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8章 入梦
      我小产的事情没谁知道,而事已至此,也不再多想。
  毕竟,许多事想是没用的。
  罗绾贞亲自照顾我,我每天吃好喝好,唯独想知道玄君怎么样了。
  但这一个月来,玄君一直没出现过,镇魂铃的碎片被我放到了红布袋里,我用修补符修补,一个月下来却丝毫不见起色。
  我只好在满月后,出门去找工匠,为我去修补镇魂铃。
  季末扬亲自带我去找人修补,其实季末扬也可以修补文物,但这次季末扬有负担,他自己不想动手,就带着我去找人。
  说来奇怪,我们去找他朋友的时候我特意看了一眼,红布包里面还是碎片,但等到了他朋友那边,我把红布包摸出来的时候,里面已经鼓鼓的了,我一晃,还有铃声。
  我打开,里面是崭新的镇魂铃。
  我去看季末扬,他这才说不修了,拿错了。
  他朋友没好气说,大老远回来以为有什么好东西,自己不修找人修,没想到是折腾人的。
  回去路上我从车里拿出镇魂铃反复的看,镇魂铃确实崭新如初。
  季末扬问我:“确定不是被换了?”
  “嗯,不是!”
  我把镇魂铃绑住红绳子,而后挂在胸口,重新放到怀里。
  回到别墅那边,不等下车就感觉到了不对,季末扬的车一晃,吓了我一跳。
  停下车我看外面,玄君正负手而立,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握在身前等我们。
  看到我玄君笑了下。
  他朝着我走来,我才推开车门下车。
  “出去了?”玄君双手握住我的手,我打量他。
  “你没事了?”
  “嗯,没事了!”
  我舒了口气:“没事就好!”
  玄君亲了下我的额头,他的手捧住我的脸,拇指轻轻摩挲我的脸,我想起他跟我说的话,他要把我带到镇魂棺去,让我去到暗无天日的地方。
  我抬眸看他,玄君又亲了一下我的嘴巴。
  “进去吧。”
  不等玄君说什么,季末扬已经去了别墅,玄君才离开,带我进去。
  我们回到别墅,季末扬正在吸烟。
  站在茶几旁等我们。
  我和玄君进门,季末扬转身看我们:“你到底是什么人?”
  玄君停下来,沉吟片刻:“鬼君!”
  “什么是鬼君?”季末扬问话的时候罗绾贞从一边走了出来。
  罗绾贞解释:“鬼族有鬼尊和鬼君,并称鬼族二帝,共掌鬼族。”
  玄君并未多言,季末扬摇头:“不对,我先前见到的人跟你一模一样,他是谁?”
  玄君若有所思:“你见到的,从来只有我一人!”
  “……”季末扬眉头深锁:“不是,不是一个人!”
  玄君离开我去季末扬的面前,他把手平坦送到季末扬的面前:“那就看看吧。”
  季末扬看了一眼玄君的手,把手放在他手上。
  两人手掌相贴,玄君说道:“把眼睛闭上。”
  季末扬闭上眼睛,很快季末扬拿开了手,他惊愕的看着玄君,玄君一笑:“意外么?”
  季末扬打量着玄君:“是有些意外,但没想到会是这样。”
  玄君把手放下,回头看我:“本君与离殇有累世之仇,本君来就是为了索命的。”
  “你若动离殇分毫,我就算化身妖魔,也不会放过你!”季末扬说完看向我:“离殇,今日起,离他远点,不许你和他有任何来往,你不听话,就把你送到国外去,我不相信,他能追到国外去?”
  季末扬转身就走,罗绾贞看着我和玄君,玄君则是转身看着季末扬消失,才转身看向我。
  “既然季末扬不喜欢你,那你先离开吧。”我把镇魂玲从脖子上拿下来,连同镇魂镯也拿下来,走去给玄君,玄君握住我的手不松。
  “难道离殇心中,半点没有本君?”玄君满眼不甘。
  “你既然是来找我寻仇的,也就不必多说有你没你,我原本也不喜男女之事,是情也好,欲也好,与我而言,都不重要。
  你也说,我身边欢声笑语众多,既然如此,何必要纠缠。
  你的封印已经解开,你要去那里便去,你想害我,也不必手下留情。
  欠你的还你,来生……莫想见!”
  说完我把手抽开,出了门离开。
  罗绾贞紧随而后跟了出来,追上我问我:“你这是做什么,既然你和他相互喜欢,何必在意你哥说的,他也没说你们不能相见,不过是离他远点。”
  我看罗绾贞:“我是真心佩服你,你怎么就能把季末扬的话曲解成这个样?”
  “离殇,你不觉得,你身边的麻烦事越来越多么?季末扬本打算借我们师门来保护你,但现在师门的人指望不上了,唯一的希望就是师叔,难道你连这条路都断掉么?”
  罗绾贞所说的,也许是对的。
  但我并不想那么做。
  “贞贞,相信我,我可以保护季末扬和你,我也能保护我自己,我已经不是过去的离殇了。”
  罗绾贞愣住,我舒了口气:“我出去走走。”
  “天黑了,你出去干什么?”罗绾贞不放心。
  “有点事,不用管我。”我转身出去,罗绾贞没跟出来,转身回去了。
  我想贞贞肯定是去找季末扬了,觉得季末扬那是榆木脑袋,所以要好好敲打敲打。
  可她怎么知道季末扬是什么脑袋,季末扬的脑袋比她厉害多了!
  出了门我本想打车离开,但眼前停了辆看着熟悉的车,车停下,龙庭从车上下来,看到我龙庭停顿了下,紧跟着绕过来找我:“先生好!”
  我打量起龙庭,龙庭虽然和季末扬是朋友,但对我始终毕恭毕敬!
  “找我有事?”
  龙庭有些奇怪:“季哥没说?”
  “没说,你说吧。”
  “我有个朋友,遇到点麻烦,我觉得先生应该可以帮忙,过来赵先生帮帮忙。”龙庭说的倒是让我想起沈云杰了。
  “什么朋友,姓名!”
  “男的周小云,女的董倩!”
  不是沈云杰,看来是我多心了。
  “我有点事要出去,你要是不着急,明天吧。”
  “先生,你要出门,没有车,我送你?”龙庭询问,我看了眼龙庭的车,点了点头,他拉开车门请我上车,我看了眼副驾驶,走到后面拉开车门坐上车。
  龙庭立刻推上车门,绕过车子上车离开。
  上了车龙庭问我去什么地方,我告诉他嘉禾医院,龙庭看了眼后视镜,奇怪不已:“看病?”
  “看人!”
  龙庭更奇怪了:“先生看什么人?”
  “沈云杰!”
  龙庭沉默了!
  我看着车外,天气已经晴朗了,虽然是天黑的时候,但天上星光闪闪,圆月当空,是个好天气。
  终于,龙庭忍不住问:“先生,认识云杰?”
  “我哥介绍的!”
  车子晃了一下,龙庭稳住车子,在后视镜看我,继续开车。
  车子开得越来越慢,慢的我犯困,靠在车里睡了一觉。
  车子停下我才醒过来,龙庭正看我:“先生醒了?”
  我起身坐好看龙庭:“有话说么?”
  “先生,季哥和我是朋友,我们和沈云杰也是朋友,我们也偶尔聚一聚。
  我是通过古物认识的季哥,季哥为人厚道,我不懂会交给我,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沈云杰是后来认识的,我们是通过社交圈认识,我生病找过沈云杰。
  后来成了朋友。
  但我总觉得,沈云杰为人不坦荡,如果是君子之交尚可,若是深交大可不必。
  季哥并非是个爱计较的人,但他应该不会看走眼,把先生介绍给沈云杰。
  但断然是不合适!”
  我笑了下:“你错了,我哥是个爱计较的人,最好别找他的麻烦,也别惹他,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沈云杰的事情虽然一别一个月,但这一个月相信不是季末扬忘了沈云杰的事情,也不单纯是玄君已经动过手。
  这一个月我在养身子,季末扬心情不好是一面,他也不能离开我,这才没有马上找沈云杰算账,要不然,沈云杰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龙庭嗯了一声,像是听教的孩子。
  我看龙庭也算厚道,才说:“沈云杰医院有些事情,我要过去处理一下,你要是不怕惹麻烦,大可跟来!”
  我推门下车,龙庭跟着就下来了。
  车子锁好龙庭跟着我到医院,他没问,我也没说,这样的相处很舒服。
  医院此时已经下班,我们想进去一定要有理由。
  走到门口,我伸手挽住龙庭的手臂,龙庭停下,全身都僵硬,转身他看我,脸白耳红,有点奇怪!
  “先生!”
  “叫殇儿吧!这样更像一些!”
  “嗯!”
  龙庭转身,把手臂抽离,将我搂在怀里,他倒是不客气!
  龙庭随即带着我直接进门,倒是很熟门熟路。
  进门带我去找医生:“我女朋友不知道怎么了,肚子不舒服,有没有值班医生给看看?”
  “那你们先挂号!”
  “谢谢!”
  龙庭带我假装去挂号,离开了值班人员的视线,我们走楼梯。
  龙庭陪我上楼,我才开始观察,到了楼梯口停了一下,走廊里没人才迈步进去。
  在走廊里看了看,我去先前的那间病房,果然有女人哭泣的声音。
  等我推开门进去,里面的灯亮了,护士就站在里面,而且在窗口,我和龙庭转身,护士过来看我们。
  “又是你们?”
  护士一脸不耐烦,她竟然不记得上次跟我来的是季末扬,这次来的是另外一个人。
  龙庭看我,我并未解释,看着护士:“我来是找你有些事,想问你一些事情。”
  “问我?我有什么可问的?不知道,你走吧!”护士不爽!
  我走去找她:“我来是想问问沈云杰的事情,你知道他么?”
  “沈云杰?”护士脸色一变,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是他!”
  “他是我们院长,你找他做什么?”护士越发不悦。
  我摸了摸肚子:“我怀孕了,孩子是他的。”
  龙庭愣住,但他不等说什么,护士已经狠狠的盯着我看,看着看着她朝着我喊:“不要脸!不要脸!”
  “我不要脸还是你不要脸?我起码没生下来,不像是你,生下来了!可沈云杰是有老婆的。”
  听我说,护士瞪大眼睛,朝着我扑过来,龙庭立刻挡住了我,结果护士从他身上直接穿过,朝着我扑过来,原本文静的脸狰狞到可怕,一双眼眸漆黑无比,黑的什么都看不到。
  龙庭僵硬一下,转身看我,我一把抓着护士的脖子,用力捏住,朝着一边甩过去,砰一声,地上落下一些东西,护士却不见了。
  “哈……”
  护士的声音回荡在病房里,但周围却没有阴寒之气。
  龙庭走到我面前:“殇儿!”
  “我没事,走吧。”
  转身我带着龙庭离开,龙庭在走廊里观察,没看到什么来看我:“先生,刚刚那是什么?”
  “女鬼!”
  “我看见女鬼了?”龙庭不是很相信。
  “嗯,你应该有先天鬼眼,能看见一些东西,之前没有机缘,没有开,遇到我,开了一些。
  你如果害怕,可以封住。”我也很意外,龙庭竟然有先天鬼眼。
  季末扬都没开,他竟然自行开了。
  “不用封,顺其自然吧!”龙庭倒是看得开。
  “嗯。”
  “先生,你为什么要激怒她?”
  “先离开这里再说。”
  龙庭也是聪明人,知道隔墙有耳,便也不再追问。
  离开医院坐到车里,我给龙庭在胸口画了一道驱魔符,护士穿过他的身体,对他有一定影响,如果日后有不干净的东西靠近,会影响他的气数和运势。
  龙庭低头看了看,问我:“先生,这是什么?”
  “驱魔符,保平安的。”
  “谢谢先生!”
  我看着医院里面,就在刚刚我和龙庭离开的病房,病房窗口站着护士,护士正盯着这边看。
  龙庭朝着我看的方向看,看到护士退后回去。
  “先生,要开车么?”
  “嗯。”
  龙庭开车离开,走了一段龙庭问:“先生,可以了么?”
  “嗯。”
  龙庭停车,我才说:“你知道沈云杰住什么地方?他的事情?”
  “知道,他的事情知道一些。”
  “说来听听!”龙庭看了一眼外面,问我吃饭了么,我想了下,还没吃。
  龙庭说带我去吃饭,路上说,我答应了,他才启动车子。
  路上龙庭说沈云杰是个人才,只是出身寒门,家里是贫困山区,不过他学习很努力,大学成绩很好。
  后来医学院毕业到医院实习,成了最年轻的实习医生,实习后就留在了医院。
  后来工作了三年,认识了留学回来的院长女儿,两人很快坠入爱河,成了夫妻。
  现在结婚两年了。
  不过,沈云杰的妻子精神方面不好,总是疯疯癫癫的,所以感情上不是很顺心,倒是沈云杰的仕途,结婚后一直平步青云,两年就做到了院长的位子上。
  但这个位子不是他岳父传给他的,而是选出来的,他还是本市的杰出青年,还是医学先驱志愿者。
  龙庭带我找了个就近的地方,随便吃了碗面,就付钱走人了。
  上了车龙庭问我:“先生,有问题么?”
  “想办法查一下沈云杰在医院实习期间的事情,有没有认识什么人?”
  龙庭马上电话去查,至于怎么查到的我并不清楚,不过他用了半小时就查到了。
  “沈云杰实习期间有个很不错的护士,不过护士在他实习期满不久,车祸去世了。”
  龙庭查到的都在手机里,护士死后,沈云杰空窗期有一年时间,然后认识现在的妻子,认识后三年完婚。
  “应该还有个孩子,查一下!”龙庭继续查,却没查到沈云杰有孩子。
  “去一下沈云杰住的地方,他岳父岳母住在什么地方?”想起什么我问。
  “听说现在在国外,偶尔回来!”
  “嗯,联系他们,别惊动,找个理由。”
  “好!”
  我们去沈云杰的住处,到了那边已经深夜,下了车看了一眼,别墅看上去有一种复古的气息。
  但是古,本身都存在不可忽视的气息。
  “先生,先进去?”
  “你别跟去了,我去吧。”
  我走到一边准备翻墙,龙庭跟着我走到墙根,蹲下:“先生,你踩我上去。”
  我看龙庭,双手扒住墙,踩着墙壁直接上去,龙庭抬头看我,我已经坐到墙头上了。
  龙庭也跟着我到了墙头上,我看着龙庭:“你是不是跟着我哥下墓了?”
  “下过几次。”
  果然,龙庭有些根基,爬墙都不一样。
  下去我们很快进了别墅,而且我是从别墅下面爬上去的,龙庭也没落下,他也跟我爬了上去。
  到了客房的窗口,我拿刀子,撬开窗户,进入窗户。
  到了别墅里面,我在别墅看了看,听到别墅里有人说话:“不要,不要找我,我不知道,孩子……孩子不是我杀了,不是我!”
  是个女人的喊叫声,龙庭跟我寻声去找,找到主卧室的门口,里面一个女人正在喊叫。
  我听了一会,里面没有第二个人,才推门进去。
  房间里开了一盏很暗的床头灯,床上躺着一个女人,女人手脚用绳子捆着,整个人平躺着,一边摇头一边喊叫。
  我在门口看了一眼,走去看女人。
  女人一头长发披散,身上穿着单薄的睡衣,睡衣几乎透明,胸前和身下若隐若现。
  龙庭一看到人,立刻转开了脸。
  我看了他一眼,看向床上喊叫的女人。
  “龙庭!”
  龙庭转身看我,整张脸都红了:“先生!”
  这里是三道符纸,你贴在门窗上面,不管看见什么,遇到什么,都不要理会,也不必惊慌失措的喊。
  但你记住,如果有人来了,一定要阻拦他们进来,我要入梦,如果有差池,会伤害到我。”
  龙庭顾不上其他,拿走了符纸,他看我:“先生放心,我一定保护好先生!”
  “嗯。”
  龙庭去贴符纸,我绕过床走到一边,脱了鞋走去躺下。
  入梦与过阴有所不同,过阴是要去阴间,入梦是进入人的梦境之中。
  但梦里的事情也不好说,也很容易出事,但入梦而所做的准备,却和过阴没什么区别,只是入梦的口诀有所不同。
  龙庭走来看我,我已经躺在了女人身边,我伸手过去将女人的手握住,闭上双眼,默念口诀。
  很快,便进入另一个空间!
  眼前黑漆漆的,到处都透着阴森恐怖。
  “不要,不要过来!”
  女人的声音,震得耳骨都疼。
  我朝着黑暗的地方看去,一个光着身体的女人跑了出来,她身后跟着一群穷凶极恶的男人,那些人长相奇丑无比,而且脏兮兮的,我远远的就闻到了恶臭。
  一些人的心肝脾肺都流了出来。
  他们一边追赶一边发出猥亵的笑声。
  女人喊着,被那些人按住,开始做那种事情,我站在一边看着那一切的发生,什么都做不了。
  梦境之中,我只能知道发生什么,却不能改变什么,这是入梦最基本的规矩。
  那些人足有二十几人,等他们施暴后,女人已经奄奄一息,她缩到墙角,看着那些恶人离开,一直瑟瑟发抖,然后呆呆的摇头,念着不是我,孩子不是我杀的。
  就在女人恐惧的时候,那个护士走了出来,她一出现,女人就害怕的朝着后面爬,但护士很快就追到了女人,护士手里握着针管,针头大的吓人。
  抓住了女人的头发,护士手里的针管用力刺进女人身体,女人惨叫的比死还痛苦。
  护士面目狰狞,不断折磨女人。
  女人一直哭喊,一直说孩子不是她杀的,但护士并未手下留情。
  这么的女人差不多,护士将女人拖着腿拉去了一边,想尽各种手段去折磨女人!
  周围出现很多恐怖的女鬼,女鬼披头散发,有些没有面容,有些肠穿肚烂,女人惧怕她们,她们疯狂撕咬女人……
  我转身走入黑夜,缓缓睁开眼醒了过来。
  龙庭看我醒来,舒了口气。
  我起身看了一眼身边开始抽搐的女人,起身后在她的眉心画了一道镇魂符,忽然的女人就安静了下来。
  龙庭微微怔了一下,女人也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女人看见我吓得喊了一声,但很快她就咬住嘴唇哭了起来。
  龙庭转开脸看着别处,我看了眼女人身下,下面不必看也知道有什么。
  我脱了外套给女人盖住。
  起身后解开女人手腕脚腕的绳子,女人艰难的起身坐起来,看着我:“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
  女人起身跪在床上,朝着我磕头求救。
  我看向龙庭:“背着她,离开!”
  龙庭立刻脱下外套,给女人穿上,转身背着女人准备离开。
  我拿了衣服走去窗口,打开窗户看了一眼下面。
  “龙庭,我们从这里下去。”
  龙庭有些为难:“先生,我背着人……”
  不等龙庭说完,我从怀里拿了三章黄纸出来,折好了吹口气扔到窗外去。
  三片叶子贴到一起,变成一片大叶子,我纵身跳下去,龙庭立刻追了过来,背着女人跳下来。
  我看着他落到我身边,一把握住他的腰身,龙庭晃了晃,抬头看我,但他还算稳,晃了个神,手却紧紧握着女人的腿。
  我转身看向墙头那边:“出去!”
  叶子快速飞到墙外落到地上,龙庭低头看了一眼,背着人就往车里去,拉开车门将人放到了车里。
  我收起地上的叶子,随后上车离开!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