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3 九旬老太
      家里没事,我也去研究所那边上班。
  季末扬这两日在家里,他倒是什么事都没有了。
  我早上去上班,他亲自送我。
  第一天上班,就听小张说了个奇怪的事情,小张本是当笑话说的,但我却觉得肯定是有问题。
  小张说,他前几天去乡下的外公家吃饭,他外公家蒸了一锅馒头,他当时亲眼所见,结果一打开锅,一锅馒头全变成鹌鹑蛋那么小的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外公后来试,还是那样。
  “小张,你外公家都有什么人?”我问小张,小张数了数,说是有五口人,外公夫妻和舅舅夫妻,还有个年纪小的弟弟。
  “小张,你带我去你外公家看看,我帮你外公看看。”
  小张听我说有些怕了,急忙开车带我去他外公家。
  小张外公家在乡下,而且还不近。
  他开车三个小时才到,我也是累的昏昏欲睡。
  下车小张叫我,我才下来。
  我看看手机导航,这都快到下一个城市了。
  乡下现在是秋收的时候,村里的人都还没回去,小张带我敲了门,也没见开门的,小张说他外婆不能干活,应该在家,就带我去了院子里。
  进门果然看见一个年纪六七十的老太太出来了,看见小张笑的合不拢嘴。
  “你这孩子,你怎么又来了,不是叫你别来了,我们什么都不缺,你在城里一天才赚几个钱,我们养了不少东西,今年赚钱,粮食也值钱。”
  小张呵呵一笑:“我女朋友。”
  小张指着我,我一阵尴尬,小张不是结婚了么?怎么又来了个女朋友。
  老太太看见我,急忙拉着我进门,跟我说起她家和小张的渊源。
  原来去年这个时候,小张开车出来,车撞树上了,小张差点死了,是老太太把他给救了。
  后来才知道,小张的媳妇把小张的房子钱都骗走了,小张伤心,开车寻死,老太太救了他。
  我看小张,小张尴尬起来:“一时想不开,不过我也没想到,结婚才三个月,她就喜新厌旧了,拿着我的钱走了。”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不来了么?”我朝小张说,本是玩笑话,他反倒好笑了起来。
  看人的眼神都发光!
  我只好转开脸看老太太:“外婆,我们还没吃饭呢,想吃点东西。”
  “行啊,吃什么?”
  “馒头吧,就爱吃馒头。”我跟老太太一说,老太太有些为难了。
  “这两天不知道怎么了,蒸馒头就不起,不起还不说,还缩,你说……”
  “外婆,你试试……”小张满眼期待,老太太起身就去和面了。
  小张这才起身担忧的问我:“怎么回事?”
  “我看看。”
  “嗯。”
  小张点头,我去转了个圈,没看出什么,才转身回去了。
  老太太也快,一个多小时就过来了,还说平日都是自家的面引子,做出来的馒头好吃,但最近这段时间面引子也没了,还说只能用酵母粉了。
  眼看着拳头大的面团放到了锅里,结果打开的时候,全都鹌鹑蛋大小了。
  老太太一看,坐到椅子上难过起来。
  “这怎么好?”
  “外婆,我跟您说个事,您别害怕!”
  老太太看我,眼眸有些讶异:“什么事?”
  “以前啊,有个老财主,他家啊,过年蒸馒头,蒸的全是面团子,出来都是鹌鹑蛋。
  您说怎么回事?”
  老太太也是聪明人,一阵惊愕:“这是不干净啊?我怎么没想到呢,丫头,怎么办?”
  “您再蒸,我试试。”
  老太太急忙去和面,再做了面团子,找来红曲,用手指沾沾,垫在馒头上。
  老太太看我:“丫头啊,这样的话,这不是上供么?”
  “不是,点了,是为了不给鬼抢了去,不是专门上供的,吃的时候,撕下去就行了,这也不药人。”
  老太太点点头,面团放好,蒸馒头了。
  起锅一个馒头都没少,而且个个很大。
  老太太这才坐下,惊愕的看着我:“这可怎么办?”
  老太太年纪大了,也知道不少事情,她等我说。
  “叫家里人都回来,我看看。”
  “好,小张啊,你快去地里找,我跟丫头等。”
  “好。”
  小张转身走了,等小张走了,我便坐下来,拿起一个馒头吃了起来。
  老太太看我吃馒头,她那双眼睛直勾勾的看我。
  “好吃么?”老太太问我,我就笑。
  “好吃!”
  “……”老太太吞咽了一口,看着我就不说话。
  我一个馒头吃完,老太太就盯着馒头看,我问老太太:“您怎么不吃?”
  老太太伸手想抓一个,又把手缩了回去。
  我看着老太太那双苍老的手,拿着馒头给她,她说什么不要,尴尬起来:“我不吃,平时吃的多,你吃吧。”
  我奇怪:“不是说好久没吃馒头了,怎么又吃的多了?”
  “这……过去,以前吃的。”
  “是么?我还以为饿死鬼是没有吃呢?”
  “你说什么?”老太太的脸上一沉,双眼乌黑盯着我。
  我拿起馒头闻了闻,看老太太:“你要是自己出来,我饶你不死,送你去轮回,你要是不肯,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老太太一听炸毛了,起身就躲开了,我也起身站了起来,背过手一脸得意:“你可以跑,但你能去那里,这村子外面几十里没有村子,村子里你也留不得,我会把这个方法教给村子里的其他人,他们都会防备你,到时候,你就只能看着别人吃,那滋味,不好受吧?”
  老太太一听,眼睛瞪大:“要你多管闲事,我跟你拼了!“
  老太太冲过来要撞开我,我抬起手扫了老太太一下,老太太后退差点摔倒,要不是看她一把年纪了,我打她直接出来就行了。
  我正准备贴一道驱邪符,就听身后开门声音,这户人家都回来了。
  老太太一看,立刻来了主意,坐到地上哭了起来:“救命啊,救命啊……这孩子竟然趁着人不在,抢我的耳环,我的金耳环啊!”
  小张先进来,看老太太哭想过去,但听老太太说金耳环立刻停下了。
  回头小张看我,问:“怎么回事?”
  “是饿死鬼!”
  小张看老太太:“怎么办?”
  “算了,先走吧。”
  我转身就走,小张看了一眼,急忙跟了出来。
  我们上了车,小张带我去了个隐蔽的地方。
  停下车小张打电话回去,告诉他外公,我精神不好,发生过这种事,先带我回去治疗,还很抱歉。
  挂了电话小张看我:“饿死鬼?”
  “嗯,我看就是饿死鬼,要不然不会吃那么多的馒头还不饱,不过她就在你外公家呆着,没打算离开,应该是你外公家的人,她毕竟没伤人。”
  “那你怎么不直接拖出来打,我跟我外公说不是更好?”小张一脸天真,我是佩服他的。
  “现在人不信邪,说了也未必伤心,何况装神弄鬼的也不好,这事暗中解决对谁都有好处,不过你要拿钱给我,算是帮你做事,多少你给些意思一下,不然不好办事。”
  小张急忙拿来身上的钱,数了数,给了我四百。
  我收好,才下车。
  “我们现在做什么?”小张下了车问我。
  我看了下:“去打听打听,你外公家的事情,最好上一辈的事情都问问。”
  “行。”
  小张和我去打听,人家问我们是干什么的,小张开口就来:“我们是调查文明家庭的,一旦确认了,每年会有五千元的补贴下来,这是我的证件。”
  小张把证件拿来给对方看看,没等人家看清就收起来了。
  “我这是暗访,不能给人知道,所以……”
  “啊!”
  那家人开始说小张外公家的事情,上到三代都说了,但话里话外透着这家人不好的。
  好的没说,说的全是坏的。
  人心不古,这便是。
  这家的大姐说:“这老太太家不好,原先我结婚的时候有个九十来岁的老太太,那老太太天天在屋子喊饿,就是不给吃的,有一年冬天,听说想吃馒头,硬是不给,最后饿死了。
  这事我们这里好多人都知道的。”
  我看了眼小张,小张起身站起来:“不早了,我们先走了,这都七八点了,我们明天还要继续暗访。”
  “那你们明天要去谁家?”
  那女人急忙追问,小张就随便说了一家,那女人高兴的把我们送走了,扭头就去了小张说的那家。
  我和小张则是去了他外公家。
  到了门口看了看,小张带我绕到墙头矮的地方,翻墙过去。
  进了院子,小张带我去了这家的东厢房,按照女人所说,九旬老太太就在这屋子里饿死的。
  小张带我进了屋子,我们就在屋子里等。
  这屋子里面有一张床铺,上面没放什么东西,铺着被褥,一边有桌椅,看着这里就是平时住人的地方,不像是控制很久的地方,地上都干干净净的。
  小张小声问我:“这老太太看着不像是被饿死的,而且我外公一家都很好,怎么能是虐待老人的人家?”
  “凡事总有意外,人老了,就成了累赘了,久病床前无孝子,也是同样的道理。
  事情没有问明白,我也不能保证,先等等,你不要说话了,不然就先出去,等会有什么事,也不要大呼小叫的,明白么?”
  小张点点头,这才安静下来。
  厢房里安静的很,而且漆黑漆黑的。
  我和小张一直等到子时的时候,才听见房门吱呀一声,那声音就跟耗子磨牙似的,听的人浑身不舒服,小张吓得直打激灵,我立刻用手捂住了小张的嘴,让他不能呼吸,黑夜中小张憋的脸都红了。
  我朝着门口看,一道黑影,从门外迈着哆嗦的步子走了进来。
  影子有一米五左右,扎着一个发髻,脸上灰白灰白的,穿着黑裤子,肚子鼓得很大。
  进门黑影朝着床上走去,坐到床上哼起小调来。
  小张看我,显然小张什么都没看到,但刚刚门开了。
  这才是小张被吓到的原因,我能看见鬼,小张看不到,我看见有只鬼打开门进来,但小张看见的是,门开了,什么都没有,但门却是缓缓关上的。
  我把小张放开,看着床上的黑影。
  黑影坐了一会,就躺着睡觉了。
  我这才画了一道符在门板上,黑影一下就醒了,跳下床就要跑,我挡住窗户,看向黑影。
  “你还想跑?”
  那老太太看见我,火急火燎的朝着我怒吼。
  小张躲在我身后,看不见更被动。
  “到底怎么回事?”
  “闭嘴!”
  小张急忙捂住嘴,老太太朝着我哈了一口气。
  “你要是肯入轮回,我送你一程,你不肯,我只好打散你了。”我说着捏了一诀,老太太那里肯,朝着我扑了过来,我立刻拿出身后的鞭子,打了老太太一顿,老太太被打的在地上惨叫起来,但最终趴在床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小张看我又打又说的,吓得不轻。
  我拿了一道镇魂符贴到老太太的身上,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收起鞭子问:“你九十来岁,死了照理说也不亏,为何不走?”
  老太太这才呜呜的哭诉起来,说她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守寡,好不容易把儿女们拉扯大,成家立业,她本以为可以享清福了,儿女们却把她送来送去,最后送到了小儿子家。
  小儿子家对她不好,吃不饱,整天挨饿,她就被活活饿死了!
  “这么说你要讨回公道?”我问老太太,老太太急忙点头。
  “那你等着吧。”
  我起身离开,去了小张外公家正屋,小张敲门,他外公出来一看我们,还以为是我病着,打算原谅我,跟小张说,但看小张哆哆嗦嗦的,一脸奇怪问小张:“你怎么了?”
  小张指了指东厢房:“闹鬼!”
  小张外公一听,脸都绿了:“你这胡说什么?”
  “别听他胡说,他刚刚带我过去那屋子,打算住,结果被吓到了,我们才来这里的,白天的事情是我不好,您不要怪我。”
  老头子也好说话,不跟我们一般见识,带着我们进了屋子。
  此时,老太太也出来了,看见我竟有些不认识我,但她看了我一会,忽然说:“我想起来了,是你啊?”
  老头子一脸茫然,这才奇怪:“你白天见过她,你不认得了?”
  老太太一听,竟大哭起来!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