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取名蓝悦
      在茶馆中四处翻找着,除了一些茶具,茶叶外,就只有一些包装完好的零食,水果,糕点之类了。

  简单的填了填肚子,看着还在流血的肩膀,陈经决定回到自己公司,去前台下面的柜子里把医药箱拿来,里面有一些医疗物品,比如说碘酒,酒精,创口贴,纱布,棉签。

  有些伤感的叹了一口气,那时候公司草创,资金紧缺,很多东西为了省钱,就选择自己搬运安装,一不小心身上就添了几处伤口。

  刚开始还得四处去找地儿买,后面就常备了,哪怕到现在也没丢了这份“传统”。

  两人出了门,灯一亮,就听到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陈经一抬头,三个丧尸正快速的向着这边靠近。

  “血腥味吸引过来的吗?”

  抽了抽鼻子,陈经将发现记在了心里,同时,拉了拉在边上的动员兵,拉到了厨子和另外几个丧尸的尸体后面两三米远。

  它们会无视掉自己,自顾自的去吃同类吗?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结果是让陈经失望的。

  三头丧尸没有管地上的尸体,它们面目狰狞的向着陈经和动员兵扑了过来。

  陈经又惊又喜。

  惊的是它们竟然直接杀了过来。

  喜的是自己没有被它们当成同类。

  忍痛提枪在手,陈经正打算和动员兵配合杀敌,却只见一道黑色的身影越众而出!

  好一个动员兵!

  只见他一个标准的作战姿势,双手持枪,弓步向前,在丧尸逼近的那一刻,军刺如同毒蛇出洞,一下子穿透了当先一头丧尸的眼睛。

  黑血四溅,俯身而退。

  拉开距离后,动员兵再一次向前,军刺递入了第二头丧尸的眼窝之中,丧尸平举着的双手在他的眼中形同虚设。

  最后一个丧尸并没有因为同伴接二连三的白给而犹豫,它嘶吼着,面目狰狞的扑了过来。

  动员兵面不改色,收枪,挺枪,直入最后一头丧尸的肩膀,再一抖,一收,飞起一脚踹到了丧尸的膝盖上,一套动作快如闪电,行云流水。

  血飞溅,尸狰狞。

  他用力踩着那个“新鲜”丧尸,脸都憋红了。

  短短片刻,三只让陈经“头疼”的丧尸就这么没了!

  这是他遇到丧尸最为轻松的一次。

  动员兵一边将刺刀上黏稠的血珠甩在地上,一边道:“长官,安全了!”

  陈经的心中安全感蹭蹭蹭的往上涨。

  自己杀丧尸怎么就没有他这么高效快捷呢?

  三个丧尸,十秒钟,正面迎敌,全白给了。

  “丧尸很弱吗?”陈经对自己的实力产生了怀疑,随随便便一个动员兵就能一个打十个那种?

  是因为蓝色稀有的缘故吗?

  反正陈经绝对不会承认是自己菜的。

  “报告长官,丧尸力气大,行动快,对普通人造成强烈的心理压力,一般情况下,一个普通人,装备齐全都不一定能击杀一头丧尸,但它们的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直来直往,不会躲闪和阻拦,击中头部便会死亡,在一个方向袭来,它们并不难对付,不要和它们过多的纠缠在一起,一击必杀,抽身而退,但如果在空旷的地方,两个方向各有一头丧尸袭来,就很难处理。”

  陈经了然的点了点头,结合自己的经历,他觉得自己和动员兵的差距,大概就是缺一把枪,好方便他安装刺刀,虽然自己动作可能没动员兵那么干练,手也没有那么稳,但杀敌的效率是不会比他差的。

  应该不会差!

  将这方面的事情放下,他同时开始疑惑另一件事情,那就是为什么这一次的丧尸对地上的尸体视而不见呢?

  难道它们像游戏中的代码数据一样,没有完成上要个“命令”时,无法进行下一步吗!

  “不会吧!不会吧!”嘴里嘀咕着,陈经的眼睛越睁越大,像他这样的智慧人类,可以跟一个女孩聊着天,心里却想着另一件事,手上捧着饭在吃,却还能分神看看锅里有什么菜!

  但如果是丧尸的话,它们聊天可能就只能聊天,吃饭就只能吃饭!

  它们的“系统”不足以处理太多的讯息!

  结合它们平时没有发现时,只会在小范围内游荡晃悠,这个结论的正确率直线上升!

  它们的行为模式是单程,没吃完“饭”的时候,是不会对其他“食物”进行攻击的,因为它们的“运存”已经满了,没有多余的“空间”去思考其他的了。

  那么另外一个问题来了,它们会“升级”吗?

  “嘶~”

  倒吸一口凉气,坐在前台椅子上,看着动员兵干净利落的喷洒酒精,用棉签沾碘酒擦拭,最后绑上纱布,一圈又一圈的,陈经好奇的问道:“你还会处理伤口吗?”

  动员兵面不改色道:“报告,不会,但是先消毒总是没错的,长官。”

  ...

  一时无语,陈经突然想起自己当时设定的时候,军队里面是有内务,警卫,医疗,参谋各种其他兵种的,那么动员兵不会战场包扎也是很正常的吧!

  陈经闭上眼,如果程序猿还活着,如果自己手里有刀,他会选择杀一个程序猿祭天。

  “那个,以后你就叫做蓝悦吧!”动员兵,哦,不,蓝悦,他眼睛一亮,整个人都仿佛灵动了几分一般,狠狠地点头,嘴里重复道:“是,长官,以后我就叫蓝悦了。”

  蓝悦,如果这是个正常人,名字的含义,大概是希望他天天开心的意思了。

  只可惜,他是个动员兵,还是蓝色稀有的动员兵,所以他名字的含义是,抽出了蓝色稀有,很开心的意思。

  望着开心的蓝悦,陈经心里有些发堵,他脑海中冒出了一些不好的事。

  正恍惚时,突然他发现在蓝悦衣领那里有黑色的东西,于是开口道:“蓝悦,你那个是什么?”

  蓝悦将黑色的面罩从领子里扯出来,开口道:“报告,是面罩,长官!”

  沉默片刻

  “戴上吧!”

  “什么?长官。”

  “戴上面罩吧!”

  “是,长官。”看着乖乖戴上黑色面罩只露出一双眼睛的蓝悦,陈经低下了头,活动着缠上纱布的肩膀。

  他站起身,走到办公室,看着在公司里横七竖八的躺着的那些“熟尸”

  陈经心里想着。

  戴着吧!戴着。

  这样,在你牺牲的时候,也许我会好受些。


xs.com。m.xs.com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