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养兔大拿的王者修养(29)
      ,大抵没见过光的人哪怕在黑暗中摸爬滚打了很多年,依旧对光有几分憧憬,就好比一个从未吃过糖的孩子,有糖吃时用忍不住多吃。
  华容没吃过糖,光么,也少见几分。
  没有从恶人坑里爬出来之前,他所见之处,全是疮痍,脚下踏的,深深浅浅,全是死人泥肉。
  百年前,恶人坑里,封印了亡灵一族全部族人,包括他娘。
  他至今无法想象一个怀着孕的女子是怎么在那吃人不吐骨头的恶人坑里将他顺利生下,还把他养了这么大的,总也不会是她族人还带着几分良知多少护着那个怀孕的女子。
  毕竟,亡灵一族,天性里都是带着暴虐因子的,不把那刚生的小孩当作脆骨嘎吱嘎吱咬碎了囫囵吞下去就不错了。
  但他到底是怎么度过懵懂无知的孩童时期的,这个问题,怕是再无法知道了,毕竟,他娘早死了。
  还是被他一刀捅死的。
  他至今记得是手里的匕首,白刀子进的,红刀子出来,血喷了他一脸,还有一滴进了眼睛。他当时想的是什么来着,对了,他当时想的是,亡灵族的血,居然也是红的,也是热的。
  毕竟,他一直以为那血应当是黑的,是冷的才对。
  他那时八岁,跟个狼崽子似的,眼睛通红,浑身沾了血迹,抬头的时候把那族人都唬住了。
  他的一个不知道叔叔还是舅舅,眼带诧异,喃喃自语,“这娃子,跟他那娘倒是不一般,他娘一副温吞的模样,这娃子,却是一副狼崽子模样。”
  旁的,脸上带了几分看好戏的神色,“不赖,不赖,杀了亲生的娘,得判个大罪,大大儿的罪!”
  “叫族长去,上绞刑吧。瞅瞅他那样子,娘死了,连滴泪都不留。……呦呦呦,可别看我,你娘又不是我杀的,你自个儿杀你娘,可别赖我头上来!”
  “族长来了,族长来了……”
  ……
  后来呢,后来,总归是他活下来了。
  不光活了下来,还用了五年时间暗地里谋划,把那亡灵一族,全杀了,踏着尸山血骨,一步一步,从恶人坑爬上来。
  他记得,那天的月亮特别圆,特别亮,连回忆里都恍惚带着几分刺眼。
  恶人坑里封印破了,四方大陆一片哗然,连夜,几方人马赶到,和他打了个天昏地暗,一身从恶人坑里带出的伤还未好,又被刺了个全身窟窿,血淌了一地。
  然后,血肉割了个遍。
  好人不长命,恶人留千年。这句话大概在他身上无数次应验,他依旧没死成,还出了好大一个名。
  当年,人族首领观星,掐指一算,哎呦呦,不得了啊,这是荧惑降世,大灾,大灾!算算方位,正是那恶人坑。
  细细一察觉,恶人坑封印也破了,大凶大凶!
  连忙通知了其他几族,赶着夜跑了。
  众人一看,坑上那人,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竟以一己之力杀了亡灵全族,一身煞气,几人商量,定论,这少年,定然是那荧惑之星!
  交手,将那少年击杀当场,可几月之后,那少年又不知怎的,活了!
  还使着一把匕首,将当时围剿恶人坑的数十位四方大陆上赫赫有名的首领给暗杀了。
  如此,大陆上开始流传,那少年,必然长着三头六臂,眼似铜铃,鼻似铜管,满嘴獠牙,耳朵跟扇子似的,一扇,便可将参天大树给扇倒,嘴里流着涎液,滴滴答答,可将方寸之地的花草毒没了。
  跟那哭闹的小孩说“不哭了,再哭的话,荧惑找你了”可比说“再哭,再哭就打你”管用多了。
  这般丑陋形象,不光别人接受不了,连被叙述的本人都接受不了。
  对此,华容只想扶额叹息。
  黑暗,他这有生之年,算是看了个遍,光明,不说全然吧,也是有的。多少呢,大概是一个小拇指大。
  但人还说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呢,这拇指般大的荧光,总算将他狠毒凉透了的心暖了三分。
  “华容,你莫要忘了,当年你是怎么活下来的!若不是我儿心善,你怕是过不了八岁生日。”
  “我儿把他自己的命换给你,此后,你无论是生死,都逃不过,你明白吗!”
  “记住,我儿,是为你死的!”
  “你得为他偿命!复活他,是你一生的使命,你逃不过的!去吧,复活他。还他一腔热血,一枕热泪,还他生息,复活他。我相信,没有谁会比你更想让他活着,对吗?”
  ……
  对吗?
  他听见自己的回答,“是。慕容家三十二代幺子,慕容晏,将是我华容毕生之追求。此生追求,生死不渝。”
  此生追求,生死不渝……
  那个记忆里单纯明静的少年正伸着手把怀里藏着的糕点递给他,怯生生的,脸上还挂着泪,混着泥沙,满脸污浊。闪烁的眼睛竟比天上的星星还亮几分。
  “阿容,我害怕。”
  “莫怕莫怕,待我长大,必然将你带出这恶人坑,往后都会待你好的,必然不会再让你经历这脏污淫秽。”
  华容搂着小小的慕容晏,两个小小的人躲在角落里,抬头望着天空,恶人坑底,永远都看不见太阳,月亮也很少见得上。那日,却能从坑底看得见月亮,圆圆的,亮亮的,特别好看。
  “阿容,我要走了。”
  “阿容,别怕,你会活下来的。我保证。”
  “活着,地狱里,有我一人足矣,太冷了。还是人间好,你活着便好。”
  “阿容,我疼……”
  ……
  百十年,消磨了很多,比如,有些事情,他都忘得差不多了。
  但也有些事,随着时光沉淀了下来,比如说,他那骇人听闻的传说。
  至今,仍有不少人会在大门口贴上一个张牙舞爪龇牙咧嘴的怪物,辟邪!画像上的怪物丑痛人心,简直令人不忍直视!
  华容狠狠揪下一个大门上的图画,画上正是那怪物,边缘写了一个小小的“荧惑在此,闲人请避。”。
  这怪物能不能辟邪尚且未知,但华容没那么丑,华容很肯定。
  把那纸团成一团,扔到角落里,他拍拍袖子,双手抱胸,施施然坐到河边的台阶上,支着手撑下巴。
  流水荡漾,波光粼粼。
  万家灯火,荧光闪闪,竟没有一盏能在他的眼中落下倒影,只徒留下几分孤寂。他的眼神仿佛落在漫漫的长河上,也仿佛落在对面暖黄色灯光上,说不尽的潦草。


xs.com。m.xs.com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