赵夫人那贱人打死,也没有人敢说半个不字。

  可是…

  他现在太弱小了,无论是势力,还是力量!

  侯府中,根本没有他说话的地方!

  拳头就是真理,这个念头在洪易心中化为一颗种子,逐渐生根发芽,并且茁壮成长。

  见洪易面露若有所思之色,陈恒之便知道,他已经将自己的话听进了心里。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开始交谈起了有关修炼方面的事情。

  “天下修炼之法种类繁多,但是归纳起来,无非都是为了超脱生死。总的来说可以分为两大类,一是以修炼神魂为主,称之为道术;二是修炼肉身,称之为武道!”

  “小弟初学乍练,对修行之道也是一知半解,因此,对于修炼上的见解若是有不对的地方,还请陈兄见谅!”

  洪易抛砖引玉,悠悠的讲解了起来:

  “道术,其实就是修炼自身的神魂,方法多样,但无非就是十大境界:定神,出窍,夜游,日游,驱物,显形,附体,夺舍,雷劫,阳神。”

  “定神,安定神魂,收摄诸多杂念,做到一念不生,一念不起……”

  “待神魂壮大到一定的程度,可以尝试出窍,但是要做好一切准备,否则被人惊扰,出得去回不来,就麻烦了……”

  陈恒之不时倾听着洪易的讲解,浅显而直白,只是讲理,并不讲法,因此,陈恒之并不能从他的话中领悟到此方世界的修行之法。

  但是,这也难不倒他。

  伴随着洪易的讲解,深藏在他脑海中的《过去弥勒经》逐渐被陈恒之捕获。

  虚空中,出现了一尊庞大无比的金佛,无数日月星辰围绕在周围,把光辉都加持在这尊金色佛陀身上。

  这尊金色佛陀双眼微微闭,盘膝,双手结印,神态安详,却不像别的寺庙里面佛像的威严,透漏出来的是一种亲切,熟悉的气息。

  甚至,让人有一种感觉,这尊佛就是自己的千百世起源的前生。

  佛像的周围,环绕着无数金色的符文,密密麻麻,一片亮金之色,明灭不定。

  陈恒之凝神看去,却是一篇经文,开头即是“如是我闻……”

  正是已经被大乾王朝扫灭的大禅寺中,三大镇寺经卷之一,神秘莫测,无上修炼神魂之术!

  大禅寺修行的最高秘诀,就记录在过去,现在,未来三卷经书之中。

  过去是《弥陀经》,现在是《如来经》,未来是《无生经》。

  《弥陀经》是无上修炼神魂之道,《如来经》则是武学之道,《无生经》最为神秘莫测。

  传闻中,三卷经书合一,并且将之参悟透了,就可以超脱世间苦海,真正达到彼岸。

  陈恒之一边听着洪易的讲解,一边揣摩着刚刚收获的《过去弥勒经》。

  这门佛经中,没有修行的法门,只教人明心见性,有点类似于上古圣贤,只教导读书人养正气一般。

  书籍中只有一个大致的方向,具体的如何明心见性,如何养正气,都是自己摸索。

  无论是佛,还是上古圣贤,只是指了一条明确的道路和方向,至于具体怎么行走,恐怕那些圣贤都不知道,要靠后来人逐渐摸索。

  无论是武道,还是神魂修炼的道术,都是大禅寺千百年吸纳各种教派精华,从中提炼而来。

  随后,他开始在脑中观想那一尊金色佛陀图像,体悟其中的种种玄妙。

  仔细参悟之后,陈恒之发现,这个世界的修行之法,有些走岔了路。

  武道只修肉身,道修只修神魂。

  陈恒之自身的修行中,精气神齐修,神与气合,气与身合,神与身合,三者齐头并进,乃是最正统的修行之法。

  这个世界的道术修炼,剑走偏锋,只修炼神魂不说,还让神魂分裂成一个个念头,然后不断增加念头的数量,并让念头不断蜕变,进而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神通。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渐渐黑了下来,陈恒之站起身来,拱手道:“今日得洪兄款待,陈某倍感荣幸,天色不早了,我就先告辞了!”

  “陈兄何必见外,不如留下来吃了晚饭后再走也不迟啊!”洪易挽留道。

  “不了,再迟就要宵禁了,下次吧!”

  陈恒之摇头拒绝:“以后有的是机会,自有再会之日!”

  说完,他一个纵身,人就到了数丈之外,脚步一迈,就消失在了山林之中,说走就走,毫不拖泥带水,非常洒脱。

  “好快的速度,有如咫尺天涯神通……”

  洪易站起身来,目送着陈恒之远去,眼中精光闪烁,嘴里惊呼一声。

  片刻后,陈恒之回到了家中,他四下扫视一眼,见无异常后,就来到了内室中,盘膝坐在床上。

  他开始修习这个世界的道术。

  首次修炼道术,遵守着初次修炼道术的规则,陈恒之焚香、洗手、静心,做足了准备工作。

  随后,学着《弥陀经》中间的那尊佛陀的坐姿,双手抱在腹前,拇指相对,结弥陀印。

  他开始观想,虚空之中有一尊金色佛陀,那尊巨佛金光闪闪,目露慈祥之色。

  坐了一会儿的时间,渐渐的就进入了状态,在想象之中,天上所有星辰从无比遥远的虚空之中闪烁,都射下了无穷长的光线,全部落到头顶上,一寸寸的钻入。

  星空之中豁然出现了一尊金色佛陀,慈祥,亲切,好像是自己千百世之前的前生。

  这尊佛正是《弥陀经》上所记载的那尊佛,经书上说,观想这尊阿弥陀佛,可以镇压种种心魔,明白自己千百世的本来面目。

  这一刻,修道终于入门了。

  凝神望去,却是突然发现,虚空中那尊佛像的面容竟然是他自己的面容,换句话说,他观想出来的这尊佛竟然是自己。

  “怎么会这样呢?”

  随后,陈恒之脑子微微转动,就知道了原因,却是自己本体比之功法创始人的境界还要高,因此,修炼观想出来的佛像自然也变成了自己的模样。

  随后,他一鼓作气,继续修炼下去,定神、出窍、夜游、日游、驱物、显形、附体等等境界,在短短的时间内,接连突破,一口气贯通。

  若是一个修行小白,初次修炼道术,绝对不可能会如此顺利。

  即便是洪易这位纪元之子,也得一步步来,脚踏实地。

  但很显然,陈恒之是特殊的存在。

  不谈他本体的境界,就说他自入道以来,所经历过大大小小的十数个世界,经历种种人生,心性早就磨炼足够,积累之深厚,令人难以想象。

  一道朦朦胧胧的人影从他的头顶钻了出来,却是包含了陈恒之所有记忆的神魂,从肉身中出窍而出。

  这一刻,他竟然直接晋升了鬼仙之境!

  半晌后,陈恒之将神魂收了回去。

  “不错啊,居然将我这道分身的神魂凝实了大半,实力也恢复了少许!这个世界的道修之法有点意思啊!”

  陈恒之感受到自身的变化,不由得咂了咂舌,惊叹道:“而且,神奇的是,现在我感觉自己若是弃了身体,立即就能选择一个尚还在母胎中,未出生的婴儿进行夺舍转世,再活出另一世,这简直是逆天了。”

  不过,这种神奇的妙用对他的作用并不大,概因若是真的遇到打不过的敌人,人家也不可能会放任他转世夺舍。

  而平白无故的,他也不可能会舍弃了这一身修为,再去转世重来。

  道修中的鬼仙境,武修中得武圣境,与二阶的大宗师相当;道修唯有渡过天劫,武修唯有晋升人仙之后,才能比拟三阶长生境。

  道修达到了鬼仙之境后,陈恒之就停了下来,毕竟,继续晋升就需要渡过雷劫才行,现在玉京城中暂时没有雷霆降临,便是他想要渡劫也没有办法。

  这一点,或许是阳神世界中的特点,渡雷劫并非想渡就能渡,唯有在二月二,龙抬头,开春第一次雷雨天之后,才能渡劫。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陈恒之一边安心修炼,一边关注着洪易的发展,可以说是看着他如开了外挂一般的进步,暗自心惊不已。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