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0章 帝王陵的血煞
      本想走去看看那个女子的样子,被小张的电话吵醒,小张说叫我过去一下,还说是考古协会打的电话,要我在的话马上过去,我这才过去。
  云雅和龙庭两人看我出门,询问我去做什么,我说有些事,才发现龙庭回来。
  “下班了?”我问龙庭,龙庭跟我说本来也没很重要的事情。
  “我有些事出去,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
  “先生,我送你!”
  龙庭手里握着车钥匙,我看了一眼楼下的电视机,他要送我,我也没有拒绝。
  路上龙庭几次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我才问龙庭什么事。
  “我认识个朋友,最近夜梦频繁,他跟我说,现在都不想睡觉,害怕……”
  “跟你朋友说,晚上过来。”
  龙庭意外:“先生……”
  “龙庭,有些机缘你不说我也躲不掉,所以不用多想,以后你也一样,该你帮忙的不要拒绝,不该你多管闲事的不要去管。”不等龙庭说完,我已经开口。
  “是,先生。”
  龙庭送我到研究所,小张也开车出来了,看到我和龙庭小张叫龙庭先回去,我又坐小张的车过去帝王陵那边。
  帝王陵是早期发现的一片帝王墓葬群,那边起初只有两个帝王墓,挖掘了四个坑,一些文物,但后来考古工作陆续在那边发现了十几个规模巨大的墓葬,不仅如此,那边还有墓葬群,且分了很多朝代。
  这种地方,及其令人血脉膨胀,如此才有了如今的帝王陵。
  帝王陵顾名思义,绝大部分都是帝王陵寝,所以才得了帝王陵这个名字。
  下了车有人接应我和小张,来人里面有一位老先生,老先生我们认识也有多年,我和季末扬很早就跟他打过几次交道,偶尔,他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帮忙,我们都会帮他,就如这次的事情是一样的。
  老先生手里有一份资料,见了面直接交给我,我拿来打开看了一眼,是一口棺椁。
  “这是帝王棺?”我问老先生,老先生叫我往后看。
  我翻开资料,下面有不同的照片,都是关于棺椁的各方位照片。
  翻看了一下,棺椁是石制的,表面有一些花纹,而且还有凤凰,虽然古代凤凰与现在有差异,但我看的多了,自然分辨的出来,上面的图案是什么。
  “这应该是凤棺。”我自言自语道。
  “你确定?”
  老先生问我,想要个肯定。
  我看老先生:“您有话说?”
  “我们都看过了,大家认为这是西周时候的墓葬,但是奇怪的是,这上面的图案不想是西周的文化,也分不清属于什么时候。”
  “开棺了么?”我问老先生,老先生摇头。
  “过来说吧。”
  老先生拉了我一下,带我进去,我跟着老先生一路进去,老先生一路跟我说。
  他说这是前天发现的,昨天开始挖掘工作,但挖掘中伤了四个人,四个人都是因为或多或少的触碰到了石棺,才出事了,现在大家都不敢动,但其他的工作都在进行中。
  “那您的意思是?”我问老先生,老先生面露为难之色。
  “离殇,这件事本不该找你过来,但我没办法了,你还记得有一年,我们挖掘一处墓葬么,那时候受伤了几个人,本打算暂时停工,但是你跟你老板过来了,说想去看看,我们说危险,你老板不让你去,你记得么?”
  “记得,后来我偷偷下去了。”我记得很清楚,季末扬还骂了我一顿。
  “你下去回来,我们再去,就没有事了。”老先生话已经言明,我自然是很清楚明白的。
  “我去看看。”
  “离殇,你要不要跟你老板说一下?”老先生还是担忧的,季末扬的脾气老先生是知道的。
  “不用。”
  我继续看资料,随后到了墓葬的地方。
  深坑已经挖好了,而且有五米还多,但下去也很容易,工人们留下了阶梯。
  到了地方我看了一下,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老先生,周围勘测了么?”
  “没有呢。”
  “叫人撤出去吧,在我现在的这个位置,要预留一公里的地方。”
  “一公里?”
  老先生意外。
  “嗯,小张,打电话通知季末扬,跟他说我要参与这次的挖掘工作,让他打个申请。”
  “好。”
  “离殇!”老先生其实也是明白人,他知道有些事情强求不得。
  “离殇,我现在叫人先下去,你看……”
  “所有挖掘工具全都要带走,不能有一点动静,这下面的东西,脾气暴躁。”
  “啊?”
  老先生笑了:“我叫他们准备。”
  老先生交代了,留下几个人,我立刻下去,开始了检查工作,石棺就在眼前,而且墓主人身份确实很了不得。
  我丈量了一下,大家都在周围等着,最终磨蹭到天黑的时候,我才说:“今天就到这里,明天在过来。”
  老先生也不着急,今天没出事,自然是很高兴。
  吃了饭,老先生跟我说了一会话,大家先休息,我也睡了一会,但我就在小张的车里,也没离开。
  大家都是各自离开了帝王陵。
  而帝王陵这边到了晚上,也是灯火通明,其他的不说,现在挖掘的这个地方,东西还没运送走,所以要留人。
  小张胆子小,剩下我们两个他就跟我说,总觉得身后有人看他,而且后背心凉飕飕的。
  我看着小张:“以后就算感觉这样,也别说出来,鬼的耳朵好用着呢,你一说他们就听见了,肯定来找你。”
  “啊?”
  小张吓得直哆嗦,满头大汗。
  未免把小张吓坏了,我只好让他回去。
  “我走了,你怎么办?”小张还担心我。
  “叫你走,你就走,不然等会想走走不了了。”小张一听,急忙开车准备离开,我也下了车。
  “这个拿着。”
  我给了小张一道平安符,小张急忙带在脖子上,好像逃命似的,开着车跑了。
  小张离开,我转身看向恢弘的帝王陵。
  帝王陵里面死一般沉寂,看了一会,才迈步进去。
  刚进入帝王陵,就听见有人跟我在后面走,走起路脚步踏踏响,格外瘆人,听的耳根子都不舒服。
  走了一百多米声音还在,我回头,身后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但声音却消失了。
  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我停下,那个声音就停下了,那个跟着的东西就停下了。
  看了看,在周围寻找,没看到什么,转身继续走。
  身后,又传来了踏踏响的声音。
  踏踏……踏踏……
  响声就这么一直跟着,我停下他停下,我走着他也走着。
  帝王陵的总面积有几十公顷,但我所在的位置不算是最外端,去我要去的地方有一千多米左右,所以这声音就一直跟在我身后。
  走了五百多米那个踏踏的声音就开始跟紧了,我走的并不快,规律上没有改变过,但踏踏的声音却在快速的靠近。
  感觉那个声音马上就要靠上来的时候,我转了过去,转身那个声音忽然消失了。
  我不禁皱了皱眉。
  跟着老马一年,我独自找寻玄君一年,足足两年时间,我的胆子早就大了,虽然不能说天不怕地不怕,但对于鬼怪之物却已经不惧。
  但今天,竟手心出了一层汗。
  我在周围看了一会,转身过去。
  走了几步,那个声音又来了,而且就在我身后,离我一米都没有。
  我想再转身,那声音不见了。
  但我感觉肩上一沉,好像什么东西贴在了我脸上,我甚至感觉我肩膀重了。
  又走了一会,我把罗盘拿了出来,罗盘拿出来,肩上忽然一轻,脸庞凉意也忽然就不在了。
  我猛然转身,那东西踏踏响的声音忽然后退了数步。
  这样一来我就更确认了,确实有什么东西跟着我,而且是很不好对付的东西。
  我迈步往回走了一段,那东西就后退了数步,踏踏的声音就在我对面,好像他很害怕我手里的罗盘。
  我把罗盘放到身后,双眼死死盯着对面发出踏踏响的地方,那东西就不响了。
  我们僵持了有一分钟,周围寂静的诡异。
  那东西不出来,我现在法眼开不了,但单凭鬼眼根本看不到他。
  想想还有别的事,转身继续走,这次我一直握着罗盘,那东西一直跟着,却没再靠的太近,但踏踏响的声音却一直都在。
  终于到了外挖掘的墓葬前面,周围搭建了棚子,我从外面进去,拿出手电在周围看了一眼,往下看是巨大的深坑,我从台阶下去,往上看了一眼,一个人影竟在对面站着,我停下,人影就不见了。
  我转身,身后也没人。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什么东西在这棚子里。
  往下走,有五米深才到底,下面是石棺,而石棺的周围都被清理了出来,我走到石棺前面,仔细观察上面的花纹,一个圆形圈,中间是一只展开双翅的凤凰。
  凤凰在古代也叫金乌,而这上面的凤凰图案就是典型的金乌。
  戴上手套,摸了摸上面的图案,拍了一张照片,围绕石棺检查了一遍,张两下我有些怀疑,石棺里面如果说不是还有一口木棺的话,那里面绝不是一具骨骸。
  这口石棺的宽已经超出了普通西周时期独立棺椁的标准,这就奇怪了。
  拿出刷子,先把石棺的缝隙清理出来,然后推开石棺。
  可就在我准备推开石棺的时候,我看到一双手,在我身后也按在了石棺上面。
  我猛然看向身后,身后却没人。
  我吓得大气不敢喘,转身看向周围。
  棚子里安静的不行,唯一的光亮就是我头上的探照灯,而光照很近,有些地方根本达不到。
  “踏踏……”
  又是那个声音,我猛然转身,身后什么都没有,可是棚子是塑料布的,白光一闪,一道黑影移开了,我转身看向对面,对面什么都没有,我正寻找,一只手按住我的肩膀推了我一下,我没站稳就趴在石棺上了。
  石棺竟动了,石头发出摩擦的声音,棺盖毫不费力的就推开了。
  我顾不上石棺,转身看身后,身后还是什么都没有。
  就在我看对面的时候,石棺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出来,我转身一只手缩了回去。
  我立刻结印,准备封住石棺里出来的东西,结果身上豪无力气,也没有任何法力。
  “糟了!”
  我碰什么东西了?
  我正想着,我身后那东西发出很古怪的声音,跟着我学起来:“糟了!”
  我转身,身后还是什么都没有,我脸色一沉:“既然来都来了,何必躲躲闪闪,出来!”
  周围什么声音都没有,我等了一会,转身看向石棺里面,石棺里果然还有一口木棺。
  我弯腰去打开木棺,掀开里面竟然是空的。
  淤泥和一些黑色的腐化物混杂在一起,还有一些丝绸,拿起一块还能捏碎,但里面却没有尸骨。
  我在周围看看,看来刚刚跟着我的东西,就是石棺里的东西了。
  我在周围看了一会,打算离开。
  刚动了一下,石棺里木棺咔咔的发出声响,我去看,木棺正在一点点盖上,之后是石棺的棺盖,正一点点,从地上起来盖到石棺上面。
  周围一切恢复原来的样子,但这就是最诡异的地方。
  修行来,第一次遇上这种麻烦事。
  我转身往下来的地方走,迈步上了台阶,发现台阶与之前有些不同,像是坑土开凿出来的,多少都会留下痕迹,特别是铲子铲过的痕迹,而这种墓葬坑,最多见的就是铲子。
  工人挖掘的时候要用,就是研究人员也会用洛阳铲下来的时候探,但这上面一点没有。
  我朝着墓葬坑的墙壁上看,那上面也有些不同,不像是挖掘出来的,更像是用什么东西开凿出来的。
  抬起手摸了摸,上面还有粘稠物,仔细的辨认,竟然是血,还有人血的气味。
  我回身,看着石棺,石棺开始冒血,就在石棺的缝隙,一点点流出红色的液体,液体正朝着石棺的下面流。
  我吸了口气,血煞?
  墓葬坑怎么会有血煞,千年的墓葬,即便是有事也是闹鬼,怎么会结煞?
  难道说这里我来之前,死过人?
  我正发呆,踏踏的声音又来了,但这次不是在靠近我,反而是在离开我。
  我转身看向台阶上,踏踏的声音正朝着上面走去。
  声音到了上面绕到门口,门口有风吹进来,踏踏声从门口出去,越来越远。
  我回头看石棺,石棺的血煞越来越重,里面的血已经铺满地上,血正好像水浮动着上升。
  这样下去,一旦血淹没了石棺,煞气就会结成,到时候整个帝王陵都会出事。
  我犹豫了一下,拿出刀子在掌心割了一刀,血瞬间落到地上的血里,地上的血好像是被煮沸了一样,瞬间冒烟。
  整个墓坑开始沸腾,血开始干枯凝固,棚子外面踏踏的声音快速靠近,发出刺耳的尖叫,我转身看着棚子的门口,一个穿黑色袍子的女人冲了进来,她的脸跟我一模一样,但她双眼漆黑,没有眼白。
  她看到我张开嘴尖叫,朝着我冲过来。
  我看着她,拿出罗盘,快速结印,她看到我结印就想跑,结果没等跑就被定住了。
  我走到她面前,她盯着我,脸上的皮肉开始干枯,好像老树皮一样开裂。
  一具千年女尸出现在面前,我用罗盘在女鬼额头贴了一下,女鬼哈了一声倒在地上,她额头冒了一阵烟,一颗脑丸从她头里出来,落到我手上。
  我看向石棺,拿了一道符纸打过去,石棺打开,木棺打开,女尸瞬间回到木棺里面,地上的血已经渗进土壤,而石棺也安静下来。
  我累的气喘吁吁,身上流了一些汗。
  我去看石棺,石棺里的女尸好像一块黑炭,但却狰狞恐怖。
  我歇了一会,把木棺的棺盖推上,至于石棺的棺盖,我是真没有力气了。
  转身这才离开。
  刚刚迈步,我胸口微微一凉,才停下来。
  我满脸僵硬,半天才低头看胸口,确实快速解开领口。
  我将领口里面的棺材吊坠拉出来,吊坠正在散发凉气,虽然没有很大变化,但上面的寒气却在,而且香气比之前要浓郁。
  我猛然转身看向石棺,将吊坠放在外面,石棺上的阴气正在被我的吊坠吸收。
  吊坠变得冰冷,而且是越来越冷。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