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5章 起点
      张教授喝了茶抬头看了会年轻人,似乎是说了些什么,起身后走到小猫身边,拿来一根红绳,绑在小猫的脖子上,小猫脖子上原本就有一根红绳,如今多了一根。
  抱起小猫,张教授把小猫给了年轻人,年轻人抱起小猫转身走了。
  我忽然就醒了,起来后总觉得身边少了什么,我急忙去看,小猫就不见了。
  床上没有别人,我下了床急忙穿上鞋去外面,院子外看到张教授站在那里,我去看他的时候,他正望着不远处。
  我朝着他看的地方看,看到有个人影走远。
  人影去处,一群猫悄无声息的跟着。
  等他们走远我看向张教授:“小猫还会回来么?”
  “会吧。”
  张教授转身拉了我的手,带着我回去,我跟着张教授一边走一边问:”你还在想么?”
  “嗯。”
  回到房间,我和张教授对坐下来,他不说话我也不说话,我们很久才躺下,也没什么心情做什么,毕竟这种时候。
  但张教授还是拉住我的手放到了身上,闭上眼睛跟我说睡吧,还说明天还要过日子。
  我知道,他所谓的日子,便是一场硬仗。
  但谁能知道,这场硬仗从开始就是见血封喉,不留余地呢!
  不管我们是否有所准备,到最后,仍旧是徒劳无功呢!
  早起罗绾贞叫我和张教授吃饭,我没见龙庭觉得奇怪,问龙庭呢。
  “昨天有个朋友找他,出去了,晚上打电话没回来,估计一会回来。”
  吃过饭罗绾贞说有个事要我去办,说是关于房宅的,要我和张教授去看看,我们出了门去罗绾贞说的地方,到了那边有人接我们,那家的房屋不错,只是那家的房屋前面新建造了大房子,把家里的风水给坏了,家里屡次遭遇变故,听人说风水出了问题,这才找到罗绾贞。
  钱不多,罗绾贞不愿意理会,就打发了我和张教授。
  “大师看,我这里有什么不好?”
  “你心里明白,你左面的青龙位置上,被右边新建造的房子压住了,你妻子现在脾气暴躁,而你越发懦弱,在风水上看,白虎位是代表女性的,因日落时候,西方的日照会照射这边,你建造如此大的房子,不但压倒了青龙位的男主,也让女主人性情暴躁。
  青龙发文,白虎发武,也不是说白虎不好,只是打打杀杀不适合这个时代。
  最好的破解就是把房子拆除,但你不愿意,也就不作数了。
  至于破解……
  我只能说,任何的破解之法,都只是一时安稳,过些日子,还是会有麻烦,但我倒是可以帮你。
  你去请一对麒麟放到你房子里面,要带翅膀的。
  暂时也只能这样,可已帮你化解白虎煞,但以后的话……”
  我犹豫了一下,看着男人的面相:“你读书么?”
  “不怎么读,我读书的时候就不喜欢。”
  “你妻子呢?”
  “她也不喜欢,她只喜欢买东西,打扮自己。”
  “那就算了吧。”
  我准备离开,被男人拦住,他急忙给我钱,说什么不让我走。
  “大师放心,只要不让我扒了房子,我现在干什么都可以,读书也没问题。”
  “我给你指条路,你能走便是去走,说多了也是泄露天机,但你夫妻宫不和睦,也是因为你这乱造的房子。
  我帮你就当做好事了,不然你不久后会有血光之灾。”
  “啊?”
  男人吓坏,我本不愿意这样,好像是我故意吓唬他。
  但看着他眉心的血光,也不想他出事。
  回头看向那新建造的大房子,但凡有钱人,都想要有一块自己的宅基地,他有了,自然就要运用上。
  但他没想过,这房子正是一把杀人的利刃。
  古语有云,一命二宅三风水。
  人来是命,那是生,宅来是运,那是气,风水多半因人和宅而定。
  从面相都能看到一个人的宅运来,可见这话的含义。
  “大师,你看我该怎么办?”男人吓得拉了,我拉开他的手。
  “买一些书放在家中吧,最好是圣贤之书,但你妻子不能碰触,你要尽量要书不沾染脂粉,当然酒肉色气也不可。”
  “大师的意思是,我妻子有问题?”男人想到什么。
  我摇头:“那倒是没看出来,不过书也是有书神的,你不敬,他便不会发挥效用,你若不肯把房子扒了,那就暂时用书来化解吧。”
  “那我以后……”
  “以后我不能保证,我保你三年,三年后你如果还能找到我,再来吧。”
  “可我已经放了很多的书,既然是破解,那我三年后为什么还会有事?”
  “你胸中无墨,就算满屋子都是圣贤之书,你不读也是无用,但你这宅子暂时没有很大的问题,你只要多行善事,可帮你化解一些,加上书的效用,三年无忧。
  只是这房屋声势浩大,将你的青龙位给彻底盖住了,彻底化解也要看你的造化。”
  “那我要是扒了呢?”
  “扒了的话你要在这边建造平房可以,要不然就是把青龙那边的位子,重新加高加长,你命格才能改造。
  你是男孩女孩?”
  “男孩!”
  “扒了吧!”我随即要走,大师忙着拦住我。
  “大师,你为什么总着急要走?”男人有些气愤。
  “我有些事要回去。”
  “那总要给我看完。”
  “你说。”
  “你给我看看我儿子的事情。”
  “你儿子没什么,只是你儿子读书不错,你们夫妻也很在意,但白虎煞上是金,你儿子是木,刚好冲克,不过你去请飞麒麟就可以帮你儿子,若是不放心,就在青龙那边栽种高大的树木,在屋子里面摆放浴缸,水可以生木。”
  “啊,多谢大师了。”
  “嗯。”
  我说完,准备离开,那男人拦住我:“那我妻子呢?”
  我又说了他妻子,我未免他要阻拦我,我给他又说了一遍,但他还是拦住我不让我走,最后让我说他父母,说他的岳父岳母。
  我说完口干舌燥,我想要离开,肚子一疼。
  张教授扶着我,我看向张教授:“我们回去吧。”
  张教授这才带我离开,我们坐到车里,那人来找我们,还想问问他兄弟家的事情。
  张教授说道:“你如此贪得无厌,知道的这么多,必定要做许多的事情,可你越做的多了就越错,到头来不但人财两空,还会祸不单行!”
  那人被吓到,转过来说:“你们这样做,我去告你们。”
  张教授叫人开车,不做任何理会。
  我们回到住处,下了车就看到季末扬跟罗绾贞出来,两人看到我们,说是云雅出事了,还说在学校里出的事。
  “好好的怎么会出事?”我很奇怪,罗绾贞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但等我们到的时候,云雅已经昏迷了,送去医院已经人事不省。
  医生检查,说是云雅处于植物人状态,具体的原因是因为从高处摔下来,撞击到了头,导致的这种情况。
  罗绾贞立刻去查这件事,但却没人知道云雅为什么会坠楼,没人知道原因。
  “教学楼上面是锁着的,云雅是怎么上去的?”罗绾贞一直很奇怪。
  云雅出事,龙庭也赶了回来,看到云雅龙庭想起一件事,跟我说云雅最近正在学开天眼,而且每天晚上都打电话给他,告诉他学习的进度。
  “这件事我怎么不知道?”我问龙庭。
  “她说先生知道。”
  龙庭一脸意外,他以为我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我奇怪。
  “不对,她说开天眼是先生教给她的,她还很高兴!”
  我惊讶不小,云雅说是我教给她的?
  罗绾贞和季末扬也来看我,我摇头:“我没有教给云雅,我一直和张教授在一起。”
  “殇儿是跟我在一起,没有教过。”
  “那是谁假扮了离殇?”季末扬不解。
  我想起下墓那次,季末扬为了认出我和罗绾贞的事情,所说过的话。
  我看了看在场的人:“我肯定没有教给云雅什么开天眼,云雅虽然有资质,但她开天眼会招惹不干净的东西,容易出事,我不想让她开天眼。”
  “可我看云雅的样子,乐不思蜀的,她肯定是听了先生的话。”龙庭还不思其解。
  “那就说,是有人冒充了我。”
  “不是能招魂么?”季末扬问道,罗绾贞说三魂七魄,三魂都不见了,只有两魄还在,想要招魂极难,而且招来了也不见得有用。
  就是说魂魄残缺,招出来也没有用处,而且魂魄一旦离开人体,人就会死,想要回去只要掌控的时间不对,就回不去了。
  就是说,现在云雅这边的线索已经断了。
  季末扬说道:“离殇和贞贞我来确认真假,玄君离殇来确认真假,龙庭你呢,谁来确认你?”
  “还记得我们认识的时候,我说过的话么?”龙庭问季末扬,季末扬若有所思。
  “以诚信待人,错了也值得!”季末扬回应。
  龙庭摇头:“以赤忱待人,虽错无怨!”
  季末扬一笑,没有回应,显然龙庭是对的。
  季末扬问了我,也问了罗绾贞,我们相互确认都是我们,我才看向张教授,他问我:“你想问什么?”
  “没什么可问的。”
  我说完去看云雅,对着云雅发呆了许久。
  我一直以为,把云雅留在身边是对她好,起码保护他的性命,可到今天我才知道,留在我身边才是害了她。
  我从门口进去,不顾医生的阻拦坐在云雅身边。
  云雅跟睡着了没有任何区别,我握住云雅的苍白的手,闭上眼睛想看见她坠楼前发生过的事情,奈何她坠楼前眼前一片漆黑,乌云滚滚。
  我松开云雅的手,云雅的眼泪从眼角流下来,我伸手去触摸,泪水钻到了我的指尖上,很快就干了。
  我回头看着站在身后的张教授,张教授说:“她还有感情,应该知道我们在这里。”
  “嗯。”
  张教授说的是理论上,理论上现在的云雅是活着的。
  但实际上,人的三魂七魄各有所持,而云雅身上剩下的两魄刚好是尸狗和伏矢这两处魄掌管,尸狗掌管眼睛,伏矢掌管耳朵,他们都是掌管身上血液的。
  现在的云雅是有感觉的,也能听见,但她是植物人,没有其他的机能了。
  我在病房坐了一会,起身跟着张教授离开。
  罗绾贞和季末扬也都跟了出来,唯独龙庭他没出来。
  我上了车转身看着医院那边,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那里不对劲。
  季末扬开车准备离开,我叫他停车,下了车去看云雅。
  到了医院里面,看到云雅被推了出来,推着云雅的人正是龙庭。
  见到我龙庭问我怎么回来了,他面容可亲,没有丝毫的不妥。
  我回头看张教授和罗绾贞:“抓住季末扬。”
  罗绾贞和张教授立刻明白过来,两人去抓季末扬,医院的走廊里瞬间变成了大森林。
  是幻术!
  我朝着龙庭走过去,龙庭奇怪:“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云雅出事都是你告诉我的,云雅有没有开天眼我不知道,但你讲述了一切,传输给我们云雅的遭遇,可是不见得云雅就是因为去开天眼出事。”
  听到我说,龙庭若有所思,此时他也恢复原来的样子,他的面容是另外一个人,穿着也是古代时的长袍。
  “龙庭呢?”我问眼前的人,他拂手而过,在一旁开了一面镜子,镜子里是龙庭救一个孩子的画面,龙庭为了躲避一个从马路上冲出来的孩子,车子偏离撞相马路旁,撞坏了身体,结果人当场毙命,而他刚好趁虚而入了。
  龙庭的魂魄从身体出来,在街上游荡,被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孤魂野鬼瞬间抢夺一空,吃的什么都不剩下。
  我看向眼前的人:“你叫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是天命,天命如此?”
  “我问你叫什么?”我再次询问,对方犹豫了片刻才告诉我,他叫白鹤!
  我这才打量白鹤,木讷的回头去看正在纠缠的季末扬和罗绾贞他们。
  罗绾贞已经受了伤,仅剩下张教授和季末扬在打了。
  我转身看着白鹤:“季末扬呢?”
  白鹤并不隐瞒,似乎他也不屑隐瞒,他的手一动,眼前出现另外一幅画面。
  季末扬是因为与朋友一起鉴宝,刚好有抢劫的人进来,结果乱战之中,季末扬被打死了。
  季末扬的魂魄离开身体,就见到一道白光注入季末扬的身体,而后季末扬的魂魄便不见了。
  那时候场面混乱,季末扬被救下带走了。
  画面闪过,白鹤问:“你还想知道什么?”
  “云雅是怎么了?”
  “她看出了我的身份,我不得已把他推下去了。”白鹤看着云雅:“我很喜欢她,她很爱笑!”
  “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天神!”
  “为什么来这里?”
  “你犯了天规。”
  “所以你要杀光我身边所有的人?”
  “我并没有杀光,如果你现在愿意把你肚子里的孩子打掉,我可以把你身边的人还给你。”
  “……”我莫名的感到好笑,正人君子就是这样,所用手段无不奸诈狡猾,若不是,妄为正人,愧对君子。
  见我没有说话白鹤继续深明大义说:“趁孩子还没出生,现在还不痛,放弃吧。
  总比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死了的好,我已经让你痛苦降到最低了。
  按照天道而定,是要看到你痛不欲生,才能算不辱使命。”
  我看着白鹤好笑:“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痛不欲生?”
  “你看上去没有。”
  白鹤手里多了一把利刃,他翻手朝着云雅身上刺过去,我试图阻止,全身不能动弹。
  眼睁睁看着利刃刺入云雅的胸口,云雅颤动了一下,就没反应了。
  “云雅……”我的声音都变了,喉咙口艰难的嘶哑出一个仿佛不属于我的声音。
  白鹤看向我:“如果你不答应,他们也会死!”
  白鹤看着的方向是我身后,我转身的时候,罗绾贞被从窗户扔了出去,原本打大森林,恢复现实,罗绾贞落下去发出一声惨叫,砰一声!
  张教授转身看去,季末扬手中的利刃左右翻飞,削掉了张教授一身血肉,我呆呆的看着他,张教授被理人一下穿透了身体,身体从我身边飞过,砰一声插入墙壁,我半天才反应过来。
  “殇儿……”
  张教授缓缓抬头,如同一滩血肉,他的双手勉强合在一起,结印:“弑神印!”
  白鹤浑然一阵,回头看去,眼前一道黄色刺眼的光,瞬间席卷而来,一切,顷刻间灰飞烟灭,就连张教授也消失了。
  而我站在原地好像做梦,但我却不在医院里面,抬起头去看,我在家里的沙发上坐着,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过。
  我看着眼前,电话声响起,接起电话,电话里传来季末扬的声音。
  “你到研究所去一下,那边打捞上来一口青铜棺。”
  我吸了口气看了一眼时间,又翻开手机,里面显示的时间竟然是两年前,我要去研究所看青铜棺的时间。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