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八章 白起的骑士
      第一百六十八章白起的骑士

  另一处在场之中,伪装身份的白起带领着收复的几百西方骑兵坐落在荒原之上。

  “现在你们知道自己是在为谁服务了吗?”白起坐在地上抬着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两个人,不过他那表情更象是在俯视世间的一切“你们效忠于我,我会赐予你们财富,那绝对是你们无法想象的财富,黄金,宝石,毛皮,象牙。这一切我都可以给你们。只要你们向我效忠。”

  “我是上帝的仆人,如果需要效忠,我也只能效忠同样信仰上帝的贵人。”托尔梅淡淡的回答着。

  身份被揭穿之后,他突然变的轻松了起来,似乎一切对他都无所谓了。也许长期隐瞒身份的压力在这个时候才终于舒缓出来,不过接踵而来的疑问让伦格觉得十分奇怪,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位高贵的十字军圣殿骑士一直隐藏自己的身份呢?

  “这是高贵骑士的回答,”白起抿了抿嘴唇点着头,他似乎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子爵,我会尊重你的决定。至于你……”他看着伦格“我想你可以到我的仆从队伍里去,或者让你去为我养马?”白起双手合十用指尖抵着嘴唇想着,然后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突然微笑起来“我找到一个适合你的差使了,我想那既符合你的身份,也符合你的愿望。”

  说着他站起来,走到桌子边入乡随俗的开始在一张羊皮纸上用羽毛笔沾着墨水飞快的书写起来。

  笔尖在纸上沙沙做响的声音在寂静的帐篷里显得格外清晰,伦格不知道自己究竟即将面临什么样的命运,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自己的命运居然没有一刻是由自己决定的,这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悲哀,更让他从心底产生出一种想掌握自己命运的***。

  终于,在忐忑等待之后,白起拿着那张写好的羊皮纸转过了身。

  “好了,我为你们两个人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地方,这既不会让你们违反自己的信仰,又可以为我尽力的服务。”

  说到这里,白起似乎对自己的安排感到十分满意,他得意的看着托尔梅,眼神中甚至有丝说不出的调皮。

  羊皮纸的质地很好,柔软而又富余韧性。不过即使是熟识撒拉森习俗的托尔梅,当面对那些阿拉伯文字的时候也显得茫然不知所措。

  “子爵,”白起对着托尔梅用严肃的口气说“作为一个基督徒和贵族骑士,我允许你佩带武器,而且给你一个维护你的信仰的机会。”说到这里,他从托尔梅手里拿过自己刚刚签署的那份文件“这是你的命令书,从现在开始你将成为我军队里的一份子。你很快就会面对我们大家共同的敌人。这份命令书会让你成为我勇敢的骑兵中的一员。而你,”他侧脸对伦格说:“你将作为勒芒安施泰特的托尔梅??芬里尼子爵的随从,和他一起在我的军队里为我战斗。”

  说到这里,伦格发现他的手指意无意在桌子上一幅地图的一个点上轻轻敲击着。

  然后,白起对两人幽幽的说:“你们将参加明天的一次战斗,这也将是你们第一次为我服务。你们可以选择,是为我杀死敌人,或被敌人杀死!”

  …………………………

  “阿勒颇的主宰呀。”

  骑在马上的托尔梅看着远处沙丘上的一个黑点低声感叹着,那是一个了望哨。

  “努尔丁的后代对摩苏尔的执着真是让人感叹,”他回头看着有些疑惑的伦格“作为萨拉丁的宗主,努尔丁的后半生几乎都是在和自己这个属下的斗争中度过的,如果他不是突然暴死,可能就没有现在的萨拉丁了,这真是上帝的安排呀。”



  “上帝吗?”伦格不置可否的牵动了下嘴角,在这个时代任何一个意外的发生都可能会被冠以奇迹的名义,而上帝的意志和安拉的安排似乎充斥整个世界,当这种不同的意志和安排在某些地方相互碰撞的时候,那些凡俗世界的人们就为了各自所谓真神的尊严大打出手,毫不吝啬的挥洒着自己的鲜血和生命。

  一个誓要杀死同类的人,就是他自己人生舞台上的悲剧主角。伦格不记得是哪位先哲说过这样一句令人深思的话,但是他知道自己现在似乎很适合成为这样一个角色。

  可是他也知道,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正象白起所说的那样,要么为他杀人,要么被人杀!

  四周的战马嘶鸣声此起彼伏,一队队的骑兵在各自首领引导下正相继聚集到这个最高的沙丘下。如黑墨般的马木留克骑兵的身影在黄白色的沙地上如同一片起伏的黑潮。

  “至少有500人。”托尔梅不由自主的发出感叹。即使是始终显得镇静的他,这个时候也似乎因为这些聚集起来的士兵的数量而惊讶不已。

  这让旁边的伦格觉得有些好笑,尽管这些骑兵同样让他感到了巨大的震撼,可那只是这些骑兵本身产生的威慑,却不是由于人数的多少让让他产生太多的感慨。

  在这点上,伦格不能不感叹,与白起那真正的五十万骑兵比起来,这五百的骑兵还是有点不够看。

  “不能不承认,对一个动辄可能发生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军队大战的民族来说,几百人的军队实在是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了……”

  伦格心底不能不这样腹诽,毕竟他这个时候想得更多的是怎么才能在即将来临的战斗中存活下去,在这个时候对他来说,并不多的人数意味着自己将面对的可能只是一场并不重要的战斗。

  至少在伦格心底里是祈祷着这不要是自己的最后一场战斗。想到这里,他用力握了握手里的长矛。

  现在的自己大概就是一个骑兵吧?

  伦格心里的无奈想着,事实上正如他臆想的那样,如果他的父母见到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现在的伦格·朱里安特·贡布雷当成一个标准的骑兵。

  一件让他很怀疑是从某个死人身上扒下来的,由钢丝密织的稍微残破却还算结实的锁子甲。一顶歪歪斜斜带着明显被削砍过痕迹的精钢头盔。一支不知道是谁硬塞给他的长矛和一把他几乎不知道怎么使用的长弓,加上一柄匆忙带在腰间的弯刀和挂在马鞍上把他的大腿撞得生疼的盾牌,这就是他的全部装备。不过尽管这些东西一看就是临时七拼八凑攒起来的,可伦格不能不承认,自己现在完全是一个标准的骑兵的样子,至少外表是勉强象那么回事了。特别是当他小心翼翼的催动着坐骑随着大队人马缓慢前进的时候,跨下举世闻名的阿拉伯纯种马那身高腿长的优雅姿态还是让他的小小虚荣心得到了某些满足。

  在荒芜的戈壁上纵马驰骋是件听上去很豪爽的事,但是如果是和一整队人一起前进就是另一个样子了。不但要忍受着头顶火辣辣的阳光的照射,还要尽量用厚厚的包头巾掩着口鼻,否则不用一会儿就会被前面人马掀起的尘土呛昏。

  “????????????(注意)!”一声暴吼从后面传来,伦格回过头,看到一张似乎熟悉的面孔,仔细一想他才想到那人正是初次见到白起时候押送他们的那个撒拉森侍卫。

  在伦格寻思的时候,那个侍卫已经催动战马来到了他们的面前。伦格发现穿上索子甲的他身形显得出奇高大,骑在以神骏出名的阿拉伯战马上,如同一尊活动的投石机般充满危险。

  那个侍从催动战马从立在沙丘上的队伍前经过,他有时候会在一个人面前停住,和他相互搭着肩膀轻声低语。有时候则在原地盘旋着战马仔细看着某些战士的装束大声呵斥。

  直到终于巡视一遍后,他回到正中间的位置看着整个队伍开始大声发话

  “????????????????……”

  “‘听着,’”托尔梅轻声翻译着侍从的话“‘你们今天要消灭的,是一支运送给养的队伍。他们的人不多,可运送的是很重要的物资……’”说到这,他脸上显出一丝惊讶“上帝,他们要袭击萨拉丁的运输队。”托尔梅有些兴奋的看了看伦格“‘……你们必须杀死所有人,你们的任务就是破坏所有物资,不给萨拉丁留下任何可以利用的东西。’”

  “袭击撒拉丁?!”伦格诧异的看着那个侍从,他实在无法想像自己即将面对的,居然会是即使在西方国家里也被无数人推崇为骑士典范的撒拉丁的部队。更没想到的是,在这个时候,袭击他的居然还是和他一样的撒拉森人。

  “你们将由我带领去消灭敌人。”托尔梅没有理会伦格继续翻译着“他们的押运队不会很多,我们将分成两队袭击他们,阿卜杜尔……”

  说到这里,那个侍从向聚集在中央的队伍里的一个战士高声喊着“你的队伍负责消灭押运队,他们都很勇敢,可他们绝对不会是你的对手,你们要把他们捻成齑粉!”说到这,他催动战马来到了伦格他们所在的队伍面前对他们大声的喊着:“我将带领你们去战斗,去实现我们的主人寄托给我们的希望……”

  说到这里,侍从掉转马头,看着前面的高大沙丘高高举起了手里的长矛。

  “??????????????????!”

  一声呐喊从侍从嘴里发出,顷刻间呐喊响彻沙漠上空。即使是对阿拉伯语一无所知的伦格,也知道这句话所代表的巨大无穷的力量——

  安拉保佑!

  


xs.com。m.xs.com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