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鬼 果然是很可怕
      罗绾贞并未相信我说的,她还是坚持让我离开,而季末扬也是跟她一条心,打定了要带着我离开的心思,我不肯,季末扬竟然趁我不注意把我打晕了。

  等我醒来,发现已经在机场了。

  我不肯走季末扬拉着我要登机,我正打算跟他说我不走的事情,他又打晕了我!

  等我再度醒来,我已经在回程的车里了,估计是觉得飞机带不走我,才开车。

  毕竟登机他不可能带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机组人员是绝对不允许的。

  看我醒了,季末扬说:“刚刚罗绾贞打过电话,她那边已经处理过了!”

  “……”我没说话,只是看着季末扬,想知道他良心疼不疼?

  不知道他是不是租来的车子,还是罗绾贞还有其他的车子,但他开着车飞快,我坐在车子后面,分明就是在逃命。

  我对他不发一语,他也看了我一眼。

  我的手被她捆住了,就算我想离开也不可能。

  但他也不跟我说话,他也不过是看了我一眼,一心顾着逃命。

  轰隆一声,我被车外的雷鸣吓了一跳,朝着外面看的时候,乌云遮蔽天空,黑压压的压下来,雷鸣电闪不绝。

  “要下雨了!”我不自觉说,季末扬却脸色很差,他也不自觉的在车子外面看了一会。

  他那样的眼神我要是还不明白,我真是太傻了!

  “现在什么天?”我问,季末扬告诉我晴朗的不能再晴朗了,我看向车子外面,雷鸣声仿佛要吞没什么人,越发急促。

  我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镇魂镯,镯子毫无反应。

  香雾不在里面,他还在罗绾贞那里呢!

  我看向季末扬:“要是她死了,你会不会后悔?”

  季末扬看也不看我,好像是石头做的面无表情,告诉我:“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谁也改变不了!”

  我好想笑,但我没有,我只是看着季末扬:“我们不来,她就没事了。”

  季末扬没有回我,车子继续加速。

  “你不怕遭报应么?”我继续问,季末扬却根本不理会我,他开车开得好想火箭疾驰在我眼前的大雨里面。

  而在他看来,眼前一马平川,晴空万里。

  终于他的车子没油了,他进了加油站里面,准备加油。

  就在他加油的时候,我咬开绳子从车子里跑了下来,他转身我已经上车离开了,他从后面追我,我根本就不理会他。

  先前他是怎么对我的,现在我就怎么对他。

  手机不断响,我知道是季末扬给我打电话,但我不能接,那是人命!

  是他告诉我,做人不能太自私!

  我把车开了十几公里,确定季末扬追不上我了,我才接了电话,电话里是季末扬的怒吼:“马上回来!”

  “……之前你盗墓被人举报,是我举报的你!”我交代后事一般跟他说,季末扬忽然沉默了。

  我继续说:“你私藏的镇国玉玺,是我泄露出去的……还有你的那幅宋代字画,也是我拿走送到的文物局!”

  “回来吧,我等你,我们回去说。”

  史上,我听见季末扬最平淡的一句话,仿佛他早就知道我干的一切!

  我也恍然大悟,他肯定是早就知道,他在罗绾贞门前监视了我那么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干了什么?

  “老板!你保重!”

  说完我挂了电话,其实我也不想他跟着去罗绾贞那里,我怕他出事!

  季末扬电话里吼我,但我没有听见他吼什么,我就把电话挂了。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帮我,虽然有风雨雷电在前,但路上却一辆车都没有,而我穿行在大雨之夜,竟堪比火箭。

  到了罗绾贞家门口,下了车我朝着里面看,院子里面一片狼藉,罗绾贞在地上趴着,人已经昏迷了,我急忙跑过去看她,试探了一下,她还是有气的,只是气息微弱好像随时会没命一样。

  我急忙扶着罗绾贞去床上躺着,给她做人工呼吸,给她心肺复苏,但都没用,她就跟死了一样毫无反应。

  我打电话叫救护车,手机也打不通,一直都是占线。

  我正看着,季末扬从外面跑了进来。

  我转身的时候季末扬看到罗绾贞如遭雷击,他的脸色一白,站在那里傻了!

  “怎么了?”问是问了,季末扬却没靠近。

  “不知道,救护车的电话打不通,她也没反应。”听我说季末扬才跑到罗绾贞面前,抱起罗绾贞拍她的脸。

  “醒醒!”

  罗绾贞毫无反应,季末扬怒吼:“你起来啊?”

  还是没反应,我转开脸在周围看,总是线索的,正找着,看到香雾站在对面看我,他脸色平常,目光冷漠,我知道他肯定看见了。

  “怎么回事?”我跑去问,香雾甩开袖子转了过去,根本不屑理我。

  我跑去他前面:“你说话啊!”

  “哼!”

  “哼什么哼,让你说话呢?”

  着急了我就对着香雾大吼,香雾的目光冷漠:“原本本尊是可以帮你们的,但你们封住了本尊帮你们的大门!”

  香雾意有所指,我忽然想到镯子,我急忙打开镯子上的红绳,把手给他:“你进来!”

  “你以为本尊是什么,岂是你要本尊进去,本尊就进去的?”

  “那你想要怎么样?”

  “本尊要你做本尊的奴!”香雾那般说我愣了一下,奴隶?

  “行,你进来吧!”我满口答应。

  香雾愣住,俊脸一沉,冷哼一声转了过去。

  我只好跑去他面前,真想一脚踹死香雾,但眼下又不是时候,谁叫有求于他了。

  “求求你了!”我拉住香雾的袖子,香雾一脸嫌弃把我推开,我顺势就要给他跪下,他脸色一沉,用袖子扫了我一下,我直接撞到了桌子上。

  我起来便听他怒吼:“滚!”

  我急忙起来:“你不是要我做你的奴隶,我做你的奴隶,你帮我!”

  香雾寒眸掀起:“你知道是什么奴?”

  “……什么奴?”我一脸茫然,奴隶不就是奴隶?

  香雾嘴角上翘,眼梢阴媚。

  “奴,奴妓,是专供本尊发泄欲火用的!”

  我一下怔住,香雾迈步上前,修长的手指捏起我的下巴,他那只带着托伽的手冰寒刺骨,我没忍住甚至打了个激灵。

  “怎么?不肯?”香雾眼眸缓缓看我,我忽然心跳加速,被他勾的有些发麻,我自认也不是好色之徒,但他一看我,我竟然很想扑上去!

  鬼!果然是很可怕!

  “我愿意!”我不是一时冲昏头脑,我是身不由己,我不要脸的想,然后吞咽了一下。

  香雾冷然,用力想要捏碎我的下巴:“离殇,你可别后悔,本尊……可不会善待你!”

  我一脸平静:“我知道!”

  说完香雾一把甩开我,我摔了个跟头,起来他已经进了镇魂镯,我奇怪抬起手看着镇魂镯不解。

  我还在月经,为什么他能进去了?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