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巨型青铜馆
      周末所里来电话,说是从河里打捞了一具干尸上来,要我回去看看,我便回了所里。

  推开门,满屋子的香气,直面而来。

  也缓解了我在路上的各种突发情况了。

  带上手套我去了青铜巨棺前面,第一眼看上去我就被青铜棺上的精美花纹吸引住了,忍不住去抚摸那些花纹。

  所里的小张介绍:青铜棺是从浑水河打捞上来的,是挖沙队先发现的,打捞上来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雨,挖沙队的人把青铜棺打开了,让棺材灌了水,里面是一具干尸,初步断定,是男尸。

  我随后打开了棺盖,推开后里面的香气更浓了,只是奇怪的是,好好的天忽然阴云密布,窗外也开始雷鸣。

  “呼!”

  巨大的风吹开了窗户,陈列室里面的东西开始啷啷作响,一些瓶瓶罐罐从陈列的地方滚到地上。

  一组埃及来的石灰罐落到地上,碎了一地。

  我立刻走去窗户,用力关上窗户,这才让陈列室安静下来。

  但仍旧不能屏蔽窗外乌云密布的天,和轰隆隆的雷声。

  将窗户关好,我又收拾了现场,才回去打开青铜棺。

  不出所料,里面是一具已经封存千年的干尸,甚至更久。

  目测干尸有一米九的身高,身形偏瘦且单薄。

  五官相对立体俊朗,而他有一双修长且直的双腿,从身上黏贴的丝绸纹理来看,干尸的身份相当尊贵。

  但历代使用青铜棺下葬的帝王中,似乎也没有这么寒酸的。

  青铜棺内没有任何的陪葬品,也没有铭文。

  彻底检查了一遍,有些失望。

  线索全无。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层包裹着干尸双手的黏连丝绸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急忙用镊子小心翼翼的捏开。

  惊喜出现了,一枚黑金镶嵌,绿色松石的戒指。

  仔细检查,更加惊喜。

  戒指所为的黑金其实并不是黑金,而是一种古老的材质托伽。

  托伽是陨石熔炼后制作的一种金属,而现代人早就不用这种东西,许多陨石有辐射,所以现代人极少有人佩戴。

  但是古代人却很崇拜,特别是拥有神职的人。

  相传托伽有驱邪的功效。

  而一些神职的人,甚至用它做法器。

  这一发现令我欣喜若狂,继续检查镶嵌的松石戒面已经玉化通透如宝石一般,而大小和质地也堪称绝品。

  干尸的身高决定了他手指的长度,他的手指是我见过最长的,而戒指戴在他的中指上,戒面加上镶嵌的围度,恰好覆盖他中指的上半截。

  这样的戒指,也是我见过出土文物中最奢华的了。

  我小心翼翼的扶起干尸的手,将戒指拿下来,离开青铜棺开始仔细观察。

  就在此时,有人敲门。

  我的手一抖,戒指掉了。

  我急忙找,但怎么找,就是找不到。

  门外是小张的声音:“离殇!”

  “进来吧。”

  我急忙整理了一下,看向门口。

  小张进门便来找我:“离殇,老板问你怎么样了?”

  “哪有这么快,电话怎么没打给我?”我奇怪,季末扬那个人从来不让人传话的。

  小张一脸为难:“还说,老板说打你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他才发怒,说你做起事什么都能忘。”

  “电话?我没接到电话啊!”拿下手套我急忙看了一眼手机,未接来电十几个。

  奇怪了,怎么一点声音没有?

  我看小张:“可能是刚刚电闪雷鸣,信号不好!”

  “离殇,你说什么,外面天气好的不行!”小张说着走去窗口,打开窗户给我看。

  我转身,看着窗外,天气确实很好。

  “可能是过去了。”

  转身我正看向青铜棺里,一瞬便被青铜棺里的那只手震惊了,我迈步走到青铜棺前,仔细看青铜棺里的那只手,手上的黏贴丝绸完好无损。

  一时没忍住,伸手去摸了一下刚刚我用镊子钳过的地方,根本就是完好无损,但我刚刚明明钳住拿起来了,虽然没有损伤,但是痕迹肯定有的。

  小张着急了:“你倒是给老板回个电话。”

  我转身,正打算说话,看到陈列柜上的几个埃及来的石灰罐,石灰罐不多不少四个,按照顺序有序摆放。

  我看向地上的扫地矬子,我明明匆忙下把石灰罐和里面的包裹物扫了上去,准备一会粘合回去,但现在上面空空如也。

  我环顾周围,陈列室里干净整齐,如往常一样。

  小张奇怪:“离殇,你看什么呢?”

  “没什么,对了,青铜棺在我看之前,有人打开过么?”

  “打开过,你又不是不知道老板的本性,他最怕有什么陪葬品被咱们私藏了,那一次不是彻彻底底的检查?”

  “那他就是看过了!”我倒是忘了,季末扬那个人的贪财吝啬,小人之心!

  “看过,从头到脚都检查了,确定没有陪葬品痛的肉疼!”小张靠近,小声告诉我。

  我再度看向青铜棺,太奇怪了!

  难道是我产生幻觉了?

  “你快打电话吧,不然老板要骂你了!”小张说完转身走了。

  陈列室的门关上,我打电话给季末扬,也就是我的老板,结果被他一通大骂。

  跟季末扬四年我已经习惯了,在没得到什么好处的情况下,向来如此,火气偏高了些!

  “你写个报告,上面就写无研究价值。”最终骂够了,还是说出了肺腑之言。

  “犯法的事情我不做。”我准备挂电话,季末扬恼羞成怒,又是一顿大骂,但最终他还是说出心声。

  “青铜棺是我的挖沙队打捞出来的,我已经申请了保护,交不交我说了算,是有这个允许的。”

  “但你私藏就是不对,报告我不给你写。”

  “哼,那我自己写。”

  最终电话挂断,季末扬自己写这个报告。

  但我注视着青铜棺,却陷入沉思。

  此时窗外又开始乌云密布,直至我重新检查青铜棺以及男尸,一切才归于平静。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