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最后一章
      “有点意思,如今是大清朝康熙八年七月?这究竟是一个历史世界还是武侠世界,亦或是什么影视世界呢?”

  陈恒之嘴里喃喃自语。

  告别了村民,顺着小路往山外而去,前往最近的县城。

  看着自己一幅长发高冠的模样,村民们都是露出一脸的惊恐之色,陈恒之没有久留,转身就走,他不想连累这些普通人。

  从小山村的村民们口中,陈恒之得知,这个世界目前处于清朝初年,民间才刚刚安稳下来,百姓们也都在清廷的强制下,剃发留头。

  他仿佛还能从空气中闻到一股血腥味,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距今不过才十来年,上百万汉人的冤魂还不曾消散。

  满清自入关起,在中原转战烧杀三十七年,才初步占领华夏九州之地。

  在这短短三十余年间,就使得华夏的总人口由明朝末年的两亿,锐减到清前期的5000~7000万人。

  大明一朝,有思想、有血性、敢于反抗的有志之士,基本上被满清屠杀殆尽,剩下的都是愿意屈膝于满清的奴才。

  一名姓周的先生说过:满清屠尽了汉人的骨气廉耻。

  回忆着以往书上所学的历史记载,陈恒之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杀意。

  “莫非,是这个世界的汉族亿万同胞们强大的怨念感动了天道,所以才有了我这具分身的到来?”

  陈恒之脑海中升起了一个强大的念头,他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哈哈,管他这么多,我只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就行,无论是什么妖魔鬼怪,都休想挡住我陈某人的脚步!”

  念头一转,陈恒之哈哈一笑,脚步轻点,快速跃起,转瞬就消失不见。

  …………

  京城。

  城内街道众多,阡陌纵横,被划分的井井有条,街道宽阔,以大理石板铺就,一眼望去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叫卖声不绝,确实不是其它县城可以比拟。

  降临到这个世界半个多月,陈恒之已经从江南赶到了京城,这个诺大王朝的心脏地带,同时,他也大致猜到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一路走来,他已经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天地会陈近南,还有东海蛇岛神龙教洪安通等人。

  那么,这个世界的名字也就呼之欲出了:鹿鼎记。

  只是不知道这是什么版本的鹿鼎记,有小说版,电视剧也有无数个版本,还有经典的星爷电影版,版本之多,可谓是数不胜数。

  而且,各个版本中,武功也不一样,电视剧和小说版中,武力值偏低,倒是在意料之中。

  但若是星爷的电影版,其中人物的武功就被拔高了不少,轻功一跃就是数丈远,算得上是高武版的鹿鼎记。

  坐在京城一栋酒楼的二楼,陈恒之独自一人自饮自酌,心里盘算着要如何行事。

  如今已是康熙八年,八岁登基的玄烨在经过八年的亲政之后,已经不满足于政事皆由顾命大臣打理的事实。

  如果按照正史记载,这时候的索尼已经病死,苏克萨哈两年前就被鳌拜诬陷所杀,只剩下排名最末的遏必隆还在。

  可是在鹿鼎记世界中,苏克萨哈却是两个月前才死,索尼至今都活得好好的,还在朝堂上与鳌拜周旋。

  这样一来,已经十六岁的康熙,自身实力比历史上还要更强,明面上也有人能制衡鳌拜。

  朝堂上,战云密布。

  江湖上,风波渐起。

  如果是普通的穿越者来到这个世界,肯定是拉帮结派,种田发展;或是投身于清廷,蛰伏起来以图壮大自身;或是干脆直接就投入大清爸爸的怀抱,甘为奴犬!

  然而,对陈恒之来说,这个世界的最高武力亦不过是后天阶段,科技方面也只有所谓的红衣大炮还算有点威力,简直不值一哂。

  以他先天真人境界实力,足以在这个世界纵横自如,天下莫有抗手,这个世界对他而言,不过是自家的后花园。

  既然如此,哪还要讲什么计策?

  直接冲进皇宫,抓住小皇帝,引蛇出洞、围点打援,逼得满八旗进京救驾,再以绝世武力,将这批人从世上抹去。

  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这天下之主的位子,如今也该轮到我陈某人坐坐了!

  想罢,陈恒之不再迟疑,哪还管什么剧情不剧情,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就欲结账离去。

  就在这时,一股强大的波动笼罩而下,直接将整个鹿鼎记世界都凝固了。

  风儿不吹了,日月也停止了旋转,甚至空气中的灰尘都停留在原地没有落下。

  陈恒之面色不变,不,准确的说,他就是想变也变不了,整个人都被这股突如其来的力量压制,除了思绪,其余的都不能再动。

  一道朦胧的人影从天而降,落在陈恒之的眼前,全身都朦朦胧胧,看上去却有一种似在此间,又不在此间的韵味。

  “不得妄自尊大,挑衅和谐大道!否则,协会就抹除你的存在!”

  来人说了一句话之后,渐渐消失。

  陈恒之眉头一皱,他感觉到那股压制力已经消失,与此同时,脑海中突然多出了一股信息。

  “这样的话……”

  过了片刻,他脸上露出一丝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的表情。

  在诸天万界中,存在着一个巨无霸势力,正式名称是《和谐相处共同发展联盟委员会》,浑名404协会。

  就在陈恒之心生念头要挑翻满清时,他的念头就被404协会感应到了。

  如果他只是普通人,或者是普通的穿越者,那么,404协会屁都不会放一个。

  但是,陈恒之的本体已经是四阶永生境的无漏真仙,他的一举一动自然是被404协会严加看管。

  “话说,是不是有满清的人超脱了大道,而且此人正好加入了404协会,所以,这段历史就不允许改变?”

  陈恒之突然想起,当初在神雕世界中,帮杨过改变了宋末的历史,杨过自立新朝,也没见到404协会找上门来。

  “只是,这个人会是谁呢……”

  陈恒之自语道。

  不过,这样一来,就不能再按照之前的想法行事了,算

  却见楼下哗啦啦的声音传来,仔细一听,像是马蹄声与脚步声。

  “特么的,反贼在哪里?”

  紧接着,就有一个大嗓门响起,说出来的话却把二楼的酒客都吓了一跳,紧接着,却见到一群清兵从楼梯口冲了上来。

  为首的是一名三十来岁的军官,金钱鼠尾,他手持长刀,左右环顾一周,惊得一众酒客都不敢吱声。

  蓦然,此人目光炯炯的看向角落里的陈恒之,嘴角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大手一挥:“来人,将这个反贼给我拿下!”

  军官话音刚落,他身后涌出一群凶神恶煞的持枪清兵,向着陈恒之快步冲了过去。

  陈恒之慢条斯理的放下酒杯,抬起头来,一双眸子中尽显冷漠,看向众清兵的眼神像是看死人一般。

  “刺啦!”

  清初时,八旗子弟的战力还在,他们一句话都没说,手中的长枪直直的向着陈恒之刺了过去,发出丝丝破空声。

  “呵!”

  陈恒之冷笑一声,手中竹筷化作绝世神剑,屈指划了个半圆,哗啦啦的枪头落地声响起。

  “妖怪啊……”

  看着枪杆上那光滑可鉴的断口,一众清兵惊叫一声就往后退去,眼神中露出一丝惊惧之色。

  要是对方手持宝剑,还可以说是宝剑锋利。

  但那名反贼只是手持一双竹筷,却轻易就切断了众人手中的精钢长枪,这不是妖怪是什么?

  身后的军官见状也是脸色微变,随后,他猛得扑了上去,大叫一声:“好小子,以为有点三脚猫的功夫就可以为所欲为?兄弟们,并肩子上,杀了他!”

  话音刚落,却见他以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出。

  只听到“咻”地一声,一道流光闪过,那名军官便飞了出去,众人放眼望去,不由得大吃一惊。

  却是那名军官喉咙中插了一根竹筷,尽没其羽,只留了一个尾巴在外面,正有大量鲜红的血液从其喉间汩汩而出。

  “呃……”

  片刻后,那军官捂着喉咙,挣扎了两下,两眼一翻,再没了气息。

  “妈呀,杀人了!”

  人群轰然炸响,所有的酒客都夺路而逃,很快,整个酒楼的客人一哄而散,消息也很快就传了出去。

  “杀了他,为旗主报仇!”

  “上,我们并肩子上,一人一枪都要捅死他!”

  “杀了他,旗主死了,我们也活不了!”

  一众清兵目眦尽裂,此时却反而激起了凶性,他们双眼通红,猛得向陈恒之冲了上去。

  一时间,枪林如暴风骤雨般,封锁住了陈恒之所有活动的空间,眼见他就要丧命于枪雨之下。

  “哈哈,来得好!”

  陈恒之夷然不惧,右手探出,有如神龙摆尾般向前抓去。

  “锵锵锵!”

  犹如探囊取物般,他的一只大手轻易的将刺过来的长枪都抓在手中,竟然发出金石相击之声。

  “来得好!”

  陈恒之大笑一声,右手猛得用力,众清兵只觉得手中长枪上传来一股沛然大力,虎口一震,持枪的双手不由得一阵颤抖,长枪脱手而出。

  “哈哈,不和你们玩了!”

  他狞笑一声,手中长枪往前一送,“噗嗤!”声响起,注入了星辰真气的枪杆,比之枪头还要锋利万分,犹如热刀切牛油般,轻易地刺入它们各自的主人体内。

  “呃……”

  十余名清兵挣扎了一会后,尽数被捅死,血流如注,整个二楼的地板上一片血红。

  陈恒之弹了弹衣袖,仿佛如弹飞几只扰人的苍蝇般轻松写意。

  踱步下楼,却见原本宾客云集的酒楼,此时已经一片狼藉,桌上酒菜还有余热,宾客们已经四散而逃。

  “出来吧!”

  陈恒之对着柜台后面说了一句,却是他双耳一动,听到柜台后有淅淅索索的声音。

  果然,一会儿之后,一个身穿长大褂,头戴瓜皮小帽的老头,颤颤巍巍地从柜台后抬起了头,他哭丧着脸,哀求道:“英雄……求您高抬贵手,饶小老儿一命,不是小老儿报的案啊!”

  “噢?不是你报的案?我有问你是谁报的案吗?这么急着撇清关系?你这是不打自招啊!”

  陈恒之双手背负,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漠然说道。

  “英雄,小老儿也是逼不得已而为之啊,您堂而皇之的走进本店,人多口杂的,别人看到了,小老儿就要担当一个窝藏反贼的罪名!”

  老头立时哑然,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泣涕涟涟:“小老儿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三岁大的小儿,为了一家老小的性命,小老儿不得不让小二去官府报备一声,还请英雄看在同是汉人的份上,饶过小老儿一命啊!”

  老头如捣蒜般,不住地叩头,并将之前的事如竹桶倒豆子般,悉数倒了出来。

  “怎么,你家人的性命就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么?呵!”

  陈恒之脸上看不出表情,漠然置之:“不过,看在同是汉人的份上,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会牵连你的家人,你放心的去吧!”

  那老头闻言脸色大变,就欲再说,陈恒之却不再给他多言的机会,他屈指一弹,一道金黄色的真气脱指而出,“咻”地一声洞穿了老头的额头。

  信步走出酒楼,却见外面原本热闹纷纷,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如今已经是空荡荡一片,只有来不及推走的小摊还留在原地。

  “放箭!”

  一声爆喝声响起。

  从街道两旁的房顶上,一排起黑压压的清兵齐唰唰地站了起来,陈恒之放眼望去,却见这些人身穿清军兵服,手持长弓,弦成满月,利箭已是迫在眉睫要发出。

  “嗖嗖嗖嗖……”

  此时,听得长官的命令,众清兵皆是手中弓弦一松,利箭急射而出,如黑压压的箭雨,如飞蝗般朝着陈恒之射去。

  陈恒之却丝毫都不意外,如今满八旗的鞑子血还未冷,战力未减。

  如今自己这一身前明打扮,堂而皇之的走进京师,这些人的反应不可谓不快速。

  不过区区一顿饭时间,清廷就已经收到消息,并且调兵遣将,将自己围了起来,若是换作普通的穿越者,说不定就要饮恨当场。

  也不见陈恒之如何做势,身上却泛起一层金黄色的光芒,他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双手往前一伸,左右划圆。

  “白鹤亮翅!”

  双手舞动间,天地间好似有一股极强的压力生出,空气变得很是粘稠,那射过来的箭雨好似被他的双手粘住,竟然随着他的双手舞动而动。

  俄而,所有射过来的箭羽都被陈恒之空手接下,他双手一转,大喝一声:“还给你们!”

  身前如林的箭羽在他的双手舞动下,竟掉转了一个方向,并且以极快的速度返回,呼啸地朝着它们的主人而去。

  “噗噗噗噗噗……”

  利器入肉声不绝于耳,恐惧的惨叫声,吃惊的痛呼声……

  一个满三百人的牛录,在交手的一瞬间,就被陈恒之轻易的解决。

  “嘶!太强大了!”

  “这还是人吗?这是天神下凡吧?”

  “便是名满天下的天地会总舵主也没有这样的武功吧?”

  街道两边的店铺中,皆是店门紧闭,而店内众人却都挤在门缝或是窗子旁,观看着这一战。

  待看到这一幕时,众人大吃一惊,不由得议论纷纷。

  陈恒之耳聪目明,自然听到了诸人的议论声,却充耳不闻,他甩了甩袖子,辨认了一下方向,径直向着满清皇宫而去。

  “他竟然还不逃?要去的方向……是皇宫?”

  “胆大包天!真是胆大包天!”

  “莫非他还想刺王杀驾不成?”

  “天啦,以他的武功,还真有可能成功!”

  “要变天了……”

  待陈恒之走后,人群轰然炸响。

  ………………

  出现在陈恒之眼前的紫禁城,是一座长方形城池,它的东西宽有七百五十三米,南北长有九百六十一米。

  紫禁城,也就是后来的故宫,由明成祖朱棣永乐四年,也就是公元1406年,开始建设。



  以南京的皇宫为蓝本营建,到明代永乐十八年,也就是公元1420年建成,占地面积约为72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约为15万平方米。

  周围筑有十米多高的城墙,并有一条宽五十二米的护城河环绕,构成了“城中之城”。

  宫殿建筑均是由木结构、黄琉璃瓦顶、青白石底座构成。

  前些年崇祯皇帝吊死于城外的煤山,大明灭亡,京师落入李自成之手,数月后,满清来攻,李自成弃城而逃,京师复又落入满清之手,一直到如今。

  “哒哒哒……”

  肃杀!

  沉重!

  庄严!

  紫禁城前的街道上,不时能够看到神色肃穆的清兵列着整齐的队伍,手持精钢长枪沉闷地走过。

  他们脚步沉重有力,不时警惕地观察着街道上的每个人,生怕有人冲击皇宫。

  还别说,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自满清入关以来,就一直都有热血未冷的汉人杀官造反,更有甚者,冲击皇宫,企图刺王杀驾。

  这时,一道人影从天而降,手中一柄长刀挥舞间,刀气纵横,残尸断臂落了一地,门口的一众清兵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刀气斩成数段。

  周围百姓尽皆惊叫着四散而逃。

  陈恒之拿着随手捡来的一柄长刀,将紫禁城门口的一营清兵杀了个干净,踹开城门,走进了皇宫。

  ///////////////////////

  ps:这是之前留下的半章存稿,一并发了,正式太监!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