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1章 假良(2更)
      玄君他们走的时候我看了一眼玄君,我想他是明白我想说什么,要是他办不妥,我自然不高兴,但他要是办妥了,我也一定很高兴。
  我只是没想过,我要是高兴了,拿什么答谢玄君,而他岂会做无酬的事。
  玄君走了我拉着罗绾贞去坐下,罗绾贞显得心不在焉,坐着也没精神。
  还不如周小良的精神,周小良在床上躺着竟然能起来了,我拉了一下罗绾贞很是奇怪。
  “他起来了。”
  罗绾贞强打精神:“鬼怪附体其实有一个极大的好处,可以让伤患快速恢复。”
  “所以周小良因祸得福了?”我问罗绾贞,罗绾贞嗯了一声,就没有下文了。
  而且我发现,除了季末扬,她似乎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竟然告诉我困了要去休息一会,就把周小良扔给了我。
  边上有病房,她干脆征用,进去把背包放下躺着。
  我去看她,她已经脱了鞋,盖上被子,在上面准备呼呼大睡了。
  我忽然意识到,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的深切含义。
  失望还是失望!
  本打算劝说一下罗绾贞,离开季末扬那个人,找个什么样的都比季末扬好,结果没等我开口,她就把我扔下不管了。
  季末扬对她冷暴戾,她就对我冷暴力,一报还一报,不愧是夫妻。
  我转身去看周小良,周小良的同事从门里出来,看见我点点头,还来跟我说话:“你来找我们的头?”
  我看了眼病房里打量我的周小良,还敢看我?这年头的鬼,是越来越猖狂了,他一个鸠占鹊巢之徒,还敢挑逗我。
  “之前见过,我是陪着罗绾贞来的,她去休息了。”提起罗绾贞的名字,大家都知道。
  跟我说话的人立刻跟我攀谈起来,言语间跟我说他儿子刚出生不久,但总是哭,整夜整夜的哭,说来奇怪,他回去了就不哭了,但他不在就哭,而且专门半夜哭,白天的时候多半睡觉,但不睡觉也不哭。
  伏魔本记载,孩子的眼睛和心智都很干净,所以他们能看到一些大人看不到的东西。
  我肯定那个孩子是看见过什么,但我也没办法现在过去。
  “罗绾贞在休息,等她醒了,我跟你过去看看。”我那样说对方很高兴,连连道谢。
  但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周小良推开病房的门走了出来。
  “别等了,孩子要紧,先过去看看。”假良一本正经的朝着我和说话的人看来,我们看过去。
  说话的人起身走去看假良,假良说没事了,还说能走能行的,不用住院。
  我瞧着假良,你是没事,你也不疼。
  “我们去看看。”假良问我,他的目光乌黑,我忽然发现,如果一个人出了事,他醒来后从眼睛是可以看出与人不同的,当然泛指那些被不干净东西附体的。
  但我那里知道,我是开了灵目,看见的东西与平常人不同,我能看见的平常人根本看不见。
  假良笑起来坏坏的,我估计他是鬼,所以没什么好心思。
  出了门我们上车,假良坐在后面看车子外面,好像很久没回来了的样子,开始四处打量。
  开车的是小王,我听假良这么叫他的。
  我想着,鬼还能接管宿主本身的记忆,这倒是意外。
  车子开了半个多小时,假良从车上下去,我们跟着小王到了他家,还没进门就听见孩子哭了,哭声几乎整个楼道都能听见,小王一脸无奈:“在这么下去,别说是我们自己,楼道里都受不了,谁家的孩子这么天天哭,能受得了?”
  小王去开门,我就开始打量楼道里了,小王家住的是多层,没有电梯,而且是六层,往上还有一层顶楼才对。
  楼梯的扶手上,有很少的一些阴气,而且阴气五层的时候没有,这里有。
  房门有,地上也有。
  假良站在一边,一脸平静,我看他穿着病房的衣服,我扭开了脸,他身体笔直,走起路像是受过训练的人,比周小良本身还要挺拔,叫人不禁怀疑他的身份。
  房门打开,小王请我们进去,孩子还在大哭,但进了门孩子就不哭了,哭声戛然而止。
  小王说:“每次我回来,就跟知道一样,只要一进门,就不哭了,我现在没事就回家,就怕吵了楼里。”
  小王换了鞋进去,他妻子抱着一个孩子走了出来,脸蜡黄蜡黄的,而且头发也是乱蓬蓬的。
  孩子五六个月大,倒是白白净净很漂亮。
  “他们是我同事,过来帮忙看看,给我吧。”
  小王是个体贴的丈夫,进门先把孩子抱了过来,他妻子急忙请我和假良坐下,给我们倒水。
  我在屋子里转动,道了谢把杯子接过来,发现杯子上有很少的阴气。
  我朝着周遭看,发现假良也在看,最终我们的目标一致,落在往楼上去的楼梯上。
  假良先开口:“楼上有人么?”
  “没人,我母亲去世快一年了,原来她在楼上住,我们这房子是分我的,买的时候钱没用很多,但是楼梯是在外面的,为了我母亲方便,特别改造了,改造没少花钱,手续也很麻烦。
  但我们这楼上,我母亲住了三个多月就生病去世了,现在楼上空着,一直没人,放了点杂物。”
  小王解释假良已经往楼上走了,他每走一步,手每次落到楼梯的栏杆上,都是有阴气的地方。
  常人察觉阴气不明显,判断的阴气只是有些冷,也看不见,但我能看见,也感觉得到阴气里面微微刺骨的那种冰感,跟针扎一样。
  往上走到楼梯上,楼上的阴气就开始弥漫到每个角落,假良往前走我也跟了过去,他抬起手握住我的手臂,我本打算走在前面,他这一握,我就到了他后面去了。
  他走在前面,神情严峻。
  我看他有些奇怪,鬼都这么嚣张么?
  “你们……”小王从后面上来,假良抬起手摆了摆,示意他下去,小王硬是没敢上来,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等我们走到里面,就看见一个穿红衣服,很凶的老太太站在里面,老太太短发烫卷,面色乌黑苍白,她看到我和假良,便凶狠的吼我们:“滚,给我滚开!”
  我捏了个诀,正打算要对付老太太,假良握住我的手腕放下,反倒是说:“老太太,差不多得了,您看您孙子,整天哭,您不心疼啊?”
  老太太愣住,发呆看假良。
  假良走去老太太面前,朝着老太太说服教育,我这才知道,老太太不是别人,是小王的母亲。
  老太太呜呜的哭了起来,坐到床上捧着脸。
  原来老太太和儿媳妇闹矛盾死的,当时儿媳妇肚子大了,要吃点水果,但就是觉得心热,给她水果她要吃点冰镇的,还要吃冰镇的西瓜,老太太不让,说是吃了对孩子不好,结果两个人就闹了矛盾。
  一口气堵着,老太太就病了,一检查没有多久的日子了。
  老太太活了没有三个月,人就不在了。
  老太太不怪儿媳妇,年轻人都犯毛病,她后来病中,儿媳妇都是大着肚子伺候的她,心里对她很愧疚,也总是哭,说是对不起她。
  老太太死的时候是安逸的,她觉得很满意。
  但眼看着孙子就要出生了,她就舍不得走,偷偷的留了下来。
  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孙子看见她就哭,看见就哭。
  她是鬼,害怕儿子身上的震慑力,只是偶尔在家穿便服的时候她才会出去,这也是为什么,孩子看见爸爸不哭的原因。
  老太太说完跪在地上,连连祈求我和假良,只是想抱抱孩子,没有别的想法,她舍不得离开,让她留下。
  我看了一眼假良,竟听见假良说:“老太太,人和人就是因缘际会的事情,您看您现在舍不得离开,已经造成了整栋楼对您家的意见,您儿子也不好做人,您这么继续下去,您儿子就要搬家,但现在那里不是高楼大厦,难道您想要您儿子去乡下重地么,那里不吵别人。
  何况孩子那么小,轻易不能靠近,要是您过去抱了抱,您是过瘾了,可是您孙子没有十天半月能好么?
  人鬼殊途啊!
  您要留下就是害他们,您想过没有,这孩子要是因为您的一抱,从小到大与药物为伍,体弱多病,有个小毛病都要送到医院去住几天,那针头扎进幼小的手臂里面,疼起来满脸泪水,满头大汗,值得么?
  生儿育女不易,老了更不易,您要留下看着孙子的心情我明白,我不在那会,我父母哭的死去活来,我跪在地上硬是进不去他们住的房子,只因为我和他们阴阳相隔,他们住的宅院有威严护佑。
  但我们都痛苦!
  可仔细想,我没进去就对了,我要进去了,以后牛鬼蛇神都要缠着他们。
  我一生大案小案无数,从来不敢说没办过冤案,但就算不是冤案,那些杀人恶徒,死的也不少,他们不甘心的,何曾想过放我家人呢?
  我要进去了,我家人还安生的了么?”
  我没想到假良还有这事,我不禁朝着假良看过去,假良走去蹲下看着老太太:“老太太啊!您图什么啊?是不是那孩子长大成人,健健康康啊?叫一声奶奶,要紧么?”
  老太太抬头,眼含热泪,那白色温润的雾气就这么散开了,我一脸惊讶,原来鬼也是可以渡恶的!
  假良起身,转身看我,他一笑,依旧坏坏的。
  我被他笑的浑身不自在,转身就往楼下走,一步就空了,他一着急,瞬间从周小良的身上冲了出来,在楼梯上托住我,抱我到了楼上。
  我抬头看着他,到不是没见过,梦里我看他挤到了周小良的身上,但我记得当时看他就是个年轻人,但此时他眼角眉梢都很俊逸,倒是有些奇怪。
  我看他的时候,他也在看我,他比我想的高瘦,他应该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将我松开他笑了一下,他那坏笑看的人不太舒坦。
  我一脸不解,打量起他。
  他穿着白衬衫,是规规矩矩的那种白衬衫,黑色的西装裤,皮鞋是黑色的。
  他的身高和玄君差不多,而且他的气质极好。
  让我不禁想到那些教官之类的人,甚至是一些,描红跟正的人。
  “看什么呢?”假良问我,我亚历山大的转身看向倒在地上的周小良,指了指。
  “你先回去,别让他出事。”
  “嗯。”
  答应的还很爽快,跟着就看他去了周小良的身上,周小良睁开眼睛从地上坐了起来。
  看我,假良把手伸过来,要我拉着他起来,我想了下,轻蔑的看向他干净的手。
  “你自己起不来么?”我问假良,假良又开始坏笑了,我看着他透彻的脸,仿佛是看到另外一个人,眼前根本就不是周小良,而是假良。
  我忽然明白过来,男人坏才可爱那句话的本意。
  我走去拉了一下假良,假良起身就撞了过来,我就知道他没按好心,眼看他撞到我,我立刻就躲开了,但他一转身跟了过来,抱了我一下。
  只是他脸一沉,立刻就躲开了,我胸口镇魂铃竟响了一下。
  假良看我,我也看镇魂铃,而就在我看镇魂铃的时候,听见玄君染上怒意的声音。
  “殇儿,本君不在,是思春了么?还是想本君了?”
  “误会!”我忙着承认错误,假良按了一下胸口,他抬眸艰难的看我。我感觉镇魂铃安静了下来,我才转身下楼,身后假良跟了下来。
  我有些无措,难道我要移情别恋了?就为假良的坏笑?
  我们到了楼下,就看小王走了过来,他很焦虑:“怎么样?”
  “已经没事了,是外鬼,溜进来的,刚刚看到你母亲了,她把那只外鬼赶走了,你们有时间,抱着孩子去老太太墓地上看看,她也欣慰了。”大家都是聪明人,谁也不必太直白。
  小王当即就哭了,转身抱起孩子就往楼上走,一边走一边喊妈!
  我和假良在楼下看了一会,真是撕心裂肺。
  小王在楼上喊,孩子哭的不行,他妻子就在楼梯口站着,一边哭一边捂着嘴。
  我本打算等小王哭完了再回去医院,但假良拉着我的手腕就走了。
  我看他拉着我的手腕,想到他说父母的事情,也没阻拦,就跟着他离开了小王家里,离开前我回头跟小王妻子说我们先走了,就先出了门。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