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628 错误的节拍
      因为一群计划之外的人掀翻了现有的统治,就要承认他们了?

  不得不说联邦政府在不要脸方面还欠缺了一些火候,好在林奇及时的纠正了这方面的错误。

  不过国大党的出现实际上也为联邦政府解决了很多的麻烦,最重要的一个麻烦就是老国王在他们的逼迫下自杀了,无论是否是真的自杀,还是被他们想办法自杀了,总之这个最麻烦的人死了。

  老国王活着的时候无论是否受到所有人的尊敬,他都是这个国家的国王,是公认的统治者,如果在随后的政治行为中,比如说更变国家统治结构这个过程中,老国王表示了不同的看法,他不同意这么改变国家统治结构,那就是一个大麻烦。

  人民首先认识到的是老国王受到外国人的欺压,加上之前一段时间里纳加利尔青年党宣传的“赶走外国人”的思想还没有彻底的熄灭,很有可能会因此引发一轮排外狂潮。

  在沸腾的民族思想状态中,资本家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他们不仅会驱赶外国人,还会破坏外国人的投资,抢夺这些资产,从而实现破坏外国人痕迹的目的。

  这会严重的影响林奇以及联合开发公司等更多联邦人在纳加利尔的利益,但现在的好消息是老国王夫妇被纳加利尔国大党的人干掉了。

  最麻烦的事情解决了,这也算纳加利尔国大党做的最好的贡献。

  “接下来你有什么建议?”,特鲁曼先生一边召集手下,一边认真的做好笔记。

  对现在的联邦来说,所有对外政治都还处于摸索阶段,前一任总统以及更早以前的联邦社会相对的孤立,加上科技等原因世界之间的交流很少,对外措施方面反而不如盖弗拉那边有想法。

  林奇的思想很好的弥补了这方面的问题,从他提出的“金融战争”和纳加利尔目前的现状就看得出,他的建议是具有前瞻性的,是具有建设性的。

  即便总统先生私底下和特鲁曼透露打算拿掉外交部,把外交部变成一个综合性的机构,让特鲁曼先生来担任第一任最高长官,发挥他在对外政策上的优势,特鲁曼先生也没有忘记林奇的贡献。

  他的那些理论中有很多都是基于林奇的那些理论建设起来的,所以他很在意林奇的想法,特别是在对外政策方面。

  “我听说老国王的长子一直在外留学没有回归?”,林奇突然谈到了一个关键角色,老国王的长子。

  这其实并不是什么秘密,一直以来老国王都这么对外宣称,说是他把自己的长子送到了国外之后,那个长子就拒绝回国,贪恋国王的繁华。

  这导致了老国王的长子在某一个阶层中并不受到人们的欢迎,毕竟一个连自己国家都不愿意归来,始终流连于国外美景的人,是不可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统治者的。

  于是这位长子已经被人们所逐渐的遗忘,老国王的次子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长子在政治上的地位。

  这点不是机密,很多人都知道,特鲁曼先生也知道,“的确是这样。”

  “我们可以利用这个家伙!”,林奇的手指在扶手上点了两下,他翘起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香烟,自己点了一根烟,“这也是我建议采取联合议会制度的原因,大多数省督都站在了我们这边,再加上王室这个傀儡。”

  他脸上多了一些真善美的笑容,“这样我们就能够牢牢的把持住整个议会的决议权,更重要的是议会成员都是各个地区的统治者,我们没有触动原有统治者的利益。”

  “但多党选举制不行,你说那么多省督,分成三个党派,谁来担任领袖,谁来竞选,谁能胜选,我们会触动这些人的利益,他们也会对我们的控制构成威胁。”

  “可联合议会制度不同,无论是基于维护自己的权益,还是为了追求更多的利益,他们都有必要,也有义务维持我们为他们选择的这种统治机构。”

  “他们会主动的帮助我们控制社会的导向,避免出现一些能够动摇他们统治的力量出现。”

  “我们的利益受损,就等于他们的利益受损,这点很重要!”

  特鲁曼先生奋笔疾书,过了十多秒钟,他停下手中的笔,刚准备提问什么,有人敲门。

  “进来……”,随着他的招呼,门外进来了一些人,他主动站了起来,为林奇介绍这些人。

  这些人都是他的手下,也算是心腹,在认识了这些人之后,这些人主动的贴着墙壁坐下,不影响房间里最重要的两个人继续谈话。

  “回到刚才的对话里,我也有一个问题……”,特鲁曼先生低头再次看了一眼他记录的那些东西,问道,“如果我们使用联合议会制度作为接下来纳加利尔的统治结构,这些统治者抱团怎么办?”

  “他们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忽略掉其他的因素团结在一起来对抗我们的控制,我觉得是有可能的。”

  联合议会制度的确解决了一些体制问题,降低了王室在国内的权力,可也让各个省督的权力得到了空前的提升。

  尽管从某些方面来看提升不大,他们只能从默认的土皇帝变成了名正言顺的统治者,恰恰就是这个名正言顺,有时候会带来一些新的问题。



  特鲁曼先生的考虑很正确,不过林奇却有点不太一样的看法。

  “这就是我个人不看好多党选举制度的原因,多党选举制度中我们需要一个党派来释放社会底层的压力,这个党派不受控制,思想危险,会影响主要的社会阶层。”

  “可使用了联合议会制度之后,这个民意就掌握在了我们自己手里,如果你没有忘记的话,应该记得,工人工会正在筹备中!”

  之前林奇提议把工人工会和女权组织引入纳加利尔,一方面能够释放更多的社会劳动力,另外一方面也能够形成有效且高效的劳动力管理制度。

  他弹了弹烟灰,“我们通过工人工会来控制民意,一个野蛮落后的社会什么都会发生,有一群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人杀死了他们的国王。”

  “他们能做第一次,就有可能做第二次、第三次……”

  林奇的话不需要说的那么太详细大家就已经听懂了,纳加利尔国大党在这之前根本没有什么风声传出来,这伙人就像是突然从什么地方蹦出来,冲进了王宫里杀害了国王。

  是的,从这一刻开始国王就是他们蓄谋杀害的,这种事情不太可能发生在一个先进且发达的国家里,只有可能发生在纳加利尔这样落后的地方。

  人民愚昧,不懂得如何和平的表达自己的诉求,他们往往会把一些诉求通过暴力的方式表达出来,他们能杀死一个国王,就能够杀死一个省督,或者是以后的议员。

  只是以前民意被民众中的少数人掌握,而现在,民意掌握在联邦人的手里。

  更安全,更可靠,更高效。

  “我们需要再讨论一下……”,特鲁曼先生给出了最后的决定,这不是一两个人几句话就能决定下来的事情。

  他还要考虑到国际社会对纳加利尔改变的一些看法,考虑到总统内阁对这件事情的接受底线,毕竟……咳,联邦是从来都不干涉其他国家内政。

  “不过我们有一件事可以先做起来!”

  他放下笔,看向了坐在墙边的手下,“先把这个王室的长子找出来,如果我们要推动纳加利尔政治体制改革,使用联合议会制度,就缺少不了我们的第一任议长!”

  从这句话听得出,特鲁曼先生已经被林奇说服了,他也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想法,架空联合议会的议员,同时又掌握着民意,纳加利尔接下来的社会会变得非常的平稳有序。

  “找到他,和他谈谈,最好告诉他配合我们的好处与价值,他不是喜欢在国外定居吗?”

  “告诉他,我们会给他联邦公民的身份,还会给他更多的好处,对他只有一个要求,干完第一任议长!”

  有人问了一个问题,“特鲁曼先生,如果我们的目标不赞同我们的计划呢?”

  特鲁曼先生还没有回答,林奇就插了一句嘴,“总会有人愿意配合我们的,不是吗?”

  特鲁曼先生笑着点了点头,“是的,总会有人愿意配合我们!”

  此时的大王子和老国王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事情会离奇到这种程度,他们每一次的计划都好巧不巧的和联邦的计划完全的错开。

  从一开始他们让纳加利尔青年党站到明处来,希望能够引起联邦人的注意然后受雇于联邦人。

  到现在他们改头换面袭击王宫企图以“推翻残暴统治的英雄”这样一个身份走到台前。

  都几乎是完美的错开了每一次联邦人的计划,如果他们不那么做,或许还有一些可能,比如说大王子如果真的在留学。

  现在一切都晚了。

  在林奇回到联邦的第三天上午,联邦政府向全世界否认纳加利尔国大党对王都的实际统治权,认为纳加利尔国大党密谋颠覆纳加利尔政权并杀害了纳加利尔联合王国的国王与王后是无耻卑劣的行径。

  这种令人发指的行为不应该被原谅,这不是正义之战,联邦国会经过最终讨论,经由总统决定,将要发动对纳加利尔国大党的军事行动……

  接到消息的大王子看到报纸时,嘴巴都合不拢——怎么会演变成这样?

  


xs.com。m.xs.com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