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四章 中国话的精髓
      “师傅,我错了!”

  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

  这是无数先贤总结出来的至理名言。从小到大,各种名人故事都告诉我们,犯了错误就要勇敢承认错误,这样不仅不会收到惩罚,甚至还有可能收获奖励。

  比如说华盛顿小时候很淘气,他把自家的樱桃树给砍掉了。但是他最后和父亲承认了错误,父亲不仅没有怪他,反而称赞了他。

  “我看那樱桃树早就不顺眼了,你砍了刚好,晚上拿樱桃木烧烤鸭吃!”华盛顿父如是说。

  于是华盛顿不仅没有受到惩罚,反而晚上吃了一顿美美的烤鸭。

  牛犇忘记自己是从哪儿看到了这个故事的,也许是《意林》也许是《读者》说不定是《知音》,当然也有可能是豆瓣和知乎上看到的。

  他决定按照上面的故事来试验一下。

  “你错在哪儿了?”

  “我不该在午时过后吃东西的,违反了过午不食的苦行戒律。”

  “知道错了就好。”慈济法师慈眉善目的,看着上去一点都不恼火的样子:“觉远,我知道你刚刚加入苦行僧行列,还不适应。”

  牛犇的眉眼笑开了,果然!果然如此啊!主动认错果然不会受罚。

  他如此的想着,但是却并不知道中国语言中的精华部分:欲扬先抑和欲抑先扬。

  但凡在职场圈尤其是体制内圈子里混过的都必须要明白一个道理。如果领导找你谈话,尤其是在其他几个领导面前谈论你的时候。

  要是领导开口先夸了你,那么不要高兴的太早。因为在夸了你一遍之后,领导后面马上会接上一个【但是】!一旦有了【但是】,那么前面说的就全是废话,只有【但是】后面的话才是有意义的。

  相同的道理,要是领导真的欣赏某个人,那么一开始多半不会直接夸耀他。而是不咸不淡的敲打甚至略微贬低一下,说了一桶废话之后才看似不轻不重的夸了几句。但每一句都夸在点子上。

  所以领导开头怎么说并不重要,结尾才是最重要的。就像是在外地上大学的大学生突然和家里父母联系,前面说的各种话都是屁话,就最后一句“爸妈,我没钱了”这一句最重要。

  而牛犇明显还没有领会到中国话的精髓,他已经眉开眼笑了。

  而慈济法师下一句话却让他如坠地狱。

  “觉远啊,虽然说你是新来的。但是戒律就是戒律,这一次呢我也不怎么罚你了。你就绕着罗家镇跑个五圈吧。去吧,不许用内力,凭肉身跑,我跟着你。”

  跑步很难吗?仅凭肉身跑罗家镇五圈很难吗?不过才十几公里罢了。

  真正困难的是觉远和尚牛犇刚刚吃饱饭啊!

  难怪慈济法师要问自己吃饱没有了。

  牛犇绕着罗家镇跑,还不能跑的太慢了,因为慈济法师就在旁边。他现在肚子里简直就是翻江倒海啊。

  刚刚吃下去的四张大油饼和一大海碗的面片汤在肚子里来回倒腾。就像是有个哪吒在自己的肚子里大闹东海一样。

  最后哪吒一个把持不住把乾坤圈丢进海里。

  呕~!

  扶着樟树疯狂呕吐的牛犇记忆变得很清晰。他忽然回忆起了一个事情。那就是华盛顿砍树的故事里有一个细节,那就是华盛顿向他父亲认错的时候,他的手里是有一把斧子的,一把一下就可以砍断樱桃树的落樱神斧……

  “果然,看故事永远都不能只看表面吗?”牛犇过了这么多年总算是明白了这个故事里的关窍了。原来社会上的一切早就在儿童故事里就告诉了你。

  ………………

  “傻子。”

  晒谷场旁的一栋白色别墅里,依依在四楼的书房里看着一边跑一边吐的牛犇只觉得这家伙脑子不好。

  刚吃饱饭不能剧烈运动,这是小学生都懂得道理。那有这么蠢的家伙,居然刚吃完油饼和面片汤就跑步的,还是剧烈的快跑。

  拉上窗帘,依依懒得理这个骗子了。这还是个骗子团伙,十几个和尚在晒谷场打开帐篷,打好地铺,然后就盘坐在晒谷场上开始念经。

  还真别说,吸引了罗家镇不少镇民的注意。有不少的镇民对着这群和尚指指点点窃窃私语。因为大家都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

  有些信佛的人家想要供奉香火钱,但是都被严词拒绝了。僧人们就盘坐在坚硬的晒谷场地面上念诵佛经。

  有的民众看这些僧侣什么都不要,就想着能不能给他们一起念经。这一点到是没被拒绝。

  虽然还有很多民众好奇,这些僧侣都在念经,为什么有一个高大的和尚却在跑步。

  他们得到了答案。

  “觉远师弟反戒律了,被罚跑步了。”



  “违反了啥戒律啊?”

  “晚上吃饭了。”

  “这也算犯戒啊?!”

  镇民们无法理解,不过不谈钱只谈佛教教义的话,这些和尚们到是很乐意为镇民们做解释。

  依依的家距离晒谷场不远,她家在附近承包了好几个山头,专门种橘子。老爹还在镇子边上开了个养殖场,养了五千多头猪。

  说是农民,但其实还挺有钱的。房子也修建的很大,还把依依送去城里的重点中学念书。

  如果不是因为她最近几个月老是做恶梦,晚上睡不着觉,她现在还应该在城里的学校念书。

  当夜色越来越暗,镇民们都进入梦乡时,依依依旧不想入睡。

  虽然已经晚上十一点了,在以往这个时间点,她早就该入睡了。

  但是现在的她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甚至有些害怕床铺。

  “依依,该睡了。”苗桂花走进她的房间提醒道。

  “知道了。”

  “要是睡不着,有医生开的助眠的药。要不然你吃一颗?”

  “我说知道了。”依依有些烦躁的将母亲赶出去了。

  苗桂花看着女儿关上的房门,她忧心忡忡。

  最后她咬咬牙,就算是女儿不喜欢自己也要这么做了。

  ………………

  晒谷场上。

  牛犇本早就该睡觉了,但他还是睡不着。倒不是因为晚上吐得胃疼,主要是他还在想着依依的那事儿呢。

  本来打算晚上去找她看看的,但是被慈济法师一处罚,牛犇到是有些不敢了。

  不过自己救人不算犯戒吧?

  牛犇从自己的帐篷里出来来到慈济法师的帐篷外。

  “师傅。”

  “恩?”

  “我们今晚一起去除魔卫道好不好?”


xs.com。m.xs.com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