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7章 两个人
      研究起来我才知道,紫檀木的桌子虽然有两千多年,但看桌子的一些地方,才知道,东西是两千多年前的,但物件却是近代的。
  也就是说,这桌子是老物新作。
  得此结果就不奇怪,见到两千多年的紫檀桌子了。
  桌子看过我看了看几位脸色各异的妈妈,坐下陪她们坐了一会,顺道观察她们的身份,确定她们都是鬼,而且看样子已达到鬼王级别,我才起身,如下墓那样去走动。
  起初有人阻拦我,特别是那穿黑衣的妈妈,一看就不好对付,出言刁难我:“你这胆子还不小,仗着有几分姿色,就不把我们几位妈妈放在眼里,我看你要好好学学规矩才是。”
  我转身看那黑衣的妈妈,倒是没有争辩。
  凡事既来之则安之,季末扬不是常说,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那今日,是生是死,也不必担忧!
  黑妈妈越发不悦:“你看上去全然不在乎?”
  “还好!”我说着看了一眼其他的妈妈们,黑妈妈起身站了起来,便朝着我这边走。
  那只,另外穿蓝衣的蓝妈妈跟着便起身站了起来:“好了,差不多就先各自回去吧,这一届魁楼的管事妈妈是我,不是你们,谁也别挡了我的财路,不然这事我自然会禀告青鬼王,让大家吃不了兜着走。”
  蓝妈妈说完,另外两只妈妈转身便走了,只剩下黑妈妈看着我冷笑,但最终黑妈妈也拂袖而去,只是黑妈妈走的时候留下一句走着瞧,她才走远。
  “去吧,研究去吧!”蓝妈妈说完便去了别处,偶尔我能看见蓝妈妈站在高处,带着几只婢女看我,每次对上我的眼睛,蓝妈妈便皱起眉,不耐烦的转身离去,那离去的无奈好像是遇到棘手的事情,不甚堪忧!
  鬼楼有近千名的鬼奴,但也绝非全都美艳绝伦,能数得上绝色的有百余只,而得宠的有十几只。
  我来之后的三日里,每日都有人点名要见我,但他们也不是见不到我,只因我总是在研究房子,出入比较频繁,除了我不能离开鬼楼范围外,鬼楼内,我可以随便出入。
  鬼楼的妈妈是黑白红蓝四个颜色,所以都叫她们蓝妈妈,白妈妈……
  现在掌管鬼楼的是蓝妈妈,蓝妈妈每次看到我都忍不住摇头叹息,对我这样痴痴傻傻的艳鬼,伤透了心。
  昨日蓝妈妈叫我过去,说找人教给我跳舞弹唱,但我学不会。
  不是不专心,是学不会。
  蓝妈妈便说我太笨了,空有一副皮囊!
  蓝妈妈还说,这几日就是青鬼王的生辰了,青鬼王每年生辰都要新来的花魁献舞,但我不会跳舞,弹个曲儿也不会,要我不知道干什么,简直就是废物。
  结果蓝妈妈一气之下,竟然懒得问我叫什么,也不叫小花魁了,直接叫我小废物!
  谁知道,小废物便成了花魁们取笑我的理由,我只要出现,就听的见有人叫我小废物。
  而原先好好的一个花中魁,成了最没用的小废物!
  只是,即便如此,我花名在外,那些来鬼楼的恩客,还是每日要点我。
  而妈妈们自然知道什么值钱,也不着急把我卖了。
  虽然我来了几日,但要点我,见上一面的价钱,据说也要千百两银子。
  其实我总在鬼楼行走,想要见我也不是见不到。
  但人心不足,鬼心更不足。
  望梅止渴显然还不够,各个都想近水楼台!
  于是,想要我下楼,没有万两银子是下不去了。
  蓝妈妈整日笑的合不拢嘴,一边骂我小废物,一边数银子手软。
  我在鬼楼的日子,也过的不错。
  今日我正在研究房梁上的挂子,忽然听见房门啪啪关上的声音,而周围一阵阴风呼呼刮来,我转身的时候,周围的房门都已经关上了,平日里莺歌燕舞的地方瞬间鸦雀无声。
  我回头去门口,本打算把房门关上,但又忍不住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出了门往下面看,有个穿青衣的男子走了进来,妈妈们急忙出来迎接,而后纷纷跪下。
  “见过青鬼王!”
  我趴在楼栏上看着青鬼王,离得远看不很清。
  正看着,青鬼王抬头看我,看到我愣了一下。
  我尴尬一笑,转身回了房间,房门吱呀一声关上了。
  回去我抬头看房梁的挂子,挂子在坊间不多,但在古时候一些大户人家很多。
  具体上面有五帝钱,还有一些筷子,红布之类的。
  但都在房梁上,这个落下来,很奇怪。
  我正准备伸手去抓,身后的门推开,我转身看门口,并没看到有人,走到门口去看,外面也没人,只是楼下的四个妈妈,却露出惊恐表情。
  特别是蓝妈妈,开始瑟瑟发抖。
  我看了看没见青鬼王,转身准备回去,刚刚转身,就看见对面站着的男子,他一身青衣,身上有浮动的花团,青鸟环绕,而他面容妖冶,虽然没有半点妆容,却是绝色倾城的容颜。
  看着我,有些发呆,打量间已经走到我眼前,伸手来触碰我的脸,我便躲开了。
  “你敢躲本王?”青鬼王不悦,脸色冰冷。
  我说道:“不敢!”
  “不敢就过来!”
  看青鬼王不好惹的样子,我只好走过去。
  青鬼王这才仔细打量我,问道:“叫什么?”
  “小废物!”我那般说,青鬼王半天才反应过来,他一笑,仿佛黑夜中绽放的昙花惊艳。
  “小废物?”青鬼王嗓音低沉浓厚,说话时把人的注意力能吸引过去,但也只是如此。
  “那里废物?”见我不说话,青鬼王继续问我。
  我想了下:“不会跳舞,不会弹唱,妈妈说还不如废物!”
  “是么?那会什么?”青鬼王看上去心情不错,也不是那般可怕。
  “吃饭睡觉!”
  “……”
  青鬼王忽然又笑了。
  转身观察了一下我住的屋子,走去床边转身坐下:“拿过来吧,本王教你该做什么。”
  “不想学,也学不会,但我会下棋。”
  “哦?”青鬼王目光沉静,淡淡的看我。
  我走去桌子前,将象棋打开,和他下棋。
  青鬼王看了一眼,走来坐下跟我一起下棋。
  他开始并不在意,但几次下来输了我,便有些意外了。
  “跟谁学的?”青鬼王问我。
  “我哥,他是喜欢,不过我不喜欢。”
  “嗯……下的很好!”
  开始青鬼王还夸我,但接二连三的输棋,他就不淡定了。
  最后一盘他竟强硬起来:“这盘本王要是输了,就让你今夜侍寝!”
  我抬头,看了看青鬼王:“嗯。”
  青鬼王手中捏着棋子:“可是接客了?”
  “还没学会!”
  “……”青鬼王嘴角上翘:“那今夜就侍寝吧,本王输了!”
  说完青鬼王便随手扔了棋子,我一脸诧异,故意套路我?
  青鬼王起身,去了外面。
  我在门口看他,他在门口说道:“准备一下,本王要娶妻!”
  “……”我一脸意外,起身去看青鬼王,娶我?
  刚刚靠近,青鬼王就拉住了我的手,我还有些迷惑,下面的人已经开始恭喜我们。
  “恭喜青鬼王喜得花中魁。”
  众人有人欢喜有人愁,更有一些嫉妒的人。
  而我被安排去梳洗打扮。
  整个鬼楼喜庆起来,周围张灯结彩,喜字也都贴了上去。
  等我换上衣服,蓝妈妈叹了口气:“小废物,你要好自为之,青鬼王几千年来有过无数的妻子,但每个妻子,新婚之夜都化成了灰烬。”
  我对着镜子,镜子里是模糊的人面,看着总那么不真实,那么诡异。
  我看蓝妈妈:“妈妈,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我昨日还见一个新来的姑娘,被强行拉着去接客了,出来的时候奄奄一息,瑟瑟发抖。
  但我来了这么久,出钱的也很多,蓝妈妈都没答应。
  “谁对你好了,你不要自作多情,我不过是想要把你卖个好价钱,你还感激我了?”蓝妈妈嘴巴那么说,但看我的眼神却很心疼。
  终于还是没忍住,蓝妈妈说道:“青鬼王看上去和善,但他并非看上去的那样好说话,我想帮你求情,但我深知青鬼王暴虐成性,如何敢去忤逆,万一他心中不亏,便会将我打的魂飞破灭!”
  我转身看蓝妈妈:“妈妈有女儿?”
  蓝妈妈摇头:“我女儿早就死了,是被人害死的,我来到这里许多年,早就不知道她去了那里,但你们很像,特别是眼睛。”
  蓝妈妈对我好,也不难想到为什么了。
  给我梳妆好,蓝妈妈便退了下去,青鬼王也来看我。
  见了青鬼王蓝妈妈拜见就先走了,她走的时候看我的眼神好像是再也不会见面了。
  蓝妈妈走后青鬼王拉着我的手便去了外面。
  下面已经张灯结彩,丝竹声也传进耳中。
  随着有人高喊拜堂,我被青鬼王带到桌案前,与他同拜天地。
  正拜着,手腕上的镇魂镯开始晃动,胸口也在不断发响。
  我也觉得奇怪,我明明把这两样东西放到罗绾贞那边了,怎么忽然出现了,难道是玄君来了?
  青鬼王察觉不对,将我手腕掀开,看到我手腕上的镇魂镯,怔了片刻!
  “你那里来的?”青鬼王面色如冰,显然是很不高兴。
  “我丈夫给我的。”我那般说,青鬼王眸仁微眯。
  “你有丈夫?”
  “嗯,已经拜过堂,而且圆房了。”
  青鬼王目光一沉,一把拉住我的手,撕开我一边袖子。
  我正准备遮挡,手臂上一颗米粒大小的红豆,我还有些意外。
  守宫砂?
  不能吧!
  我和玄君不是在一起了?
  何况……
  守宫砂不是骗人的么?
  再者说,即便我有这个东西,那我也应该知道,怎么我自己都不知道?
  “有丈夫如何,本王要你,你就是本王的。”
  青鬼王事不宜迟,拉着我开始拜堂。
  正拜着,一阵冷风瞬间将周围席卷,乒乒乓乓的一阵乱响。
  随后周围开始弥漫着香雾,我在周围看,寻找香雾的影子。
  香雾浮动,眼前出现一个穿红衣的男子,而他不是香雾还有谁?
  香雾脸色极差,看见我便说道:“离殇,你果然是死性不改,本尊几日不在,你便又开始朝三暮四了!”
  我没回应,也只是打量香雾,他说几日不在,那他去了那里?
  玄君一直都在,他不在,那他就不是玄君?
  见我不说话,香雾脸色更差:“本尊跟你说话呢!”
  我这才说:“你去那里了?”
  香雾咬了咬后槽牙,看向青鬼王:“好大的胆子,连本尊的女人都敢碰!”
  青鬼王这才放开我的手:“你是鬼尊?”
  “哼……”香雾手一挥,青鬼王被撞出去,他从台子上,一直撞到墙壁上面,差点把他撞的魂飞魄散,鬼楼瞬间乱做有一团,蓝妈妈等急忙护主,挡住香雾。
  但艳鬼能力有限,也无非是以卵击石。
  香雾迈步朝着青鬼王走,青鬼王起身,露出狰狞可怖的脸,竟然比恶鬼还可怕。
  蓝妈妈等人急忙躲到一边,青鬼王顶着一张青面獠牙的脸,和他一头张牙舞爪如鸡窝一样飞青色头发,对着香雾。
  香雾抬起手,隔空青鬼王被提了起来,他双手紧握着香雾的手:“鬼尊,你我虽然不是一个品阶,可你杀了我,天道不会饶过你!”
  “天道是什么?本尊可会在乎?”香雾手用力,准备捏死青鬼王,我拉住他的另一只手。
  他回头看我,我才说:“我们回去吧,杀了青鬼王,这里的秩序就乱了,总要有人管理的,我来此,是个误会,但总归是有惊无险,何况我也见到你了!”
  香雾愣了一下,手一松,青鬼王落到地上。
  他转身看我,眸仁还是那般冷:“见本尊?”
  “嗯!”
  “你想要见本尊?”
  “也不单单是想见你,也想说说话。”
  我拉着香雾,转身朝着鬼楼外面走,香雾刚刚还像是暴躁的豪猪,现在已经和小兔子相差不多,我拉着他离开,一切也就结束了。
  至于我想见他,老实说,他不来,我还真不记得他!
  出了门,香雾跟着我一路走到鬼楼的牌坊前面,我迈步出去,身上的衣裳便退了下去。
  而香雾却没变化。
  拉着他,我们一路离开,我才说:“阿花要害我,我早就察觉到了,老马提醒我,我就想到了阿花,但我来鬼楼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知道,你是不是鬼楼的主人。”
  “鬼楼是何等地方,岂会是本尊的地方?”香雾冷冷的看我一眼,虽然不高兴,但看他的样子并未生气。
  而我倒是觉得,香雾很好骗,我不过是跟他说,他就信以为真。
  我继续道:“我第一次过阴,遭人害,也算是长记性了,以后再也不信鬼话了。”
  “哼!”香雾要比玄君傲娇,我已经把他们当成是两个人了,起码我心里是这么想。
  回到我来的地方,人还是那么多。
  我拉住香雾,生怕他跑了,问他:“我们怎么回去?”
  香雾将我拉过去,抬起手扫了一下,我眼前一晃,头有些晕,迷迷沉沉的就醒了。
  睁开眼睛,眼前站着几个人,罗绾贞和季末扬,以及齐宇,而玄君则是在我身边握着我的手。
  只是我睁开眼的时候他正对着我发呆,我醒了,他才有点反应,跟着他就把手放开了。
  我的手被他放开,我才要起来,玄君看我要起来,没好气道:“躺着!”
  我这才感觉身体沉沉的,好像大石头一样沉重,只好躺回去了。
  玄君重新坐到我身边,将我的手握住。
  “好些了?”玄君一脸担忧,与刚刚全然不同。
  但他对我如何我很清楚,所以并没太大反应。
  季末扬摸了摸我的头:“有些温度了。”
  说完季末扬用热毛巾给我擦了擦。
  罗绾贞也松了口气:“你要吓死我们么?再过一个小时还不醒,大罗神仙也救不回你。”
  罗绾贞说话的时候弯腰在地上收拾油灯,我这才看到,我周围摆放了无数的蜡烛,和七盏灯。
  伏魔本上记载,如果人死后的七天,想要招魂,是可以将魂魄招回来的,只是要摆招魂灯。
  但招魂灯对于死人不好用,对弥留之际的人倒是可以安魂。
  也就是挽留魂魄不走。
  至于我,属于是后者了,要不是香雾及时赶到,我或许真的要嫁给青鬼王,等着魂飞魄散了。
  玄君紧握着我的手,一直看我,我对上他的脸,正准备跟他把话说清楚,他俯身便吻了上来!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