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8章 前世恩怨
      我回头看天上的月亮,月光明亮,贪狼星已经远去,而守护星也亮了起来。
  我以为贪狼星是不可贪得无厌,乘胜追击,原来不是,是还有段孽缘的意思。
  不过眼前的驱鬼师倒是也很厉害,竟然能把我带到过去去。
  迈步进去,眼前依旧空荡荡的,但我起码没有掉下去。
  屋子里慢慢明朗,客厅里有沙发,电视机,而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对方穿着黑色的衣服,我进门他缓缓转身看我。
  “你还回得来?”
  对方很是意外,似乎每次把人带入过去,都没有回来的,但这次注定他要失望了。
  “这就要你失望了,不过下次要是你在把我弄到鸟不拉屎的地方去,我倒是可以为了满足你的虚荣心,多留一会。”
  我说着抬起手去抓他的脸,对方瞬间挪了个地方,他怒道:“你抓我干什么?”
  “我抓的就是你。”
  我说完跟过去,那人愤怒起来:“你这个人,你我都是抓鬼帮人办事的,你修你的道,我抓我的鬼,互不相干的事情,你何必咄咄相逼。”
  “你作恶多端,我才抓你,不然你以为我愿意抓你?”
  “那你也未必抓得到我,我是男人,我武功也不错,你不过是个道士。”
  “那你试试?”
  我说完从一边拿起茶几上的瓶子,直接扔了过去,对方躲到一边,打开了灯。
  我去看他:“难不成你想要鬼帮你?”
  “想不到你还会功夫?”
  “我是道士。”
  “你不是文修?”那人问我。
  “你看呢?”
  “废话少说,今天你不放我,我只好跟你一较高下了。”
  说完对方拿出一道符纸,嘴里念念有词,随即释放出了几十只恶鬼。
  “把她杀了!”对方一声令下,十几只鬼朝着我扑上来,我一眼扫去,那些恶鬼纷纷后退,吓得嗷呜起来。
  其实不是我,是红儿在吓唬他们。
  对方奇怪:“怎么回事?”
  “他们是你制炼的恶鬼而已,而你现在的能力,根本不能一次性把他们制炼臣你真正的傀儡,之前他们是比你更厉害的鬼,要不是你用了什么手段,他们根本不会落到你的手里,你又贪得无厌,打算一起制炼他们,吸收他们身上的阴气,助长你的修为。
  可你也不想想,他们这么多,又都在你之上,仅凭你一次的制炼就能成为你真正的傀儡么?
  简直是个笑话!”
  “那又如何,我还可以再制炼,何况他们现在听我的,我只是奇怪,他们都已经没有灵识了,怎么会那么怕你?”对方还不算傻,发现了还知道问。
  “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是不是也养鬼?”
  “你也养?”对方惊讶。
  “我不是养,我是控!”我抬起手摆了一下,那些鬼都蜂拥朝着对方扑过去,他也没想到,自己养的鬼会害他,根本没防备,整个人被抛到空中,他想要挣脱,已经遭到反噬,那些恶鬼疯了一样钻到他身体里,他就像是一个发疯的人,在房间里自残。
  不过这些都因为红儿,与我倒是没有很大关系,毕竟我没那么大的本事。
  那人被折腾的七窍流血,手脚断裂,我怕自己摊上麻烦,毕竟这要是被抓到,就等于是害人。
  但确实这事与我无关,是他身为术士,抓鬼制炼,惹下的祸端,鬼反过来报仇,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只是阴差阳错被我遇到,提前了几日。
  从别墅区那边看,鬼已经开始骚动,一旦他再去几次,那他的下场就会生不如死。
  也是他倒霉遇到了我,他到处去抓鬼制炼,已经丧失了做驱鬼师的资格,而他残害阴间之人,不是为其惩善扬恶,身为修道之人,杀他也不为过,我不但不是造孽,相反我回助长道行!
  我从房子里出来,便看到站在门外的玄君,玄君绷着脸,冷冷的目光看着我。
  我诧异的看了眼时间,他来的这么快?
  “你敢纵鬼行凶?”玄君问我,看的出来他很不高兴。
  我想了想:“张教授这么说,是亲眼看见了?”
  我知道,即便我是修道者,但无缘无故的杀了人,于法不容于理不合。
  所以玄君气愤,但话说回来,那人要害我,难道我就该承受?
  就算是去了警察那里,我也是有凭有据,我是正当防卫。
  何况纵鬼行凶,他们是否找得到证据抓我。
  “还要看见?人都快死了!”
  玄君堵在门口,我想着怎么出去。
  “还不快出来?”玄君等了我几分钟,等的不耐烦喊我,我这才走出去,但我一出去,他便把我拉了过去。
  他的手用力攥着我的手,他的眉头深锁,目光又气又恨,我正想着说些什么,跟他划清界限,他已经把我搂在了怀里。
  等我抬头,玄君气恨道:“这事就先算了,既然是他害人在前,你出手惩治也不为过,但你私自离开的事情,稍后跟你算,你下次还敢,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奇怪:“你还要收拾我?我和你分手,你还要收拾我?你是不是脑子坏了,难道因为分手,你还想暴力我?”
  玄君的脸色骤变,他没看我,把我打横抱了起来,抱起后转身就走。
  我挣扎要下来,他也不理我,抱着我离开别墅,而身后已经倒塌。
  我从玄君身旁看过去,担忧道:“那人不会死了吧?”
  “生死是他的事情。”玄君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生死,而我与这件事总归只是过客,惩恶扬善的事情,算得上是替天行道,人有人路,鬼有鬼途,不是人随便能杀的。
  若鬼行凶,杀是可杀,但也要问清原因,所谓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也是留他们一线空间的。
  而我更说不上会遭天谴,毕竟我打着替天行道干的这事,想想会有多少鬼去阴间轮回,谁会怨我?
  所以玄君就更不在意了。
  不过不知道是谁报的警,我和玄君还没离开,就见一辆救护车把那人带走了。
  回去路上我有些犯困,挣扎着要下来,玄君不肯,我才说:“抱着睡不着,背着吧。”
  玄君这才把我放下,蹲下等我趴在他背上,我也就趴了上去。
  说道犹豫没有,犹豫的时候抵不过睡意,想到的终究是家里的大床,趴上去,一定很舒服。
  背起我玄君呼吸还有些粗重,看我趴着快睡着了,玄君说道:“香雾的事情我会说,不许再走了!”
  我睁开眼睛看他,他转了过去:“睡吧。”
  我闭上眼睛,这才睡去。
  玄君背着我到了别墅区的门口,我才醒过来。
  老鬼看到我有些不敢靠近,我叫老鬼,老鬼才来找我。
  到了跟前老鬼规规矩矩的跟着,我跟老鬼说:“我送你们离开,你们去投胎,这地方不能再留了,至于你说你孙子和你妻子的事情,我帮你看了,你孙子以后官途不错,可你毕竟是鬼,人鬼殊途,而且还影响你孙子的官途,另外你妻子也是有福气的人,你留下,反倒不利。”
  “谢谢大师。”
  老鬼急忙走了,他一走,整个别墅区的鬼都开始往一个地方走,在别墅区往西的一个地方,有个十字路口,那边是通往阴阳路的一个地方,趁着天还没亮,老鬼已经把所有的鬼都带到了那里,大家陆陆续续的进入阴阳路,都离开了。
  等他们走了,玄君也背着我到了子瑜的别墅门口,把我背了进去。
  龙庭已经醒了,看到玄君背着我呆呆的站了起来。
  “先生。”
  玄君看了眼龙庭:“我们休息一会。”
  说完玄君把我放下,拿来被子盖在我身上,他也躺到了我身边,被子盖了盖,搂着我休息。
  我困的不行,毕竟是一夜没睡。
  玄君倒也老实,毕竟还有龙庭在这里,他自然是不好太不要脸。
  但他搂抱着我的腰身,好像是一把钢钳,牢牢的,令人窒息。
  是沙发太小,还是他太后怕,便不饿而知了。
  只是他在我身后,呼吸一次次被压下去,我倒是知道。
  可仔细听,他又没有很大声音,睁开眼睛回头看他,他也睡的比平时还要平静,我只好转身继续休息。
  睡意袭来,也就管不了许多了。
  等我睡醒,就见子瑜和龙庭在我们对面坐着,两人都在看我们,我起来,玄君也坐了起来。
  玄君并不在意两人,起身后看了一眼楼上,楼上的房门呼一声关上了。
  玄君可不是我,他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玄君准备去楼上,我叫他:“回来在处理吧。”
  玄君这才嗯了一声,答应下来跟我们离开。
  我们出了门龙庭去查了一下子瑜家邻居的事情,查了两个多小时,查到了那家的住址,我们几个去找那家邻居。
  路上我给子瑜讲了一个故事,我说有个人,他生在帅府,是大帅的儿子,那大帅抢走了新婚的女子,女子被他命人活活勒死,勒死的时候还在睡梦之中。
  女子死后,不知已经死去,沦为鬼魂在外游荡,最长见到的就是这个少帅。
  日子长久,女子对少帅心生情愫,便一直在他身边纠缠,后来少帅轮回她也轮回,还生到了一起。
  因少帅无辜把她勒死的事情,她纠缠上少帅,后来还化身厉鬼,纠缠少帅二十余年。
  子瑜听我说,整个人如遭雷击。
  但他看着我半天问:“还有别的么?”
  我诧异,那里有别的?
  可子瑜盯着我问:“那我没有喜欢的人么?”
  “这个我就不知了,我也看不那么远。”
  子瑜一路走去,陷入沉思:“跟我梦中的一样,可为什么少了个人?”
  “……”我有些尴尬,子瑜也梦见了?
  “先生,我梦见你了!”子瑜那般说,眼底还有激动,我随即问了一句是么。
  “先生……”
  “你我认识,梦见很平常,不必惊讶。”
  “不是,我们……”
  “我看看。”玄君那边开口,已经靠近子瑜,子瑜下意识的躲避,不想给玄君触碰,好像他有什么宝贝,生怕玄君抢走。
  但他现在躲避,为时已晚,我眼见着玄君在他眉心画了个什么,虽然很快,但我还是看见了。
  只是龙庭和子瑜还没有发现。
  子瑜微微迟疑,应允我:“我知道了,是因为冤情债,她来找我了,所以我更要善待她。”
  “……”我没回答,姑且这么说吧。
  我只是看了一眼玄君,毕竟是他抹去了子瑜的前世记忆。
  玄君索性拉住我的手,面容冷漠的带我先行离去。
  开门的是个年纪大的女人,见到我们有些奇怪:“你们找谁?”
  “姚阿姨,我是子瑜。”子瑜自报家门,女人开始还没想起来,想起来就想关门,结果被子瑜一把推开了。
  子瑜强行闯进门去,女人坐到地上嚎啕大哭。
  龙庭要报警,女人就以死相逼。
  但最后还是子瑜,解决了这事。
  “我给你五十万,把我和小娥的阴亲解开。”
  听到五十万,女人停止了哭声,女人抬头看着子瑜,半天说:“一百万。”
  子瑜犹豫了一下:“好!”
  女人从地上起来:“先给我五十万。”
  子瑜正打算给,被龙庭拦住:“你还欠我一百万,你那里来的钱,你要是想跟我借,我可不借。”
  龙庭还是聪明的,他担心女人会咬住不松。
  子瑜也不是傻子,他说:“那你再借给我一百万,我有了就还给你。”
  “我没有。”
  龙庭打算离开,被我拉住:“哥,你借给他吧,不然我们没办法结婚。”
  那女人马上说:“就是,不解除**,你们也没办法结婚,何况我女儿是会经常回来的。”
  “哥!”我从旁叫龙庭,龙庭这才勉为其难似的答应。
  “好,我借给你,不过你记住,这事要是再有,你就把钱全给我,我让你坐牢。”
  “我知道。”子瑜一脸唯唯诺诺,戏做的很足。
  女人拿了钱,把姻缘书拿了出来,玄君在上面擦了子瑜的名字生辰八字,姻缘书当场烧了。
  子瑜又给了那个女人五十万,我们才离开。
  路上子瑜问我:“先生,杜小娥怎么处理?”
  “杜小娥害死了许多人,你那些生意上的仇敌,那怕是你身边的一个女助理,都是死在杜小娥的手里,她活不了!”
  “……”子瑜回去就再也没说话。
  但我也没去处理杜小娥,是玄君去收拾了杜小娥。
  我们在别墅外面,都听见杜小娥的惨叫声了,我知道杜小娥是被阴鬼吃了。
  子瑜勉强能站稳,他看玄君出来,就先走了。
  龙庭说,子瑜从小就心地善良,但生活所迫,遭遇了太多变故,对他太不公平。
  子瑜的事情我并不想知道,他有他的人生,我有我的路途,前世遇见又如何,这一世的想见,也不过是了却两人之间最后的一点牵绊。
  既然已经没有关系,不见才好。
  我跟玄君离开回到住处,进门玄君便叫住我:“走那么快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人?”
  玄君在楼下,我已经到了楼上,他那样说,我才转身看他。
  “你真是不打算见面了?”玄君问我,我没回他,转身回了楼上房间。
  不是我心狠,是他们没良心。
  香雾所受之苦,他们分明感同身受,却视而不见。
  还能怪我心狠?
  洗澡出来,玄君已经换上睡衣在等我了,见我出来,玄君起身站了起来,我这才说:“还是分开睡吧。”
  “……”玄君的脸,霎时难看。
  他就好像我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气恨的咬了咬牙,转身就去了外面。
  我看他关门,去床上躺着。
  但他咬牙的样子,难看极了!
  累了一天,一早就想休息了,结果睡到半夜,感觉有人在我身边躺着,我本以为是玄君在床上,可我睁开眼睛,竟看到一个陌生男人在身边躺着,我一惊,忽然就醒了。
  玄君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推开门进来,我看向玄君:“有个人躺在我床上。”
  玄君看了一眼我身边,走来握住我的手,在我手心画了一道清心咒,我头脑清明了一些,看向身边,仔细回忆:“是个黑色的,但不是鬼,像是死人!”
  玄君抬起手算了算:“应该是个梦!”
  我看玄君:“你留下睡!”
  我是命令玄君,玄君的脸色一沉,眼底是极度的不满,好像在抱怨,用他的时候就留下,不用的时候就踹开,他好像是一条哈巴狗,那么不被当人。
  但他虽然埋怨,还是掀开被子躺在了我身边,我这才觉得踏实一些,躺下靠在他怀里。
  玄君抱住我,低头问我:“害怕了?”
  “我以为是你,忽然就醒了,但又像是梦魇,我看他的时候,他缓缓朝着我看来,就感觉是个活生生的人对着我,样子有些奇怪,说是烧焦了又不是,没烧焦黑乎乎的……好像一个黑皮肤的人,眼睛特别白!但肯定不是肤色的关系才黑。”
  玄君眉心深锁:“听上去像是这屋子里来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但你我都算不出的东西,是什么?”
  “我怎么知道?”
  总觉得人心惶惶的,我用力靠在玄君怀里:“是不是你想要来我这里睡,吓唬我?”
  “哼!”玄君冷哼一声,用力抱着我,翻身从身边起来,我一害怕怒瞪他。
  “你干什么?”
  “干男人干的事。”玄君说完,也不管我愿不愿意,三两下把我的衣服扯开了。
  他自是有些不高兴,而我跟他折腾起来也松懈了,毕竟肚子就在眼前。
  折腾累了,便睡着了。
  可睡到快天亮的时候,身后有个人戳了我一下,我便有些不高兴,回头叫他走,我回头便看见那东西的样子,吓得我忽然就醒了。
  而我醒来一哆嗦,满身汗如雨下。
  等我起来,玄君也跟着我坐了起来,他看我不对劲,把我拉到了怀里,我趴在他怀里,开始粗喘!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