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你们两个是来切磋的吗?(10200字)
      时间一晃,小半年过去了,此时已经到了寒冬腊月天,离年关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

  这一天,陈恒之早早就起了床,推开院门,之前雇佣好的十几名力夫早早的就备着马车等在门口,陈恒之让他们进了院子,然后开始搬东西。

  陈恒之穿越过来的时候,转世而来的身份中,附带有数百亩上好的水田,还有几间地段较好的店铺。

  这简直是开局就送新手大礼包。

  根据这个世界富户们的惯例,每年的年关,主家都准备一些粮食、肉类、布匹、油、面之类的东西,送给佃户,以示主家的恩德。

  这是照例给乡下的佃户送温暖,做做秀嘛,谁都会做,惠而不费的事,花一点小钱财收买人心,赚个好名声,值!!!

  陈恒之来了之后,便入乡随俗,他决定在这个世界呆上一日,这件事就一直做下去。

  因此,陈恒之前几天便备好了东西,并雇佣好了力夫,约定了今天一大早便要送往乡下。

  一炷香之后,力夫们将东西都装好上车之后,力夫头领便向陈恒之请示,是否可以走。

  “走吧!”

  陈恒之点点头应了一声,坐进马车中。

  玉京城外的陈家庄,出了玉京城南有二十余里远,整个陈家庄有二十来户,统共也就二百余口人,他们祖祖辈辈都是陈恒之家的佃户,租种的是陈家的田地,因此,整个陈家庄算得上是靠陈家吃饭。

  在金秋的会试、殿试中,为了低调,陈恒之并没有显露全部实力,只是中了二甲进士,在同年的眼中,自然算是泯然众人矣。

  风雪飘零已半月有余,路上的雪都冻硬了三寸之高,出了城后,马车“嘎吱嘎吱”的在雪地里行走着,不过二十余里的地却走了半个多时辰。

  临近陈家庄还有数里之远时,前方出现了一座山,山名西山,当陈恒之一行临近西山之时,有两股战斗的气势波动从远处的山峰中传来,而且波动越来越强烈,就连马儿都不愿意再继续前行。

  “陈老爷,前方西山上似乎是有人在打斗,请问咱们是先等待片刻,还是绕路走?”

  这时力夫头领敲了敲车厢,询问道。

  “咱们继续走,不用管他们。”

  陈恒之从马车里伸出头来,往西山的方向看了一眼,他挥挥手,破除了那股无形的能量波动,瞬间就令原本焦燥不安的马儿镇定下来,便让力夫继续前进。

  随着车队的不断前行,山坡上的情形,就连普通的力夫,都能看清了。

  西山路口的上方山坡上,气运之子洪易正与头戴紫金冠的洪玄机对峙着,两人似乎在辩论着什么。

  片刻之后,两人的谈判似乎是破裂了,只见洪玄机浑身气势陡然间暴涨百倍不止。

  车队离着还有数百米远,在这股压力下,力夫们一个个从马上跌落下来,坐在雪地上中爬不起来。

  至于那些拉车的普通马儿,若非陈恒之以神念将他们压制住,恐怕此时早就受惊四散逃走了。

  就在这时,只见被洪玄机气势压制的洪易身形陡然间暴起,身后有着七道光彩夺目的光圈,带着他飞到了空中。

  随着洪易的身形飞起,无数的风刃从洪易的身上爆发开来,只见无数的山石、树木瞬间爆裂,化作一道无形的恐怖龙卷风,携带者摧枯拉朽的威势,向着洪玄机席卷而去。

  “嗯?香火信仰?七尊神灵!你这个孽畜!给我下来!”

  见到洪易的攻势,洪玄机丝毫不慌张,大吼一声,宛如雷霆万钧之势!

  音波震荡,隐隐约约一圈圈涟漪以他为中心,四面发散出去。

  砰砰砰!砰砰砰!

  四面八方,刚刚飞起的山石,断裂的大树,以及那遮蔽了天日的龙卷风,好像失去了动力似的,突然一下掉落到地面!根本没有接近到那洪玄机的身体百步之内!

  “不好!”

  与此同时,洪易脑袋后的七重光圈,被这声音一震!噼里啪啦!居然发出了瓦解的声音,光圈在闪烁之间断裂开来!

  这一断裂,洪易的身体在空中一停顿,好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动摇两下,就要掉落下来一般。

  这道犹如天雷般的声音,化作一圈圈的涟漪,向着四周蔓延,眨眼间便来到了车队跟前,只是那似乎可以湮灭一切生机的恐怖怒吼声,刚一靠近这里,就消散一空,似乎这处区域,不属于世间一般,根本遭受不到任何外力的侵扰。

  “小畜生!你还不下来么!”

  眼见洪易摇摇晃晃的还没有掉下来,洪玄机眼神眯成了一条缝隙,单拳一握,捏成一个四面张开的拳印,虚虚的指着洪易,嘴里吐出一个字来!

  “宇!”

  噗!

  这一个字吐出来,一团巨大的白雾,好像球体,足足冲起了十多丈,这是洪玄机剧烈运转体内气血,沸腾呼吸,导致呼吸吞吐,宛如雷霆现世,蒸汽升腾,声势当真是威猛剧烈!不可一世!

  这团白雾好像是一股炽烈的太阳,其中蕴含着洪玄机浩大的阳刚之念,当头朝着洪易冲击了过来,可以想象,若是被这股浩瀚的阳刚之念击中,洪易绝无幸存之理。

  就在洪易重新凝聚脑后的光圈,准备施展道术之时,空中那团犹如太阳般的白雾,陡然间消散一空。

  “这快过年了,两位不在家里好好的待着,跑到这荒郊野岭来,是切磋武艺么?”

  一道平淡的声音传入两人的耳中,声音不大,但却犹如天威降临一般。

  使得原本气势如虹的两人,不自觉中,浑身气息消弭,好似提不起一丝斗志,使得两人不由面色大变。

  洪家父子闻言脸色大变,来人实力之强,简直超乎想像,只是轻飘飘的一句话,却瞬间就令两人斗志全消。

  “咦,是陈兄?你怎么来了?”

  就在这时,两人便听到“沙沙”的脚步声,洪易抬眼望去,顿时惊呼出声。

  “嗯?这小畜牲莫非认识此人?”

  一旁的洪玄机耳朵动了动,听到洪易的话,他不由的脸皮抖了抖。

  陈恒之下了马车,身影一闪便出现在山坡上,来到他们父子二人近前,听到洪易的惊呼声,淡淡的说道:“不错,正是我,洪兄别来无恙呀。”

  “小弟见过陈兄,想不到陈兄修为如此之高,怕是有造物主的实力了吧?”

  洪易拱手施了一礼,眼中精光一闪而逝。

  “造物主?算是吧。”

  陈恒之随意的点点头,应道。

  “阁下是何人?又为何要插手我与这孽子之间的事?”

  洪玄机插嘴道,他见两人很是熟悉,要是任由两人再续旧下去,万一此人倒向洪易一边,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孽子?洪太师,父子之间怎么说得这么难听?有什么事可以好好说,何必大打出手?”

  陈恒之本不想插手他二人之间的事,不过转念一想,二人之间并未有不可调和的矛盾,是以想充当一回老好人,劝上一劝,左右不过图个乐子而已。

  而且,陈恒之也是另有算计。

  洪玄机此人,在陈恒之看来并非十恶不赦之徒,除了在理学方面古板了一些,在治理国家上,也很有能力,只可惜,心性过于凉薄,除了有限的几个人之外,其他人在他眼中,都是可以舍弃的棋子。

  但是,洪易也不是什么好鸟,和他父亲如出一辙,薄情寡义,伪君子一个,与陈恒之的性格合不到一起。

  当然,这些都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陈恒之想改变剧情,获得世界本源。

  当然,不是陈恒之不想在洪易未崛起之前就灭掉他,而是,他怕若是直接灭了洪易这个纪元之子,只怕很快就会受到这个世界法则的反噬,被直接踢出这个世界。

  “好好说?你问问这个孽子,哼!”

  洪玄机冷哼一声,既然对方愿意讲道理,就不怕突然翻脸,他心里的石头悄悄地放了下来。

  此人来历不明,观其气势诡异,出场方式与众不同,洪玄机已经做好了撤退的准备,莫要阴沟里翻了船。

  “洪兄,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陈恒之转头看向洪易,其实对于这父子二人间的恩怨他是心知洞明,但若是不经他们口中说出来的话,又好似自己窥探他人秘密一般。

  “误会?你问问他,纵容他的正室赵夫人害死了我母亲,如今在我母亲的墓碑前,还说她是贱人,我恨不得打断他的双腿,废了他的修为,让他下半生都跪在我母亲坟前忏悔思过!”

  洪易怒视着洪玄机,眼中的恨意毫不加掩饰。

  “啊?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可别搞得亲者仇,痛者快!洪兄,还望三思而后行!”

  陈恒之故作惊讶的劝道。

  “误会?没有误会!此事三言两语也说不清,反正今天有他没我,有我没他,陈兄不必插手,我必不与他干休。”

  洪易却是不想多说。

  “洪兄,说来说去,你们父子俩人唯一的矛盾点,就是你母亲的死,是这样吗?”陈恒之反问道。

  “不错,为了母亲,我能忍,我这些年在侯府受些委屈也算不得什么,但是,他竟然骂我母亲是贱人,我身为人子,又怎么忍受得了?”洪易一脸的愤愤不平。

  “洪兄,或许…我可以复活你母亲!”

  陈恒之的声音虽然轻,但是落到洪易的耳朵里,却如雷霆乍响,惊得他连连后退。

  “什么……复活我母亲?此事可当真?陈兄,你可不能诓骗我。”

  洪易窜上前,用力抓住陈恒之的手臂,说话都带着颤音。

  便是洪玄机也目光闪烁不定,将注意力放在陈恒之的身上。

  “复活一个人,对于我而言,不过举手之劳。”

  陈恒之抽出他的手,转而问道:“但是,这个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那么,洪兄,你又能付出什么代价呢?”

  “这……”

  洪易挠挠头,虽然这半年多,他强势崛起,手中也掌握有不少神功宝典之类,可是想及陈恒之的恐怖修为,怕只怕他一样都看不上。

  “小弟囊中羞涩,怕是支付不起报酬!陈兄有何条件不如直接提出来便是,小弟哪怕是粉身碎骨也会办到。”

  洪易本想放弃此事,以后再想办法,但是转念一想,如陈恒之这等高人,既然话说出了口,肯定是有所图谋,有话直接问便是,没必要这样扭扭捏捏。

  “好,爽快!我确实有条件,若是你能答应下来,我这便可以复活你母亲。”陈恒之的话果然不出洪易所料。

  “别说一个条件,便是十个百个又有何妨,我洪易都应下了。”洪易却是想都没想,便满口答应了下来。

  “不听听什么条件?就直接答应了?就不怕我把你卖了,哈哈!”陈恒之打趣道。

  “我相信以陈兄这等境界的高人,应当不会和我这等小人物计较,而且,说不定抱上了陈兄这条金大腿,小弟也有一日能发达,日后还要承蒙陈兄多多关照。”

  洪易见他如此说,更放心了,便和他半开玩笑半试探道。

  “好!够聪明!好胆量!”

  陈恒之竖起大拇指,夸奖道:“我这便复活你母亲,至于条件的话,稍后你们父子来我府上详谈好了!洪太师,你怎么看?”

  随后看向洪玄机。

  “小弟多谢陈兄!”洪易大喜过望,郑重行了一礼,感谢道。

  “嗯!好……吧!”洪玄机咽了咽口水,应承了下来。

  拳头不如人家的大,如之奈何?

  不答应又如何?难道还能反抗不成?

  你这哪是询问,这分明就是通知我。

  洪玄机心里疯狂吐槽。

  “既然你父子都答应下来,那便好!你们退远些,容我来施展神通。”

  陈恒之挥挥手,让二人走远些。

  洪玄机、洪易父子依言退出三丈远,而后便凝神观看陈恒之施法,期望能有所领悟,便是学到些皮毛也是极好的。

  “时间倒退,轮回盘现!”

  陈恒之对着墓穴一指点出,一阵轮回法则和时间法则的气息自他身上弥漫而出,准确的落在墓地周围一丈见方。

  一座巨大的轮盘缓缓转动,那方轮盘呈无穷大,仿佛笼罩在无穷世界之上,仿佛横跨了古今岁月。

  轮盘看不见全貌,像是从井底看天空,只能看见那轮盘的一角。

  不远处洪易父子却感觉到神魂一阵跳动,仿佛要从身体中跳出来,钻进空中那轮盘一般,连忙竭力遏制。

  而后,时间法则发挥出了巨大的威力。

  只见,墓地上的景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着,坟堆上的枯草快速返回青色,又快速缩小,变为种子回到泥土中,消失不见。

  一茬又一茬的青草变绿,变小,消失不见,墓地的泥土变得新鲜。

  像是电影场景被按下了快退键一般。

  青草倒退,一直七个轮回之后,时间回到洪易的母亲梦冰云下葬前一刻,陈恒之伸指一点,定住了时光。

  伸手一招,盛放有梦冰云的新鲜棺木从坟墓中飞了出来,稳稳的停在陈恒之的身边。

  梦冰云,太上道圣女,梦神机之妹,梦冰云在青楼中邂逅了一时俊杰洪玄机,两人产生恋情,其兄梦神机也欲扶持洪玄机。

  于是,梦冰云嫁与洪玄机为妾,然而,洪玄机执意效忠于乾皇杨盘,与梦冰云离心,梦冰云道心被破,在洪易7岁时,经洪玄机默许,被洪玄机的正室赵氏毒杀。

  说起来,洪玄机此人,在处理女人情感之事上,还真是高手高高手,让府内的三房夫人,四方小妾,服服帖帖。

  太上道圣女梦冰云、大罗派宗主赵飞儿、瑶池派宗主都心甘情愿为他生儿育女,甚至为他偷来门派不传秘籍,成为他事业上的大助力。

  洪玄机本是大罗派弟子,但早早就勾搭上了大罗派核心家族的天之娇女赵飞儿,得到对方乃至整个赵家的鼎力相助后,迅速崛起。

  随后,洪玄机就跟随了二十年前还是太子的杨盘,并没有娶赵飞儿。

  赵飞儿嫁给了洪玄机的好兄弟燕真宗,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她为洪玄机生下了一个私生女赵妃蓉。

  更重要的是,赵飞儿即便是嫁给燕真宗,却依然在背后让整个大罗派的势力,全力支持与帮助洪玄机。

  赵家也一直为武温侯府的日常开销与运转,提供着资源与财力,让洪玄机得以在别人面前保持节俭、清廉、克己复礼的作风,成为大名鼎鼎的理学宗师。

  梦冰云就更不用说了,作为太上道圣女,因为对洪玄机动了真情,结果道心破灭,变成了一个普通人,其间,还为洪玄机偷来了太上道的不传之秘《太上丹书》道术篇。

  二十年前,洪玄机、杨盘联手太上道覆灭大禅寺时,也是梦冰云牵的线。

  瑶池派宗主瑶青慧,当年还是瑶池派圣女的时候,也钟情于洪玄机,最后成为了洪玄机的情人,还为他生下了两个私生女瑶月婷、瑶月如,时至如今,也一直在暗中大力支持着洪玄机。

  洪玄机从一个大罗派普通弟子,到成为名震天下,让天下无数势力、强者忌惮的武温侯,整个成长过程,处处都有女人的踪影在背后助力。

  这种吃软饭的实力……

  简直堪称软饭之王。

  令人不得不说一个服字。

  言归正传,却见时间法则生效后,陈恒之一甩袖,棺盖腾空而起,落在一旁的空地上,棺材中显露出梦冰云的尸体,看上去新死不久,面容安祥。

  陈恒之又是一指点出,天空中那巨大的六道轮回盘虚影上,星星点点的光芒落了下来,落在梦冰云的身体之上。

  一瞬间,整片天地都被一股玄奥的气息所充斥着,那是轮回法则之力。

  洪家父子仰天看去,那道遮蔽了一切的六道轮回盘缓缓转动着,仿佛覆盖在无穷时空之上,凌驾于诸天万界。

  花鸟虫鱼,山河草木,神魔妖仙佛,众生万象,无穷虚影浮现而出,一眼看去,仿佛看穿了前世今生,看见了无数世界。

  两人都不由一阵恍惚。

  随后,在这道轮回法则之力的作用下,梦冰云体内残留的毒素被化解消失一空,便是那有如马蜂窝一般千疮百孔的身体也被修复如新。

  棺材里面,梦冰云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充满了死寂的苍白转向红润,富有弹性。

  半晌后,天空中的虚影渐渐隐去,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见陈恒之负手而立,洪易立马赶了过来,声音颤抖的道:“陈兄,这……可是……已经好了吗?”

  一旁的洪玄机脸皮抖了抖,表面上不动声色,可是他那竖起来的耳朵瞒得了别人,却是瞒不过陈恒之。

  “不错,稍待片刻,令堂马上便可苏醒过来。”陈恒之点了点头,肯定的回答。

  “多谢陈兄,小弟愿为陈兄效犬马之劳,陈兄若有差遣,小弟粉身碎骨以报。”

  洪易闻言,心下大喜,立时便想跪下,被陈恒之一拂袖,便再也跪不下去了。

  “无需如此,令堂已经醒了,我还有事在身,便先告辞了,不打扰你们一家三口团聚。”

  陈恒之瞄了一眼,见梦冰云的眼皮动了动,忙对洪易说道。

  “嘤嘤……”

  洪易转头一看,果然,棺材中的梦冰云“嘤咛”一声,睁开了眼。

  陈恒之说完后,对洪玄机点了点头,便下了小山坡,重新回到车队,吆喝起力夫,重新上路,下乡送温暖。

  对于他走了之后,洪易他们一家三口之间会发生什么,陈恒之是一点都不想知道,也不想关注,只要别坏了自己的事,随便他们怎么折腾。

  力夫们“唉呦唉呦”爬起来后,上了马车,车队又“嘎吱嘎吱”的往前走。

  沿着被大雪所覆盖的小路,车队有些艰难的驶入了陈家庄中。

  此时已近中午时分,整个村子虽然被冰雪覆盖,但不时有一道道的烟雾升起,看来不少村民已经开始生火做饭了。

  “少爷来了,少爷来了!”

  一些孩童,穿着有些破旧的大棉袄,在雪地中嬉笑追逐的打着雪仗,当看到陈恒之等人的车队后,特别是看到陈恒之走下马车之后,立即欢呼出声,有聪明的孩子立刻跑进村里面喊大人。

  不一会,村子里管事的陈大福带着数十个村民一窝蜂涌将出来,见到陈恒之后,惊喜的上来行礼:“见过少爷,少爷万安。”

  “大福,快来,让大家将东西都搬下来,分给乡亲们,这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临近年关,让大伙都过一个好年。”

  陈恒之招呼了一声,指着身后的上十辆马车说道。

  他抬起头,四下看了一眼,对着渐渐围过来的佃户,高声说道:“各位乡亲,待会儿大家每户领一套新被褥,一匹布,二十斤油,十斤猪肉,两只大肥鸡,五十斤白面,家家户户都有份。”

  “少爷仁义!”

  “谢少爷!谢少爷!”

  “少爷真是大好人,知道体贴我们这些苦哈哈,真的是太好了。”

  村民们七嘴八舌的对陈恒之这个主家感恩戴德,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谢少爷大恩!”

  一群老实巴交的农民,也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赞美之词,只是一个个跪在地上,不断的对着陈恒之磕头,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有磕头,才能表达出他们的感激之情了。

  待村民们起身之后,陈恒之便吩咐大福带着村民们卸货。

  村子里一个个身材壮硕的小伙子们,便开始从马车中将棉被、米面、油、肉食等物品搬运了下来,先行放到村中的空地上,再行分配。

  陈恒之掏出一袋金币,递给领头的力夫,说道:“多谢各位的帮衬,有多余的,大家就拿去分了,喝杯热茶吧。”

  “多谢陈老爷,陈老爷高义!”领头的力夫颠了颠钱袋,立马心里有数了,笑得裂开了嘴,露出一口的大黄牙。

  陈恒之笑着点了点头。

  “陈老爷,那小人就先带着兄弟们告辞了。”领头的力夫一拱手,告辞道。

  “好走,不送!”

  陈恒之点头示意。

  待力夫们走了以后,陈大福就为村民们在村口分起了东西。

  陈大福此人,年纪不过三十多岁,他原本就是府中管家,陈恒之从脑海中的记忆中得知,他从小就是家生子,一家数代都在陈家为奴,忠心耿耿。

  此前,一直兢兢业业的为陈家打理内外事务,收取店铺租金、收取佃户田租之类,都是由他操持,陈恒之这个大少爷只需要一心念书就可以。

  只是陈恒之觉醒了前世记忆之后,不太习惯有陌生人在侧,便打发他来管理这个农庄,顺带收取田租之类。

  与他一起来到陈家庄的,还有几名下人以及他们的家人。

  当然,那时候陈恒之的说法,是不放心农庄,要派一个得力之人去管理,于是便将陈大福从身边支开。

  此时,陈恒之却动了将陈大福调入城里,打理家务的念头。

  无他,如今中了进士之后,尤其是年后,吏部就会有职务分配下来,到时候,迎来送往的事情也会多起来,若是迎客、沏茶之类的事都要自己动手做的话,只会令人瞧不起。

  虽说陈恒之不在乎这些虚名,可有时候,既然生活在这俗世红尘,就努力使自己变得和其他人一样,太过于异类可不好。

  为什么神话传说中,有些仙人渐渐的越来越没有人性,逐渐变得冷血,哪怕是亿万人的死亡都不会眨一下眼,心里一点波动都没有呢。

  当修士达到了三阶以上的实力时……

  当修士的生命本质得到提升时……

  你神识扫视之下,曾经的女神站在你面前,你却发现她脸上那数以亿万计的螨虫、细菌,你发现她身体表面毛孔里的污渍。

  你还会对她感性趣吗?

  怕是会令人作呕吧!

  这不是眼界问题,而是生命层次问题。

  所以,保持自己那仅有的一丝人性,乃是陈恒之如今正在努力的事。

  否则,他担心,如果走上了无情之道,逐渐的会被法则、天道,乃至是大道所同化,早晚会成为一具没有感情的傀儡。

  在陈家庄,陈恒之和佃户们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待陈大福安排了农庄的事务后,陈恒之便带着陈大福往玉京城赶去。

  俗话说,过了十月半,围着灶台转。

  意思是,冬日里夜长日短,刚刚吃完午饭,过了没多久就天黑了,该吃晚饭了。

  因此,等陈恒之主仆两人回到位于玉京城东南方向的陈宅时,天色已经转黑,路上的行人也看不到几个,天寒地冻的,人们都窝在家里,若无必要,实在是不愿意出门。

  两人进了院子后,陈大福熟门熟路的去点灯、做饭、整理自己的房间。

  陈恒之迈步去了书房,点上书房的蜡烛,坐在书桌后,开始书写着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陈大福来喊吃饭时,陈恒之才停下笔,出了书房,自去吃饭。

  ………………

  另一边,梦冰云醒来的时候。

  初时,对于洪易叫她娘亲,她还一脸的懵逼,弄不清楚是什么情况,待洪易细细为她讲述她死后的经过之后,再看着洪易的脸,约莫有着小时候的影子,才终于肯相认。

  至于洪玄机,在陈恒之走了之后,他便提前返回了玉京城,他也实在是不想,也不知道如何面对梦冰云母子。

  随后,洪易便带着他母亲梦冰云回到了他在城外的家,绿柳山庄。

  ……

  武温侯府书房。

  洪玄机靠在太师椅上,望着远方怔怔的出神。

  他一路上回来,都在思考陈恒之的来历,或者说是陈恒之突然现身又有何目的。

  尤其是,对于复活梦冰云而向洪易那个孽子提条件,陈恒之最后却要求自己一道去找他,也不知是何目的。

  这时,赵飞儿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来。

  她走到洪玄机身后,轻轻的捏着他的肩膀,柔声道:“玄机,出了什么事吗?怎么从你下午回来之后便心神不属?”

  “飞儿,我确实遇到了一件事,有些想不明白,正要你一起来参详参详。”洪玄机情绪并无太大变化。

  “玄机,你遇到了何事,说给飞儿听就是。”赵飞儿柔声说道。

  “今日,我前往西山,正好遇到那个孽子,我便质问他,妃蓉的死是不是与他有关,后来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却谁知…”

  洪玄机缓缓说道,言语中却露出一丝胆寒。

  “那玄机你是杀了那小畜牲,还是废了他的修为?”

  赵飞儿颇有兴趣的问道。

  “都没有,我正准备下杀手间,却突然出现了一位实力恐怖的存在,这人只是轻漂漂的一句话,却令我毫无斗志,便是一直回到府上才恢复过来。”

  洪玄机满脸的严肃。

  “什么?这怎么可能?玄机你已经臻至人仙境界,而且还修炼了造化天经和太上丹经,哪怕是遇到人仙巅峰的存在,便是不敌也不会出现这般情况,莫非这人是阳神境界不成?”

  赵飞儿满脸的不敢相信。

  “别说飞儿你不相信,我现在回想起来也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我尤记得那人现身之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轻轻一句话,却能令我内心中久久提不起一丝斗志,如今想来,那般场景光是想想都令人恐怖不已。”

  洪玄机心有余悸的说道。

  “难道……那人和小畜牲有何关系不成?”

  赵飞儿心中一紧。

  “我在旁边探查到,此人样貌不过弱冠,且与那孽子早就熟悉,看样子不像是初识。”

  洪玄机道。

  “啊?此人竟然如此年轻,就有此等修为,莫非是被上古大能夺舍?”

  赵飞儿想了想,不确定的说道。

  “我也不知,我从他身上看不到一丝灵肉间的不协调,想来应该不是夺舍,或许,是上古大能转世?”

  想到这里,洪玄机脸皮抖了抖,他继续说道:“随后,此人调和我与那孽子之间的矛盾不成,又采用了一个折中的方法。”

  “什么方法?威胁你不得找那小畜牲报复?”

  赵飞儿紧张的问道。

  “那倒没有,我观此人比较明事理,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人,倒是老好人一个。”

  洪玄机缓缓的说道:“那人调和不成,竟然提出复活梦冰云,以此来消除我们的矛盾。”

  “什么?复活?竟有此事?”

  赵飞儿提高音量,诧异不已。

  “不错,那孽子当场欣喜若狂,对那人提出的条件满口答应下来。”

  洪玄机点了点头。

  “那人提出了何条件?”赵飞儿追问道。

  “那人没说,只是让我和那孽子去他府上找他,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洪玄机将心中的疑惑道出。

  “难道那人真的复活了那小贱人?”

  赵飞儿的关注点明显不一样。

  “不错,我亲眼所见,那人施展大神通,轻易就将那小贱人还阳转世。”

  洪玄机眼中放光,道:“真是可畏可怖的手段,我本想学习一二,可惜毫无所获。”

  “啊?竟然真的复活了?玄机,你是不是又对那小贱人旧情复燃了?”

  赵飞儿幽怨的说道。

  “飞儿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对那小贱人,我一直都只是利用她而已,何曾对她另眼相看过?”

  洪玄机恼怒的道:“我现在不解的是,那人究竟有何目的?”

  “玄机,你别慌,你仔细想想,那人有着如此恐怖的实力,却一直不显山露水,可见不是有什么重大的图谋便是淡泊名利,不理俗世。”

  赵飞儿开解道。

  “你说的有点道理。”

  洪玄机思虑了片刻,点点头:“不过,此人有着疑似阳神境的实力,我却从不曾听过其名头,可见其所图不小,真是风雨欲来风满楼啊!”

  赵飞儿想了想,问道:“玄机,如果你有了阳神的实力的话,你会怎么做?”

  洪玄机闻言沉思了片刻,缓缓的说道:“辅佐陛下,扫平天下,统一世界,使我人族重现上古时的辉煌!”

  “你看,你们男人只要有了实力,便想着干出一番大事业,我就不信那人一点想法都没有,有一身恐怖的实力却甘于平凡。”

  赵飞儿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那人此次现身定然不会这么简单!想来有着什么阴谋诡计……”

  洪玄机一副心思重重的表情。

  “不要怕,天蹋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再说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呗。”

  赵飞儿柔声安慰道。

  “也罢,我稍后便去会一会这位高人,看看他到底有何目的,哼!”

  洪玄机冷哼一声。

  ………………

  洪易带着母亲梦冰云回到绿柳山庄之后,自然是引起了轰动。

  死了七年之久的人,突然之间复活了,这可真的是世所罕见,因此,洪易的手下们听闻此事,都来瞧热闹了。

  而后,禅银纱娇羞的拜见了婆婆。

  禅银纱,八大妖王之一的银鲨王,乃是出云国公主,又是神霄道的传人,与洪易两情相悦,目前两人已走到了一起。

  随后,众人相聚一堂,禅银纱问及事情的经过,洪易便将如何与洪玄机相遇,又闹翻,动手,而后陈恒之出场,制止了二人,再提出条件,复活梦冰云的事情说了出来。

  在场众人听来,却是惊险万分。

  这时,梦冰云才知道,原来此前发生了这么多事,后面听儿子洪易言道,要去赴陈恒之的约定。

  “易儿,母亲与你一道前往,我要当面感谢陈先生的救命之恩。”

  梦冰云开口道。

  “此事万万不可,母亲你刚复活,身子还虚弱,需要好好调养,恢复修为。”

  洪易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废话,到时候洪玄机也会去,万一到时候打起来,到时梦冰云夹在中间,岂不是让她左右为难,究竟是帮丈夫好呢?还是帮儿子好呢?

  因此,洪易是绝对不会让她与洪玄机见面的,再者,万一两人旧情复燃,那他洪易就坐蜡了。

  “可是……”

  梦冰云张了张口,还想说些什么,就被洪易打断了。

  “母亲,感谢陈兄也不必在于一时,再说,复活母亲乃是儿子与陈兄的交易,儿子自会去完成约定,哪里有让母亲出面得道理。”

  洪易语气坚定的说道。

  梦冰云看着眼前略显熟悉,却又很是陌生的儿子,想到了他以前在侯府所受到的虐待,心里已经明了,张了张嘴,却又什么都没说。

  儿子已经大了,有了自己的主见,又有了自己的下属,确实不需要这个做娘的操心了。

  梦冰云如是想到。

  “母亲稍待,孩儿这便进城,赴陈兄之约,听听陈兄有什么吩咐!”

  过了一会儿,洪易见天色暗了下来,便向梦冰云告辞。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