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9章 胎元
      小猫看着握着她手腕的爪子,想要用手里的利箭站短头狼的爪子,却看到那只爪子化成人手,且修长白皙,不像他身体那样的狰狞恐怖。
  小猫回头看我,满脸惊讶。
  她虽然张成了人的样子,但她的灵识还没有达到一定程度,在她的眼里,她和人没有区别,斩杀一只妖狼没什么,但要她斩杀一个人,对她来说却不容易。
  周围的狼还是狼的样子,我走去看着眼前出现的人,穿了一身纯黑色的衣服,面容俊朗,年纪二十左右,没有穿鞋,有一双很好看且修长的脚。
  小猫挣脱不开,我试图解开男人的手,但我高估了自己,根本就解不开。
  其他的魔狼全都趴在地上,看似他们都很凶悍,但此刻却像是受到伤害的孩子们,等待着主人的复活。
  小猫问我:“娘亲,他要是不把手放开,我砍下去可以么?”
  言下之意,砍下去也不会死,何况看他的样子也不是人。
  我沉默了一会,走去蹲下看魔狼,魔狼胸口的箭正在融合进去,仿佛是要把箭吞下去。
  “你把手放开,我看看。”
  我握住那支箭,用力拉了出来,伤口极快的速度愈合,没见到一滴血。
  魔狼忽然睁开了眼睛,我被他醒来的速度意外到,但很快就没什么可意外的了。
  魔狼睁开双眼看向小猫,小猫瞧不上的样子。
  魔狼看了一眼伤口,看向我:“你是什么人?”
  魔狼的语气十分不爽,听的出来他对我很是瞧不起。
  估计我的长相,像极了小猫的老妈子,小猫一把高兴,给了魔狼一巴掌,周围的狼瞬间起身,龇牙咧嘴要吃人的样子。
  头狼忽然脸色一沉,凶悍的双眸看向周围,他的嘴唇动了一下,嘴巴里面的两颗獠牙若隐若现。
  看上去他打算为了小猫撕碎了周围的那群魔狼。
  小猫也没好气的怒吼:“你们要干嘛?”
  小猫一吼,魔狼们吓得灰溜溜的趴在地上,看她的眼神都不敢正眼直视,胆怯的不敢上前,想看不敢看。
  小猫看向魔狼:“你再嚣张我就把你的狼皮剥下来,给我娘亲做毯子。”
  魔狼听闻看向我:“夫人好!”
  “……”
  我很沉重的舒了口气,这丫头的诱惑力看来是受猫族的影响了,要不然怎么是这个样子?
  照理说黄家不是这样的,勾人的那事狐狸!
  我起身,还是有我的端庄的:“你是什么人?胆敢在此处伤害我女儿,若不是我女儿自小有些功力护着,你还打算把她吃了么?”
  魔狼马上起身:“夫人息怒,魔狼不敢,魔狼是这万古深渊的守护兽,生来便在这里守护盘古之心,今日看到有生人靠近,这才出来,至于伤害夫人和……”
  魔狼看了一眼小猫,继续道:“魔狼没有伤害的……”
  魔狼不知道小猫的名字,等我跟他说。
  “她叫小猫,是我的女儿,你能看出她的真身么?”我问魔狼,魔狼诧异。
  “她是猫族?”
  果然,在魔狼的眼中,小猫的真身不是黄家。
  我问:“你说她的真身是什么?”
  “是狼!”
  狼?
  不懂了。
  “不管是什么,她是我的女儿,你是守护的什么都好,我们母女来这里,不希望和任何人有纷争,但也不怕你们主动找麻烦,你们要是非要寻死,大可以来。”
  我转身准备离开,小猫要跟我走,魔狼立刻跟了上来。
  其他的魔狼离开,魔狼跟着我们,走来我身边说:“夫人,我是这里的守护兽,夫人叫我守护吧。”
  “盘古之心不是邪恶之物,为何要你守护?你的守护是因为要看着盘古之心不要离开,还是怕有人打盘古之心的主意。”
  守护说:“我不知道,我从出生就在这里了,我的信念就是守护盘古之心,盘古之心没有离开过,我也没见有人来过,已经数万年了。
  魔族和神族大战的时候,曾有神族的人掉落这里,他试图靠近盘古之心,被我魔狼租吃掉了。
  那是我见过唯一来过的外来者。”
  我看守护:“那我呢?不是外来者?”
  “你?”
  守护停下来,他看着我犹豫了片刻:“我虽然不知道夫人是什么人,但夫人身上的气息是这里的气息,我以为夫人是这里的人,还有小猫,她也同样是这里的气息。”
  “你是说,我与小猫的身上,有着万古深渊的气息?”
  “是。”
  我转身看向红儿的方向,朝着红儿走去,路上没有再开口说过话。
  而守护就在小猫身边跟着她,小猫很不喜欢守护,但似乎也没打算把守护杀死。
  只不过守护说话的时候,小猫很鄙视。
  毕竟是手下败将,在小猫的眼里,雄性干不过雌性的时候,就是没有的存在。
  想到猫王,要知道守护在这里,就给把猫王带来,但我并不排斥守护的存在。
  现在虽然看不到,但日后小猫势必也是上天要责罚的人,我若不做早做好铺垫,又岂能保护小猫?
  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这万古深渊若是沸腾了,天奈我何?
  小猫就算是有个避风的地方也是好的!
  来到红儿的面前,我去看红儿,红儿见到我笑了下:“娘亲。”
  “嗯,小猫没事,遇到了守护兽,他也过来了。”
  红儿并不意外,只是看了一眼守护。
  守护似乎是也不喜欢红儿,他问我:“夫人,你们是母子?”
  我看向守护兽:“不可以?”
  “不是,只是盘古之心,是盘古的心,怎么能是夫人的孩子?”
  “天地初开,盘古擎天而出,上有天,下有地。盘古之身幻化山河大地,湖泊河流,日月星辰,风雨草木。
  盘古之心残留万古深渊。”
  守护有些不解:“都化成山河,为何只留下了盘古之心?”
  “万古深渊里有盘古幻化时候留下的一些邪恶,只有盘古之心可以镇压邪恶之气,也只有盘古之心可以吸纳邪之气。
  久而久之,万古深渊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如烈火岩浆,如浓稠沥青。”
  “这么说,是为了镇压,才留在这里。”
  我看向红儿:“风云草木在天地间嬉闹,被你察觉,曾孕育了你一次,可惜时候不对,不能春风化雨,是么?”
  “……”
  红儿不回我。
  “娘亲累了,想要休息。”
  我找了个地方,打坐凝神。
  眼前是一片云雾,天地初开,盘古耗尽所有力气,幻化了世界,盘古之心落入万古深渊,镇压盘古身上留下来的魔性。
  那时候的盘古之心还是红色的,万年后变成了黑色。
  阴祖曾来到万古深渊,驻足看过盘古之心。
  那时候的盘古之心,还没有生出红儿,没有石心。
  阴祖对这里赶到好奇,带着阳祖来过这里,两人在石头上用两人的血,写下天地不灭此心不灭的誓言,他们走后,血液被吸入盘古之心,已经成为盘古石的盘古之心,有了气息,孕育了石心,这才是红儿的孕育。
  红儿历经万年,孕育了胎元,恰逢雷雨之夜,入阴祖梦境之中,成了阴祖的梦生子。
  阴祖这一梦四千年,一个孩子在梦境中长大,在上古以龙为食,吃尽龙族。
  说来,阳祖就喜欢吃龙,以龙族为食,生了个儿子也是如此。
  虽然是在梦境中,却没少祸害上古生灵,以至于叫上古鸟兽中日忌惮,等梦醒来的时候,红儿就消失了,但那时候也是阴祖阳祖化成草木风云的时候。
  也因为如此,红儿并没有真正的出生过。
  可红儿虽然没有真正的出生国,他在这天地间留下的种种性情却从来没有烧过。
  吃了那么多的上古兽祖,特别是龙族,谁敢让红儿出生。
  看似一切归于平静,实际上上古神兽都不希望盘古之心孕育而生。
  神界的天帝乃是金龙,金龙最怕的就是红儿,因为红儿吃的就是龙,最爱吃的就是金龙。
  原本金龙在天地间是有族群的,但后来因为躲避红儿,也所剩无几。
  这事知道的人不多,但天帝肯定是知道的。
  我从梦中醒来,看着红儿那边,难怪他说龙不算什么。
  红儿看我醒了,问我:“娘亲,睡好了?”
  “还好,红儿,这几万年你都在这里,没出去过么?”我问的是红儿,红儿反倒话多了。
  “这里也没什么不好,再说出去能怎样,到处黑乎乎的,没什么好玩的。”
  红儿说了许多,我问他:“扶幽是不是?”
  话到了嘴边我又吞了回去,红儿也没说话,我叹了口气,这天地到底是什么呢?
  红儿说:“娘亲,你过些日子就走吧,这里没什么好玩的,还是回去。”
  “回去是回不去了,我既然已经来了,那就走不了了,我留下陪你的好了,要不然把你留在这里,我回去了一来是没意思,二来是面他们也不自在。”
  红儿犹豫了片刻:“娘亲的心里,难道没有一个可喜欢的人?”
  “喜欢能怎样,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如今已经是不喜欢了。”
  “娘亲……”
  红儿想要劝我,我也明白,可我并不想再续前缘。
  我问红儿:“要是扶幽化许多人,你还愿意么?”
  “如果都是扶幽,孩儿就愿意。”
  “你们还真是父子啊!”
  我懒的再去理会这事,既然是说不通,那就不要说了。
  我去一边看了看:“这里没有吃的,要不要不吃东西活着?”
  “娘亲,你先回去吧。”
  “不用。”
  我不肯回去,红儿也说不通。
  小猫走来找我,守护就跟着我们。
  守护说这里没有人能吃的东西,还说其他吃的有很多。
  还说不吃也可以。
  “那就先不吃了,猫儿,你在周围看看,别什么时候不小心,来了野兽,吃了你都不知道,也不要惹事,不许去打架。”
  “我没有打架。”小猫总是我很善良,我谁也不会打的样子,但实际上,她的手从来不软。
  “那你就看着一点,别有人打架。”
  小猫这才说:“那还可以。”
  魔狼好笑:“我帮你!”
  “我不要你帮,管好你自己。”
  小猫转身就走,她走了守护跟了过去。
  他们走了,我在地上抓了一块沥青下来,开始捏房子,房子扔到一边,就会变大,我又开始捏许多的东西,床,被子,茶碗,镜子,就是米面我都打算聂一些,但想想不能吃,又捏了回去。
  红儿在一边看我,我则是考虑,要不要把石头凿碎。
  可以想到石头在是盘古之心的承载,我担心石头碎了,红儿也就不复存在了。
  第一日小猫玩的很开心,玩够了回来围着红儿转圈,红儿也很喜欢这个妹妹,两个人有说不完的话。
  守护站在一边像是很不明白,怎么小猫不喜欢他,喜欢红儿。
  之后几日也都如此。
  我只是睡觉的时候梦到了玄君,玄君他们正在找我,也包括季末扬。
  但这次季末扬像是并不担心,我还听见罗绾贞不解的声音:“你怎么一点也不担心,也不去找,都在找,你还在这里看电视。”
  “我也不是没找,那不是找了,你没看见么?”
  “你出去转一圈就回来,也不打电话问问,更不让我给你测,你这也叫找?”
  罗绾贞所为的测,是利用血缘的关系,可以准确的确定人在那里,但听罗绾贞的意思,是要季末扬测,但他不配合,所以找我也很不容易。
  季末扬一笑:“那么多的人找,他们那么有本事,要我干什么?找不到就找不到,我倒是觉得,都走了,就回来了。
  以前他们没来的时候,我们兄妹好的很。”
  罗绾贞说:“你是不是知道人在那里?”
  “不知道。”季末扬说谎的时候,我一定看的出来,看来他是知道我在那里。
  “不知道么,为什么这几个晚上我都没见你,你去那里了,不是去找人了?”
  “小张有事处理不好,我要给他处理事情,出去过。”
  “是么?”罗绾贞像是不相信。
  “我今晚也不再,我买了机票。”
  “你去那里?”
  罗绾贞不理解,季末扬说:“你不是要我去找,开车找一圈是找不到了,坐飞机飞一圈,估计就找来了,那样既费时间,又显得我兴师动众。”
  罗绾贞的脸别提多难看了,看着季末扬一句话不说。
  我要是罗绾贞,我就一脚从季末扬的身后踹过去,让他认识我是谁!
  可惜罗绾贞性子……
  要说性子软弱,我看不出罗绾贞的性子软弱,可她偏偏逃不过季末扬的束缚。
  梦里,梦到季末扬来了,他竟然在飞机上睡觉的时候就来了。
  见到我,季末扬坐下来,看了看眼前的万古深渊:“这里就是红儿的住处?”
  “嗯。”
  季末扬不在说话,我也不在说话。
  我们坐了一会,他就消失了。
  如果不是至亲,如何也不会知道,这一生在乎的到底是什么。
  情之一字,对谁都重要,只是玄君他们没事,我的心也就不在他们那里了。
  倒是眼前的红儿,是我如何都不能割舍的,我要带他走,他走不了,我就留下陪他。
  他要是不来,也就算了。
  偏偏他来了。
  醒来我看着红儿也睁开了眼睛,他原本担忧的样子,但看到我,忧愁隐去,笑的如沐春风。
  我起身,去看了看他,把手放到石头上,我想用身上的力气把红儿拉出来,拉出来就能走了。
  但我一动,电闪雷鸣,地动山摇。
  我这才意识到,红儿要是敢动,万古深渊就会塌陷,周围的一切也会化为乌有。
  下意识的我就想到了什么,除了胎生,孕育红儿的胎元,没有别的办法。
  因为只有胎生,红儿才能短暂的离开这里,如上古时候,从石头中离开片刻,进入我的梦境中,度一世轮回!
  只是即便如此,上苍也担心,红儿一旦孕育,便会天地毁灭。


xs.com。m.xs.com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