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5章 玄君大渣男
      大家坐下,我全身不自在,原来我这个身体,还有一段故事,竟然还有豪爹。
  豪爹如两个儿子一样,五官端正,目光深邃,他虽然四十几岁,但看上去面相下,有着一副深沉心肝。
  他穿着优雅,器宇不凡,是少见的人中龙凤。
  与他的两个儿子想必,更胜一筹。
  豪爹打量我一会,也觉得不太对劲。
  “叫什么?”豪爹问我,出于礼貌我回他了一句离殇,他便问我是哪个离殇,我又跟他解释哪个离殇。
  豪爹若有所思:“我倒是缺个女儿,不过你要是喜欢呆在这个身体里,我也是喜欢的,毕竟看见老三活蹦乱跳的,比什么都强。
  我早年家境贫寒,妻子生了两个儿子,我因为在外奔波,家里照顾的不够,让债主上门追债,让我妻子和孩子遭受厄运。
  为了保护我两个儿子,妻子将两个孩子送到孤儿院区生活,她则是找了个偏僻的地方躲避。
  后来我发达了,两个儿子回来了,她却不知去向。
  我找遍了整个城,找了十七年,终于找到了她,却已经是阴阳相隔。
  得知她为我生下老三,我深感欣慰,急忙找寻这个孩子,没想到刚刚找到半年,这孩子便在外面遭遇不测。
  我一直想,是我们父子无缘。
  缘尽也就尽了,但能看到你,也是缘分。
  我并非迷信的人,不管是我儿子也好,不是也罢,我此刻欣然接受,一切都听你的,你若要走,便走,若要留,就是我的孩子。”
  听来也有些感动,我犹豫了片刻说道:“缘来缘去皆是空,但也是前世的造化,看您的面相,绝非平凡之人,而自古以来,但凡枭雄霸主,无一人尽善尽美,总会缺少一样。
  您眉心有英豪之气,看的出来,不是平常人。
  您两个儿子看,面相虽然不及您,但也绝非平凡,日后必成大器。
  只不过,您面相上看,夫妻欠缺,与妻子缘分很浅,至于你第三个儿子,与您命中也瘸了父子缘分。”
  豪爹看我:“你会看相?”
  “会一些。”
  “嗯,不错,留下吧,我会把你当我亲女儿的。”豪爹对我还算不错,我摇头。
  “我还有哥哥,我要跟他回去。”
  “嗯。”
  豪爹似乎有些难过,但倒是也没说什么,倒是我有些不忍心。
  豪爹不与我再说,反倒去问玄君:“你能让我儿子回来么?”
  玄君算了一下,摇了摇头:“人已经不在这里,回不来了。”
  豪爹索性说:“既然回不来了,那就不必再说了,我看这样也很好,你回去吧。”
  “人我要带走。”玄君自是不肯离去。
  豪爹却说:“带走可以,不过要问这孩子的意思。”
  “我夫妻闹别扭,她一时糊涂,至于你家孩子的身体我会归还。”
  “那也不行,不然你就杀了我两个儿子。”
  玄君无奈,看向我:“有什么话回去说,有什么错,我也认,慕雪确实是我学妹,但我和她没有半点瓜葛,你要怎样就怎样,那天……我只是气你,谁叫你说我们是同事,你倒是好,说走就走了,如今弄成这幅样子,你的身体呢?
  这是第几日了,再晚来不来得及,不顾我,不顾自己,难道也不顾珏儿么?
  你也不想想,季末扬和罗绾贞,他们如何?”
  玄君字字珠玑,说来都是为了我跟他走,我本该是相信他的,可我不是罗绾贞,做不到言听计从。
  “我不回去,你走吧。”我不打算回去,事情总会解决,但绝不是草率的跟玄君回去。
  玄君的脸色一沉:“胡闹。”
  “手机给我。”我朝着那个四十几岁的中年豪爹。
  豪爹打开手机给我,我马上打电话给季末扬,可电话就是打不通,我又打电话给罗绾贞,总算是打通了。
  “喂……”
  “我是离殇,我找季末扬。”
  罗绾贞一下就没反应了,但很快她那边把电话给了季末扬。
  “在那里?”季末扬的嗓子都哑了,说气话沙哑难听。
  “我发位置给你,你快来!”
  我谁也不相信,我只相信季末扬。
  电话挂掉,我马上发位置给他。
  手机放下我离开去坐下,我不说话,谁也不想管。
  季末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来的倒是很快。
  但他来之前,豪宅外面来了很多人,不知道是什么人,把豪宅包围了起来。
  季末扬来之前,那个把我带来的人坐下,跟我打起招呼,但我没理他。
  那人自我介绍,他说他叫李易霄。
  我听来总觉得这名字那里听过,但仔细的想,想不出来了。
  我看李易霄:“你好!”
  李易霄一笑,好像阳光射进来了。
  另外两个哥哥,也走来:“宫阅,你大哥。”
  “宫睿,二哥。”
  我看了看他们,奇怪问:“那我叫什么?”
  二哥宫睿说:“你叫宫欢。”
  我很惆怅:“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倒也不是对人家名字不满,但那里又这么玩笑的,我本是随口一说欢欢,还真的就是这个名字。
  那里知道,二哥宫睿说:“妈妈生你的时候是欢喜的,取了个小名,欢欢。”
  我很惆怅的看着二哥宫睿:“是么?”
  李易霄嗤一声笑了起来:“你还真挺厉害!”
  我看李易霄,一点笑不出来。
  就当我们都沉浸在各自的世界里时,玄君起身想要靠近,我立刻站起来:“别过来。”
  玄君停下,他咬了咬后槽牙:“有话回去说,你这是第几天?再胡闹,回得去么?”
  “回不回得去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不许胡闹,跟我回去。”
  “我没胡闹,跟你也没必要。我想好了,我们分手吧!”
  我确实想好了。
  玄君如遭雷击,他目光深邃:“你再说一次?”
  “我说分手吧。”
  玄君被气的脸都白了:“回去再说,这事不是你负气的事。”
  再坐的人都看他,我也一样。
  玄君自觉理亏,舒了口气:“慕雪的事我不做了,让她找别人,我们回去,可成?”
  我摇头,不理玄君。
  “那我以后再也不见慕雪,如何?”
  “你跟她的事情,我不想知道,你也别跟我提,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我已经决定,不跟玄君牵扯。
  玄君气的怒视我,却还是好好商量:“这样,我发誓不见她了。”
  “别跟我说这些,我不想知道。”
  “那还想怎样呢?只是一个玩笑,她先前帮我过,我……”
  “那你帮回去啊?”我那样说,其实不是气话,只是跟他摆明道理。
  玄君气愤:“我要对慕雪有半点心思,我遭雷劈!”
  “你已经遭雷劈了。”想到香雾整天遭雷劈,也好意思说。
  “回去说。”
  玄君失去耐性想要靠近,奈何他还是晚了一步,屋子外有人说:“你敢上前半步,我现在就要你的命。”
  是季末扬。
  我看着门口那边,季末扬已经进门来了,看到季末扬,我总算心定了定。
  季末扬进来就看到了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判断的是我,没有多看别处一眼,便在人群中找到了我。
  看到我,季末扬直奔我而来,到了面前,舒了口气。
  不等我说话,季末扬把我带了过去,将我抱住。
  就这样,我就踏实了。
  放开我,季末扬打量了我一会:“没事吧?”
  “没事,不知道为什么,你来的时候我就在,可你们看不到我。”
  “嗯。”
  季末扬也没解释,看了眼玄君:“现在开始,你不许靠近离殇,不然我让你横着出去。”
  那样狠绝的话,还是第一次听。
  不过季末扬的话,还是有些威慑力的,玄君即便想要靠近,也没上前半步。
  玄君只是看着季末扬:“我想带离殇走,谁能拦得住我?”
  季末扬也不甘示弱,他一笑,仿佛宁静的大海掀起惊天巨浪,面上的平静止于一切,又起于一切。
  “那你试试,看看是你玄君厉害,还是我季末扬够狠!”季末扬说着将我放开,他面向玄君,那一身冷傲,我竟有些不认识。
  以往他为了我,可以忍着玄君,甚至忌惮玄君,即便他不说,我也是知道的,打不过玄君,自然要敬畏三分,但今日,他不是。
  季末扬的姿态,俨然是不把玄君放在眼里。
  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我出事了。
  在季末扬的眼里,只要我没事,玄君对我稍稍做些什么,也是可以容忍的,但我出了事,那玄君所做一切,即便是好的也是错,何况他这次是错了。
  “离殇的事要紧,先让她回去,以后的事,我自会解释。”玄君依旧那般自信。
  季末扬好笑:“你脑子进水了吧?离殇现在跟你没关系,是死是活,也不必你来管,我说的是,叫你离她远点。”
  玄君被问的哑口无言,气汹汹的来看我,好像是我没帮他说话,才到了如此地步。
  可我也不想多言!
  转身季末扬看向在场的人,解释的很明白,我是借尸还魂,他可以把尸身还给他们,但现在不行,请他们通融几天。
  豪爹看着我们,过了一会才说:“不着急,既然能见到,也算缘分,你们兄妹要是不嫌弃,可以把就把这里当自己家,把我当成你们的父亲。”
  豪爹说完就先离开了,季末扬便带着我离开,但宫阅和宫睿两人却跟着我。
  我们从宫家离开,我身边一下多了一群人,还真不习惯。
  罗绾贞也不习惯,看季末扬走到那里都拉着个男生,估计心里不好受吧。
  所以她索性把我拉了过去,推开了季末扬的手。
  “我来吧,丢不了。”
  罗绾贞说完看了我一眼,拉着我走。
  季末扬这才松开手,似乎把我交给罗绾贞,他也是放心的。
  到了罗绾贞那边,季末扬去了罗绾贞房间,进去便关了门,屋子里只有我们三人在。
  我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罗绾贞问我:“你是说,看到了一些过去的事情?”
  “嗯。”
  罗绾贞去看季末扬:“那个慕雪很可能是僵尸,而且是我们对付不了,玄君也看不出来她是僵尸。
  而且她的目的不单纯,那些过去是真是假还不清楚,如果是真的,那她的报仇目的就很明显,但我感觉她可不是单纯的来报仇的,她更像是嫉妒离殇的。”
  罗绾贞说的,我倒是也觉得。
  而且我对看见的过去,有些怀疑。
  在我对过去的认知里,我也是圣女,可慕雪也是,这就太奇怪了。
  要不是其中被混淆了,就是我与慕雪之间有什么关联,闹到后来反目成仇。
  “不管是什么,她必须死!”季末扬冷冷的看了一眼门口,他对一切对我有威胁的东西,都没容忍,这次自然也一样。
  罗绾贞说:“那要不要现在让离殇回去?”
  “暂时不要,还能维持几天,现在怕是要让慕雪得逞,万一出事,害了离殇,先找到慕雪,除掉再说。”
  季末扬那霸气的样子,我要是不知道他几斤几两,当真以为他能打败慕雪了。
  “还有件事,我的魂魄在这个身体里,似乎出不来。”玄君既然无法让我出去,那罗绾贞怕是也不行。
  季末扬和罗绾贞看来,罗绾贞抬起手结印试了试,她也很意外,是这样的结果。
  罗绾贞去看季末扬,季末扬目光深沉:“这身体能用多久?”
  “看着十天半月没事。”罗绾贞重新为我加固了身体,我感觉舒服多了。
  她说:“不过这身体是尸体,怕是不能见光。”
  “那没什么,我可以晚上出来。”我也是打肿脸充胖子,但这样总好过季末扬担心。
  季末扬看了我一眼,也没多言。
  罗绾贞又说了一些话,而后才问我的打算,我才说:“为了我的安全考虑,我不住在这里,我去住学校妥当一些。”
  “因为那个女人?”季末扬脸色难看,他说的是慕雪。
  “嗯。”
  “她跑不了。”
  “她不出来,暗地里害我们呢?”
  其实打未必打不过,但她算计我们,就很难说了。
  季末扬考虑后,答应我去学校住,并且明着假装我们不相干。
  对于这些玄君并不知情,他被挡在门外没办法进来。
  收拾好罗绾贞又施法一次,试图把我的魂魄拖出来,但她试了几次都没有用。
  我一脸茫然也不清楚怎么回事。
  季末扬等到的结果不好,还要去想办法,交代我要照顾好自己,才放我去学校。
  而我要走的时候,季末扬是那样担忧,两三次想开口叫我在家里,都放弃了。
  出门的时候玄君看到我,走来找我,我立刻躲到了一边。
  倒是李易霄去说:“我先带她去学校,你跟他们说清楚再来。”
  李易霄说完带着我离开,玄君也没去说,反倒跟了过来。
  我怕玄君偷袭我,便躲着他。
  宫阅和宫睿也来找我,他们三个刚好阻断了玄君的路。
  路上季末扬打电话给我,问我需要什么,我跟他说了几句,把电话挂了。
  到了寝室那边,没等进去,被玄君叫住:“等一下。”
  我们转身,防备心很高。
  玄君一脸不快:“你要住在这里?”
  “我的事,与你无关。”我准备去寝室。
  “放心吧,我会照顾她。”李易霄随后跟我进门。
  玄君便打算跟我们来,但他也不是能进来的。
  宫阅和宫睿两人拦住玄君,结果我就这样脱离了玄君,去了寝室。
  进门我先坐下,李易霄走到我对面坐下,他抬头看我:“你现在这样习惯么?”
  “能活着就习惯。”
  我去躺着,李易霄也躺下,。
  我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想慕雪。
  “你要是回不去怎么办?”李易霄问我,我看了他一眼,回不去也是我的事情,跟他也没关系。
  我不说话,寝室里才安静些。
  不知道过了多久,总算是睡着了。
  一睡着就梦见玄君,玄君站在楼下,正看着这边,看到我玄君叫我过去。
  我自然不过去,转身就想离开。
  可是一转身,就到了走廊里面,阴森森的,周围还有一些游荡的魂魄,那些魂魄双脚悬空,垂拉着头颅,呆滞无神。
  我在他们之中,好像置身阴曹地府。
  而且我感觉我身体飘忽,正朝着一个方向走。
  “离殇……离殇……”是慕雪召唤我的声音,我想停下来,但身体却飘忽着不听使唤。
  不但如此,慕雪的声音好像来自很远很远的地方。
  眼看就要从门口出去了,慕雪的声音忽然不见了,我好奇之际,魂魄已经飘了出去。
  来到院子里,玄君也在,但他正在找我。
  眼前是一片幽暗的地方,周围都是幽蓝色的迷雾,玄君握着罗盘,面色凝重。
  我看到玄君准备离开,被他看到。
  我正准备离开,玄君几步走了过来,到了我跟前,抓了我一下,一条红绳拴在了我手腕上,红绳上面是镇魂铃。
  我试图拿下来,但一碰就刺痛。
  “别乱动!”玄君拉住我的手再度施法,我才不觉得难受。
  “刚刚谁再召唤你?”玄君问我,语气俨然不好。
  “没有谁。”关于慕雪我不想多说,有些事说了未必相信。
  玄君将我拉到眼前,握着罗盘的手一动,罗盘就进了袖口,我去看的时候,他的手已经搂住我的腰身,我抬头看他,他就贴近上来,我本想推他,他低头,我就把手收了回来。
  打不过,受制于人,还有什么好挣扎。
  玄君见我放弃挣扎,索性双手抱住我,将我推在怀里。
  “早前慕雪帮过我,这次找我是因为有事要我帮忙,你若不高兴,早告诉我,我就不敢乱来了。
  现在置气,伤了自己,又是何苦?”
  玄君大渣男,他怎么说的出这种话?
  我看他的脸:“你们的事我不想知道。”
  “那就不知道,我带你回去总行。”玄君要带我走,好像知道我的身体在哪里。
  我摇头:“我不回去,也不用你帮我。”
  “不帮,那你说,你要怎样?”玄君问我,我也没想过怎样,我便不说话。
  他抱着我看了看时辰:“谁召唤你?”
  “我怎么知道?”我转身想走,玄君拉着我不让,我只好给他拉着。
  从来没觉得玄君这么讨厌,拉拉扯扯,不干脆。
  见我始终不高兴,玄君拉着我去了一边。
  我跟着他不爱走,走走停停,他拉着我的手,想到什么转身看我:“有人要害你?”
  “……”我看玄君,他也不算傻。
  “谁要害你?”
  “我不知道。”我看了看周围,想到差不多就要回去了,想要离开。
  玄君强行拉住我不给我离开,他还说:“告诉我谁害你,现在就让你回去?”
  我看玄君,他以为我是傻子?
  玄君耐心不足:“说了就回去。”
  “那还不回去了。”我权当是我不知道了。
  玄君气的脸色一沉:“找打?”
  我看他,咸鱼眼。
  玄君便改口:“我说我自己找打,总成?”
  “……”我看了看玄君,转身要回去,玄君并没阻拦,他就送我回去。
  但这一路,他倒是很安静,总来看我。
  我也是心事重重,总是在想,为什么会有两个圣女,我记得,先前是一个圣女的。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寝室门口,我本打算进去,被玄君叫住。
  回头我去看玄君,他说:“好没良心!”
  我看他,更是冷漠:“你有,你好好收着!”
  玄君被我说的一怔,不等他反应过来,我便转身先回去了。
  深夜,我睁开眼睛,看了看寝室里面。
  不看还好,看到门口,竟吊着只披头散发的女鬼!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