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9章 杀生斩
      不过睡着的香尸真是很美,我都忍不住靠过去,但我刚想过去,就被玄君拉了过去。
  我被按住,只好睡了一会。
  睡醒后我发现香尸有些不对,她的脸红红的,额头上还有密密麻麻的汗珠子。
  我奇怪,去触碰了一下香尸,香尸忽然睁开双眼,红红的眼睛吓我一跳,我被吓得呼呼粗喘。
  此时季末扬和罗绾贞也醒了。
  我去看他们,季末扬靠在墙上也有些喘息。
  看季末扬也有些不对,香尸便转开脸靠在了墙壁上。
  “那个人就在附近,我带你们去。”
  香尸这会起身挣脱了我手上的绳子,像是已经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说完就先走了。
  我们随后跟了出去,到了外面香尸已经走到走廊的对面了,她停下来抬起手开始结印,竟然用的是道家乾坤印。
  乾坤印是道家至高法印,能结印的道士,必然是有一定的修为,但香尸毕竟是僵尸,她即便前世有多大的灵通,死后化身僵尸也不可能有如此大的能力,冲破道鬼之间的界限。
  可她结印后,头顶脚下出现乾坤法印,而后开始在她周围无限扩大,她闭上眼睛喊我:“护法!”
  我立刻走了过去,用阴阳印给她护法。
  玄君和季末扬分别看着我们,一旁罗绾贞忽然拿了一道噬魂咒,朝着我们打下来,玄君随手一荡,打在了他的手臂上。
  两人对视,玄君挡住罗绾贞,罗绾贞立刻后退。
  季末扬问:“你到底是谁?”
  “末扬,你……你怀疑我?”罗绾贞有些紧张。
  “你认为我认不出我妻子?”季末扬从身后把一把钢刀抽了出来,他那把刀来自日本,是正经的日本武士刀。
  是有一年我们去日本,在那边无意中遇到。
  那位日本老人说,刀并非是斩杀人的东西,所以不叫刀,叫斩。
  他的武士刀,叫杀生斩。
  而杀生斩曾是一位日本除妖师的法器,是日本战国时期一位除妖师传下来,后来残破,经过另外一位除妖师的手,重新铸造,不但斩杀无数妖邪,还在二次铸造的时候,注入了除妖师的血。
  季末扬那时候痴迷这把刀,曾几次过门拜见那位老人,老人原本想要传给后人,奈何后人心性太弱压不住杀生斩,也因为无法驾驭杀生斩,而几次差点丧命。
  说来也巧,杀生斩在老人后人的手中,几次不肯御敌斩杀妖魔,反而差点要了后人的命,到了季末扬的手中,却一直相安无事。
  杀生斩虽然是除妖师的法器,但某种意义上,他也是一把妖物。
  老人在反复思考后,才决定了赠送季末扬。
  但我那时候觉得这很可笑,我也看不到什么法力。
  季末扬也从未带在身上,他放到那里我甚至都不知道,没想到他会带来了。
  杀生斩的出现,让罗绾贞迅速后退,我也朝着罗绾贞那边看去。
  杀生斩下,罗绾贞的面容开始分裂,一片片的裂开,好像是破了皮的墙壁,一片片,露出她丑陋,本来的面目。
  我很震惊,手松动了一下。
  香尸怒道:“护法!”
  我立刻继续结印给她护法。
  此时玄君问季末扬:“你们认识?”
  “也许吧。”
  季末扬手里的杀生斩向一边滑动,玄君后退。
  “不用我么?”玄君问的好像很认真,但我总觉得,玄君那模样像是等着看热闹。
  说玄君是玄君,我还是不相信,真正的玄君不是个爱看热闹的人!
  “不用,这是我和她的事。”就在季末扬说话的时候,显露原形的罗绾贞抬起头,双手展开,闭上眼睛开始念咒。
  但她说的是日语,是日本的阴阳道咒文。
  天蓬,天内,天动,天辅,天禽,天心,天柱,天任,天英!清阳为天,烛阴为地,奉请守护诸神,加护慈悲,急急如律令!
  罗绾贞所说大概是,九星,而他们对应的是,动物,颜色,地理方位,春夏秋冬等……
  也就是世间万物,她是在召唤守护神!
  以万物为她的守护神!
  她是什么人?
  周遭在她的召唤下,开始蠢蠢欲动,黑色的一些阴魂开始窜进这里,进入她的身体。
  她的皮肤渐渐恢复,更加美艳,但她不是罗绾贞的样子,而是一个日本美丽女子,她穿着白色厚重的和服长袍,袍子拖地,她目光沉静,仪态傲然。
  她的出现,让我有些意外。
  “你是日本的阴阳师?”我问女子,女子如流光般的目光看着我,但她并没理会我,反而看向季末扬。
  “你一直记得我?”
  女子果然和季末扬认识。
  我去看香尸,香尸倒是什么反应也没有,她现在正忙着封印这里。
  我虽然不知道这里都有什么,但既然香尸要封印这里,那这里就不能留下。
  “我是记得你,但已经记不清。”季末扬果然在这里遇到了什么,只是如他所说,他记不清了。
  女子嫣然一笑,美的不食人间烟火。
  她说道:“你终究不记得了?”
  “你要杀我妻子。”季末扬语气冰寒,我即便没瞧见,也知道他不高兴了。
  女子倒是不为所动,甚至说:“你只能有一个妻子,就是我。”
  “放屁,你是什么东西?”季末扬骂了一句,女子目光沉冷,她脸上的温和渐渐消散,她说起那年和季末扬遇见的事情。
  她说那年她在樱花树下修法,一个年轻男子走到了这里,男子穿了一身黑衣,身后背了一把杀生斩,她一眼认出了杀生斩,也想起了男子,曾是他前世的师父。
  她激动的流下眼泪,以为是师父来接她回去了。
  可男子却因为她的触碰,而拔出杀生斩,想要杀了她。
  她害怕躲了起来,才逃开杀生斩。
  她以为,总有一天师父会回心转意,会来接她回去,可是师父来了,来了之后还是要杀她。
  我们都看季末扬,季末扬怎么成了她师父了?
  玄君许是好奇,便打开了三世因果,而那上竟然出现季末扬穿着阴阳师法袍的画面,他站在湖边,身边立着杀生斩,风吹来,他一身白衣随风轻扬,那是怎样的英俊不凡。
  我还是第一次见季末扬穿白衣。
  女子看着三世因果,静美的笑了下:“师父!”
  那一声师父,香尸皱了皱眉,我看她眉心有一道黑色的阴气窜动,不是好事。
  河水流淌,河面上出现一个木盆子,季末扬便弯腰把木盘子捡了起来,里面竟然是个女婴。
  他在河边看了看,抱着女婴才离开。
  女婴嗷嗷待哺,季末扬便用米浆喂养,三岁起传授阴阳诀,教她做人,做事。
  女婴长大了一些,便开始为人占卜。
  十岁时成了阴阳师。
  女婴天资卓越,帮人无数。
  而她从小有个志向,便是嫁给师父为妻。
  奈何师父并不愿意,并留她一人,远走他国。
  她听说,师父来到我们这里,她便只身前来。
  那是个乱世。
  她到了这里,见到到处都是杀虐,她找不到师父,更听说,师父斩妖伏魔,那里有妖魔,就去那里。
  她想也不想,勾结军阀副官,在此处抓捕无数婴儿,建造最大的婴儿殉葬坑,等待师父的到来。
  她等了很久,不吃不喝的站在一棵樱花树下,花开花落,樱花已经无数次的枯萎,她终究是等不到师父。
  直到有一天,婴儿盆里面的最后一个孩子也不哭了,她推开石棺躺了进去。
  就在她躺进去的那天,师父从外面进来。
  她忽然睁开双眼,她从石棺里面出来,她喜极而泣。
  等来的却是师父的封印。
  是杀她的杀生斩。
  她才知道,师父来了,却是来杀她。
  她死后,尸体被封印在石棺里面,历经一百余年她还是不懂,为何师父要杀她!
  画面从师父离开,周围全都被封印。
  师父不知去向,即便是三世因果也没有师父的去处,只留下一把杀生斩流传后世。
  而画面从季末扬进入婴坑开始重新衔接,季末扬来到婴坑前停下来。
  但他看到的并非是一个满目惊悚的婴坑,反而是樱花飞舞,满地雪白。
  季末扬走入那个婴坑的边缘,被眼前的画面震惊,一个女子站在莲花棺椁的那边,她穿着白色的和服袍子,身后是一棵樱花树,樱花很是茂盛,周围被樱花雨覆盖,地上也全是樱花。
  开始季末扬没有动,只是女子看着他笑。
  不知道为什么,季末扬闭上了眼睛,他仿佛进入了梦境,梦境中他的手握住身后的杀生斩,眼珠不断滚动,直到他忽然睁开眼睛,女子消失不见,地上出现许多的婴儿盆,季末扬再也没有靠近,后退了出去。
  画面成了这次季末扬带我们来的画面。
  三世因果收起,玄君看向季末扬,季末扬并未说什么,也不见很震惊,他只是看着女子,女子问:“师父,你不记得我了?”
  “我不是你师父,别叫我师父。”
  “你拿着杀生斩,就是我师父。”女子迈步去找季末扬,她问:“你为什么封印我?为什么杀我?”
  “……”
  季末扬的杀生斩划过去:“滚开!”
  “师父!我要嫁给你,我有什么错?”
  女子潸然泪下,季末扬依旧是那么冷傲:“我让你滚开。”
  “你喜欢这个女人?”女子指着香尸问。
  季末扬好笑:“她是我妻子。”
  “我就知道,你封印我不是因为我杀了那么多的婴儿,你是因为我杀了你未婚妻。”
  “……”
  还有这事?
  我看玄君,他果然把一些东西隐藏了。
  女子骤然阴冷,她怒瞪着双眼看向香尸:“我现在就杀了你!”
  说完女子朝着香尸冲过去,我急忙想要阻拦,玄君结印护住我,季末扬一刀劈砍下去,女子躲开,面容却裂开了一块,里面开始露出黑色的气。
  “我的脸!”女子抬起手小心翼翼的捧住脸,委屈的要哭,她抬头看着季末扬:“师父,你好狠!”
  “废话少说。”季末扬一刀劈下去,女子躲开,还是砍下去了半条手臂,我这才发现,季末扬的杀生斩,是躲不开的,就算躲开,也一样受伤。
  女子仰起头发出恐怖嚎叫,周围开始震荡,香尸缓缓起身。
  “她已经开始召唤这下面的邪灵邪神了。”
  我看香尸,香尸走到季末扬的身边,握住季末扬的一只手,季末扬看着她,他好像想起什么更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香尸的手离开,季末扬看向女子:“原来你杀了我未婚妻?”
  “你想起来了?”
  女子嘶吼着:“你终于想起来了。”
  女子身体腾空,头发开始纷飞,她的双眼变得漆黑,她的脸变的雪白。
  她看着季末扬:“师父,我要杀了她,是她抢走了你!”
  “找死!”季末扬那里是能让人伤害罗绾贞的人,不等香尸反应,他已经冲了出去,只是一刀,就把女子劈成了两半,随即他的手抹了一下嘴巴,一口血甩到女子脸上,女子愣住,整个人僵硬的好像石雕。
  我们都没动手,仅凭季末扬的血,女子便没了动静。
  女子两眼发直:“师父,我好冷!这里好冷!”
  季末扬不为所动,他把手里的杀生斩放到手里,用力一拉,杀生斩上面全是他的血,不等大家做出反应,挥手一刀。
  女子颤动一下,她到死双眼都盯着季末扬看。
  她的身体开始飞逝,如被烈火焚烧的纸碎,纷飞而去。
  她的脸最终消失,她还是不死心的喊着师父。
  季末扬转身看向香尸,把她拉住,香尸有些难为情:“你别碰我,你的血会伤害我!”
  季末扬这才看了一眼,刚刚的威风样子一下不见,有些慌忙,急忙把手用布带缠住,周围的阴气开始四散,有很多哀嚎的声音,我急忙去处理,玄君便跟了上来,顺道我们去找季末扬要找的人,但人没找到,找到了要飞逝的小鬼。
  小鬼站在角落里,看到我的时候还是很凶,她已经完全不记得我了,她被女子召唤过,所以又不记得我了。
  鬼就是这样,如果是在外面有牌有位的鬼魂,还好说,那些孤魂野鬼极容易被召唤,一旦被更强大的鬼召唤过,就会什么都忘记。
  我准备收起小鬼,小鬼扑上来咬住我的手臂,她双手抓住我的手臂,用力咬上来,狰狞的脸,全然不是我看到她的样子。
  可她伤害不了我,我毕竟有修为,如果她是人,好像是古曼童别墅的小女孩,她能伤害我,而且很容易。
  玄君见我的灵力没有抵抗,一掌扫过去,小鬼撞击在墙壁上面,咧开嘴朝着我们嘶吼,玄君一道符纸打到小鬼的额头,小鬼惨叫起来,很快魂飞魄散。
  看着小鬼死去,我转身准备离开,玄君见我情绪低落,说道:“明知她有害你之心,还要带着她。”
  我回头看玄君,他果然知道,小鬼要钻到我身体里,附身我离开。
  而香尸之所以叫小鬼走,不是要放了小鬼,而是看出这些,才叫小鬼离开,也是为了保护我。
  玄君要阴鬼去找,绝不是抓小鬼那般简单,她是想要阴鬼找到小鬼,避免我们不留意的时候,小鬼趁虚而入。
  但小鬼被召唤,失去了原本的意识,成了凶鬼,便原形毕露了。
  见我看他面无表情,玄君没好气说我:“你那师父也不是普通人,如何收了你这么个不长进的徒弟?”
  知道我不长进,何必纠缠不休?
  我已经懒得与玄君多说,说了他要说的更多。
  转身准备离开,看到季末扬和香尸出来,不禁担忧,罗绾贞成了香尸,那接下来怎么办!
  但玄君却说:“她这样只是暂时的,她是被女僵尸咬了一口,尸毒在她身上发作了,如果是平常然,早已经成了僵尸。
  但她有护身修为,成了香尸。
  如今咬她的僵尸已经魂飞魄散,她也就没事了,只是还要些时间,等离开了这里,差不多吧。”
  玄君果然知道的比我多,我自然是佩服他。
  来到罗绾贞的面前,她没好气道:“你可真没用,我都认不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没认出来,他护着你,要我干什么?”
  我说完便看了看墓道里面:“我们去找人吧,僵尸都死了,找到人就快了。”
  我们去找人,便问了季末扬几句关于杀生斩的事情,问他为什么带到这里。
  他便说,第一次来的时候他带了杀生斩,是因为想带出来试试,结果他在婴坑那边见到了些不寻常的画面,就是他闭上眼睛的时候,他用杀生斩砍杀过樱花下的一个女子。
  后来女子跑了,他也不敢轻易进去,就先退了出去。
  但是退出去的同时,他忘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而离开后杀生斩就缺少了一块。
  他找过赠送的老人,老人说是不必理会,杀生斩会自己修复,修复好,就是他再次用杀生斩的时候。
  奇怪的是,几年都是老样子。
  季末扬一度以为,杀生斩不会修复好,那老人是骗他的。
  但就在不久前,季末扬梦见老人,老人说杀生斩已经修复好,很快就能用上,还要他出门的时候带上,他才带出来,他本以为会用在我身上,结果竟是用在了这里。
  我诧异:“这么说,你知道老刘的事情?”
  “不知道,但他来找我,我就想起了杀生斩,这才带了出来。”季末扬那样说我也没有再问。
  我们还要找人,继续在墓道里找人,直到找到那个人!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