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以我心代天心,以我道代天道(10000字)
      对于洪玄机和洪易两边发生的事,陈恒之自然是不清楚的,毕竟他没有随时以神识观察整个世界的习惯。

  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基本上不存在危险,他不想将过多的心思放在乱七八糟的事情上。

  吃完晚饭之后,陈恒之安排了陈大福继续担任管家的工作,吩咐他明天去雇佣几个下人,再请一个厨娘,便打发他下去了。

  陈恒之坐在客厅,手捧着茶杯,心神沉入体内,体内的神魂早已经化作元神,他的修为也快要尽数恢复到巅峰状态。

  随后,他便琢磨着心中的计划,是否可行。

  “少爷,有客人前来拜访!”

  不知过了多久,管家大福从外面进来,后面跟着的便是洪易。

  “洪兄来了,请坐!”

  陈恒之回过神来,放下手中的茶杯,说道:“管家,上茶!对了,还有一位客人即将到来,多上一份!”

  “是,少爷!”

  陈大福应言退下。

  “洪易见过陈兄!”

  洪易走了进来,他神情郑重的拱拱手,行了一礼:“多谢陈兄复活家母之恩,洪易没齿难忘,陈兄有何吩咐,请尽管道来,洪易拼了这条性命也要报答王兄的恩情。”

  “不急,不急!”

  陈恒之摆摆手:“令尊马上到来,待他来了之后再说不迟。”

  “如此…也罢!”

  说实话,若非万不得已,洪易并不想见到洪玄机,陈恒之非要如此,只得将心思按捺下来。

  “洪兄弟,令堂还好吧?”

  陈恒之转而问道。

  “母亲一切都好,多谢王兄挂念,只是……时隔近多年,与世界有了隔阂。”

  洪易感激的看了他一眼,道:“但是我相信,只要我与母亲多说说话,过一段时间便可以调整过来。”

  “不错,只要人活过来了,这些都是小事,日后慢慢恢复即可。”

  陈恒之点了点头,说道:“如今令堂已经复活返阳,你与洪太师之间的关系,洪兄弟打算如何处理?”

  “一码归一码,复活母亲乃是陈兄的功劳,与他洪玄机又有何关系,我幼年时受到的屈辱又岂是说两句话就能抺消了?”

  说起和洪玄机的关系,洪易咬牙切齿道:“陈兄,这么说吧,那是有他没我,有我就没他!”

  “哼,你这孽子就这么恨我?”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道声音,紧跟着,洪玄机的身形出现。

  “少爷,又有客人到访!”

  陈大福跟在后面,向陈恒之禀报道。

  “行了,我知道了,去上茶吧!”

  陈恒之挥挥手,转而看向进门的洪玄机道:“洪太师来了,请坐!”

  “陈先生,玄机赴约而来!”

  洪玄机恨恨的瞪了洪易一眼,转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看着陈恒之说道。

  他只知道陈恒之姓陈,见着陈恒之脸嫩,实在不好意思叫出口称前辈,他灵机一动便称呼一声先生。

  “太师请坐!”

  陈恒之伸手虚迎,让洪玄机坐在左手边的位置,一时间,父子二人相对而坐,却是相看两相厌,互相看不对眼。

  “哼!”

  洪易也毫不示弱,瞪了洪玄机一眼,冷哼一声,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二位的恩怨,说来说去,只不过是意气之争,能放下还是放下,纪元大劫即将来临,还是想想怎么渡过此次大劫吧!”

  陈恒之见他们父子两人,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不顺眼,也是大感头疼不已:“若是渡不过,万事皆休,说什么都没用!”

  “纪元大劫?”

  洪玄机、洪易二人却是异口同声问道,话说出口后,才反应过来,又各自冷哼一声。

  “不错!纪元大劫!”

  陈恒之点了点头,缓缓的吐露出大秘密:“想来二位也应该有听到过只言片语,我详细解释一下。”

  “………这便是纪元大劫,而且距离本次大劫来临,时间已经不多了。”

  陈恒之将纪元大劫的来历说了一遍,随后,感叹一声。

  “不得超脱便要去死?”

  洪玄机的声音微微颤抖,似乎是不敢相信听到的这一切。

  “不错,大劫一到,除了彼岸者能得以幸免,整个世界重归混沌,这世间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将归于虚无。”

  陈恒之点了点头,道:“便是坐拥这亿万里锦绣江山又如何,拥有家财亿万贯又如何,大劫来临,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统统复归冥冥。”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洪易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

  陈恒之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我来这红尘俗世也有一段时间,经过观察和思考,我有了一个大概的、模糊的、不成熟的想法,只是不知能否可行。”

  “前辈有何高见,玄机愿洗耳恭听!”

  洪玄机听到陈恒之有不成熟的想法,精神一震,忙问道。

  “是啊!还请陈兄告知。”

  洪易也是两耳高高竖起,仔细倾听。

  “今日请二位过来,也是有这个意思,还望二位提出自己的高见,替我完善这一想法。”

  陈恒之先是说了些客套话,斟酌了片刻,说道:“如我方才所说,世界以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为一纪,一纪一轮回,对于世界本身来说,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呢?衪为什么要这样做?”

  “对呀,这是为什么呢?”洪易思考了一会,也不解其意。

  “我想了很久,我觉得我们可以将整个世界当成一个生命来看待!”陈恒之说道。

  “生命?将世界看成一个生命?”

  洪玄机喃喃自语着。

  “不错,生命!如同人类一般,如你,如我,如他一样的生命!”

  陈恒之接着说道:“只要是生命,就渴望成长,渴望进化,如同人一般,渴望修行长生,便是世界也是如此。”

  “妙呀!这个说法倒是闻所未闻!”

  洪玄机手抚长须,赞叹道。

  “所以我在想,是不是说,世界以其体内的生灵众生智慧为养份,补充其不足,供养其成长呢?然后,按时收割?”

  陈恒之说道:“就好比是农夫种的庄稼,他种下了一批种子,待庄稼成熟之后,再行收割之事,收割完一茬后,翻土整砸平整,再种一茬。”

  “这个比喻很形象,细细想来,世界的纪元大劫可不就是这样么?”

  洪易拍掌叫好。

  “因此,我就想着,我们是不是可以换一种修行体系?既让世界能够得以成长进化,又不会发生纪元大劫、或者是延迟大劫来临,这样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修行之道,分为武修肉身和道修神魂,但是无论是哪一系的修行,都颇为耗费资源,这在我们看来当然不奇怪,但是对于世界来说,却是毒瘤。”

  陈恒之那富有磁性的声音说道:“我想,我们应该要换一个修行体系,既不耗费世界资源,又能和世界成长相辅相承,皆大欢喜!”

  “那前辈可是已经创出了这样的修行之道?”洪玄机激动的问道。

  不说别的,光是陈恒之所说的理念就将洪玄机说服了,若是真的能如陈恒之所说,创造出一条新的修行之道,以延缓世界大劫的来临,那可是全世界的恩人,便是称之为当世圣人也不为过。

  “在此之前,我也是毫无头绪,来到这俗世以后,前些时日恰好参与了这次的科举考试,给了我一丝灵感,让我有了一个模糊的想法,也不知道行不行得通?”

  陈恒之点点头,说道。

  “噢?科举?不知陈兄的想法是什么?”

  洪易催促道。

  “以我心代天心,以我道代天道!”

  陈恒之缓缓的道来:“此道,我命名为儒道!或者才气之道!将这世间的天地元气、灵气,改天换道,换为儒气,或者是才气。”

  “修行之人,再也不需要什么修行秘籍,神功宝典,只需要念字读书,领悟书中的经义,便可自动才气入体,成为童生!”

  “童生可以觉醒一些简单的神通,比如夜视,比如身体素质得到一定的增强等等。”

  “童生阶之后,便需要参加统一的乡试,考试过关者,称为秀才阶。”

  “秀才阶也可以获得一定的神通,比如纸上谈兵、墨不沾肤、文字共鸣等等。”

  “后面通过县试、府试、会试、殿试的人,便进阶为举人阶、进士阶、翰林阶等等。”

  “最后的大儒阶、半圣阶、圣人阶,要求则更严格,需要领悟自己的道,才能进阶。”

  “才气在身,诗可杀敌,词能灭军,文章安天下。”

  “秀才提笔,纸上谈兵!”

  “举人杀敌,出口成章!”

  “进士一怒,唇枪舌剑!”

  “圣人驾临,口诛笔伐,可诛人,可判天子无道,以一敌国。”

  “关键的是,从进入童生开始,他们只是才气的借用者,而不是拥有者。”

  “而且,这些才气并不能令人长生,只能延寿,便是圣人阶也只能活到凡人的极限,一百五十岁。”

  “待得他们死去之后,借用的才气会重归天地间的正气长河,大儒以上的存在,可英灵永存于正气长河,有需要的话,后人可凭其生前信物,召唤出英灵作战。”

  “只要正气长河存世一日,世人还记得你,你就可以随时显化于世间,这样也算是另类的永生不朽了。”

  “这样一来,对于世界来说,资源不增不减,并未浪费,世界却又可吸取生灵的智慧,以供衪成长进化。”

  “对于生灵来说,可以延缓大劫来临。”

  “两全其美!”

  陈恒之说完之后,不再开口,伸手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

  “才气,只利用,不曾拥有……”

  洪玄机闭上双目,心里盘算着,如果这样做的话,他能得到什么?又会失去什么?

  坐在他对面的洪易则是若有所思,按照陈恒之所说,世界的生灵不过是从种庄稼变成了养猪,换汤不换药,毫无变化,反而加大了修行者超脱世间的难度。

  若是不得超脱,说得再多又有何意义?

  不过,欠了陈恒之的恩情,就算是不赞同这件事,也不好将反对的话说出口,只能日后再行想法超脱彼岸了。

  “前辈此举造福天地众生,为众生谋福祉,有如圣人在世,功德无量,请受玄机一拜!”

  过了良久,洪玄机满脸火热的看着陈恒之,跪拜在地,仿佛是狂热的信徒见到了真神,恨不得为真神贡献出自己的一切。

  不论他是真的被洗了脑,还是影帝附体,演给陈恒之看,不得不说,陈恒之被他秀了一脸。

  “太师不必如此大礼,此事成功与否,还未为可知,需要大家的同心共力,编撰教材、定下等阶、以及各阶的晋级方式等等。”

  陈恒之一拂袖将洪玄机扶起来,郑重的说道:“当然,我也可以直接强行改天换道,不过我怕到时候冒然改换规则,引起世间大乱,害得生灵涂炭,受苦的终究是老百姓。”

  “前辈悲天悯人,玄机不及也!愿为前辈效犬马之劳!”

  洪玄机拜服道。

  “陈兄慈悲!小弟敬佩至极!小弟亦愿意参与其中。”

  洪易哪怕是不赞成陈恒之,这时也不由得为他的话所打动。

  “好,两位愿意过来帮忙是最好不过了,你们放心,到时候所获功德少不了两位的那一份。”

  陈恒之满意的点点头。

  “功德?何为功德?”

  洪玄机疑惑的问道。

  见两人都面露不解,陈恒之恍然大悟,这才想起,在这个世界,不讲功德,也不讲业力。

  不知道这是不是世界天道克扣的原因。

  比如在别的世界,修行者帮天道这个大老板打工,他肯定要发工资,只不过区别是工资多少而已。

  但是,阳神这个世界的天道大老板也实在太抠了,人家辛辛苦苦帮你打工,却连工资都不发。

  扣门!

  “我所说的功德,指的是功能福德,也是行善所获之果报。”

  想到这里,陈恒之稍稍解释道:“功德分为人道阴德、天道功德,阴德乃是有功行于同族所获取的德行,只能庇佑子孙后代,却不能用于自身;天道功德却是有功于世界,乃是天道所发放。”

  “同时,功德乃是修行上的万金油,具有提升境界毫无隐患、功德在身万法不侵等等妙用,若是功德足够多,便是超脱世界也不在话下。”

  陈恒之的声音中,充满了极大的诱惑力,听得洪玄机、洪易二人满脸的憧憬之色。

  有了陈恒之所许诺的功德诱惑,洪家父子俩干劲十足,他们暂时没心思去考虑各人恩怨,都开始为陈恒之所言的大事忙活。

  随后的时间,洪玄机比较忙,老洪忙着禀报皇帝杨盘、邀请大儒,陈述个中厉害,召集盟友等等。

  洪易也比较忙,他也尽可能的邀请一些至交之人,尽可能的参与进来。

  同时,两人都发现,这方天地之间,隐隐有一股衰败之气笼罩,就好似一个人类,走过了壮年,濒临迟暮,百病丛生。

  再结合陈恒之所说的纪元大劫,洪家父子更是对他所说的话深信不疑,彻底拜服。

  而陈恒之却离开了神州大陆,前往这个世界的四周各地,搜集书籍,并且试图邀请同道中人。

  …………

  时间缓缓流逝,一眨眼,几年过去了。

  这一天,玉京城外,西山。

  恍惚间,洪易觉得世间的一切,对于自己都不再是秘密。

  大千世界之中的一切,人文,历史,地理,天文,宇宙,时空,人心,物种,神通,奥妙。甚至包括阳神之道,粉碎真空之道,都全数都在洪易的眼前展现。

  “吾善养浩然之气……”

  “彼气有七,吾气有一,以一敌七,吾何患焉!况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气也……”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

  “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洪易脑海中的念头不停的闪烁着,一股股智慧的火光,不知不觉的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一股油然而生的明悟在心底升起,他恍惚间,看到一本巨大的书籍在他的神魂中展开。

  他心中感动的几乎落泪,自然而然的在,一个个文字在他的念头之中跃出,字字如斗,光芒大放。

  每一个字,都是他的道,蕴含着天地万物的至理,世间众生的命运,尽在此中。

  直到最后一个字自他的神魂中跃出,他的神魂轰然间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暴涨起来。

  恍惚之间,洪易有一种感觉,就是自己就是大千世界,大千世界就是自己的感觉。

  在这一瞬间,他感悟到了种种的神秘,好似一道命运长河在他心中流淌而过。

  这一瞬间,他看到了大乾九十九州,云蒙,火罗,元突,神风,甚至遥远的天外天。

  他看到无尽的光芒流转,无尽的衰败之气弥漫天地,看到了纪元之末,诸天崩塌,万物具亡的命运。

  一时间,他痴了。

  在外界,天地间无尽的元气滚动,化作一道巨大的光芒震动长空,遮天蔽日。

  轰!

  玉京城中,诸子百圣的雕像尽皆爆发出灿烂的神辉,一个个若隐若现的身影,在光辉之中显化!

  “百圣齐鸣!”

  玉京城中,所有人全都瞠目结舌的看着贡院之上亮起的无尽光芒。

  光芒之中,一个个峨冠博带的神圣身影,好似从时间长河之中走出一般。

  “儒经现世!圣子已经出现了!”

  这一刻,所有沉睡在起源之地的古老存在,都在这一阵天地震荡之中惊醒,一声幽幽的叹息,不知道是喜悦还是悲伤。

  命运之子归位!

  这一刻,这个世界似乎走到了他原本的轨迹之中。

  西山草庐之旁,洪易从恍惚之中清醒过来,就见到陈恒之已经站到了他身前。

  “陈兄,你来了!”

  洪易眼中闪烁着无尽的光华,大道之意弥漫而出,令人一见之下如同见道。

  陈恒之问道:“洪兄,才气之道,可是已经成了?”

  思来想去,他将所有搜集而来的书籍尽数交给洪易,让他去领悟才气之道。

  毕竟,洪易乃是天定的纪元之子,由他领悟才气修行之道自然轻而易举,若是自己来的话,说不定没有这么容易成功。

  至于创道之祖的名头,在改变世界剧情命运,获得巨额世界本源点的透惑下,也没有想像中的那么重要了。

  孰轻孰重,陈恒之自然心中有数。

  果然,如今不过区区三年多的时间,天道生出感应,百圣齐鸣,纪元之子归位。

  “幸不辱使命!还请陈兄鉴赏!”

  洪易微微一笑,随手一招,天地间的无尽流光就化作了一本书卷,一个个的文字自他的掌心跃出,片刻时间就组成一卷儒经。

  “好!正要拜读陈兄的佳作!”

  陈恒之微微一笑,伸手接了过来。

  经过了这么多年来陈恒之不间断的影响下,这本儒经肯定和原著中不一样了。

  哗啦啦!

  书卷无分自动翻开,儒经的内容展现在陈恒之的眼前:“雨潦四集,浮动床几,时则为水气……”

  十数个世界以来,陈恒之的积累何等之大,道藏经书熟记不下百万卷,儒门经典他自然是懂的。

  但是,明明还是这几个文字,他却感受到了不一样的东西,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

  恍惚间,他看到了一卷经书在他面前展开,那其中有山川河月,有星辰斗转,更看到了大千世界,天外天.......

  恍惚间,他看到了一条巨大的正气长河沛然于世,充塞于天地之间,遮天蔽日般,将世间其它大道都遮住了……

  正气长河之上,列代圣贤的虚影悬浮于其上,想来经过无穷岁月,他们可以化作英灵,显露于世间……

  “呼!”

  片刻后,陈恒之合上书卷,轻出一口气:“了不起,洪兄的正气大道甚合我意,很好!”

  洪易微微抱拳:“谢陈兄的点拨之恩!”

  洪易能悟得正气大道,陈恒之出力甚巨,无论如何,他都欠了陈恒之一个大人情。

  况且,此时的洪易即便已成道,在他感应中,陈恒之的气息中仍是那般深不可测,因此,他没有自傲,仍旧是如以往那般恭敬以对。

  陈恒之摆了摆手:“你能悟得大道,是你自己的造化,我只是随手点拨,可不敢居功!”

  洪易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两人出了茅庐,来到外面。

  陈恒之指着外界,在平常人看不到的地方,在两人眼中却清晰可见,说道:“正气大道正在慢慢侵占其他的大道,短则三五月,长则五六年,这整个世界就会变成儒道的世界!到时候,洪兄就是一道之祖,如同圣人在世!”

  在常人看不到的地方,一条庞大的正气长河充塞天地,缓缓向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占据。

  而且,令陈恒之惊奇的是,阳神世界的天道居然没有阻止这一行为,好似看不见,或是说,发现了也没有阻止,默认这件事的发生。

  或许,在天道看来,陈恒之、洪易等人的折腾对衪有益,或是衪也想尝试一下,看看成效如何。

  两人出了茅庐,顺着山路,来到了一处平原地带,此刻正值春夏相接之处,西山到处郁郁葱葱,山林间鸟兽轻鸣,一片和谐的气象。

  洪易听得陈恒之的话,笑了笑,算是默认了下来。

  “希望如此!”

  他仔细的看了陈恒之一眼,问道:“陈兄,冒昧问一句,你不是此世界之人吧?”

  儒经大成,他虽然算不得此界最强,但是,在这方世界能超过他的人,不足一掌之数。

  得道超脱之后,洪易已经达到了阳神之境,只着一步就可以到达彼岸,或许迈步就过去了,或许永远也迈不过。

  他如今的境界比之陈恒之也只差一丝,自然可以看得出很多问题。

  “不错!我来自其它世界!”

  陈恒之大大方方的承认了下来,说道:“我等身处的这片世界,并非是唯一的存在,世界之外,还拥有无穷无尽的世界,此方世界,不过只是诸天万界其中之一罢了!”

  陈恒之的话,令洪易猛然一怔。

  诸天万界?

  大千世界不过是无尽世界之一?

  他心中剧烈震动,无尽的念头翻滚着。

  “诸天万界........”

  洪易嘴唇忍不住一颤,过了一会儿,问道:“陈兄来到这个世界,可是想要占为己有?亦或是有别的图谋?”

  “哈哈,洪兄多虑了!”

  陈恒之坦然一笑:“我这只不过是本体分出来的亿万分身之一,游历万界,丰富阅历,增长道行,仅此而已!”

  “啊?亿万分身……”

  洪易大吃一惊:“想不到陈兄来头这么大?想来你的本体在诸天万界中,也定然是大名鼎鼎的一方大能级人物吧?”

  陈恒之摇头失笑:“我的修为虽然还算可以,放眼诸天万界中,大能者无数,我这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这……”

  洪易心中生起惊涛骇浪,久久无言。

  过了许久,陈恒之开口说道:“我这具分身出来这么久,马上要回归本体了,洪兄,以后有缘再见了!”

  不错,陈恒之要回去了。

  本来他打算将这具分身留在阳神世界,但是,纪元大劫即将来临,还不知道后面如何,为安全起见,还是回去为好,否则,要是陨落于此,一切都前功尽弃了。

  再说,改变世界命运轨迹的本源点已经到手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洪易还沉浸在诸天万界的惊骇中,此时却骤然听得此事,更是惊诧不已。

  “陈兄怎么说走便要走了?”

  洪易不由得脱口而出。

  “呵呵,早一日晚一日,有什么区别吗?”

  陈恒之淡然一笑,神情说不出的洒脱。

  洪易闻言,瞬间反应过来:“是我着相了!陈兄要走,我也不便挽留,只是,希望日后还能有再见陈兄之日!”

  “你要努力了,先定下一个小目标,比如说,先从这个世界超脱出去!哈哈!”

  陈恒之说完,一股强大的气势从身体中勃然而发,呼啸间破开云霄,化作一道璀璨的虹光,整个人消失在天际。

  目送陈恒之离去,洪易重重的点了点头,轻声道:“我会的!”

  ………………………………………………

  呼呼!

  微风带着一抹灼热,徐徐吹拂而过。

  一道金黄色的光芒从天而降,化作人形。

  陈恒之环首四顾,发现自己此刻立于一座小山之顶,这座小山高不过百多丈,草木深深。

  漫山遍野的枫叶红得特别娇艳明丽,就像一簇巨大的火把在熊熊燃烧。

  湛蓝的天空,郁郁葱葱的丛林,陈恒之深吸一口气,将一口纯净的空气吸入肺中,那种舒爽是在现代社会中永远也体会不到的。

  不过,随后他又皱了皱眉,空洞、脆弱、压抑、沉闷之感涌上心头,仿佛来到了万丈高空,稀薄的空气,令人感觉到一股窒息感扑面而来。

  像是将一头大象装进了纸盒子里,有种说不出的压抑和沉闷。

  同时,在陈恒之的感应中,他觉得眼前的这个世界十分的脆弱,就像是吹大的气球一样,只要他稍微一用力,便能将这天地撕碎。

  这绝不是陈恒之的错觉,而是他真实的感受,在他的感应中,这个世界的灵气几近于无,若非他本体的境界高深,根本就感觉不到灵气的存在。

  另外,他明显感受到眼前这方天地对他的压制极弱,或者说,在这个世界中,他的破坏力得到恐怖提升。

  砰!

  仅仅是吹了一口气,耳边便传来一声刺耳的音爆声,与此同时,前方三丈处的树林便如同遭到了龙卷风的肆虐般,一片狼藉。

  陈恒之不由皱眉,他觉得自己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因为这方天地太脆弱了,脆弱到让他难以想象。

  另外,若非他这血滴所化分身拥有本体的一丝力量,从而达到了先天境界,肺活量得到恐怖提升,他觉得自己都能在这方世界中窒息而亡。

  尽管他没有尝试过,却明显感觉到,他肉身的力量非常可怕,恐怖的力量如同沉寂的凶兽一般,还未彻底苏醒,便让他自己都感到一阵心惊肉跳。

  在这个世界,被放大的不仅仅是力量,还有速度,防御,精神力等。

  一旦他全力出手,便宛如神话中的神灵一般,蹋碎山川,崩断河流,堪称是人形天灾。

  这其中,或许是世界等级的差异,或许是空间密度的不同,或许是世界构造的不同。

  “这个世界,可能是一个极其低等的世界……”

  陈恒之皱了皱眉,自语道。

  想到这里,他脸色难看,若是真的低等级的世界,那岂不是永无恢复到本体境界之日?

  咦?

  不对,我怎么把星辰武道给忘了?

  陈恒之蓦然眼前一亮,脑海中灵光一闪,他想到在第一个世界时,自创的秘笈:星辰武道。

  想到这里,他按捺下出去寻找人迹的心思,四下看了一眼,这座小山坡人迹罕至,连山路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

  不过,无所谓了。

  “太阳西垂,看其高度,应该是下午四点多钟,快要天黑了!”

  “观周边草木生长可知,此地属于华夏的南方地区,此时亦是夏秋相交之际!”

  “既然还是在国内,那就不慌!容我升个级先!”

  “幸好小爷我学识渊博,贯通古今,对野外求生、天文地理都不陌生,否则,岂不是要迷路?”

  陈恒之心里不断闪动着各种念头,双手却是不停,他屈指一弹,前方一棵一人环抱之粗的大树应声而倒,抓住树干,随手一抹,树枝纷纷落下。

  不消一时三刻,一间精致的小木屋就出现在眼前。

  陈恒之小心翼翼的迈步进入木屋中,生怕一个不小心,身上带起的气流就把这间小木屋给吹飞了。

  盘膝而坐,内视己身,他发现,这具身体乃是以本体的一滴血所化,百脉俱通,肉身强度在常人的十倍以上。

  经脉粗壮,一丝精纯的先天真气从丹田中流出,沿着各大经脉运行着大周天,畅通无阻。

  过了很久,才有一丝外界的灵气被吸纳,转化为真气,这效率可谓是低得吓人。

  陈恒之不再迟疑,精修版星辰武道的心法浮上心头,可谓是字字珠玑,微言大义。

  他五心向天而坐,双目似睁似闭,呼吸时有时无,脑海中观想着周天星辰。

  一念不起,万念沉寂。

  不知过了多久,陈恒之的神念仿佛一下子拔高,飞出九州世界,飞到了空寂无边的宇宙星空中,飞到了大日之上。

  他感觉自己仿佛化身为天上的大日至尊星辰,散发出无穷的热量,照耀着大地苍生,孕育万物。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恒之回过神来,只见脑海中多出了一颗金黄色的大日至尊星辰,正悬挂在精神世界的天空正中央。

  “咦?我的本命星…还是太阳?”

  收敛胡思乱想的心神,他继续第二重的修炼,接引。

  随着口诀的运行,陈恒之感觉到天地间无处不在的太阳之力,正往自己的身体里跑。

  那浓郁的太阳之力,进入他的身体后,洗涤了他的肉身,令他的身体感受到久违的提升,在身体内转了一圈,一丝角落都不放过。

  最后,进入脑海泥丸宫,被那尊观想出来的大日至尊所吸收。

  随着功法的运行,体内的真气耐不住寂寞,被迫转化为太阳之力。

  一个时辰后,陈恒之感觉自己已经达到了本次修炼的极限,便停了下来。

  看着空空如也的下丹田,陈恒之心情大好,转修星辰武道成功,以后就不虞有使用过度导致真气枯竭,却始终得不到外界灵气补充、恢复之忧。

  而且,在这个灵气稀薄的世界,也有了再进一步的可能。

  “不过,灵气稀薄,岂不是武力值很低?那以我如今的武功,岂不是天下无敌?”

  随后,陈恒之眉头一挑,念头一转,立即美滋滋的想道:“本体的意思是分身万界,那……我就不用回去了?哈哈,这个世界岂不是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哈哈!实在是太好了!”

  随后,他又皱了皱眉,想道:“我如今吹口气便有如天灾降临,这个世界的人,哪还能遭得住我随手一击呢?岂不是……我想找个合适的女人都找不到,一个冲击就灰飞烟灭?”

  嘶!

  想到这里,他瞬间一阵牙疼。

  陈恒之绝对想不到,他的其中一个分身来到了这里之后,第一个念头居然是找女人,不得不说,分身和本体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差别。

  也许,这个分身受了什么影响,谁知道呢?

  随后,他又沉浸在修炼之中。

  日落西山,月上中天。

  一丝丝月华之力被陈恒之吸入体内,滋润着他的肉身,随后,他发现,在月华的作用下,身体竟然变得柔和起来,好似轻盈了许多,对力量的掌控也提高了许多。

  “莫非……这是阴阳之道?正所谓孤阴不长,孤阳不生,阴阳相合,大道自然……”

  陈恒之停下修炼,摩挲着下巴,眼睛一亮。

  既然有效,那就更要好好得吸收月华之力。

  想罢,他又闭上了眼睛,沉入修炼之中。

  日升日落,已有七个轮回。

  一连七日,陈恒之都在不断地调整着自身状态,努力适应这个世界的环境。

  他需要控制的不仅仅是自身的力量,还有自身的体重,呼吸间的频率,以及修炼的程度。

  就如普通人突然来到了太空一样,世界环境的巨大差异,让他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去适应。

  一直到第八日。

  “哈哈,终于好了!”

  陈恒之大笑一声,冲天而起,直接从小木屋中破空而出,脚下轻点,就来到了一棵大树上。

  他举目遥望远方,只见这片青山下,目之所及处,有着一处小山村,山村不大,只有几间茅草屋的存在,如今看去,尚有渺渺青烟升起。

  “呦嗬,有人的地方,看来小爷很快就知道这个世界是哪里了!”

  陈恒之负手而立,脚尖在树梢上轻轻一点,整个人如离弦之箭,直往小山村而去。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