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一尊金牛
      整个大厦,有早餐店,宾馆,超市,饭店,茶馆,甚至还有装修中的养生会所,可偏偏没有一家金店,难道要杀够一百只丧尸?

  陈经将初级治疗药剂注射在胳膊上,看着手掌的伤痕慢慢痊愈,到最后只剩下淡淡的痕迹,突然,他的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他想起了变成丧尸被他击杀的老板娘!

  今年是牛年,老板娘属牛,在一次吃饭喝茶的时候,她红光满面的对陈经说,她请了一头纯金的牛像放在店里,希望今年牛气冲天,财运大发!

  陈经站起了身子,深呼吸平复激动的情绪,将空弹匣退出,安上了兑换出来的满弹匣,拔出格斗刀,用纸巾细细的擦拭着。

  不能坐以待毙!

  他下定了决心,走出了办公室,迈过了尸体,走向了大门,他要去另一头的公司中找到那一尊金牛!

  地上的玻璃渣碎了一地,陈经跨过去,过往干净整洁的走廊,到处都有着干涸的血迹,在这个走廊的尽头,就是老板娘的店面了,老板娘是开茶馆的,原本古色生香的仿木门,现在却仿佛地狱之门一般。

  上面布满了血渍,肉渣以及抓痕。

  陈经收敛了目光,慢慢地贴在了墙上,有风吹过,拨动他的头发,他面不改色,静静听着,直到走廊的声控灯关了,陷入黑暗之中。

  没有嘶吼声,没有脚步声,里面似乎没有会动的生物。

  这时他才伸出了一只手按在门上。

  粘稠的液体伴着冷飕飕的风,他慢慢推开门,一阵光从门里透了出来,他打眼望去,只见里面早就不复往日的整洁和古典,地毯上到处是血,桌椅板凳碎的碎,断的断,倒的倒,就没一个摆好的。

  “安全?”

  陈经不敢肯定,但不管安不安全,他都得踏出下一步,总不能一直耗在门口吧!

  门开启的声音,激活了走廊的感应灯,陈经心有所感,回头一看!

  他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背着包的身影,进门后,沉默片刻,陈经慢慢的掩上了门,保持着安静,表情复杂,脸色也慢慢的灰败了起来。

  是他?

  他想起了自己听到的那个声音,那个没有选择去救的人。

  抿了抿嘴唇,将脑海中一切复杂的讯息统统抛出,陈经抬起头,目光一凝,在木门后透明反光的贴纸上,他隐隐看到一团黑影正在靠近!

  他顿时心中一惊,转过身,只来得及抬起自己的胳膊,整个人便被那黑影撞在身上,整个人便撞在了门上!

  “丧尸!”

  饱经摧残的门,终于结束了它作为门的使命,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客串了一把床垫。

  陈经咬着牙,在他的瞳孔中,正倒印着一双猩红色的眼睛,一张狰狞的面孔,这个丧尸他认识!老板娘他家的厨子,整个人长得五大三粗的,平常做得一手好湘菜,自己曾经还想他讨教过几手!

  没曾想,都这么熟的关系了,自己把他当朋友,可他却想吃了我!

  嘶吼声在耳边响起,嘴里粘稠的血液不时的溅射在陈经脸颊,望着厨子那深陷的眼窝,它猩红色的眼睛里充满着恶意!

  “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背着包的丧尸望向这边似在迟疑,陈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进行选择!

  一咬牙,一狠心!

  陈经歪过脖子,避过要害,厨子的大嘴一下子就咬在了他的左肩膀上!

  巨大的疼痛从肩膀扩散到全身,陈经的下嘴唇都被自己生生的咬出血来了,他忍痛掏出了格斗刀,右手颤抖着,狠狠的刺向了厨子的太阳穴。

  格斗刀扎了进去,乌黑色的血液喷涌而出,滴落在地上。

  陈经面色铁青,嘴唇泛白,那种利刃入肉的手感,让他的心一阵阵发颤,但是没有时间给他去“回味”了!

  血,刺激了走廊另一边的丧尸!

  背着包的“受害者”和“施暴者”们汇聚在了一起,步履轻盈的向着他奔来。

  心中一惊,推了三推,厨子的尸体纹丝不动,受了伤的左手使不上劲,右手握着格斗刀就算丢了也来不及了。

  “我要死了?”

  转眼之间,那几头丧尸便奔到了尽处,它们俯下身子,张开森森血口,狠狠的咬在了厨子的身上!

  庆幸地睁开眼,陈经看着正享用大餐的丧尸,不由松了一口气。

  “它们会同类相食?”

  无意识的捏了捏厨子的身体,原本僵硬坚韧的身体又变得有些软软的了。

  将杂念抛出,陈经望着三头正在吞噬厨子尸体的丧尸,将格斗刀放在手边,然后将自己的手枪慢慢掏了出来,他眯着眼睛,看着这血腥恶心的一幕,心中若有所思。

  “同类的尸体似乎比活人的更有吸引力。”

  它们专注的吞噬着同类的尸体,对于陈经视而不见,哪怕陈经举起了手中的枪,哪怕陈经开枪击杀了一头,另外两头丧尸也仅仅是顿了一顿,抬头看了陈经一眼后,依旧专注的吞噬着同类。

  陈经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但也确定了一点,那就是同类的尸体比活人的更有吸引力,如果要举例子的话,就仿佛是一个快要被毒死的人,饭什么时候都可以吃,但是解药不吃的话,它们很快会死了。

  收起了枪,陈经从厨子身下慢慢爬出,他捡起地上的格斗刀,狠狠的贯穿了两只丧尸的头颅,望着倒在地上的丧尸,他心中涌起了一股悲伤,随后便化为了坚定。

  “我不会变成这样的!”

  感受着左肩上传来的疼痛感,陈经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越想越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如果,丧尸在看到有倒地的同类,会优先选择吞噬同类的话,那自己在办公室的时候,为什么会陷入轮番苦战,还是说,自己其实已经...

  面无表情的转过身,走进茶馆,走到女老板的办公室。

  在办公室里的办公桌上,正摆着一个人头大小的金牛,呈顶天的姿态。

  “游戏中关于金的转化率,其他的我不大了解,但黄金的话,一克等于一斤,这么大一个金牛,如果是纯金的!那么差不多68金,34千克,可以转换为34000金!”

  陈经眼中带着欣喜之色,布满了血污的手在金牛的背部印上了一个“恐怖”的手印,他满脸期待的看着界面,片刻后,露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表情...

  怎么会这样?


xs.com。m.xs.com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