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清理楼层
      窗外的天空阴沉沉的,似乎有一场雨已经预定了到场时间。

  陈经对身上的装备进行了简单的清点,子弹还剩下四颗,左肩的伤势导致战斗力有着巨大下滑,剧烈运动的话可能会裂开伤口。

  相较于这些,他最担心的是伤口会不会感染的问题。

  “身上还有59金,如果能再收获一点金首饰,或者杀41头丧尸,那么自己就可以兑换一份初级治疗药剂了。”陈经心里盘算着,即便蓝悦战斗力强悍,忠心耿耿,但他还是想要尽快的治好自己。

  这样,在意外来临的时候,也能多一份自保之力!

  眼下四楼已经清理干净了,短时间内不会有威胁,食物找到了挺多,从茶馆的厨房里,去掉一部分已经黄了,臭了的蔬菜和肉以外,还有很多香肠,泡面,之类的食品,饿不着自己。

  楼下的威胁基本为零,二三楼基本上处于毛坯房的状态,一楼入口分别在宾馆前台和营销中心,这些地方二三楼基本没用的上的物资,一楼除了食物,很难满足陈经在金方面的需求。

  “上五楼!”

  陈经下定了决心,五楼是有几户住户的,其中一户还跟他闹过矛盾,因为他们家装修的时候,漏水漏到了他这里,整栋大厦的住户是少的,有蓝悦的保护,他完全可以尝试清理一波,将有用的物资收集起来。

  那些住户家里,存在金银的可能性也比较大!

  黄金不敢说,银首饰总是有那么几件的吧!

  “蓝悦,情况你也都了解了,觉得这个可行性如何。”

  “报告长官,根据您的情报,这里对我们的危险程度并不高,实在不行还可以开枪射击。”

  “开枪射击?”



  陈经皱了皱眉头,他看着蓝悦等一个解释,难道他就不怕把其他丧尸吸引过来吗?

  “是的,长官,我们在楼内,而且四周最近的一处居民住宅也在五百米开外,室内开枪的话,只要不长时间持续的进行射击,发出巨大的响动,是很难吸引丧尸过来的。”

  陈经现实中没有经历过战争,所以他只能以自己的经历进行判断,在某些时候身边有人走动,远方有人放烟花,吃鸡远处有人打枪,判断大方向可能还行,但是准确方向,确实是有些难度!

  再加上城市的道路有些复杂,不能直线前进等各方面因素,蓝悦的判断也是很有道理的。

  “好!走。”

  陈经带着蓝悦走到了楼梯道里,楼梯道黑漆漆的,除了血腥味和臭味外就只剩下拐角处的光明了。

  “过两个拐角就是下一层的入口,这个楼道里也不知道是灯坏了,还是怎么的,一直没光。”

  简单地讲述了一下情况,蓝悦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后一马当先走在前面,同时给自己的突击步枪上安上了手电筒,灯光划破了黑暗,照亮了前进的路。

  一行人有惊无险的来到了五楼,五楼的走廊上倒是有一些血迹,但却没有丧尸在游荡。

  “可能是之前被我们吸引下去了。”

  左右观察了片刻,陈经看着地下的血脚印下了结论,一览无余的走廊没有任何可供丧尸隐藏的地方,两人先是走到了走廊的一个尽头,然后才开始一间一间的进行查看。

  毛胚房,毛胚房,毛胚房。

  房门上空空的洞让他一眼就能分辩这是不是毛胚房,这一边的采光不是很好,卖不出去也是理所当然的,两人一路向前,最后来到了一所门上贴着一张福字的房门前。

  推了推,门是锁的。

  敲了敲,里面没有动静。

  然后陈经就看着蓝悦,蓝悦也是抬着头看着陈经,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尴尬。

  “你不会开门?”

  “报告长官,不会。”

  蓝悦耿直的回答,反而让陈经有些尴尬,他沉默片刻,破门闯入这种事他还没做过,开锁撬锁这种事他也没的经验,所以他只能用一种自己比较熟悉的方法来试试了。

  弯下腰,在门缝,门沿,门毯下摸索,陈经突然嘴角一扬,然后拉出了一个塑料手套,里面有一柄钥匙,正安安静静的躺着。

  蓝悦瞪大了眼睛,一副,长官好厉害的神情看着陈经。

  陈经洒然一笑,随后将钥匙插入锁中。

  严丝合缝,是原配的!

  轻轻转动,打开房门,一股子血腥味和尸臭味顿时就扑面而来,陈经暗叫一声不好,赶忙闪开,然后蓝悦一脚踹开门,端着枪警惕的看着房门内!

  拖沓的脚步声和一系列的杂乱声响起。

  一个个丧尸从房门,厕所,厨房,客厅冒了出来。

  三大两小,一家人整整齐齐。

  陈经子弹上膛,面沉如水,他忍痛双手持枪,无声地瞄准着洞开的大门,如果蓝悦不能处理掉里面的丧尸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开枪,将一切威胁扼杀。

  蓝悦双手握着突击步枪,雪亮的刺刀反射出阵阵寒光,他堵在门口,选择了最稳妥的处理方法。

  三声急促而又短暂的枪响,随着枪口喷出的火舌,射出的子弹三发子弹,准确的命中了两名丧尸的要害,打穿了一只丧尸的嘴巴!

  五伤其一,杀其二!

  形式一下子好了起来,然而面对这样的形式,蓝悦却不悲不喜,面色平静。

  好稳的“刺”

  宛如一道白色的游龙,透过伤了口的丧尸双手,直插对方的眼窝。

  手腕一抖,刺刀一扬,黑色的血液在空中溅射出一道血气桥,随后蓝悦不进反退,引出另外一个矮小的丧尸,一脚踹在它的下巴上,接着整个人将它踩在脚下。

  这时候从旁扑出来一道身影,陈经弃枪抽刀,赶上前来捅穿了矮小丧尸的头颅。

  蓝悦面色不变,面对最后一头丧尸,平心静气,千百次锤炼出来的“刺”,又稳又刁钻的穿透了它的眼窝,甚至在它的后脑还露出了尖尖。

  收枪抖血,立正站好。

  望了一眼蓝悦,陈经也甩了甩格斗刀上的黑血,将格斗刀藏锋于鞘。

  站在原地,低头默哀片刻后,陈经方才道:“蓝悦,将那位女士手上,耳朵上,脖子上的金饰给我拿过来一下。”

  熟人,熟尸,哪怕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了,陈经心里还是有些膈应。

  将带血的金饰品拿在手上,陈经获得了23金,算上击杀丧尸的5金和之前的59金,他现在距离100金的目标只差了13金。

  “对不起,打搅了!”陈经双手合十,亲自将金饰品又还给了那位女士,然后在蓝悦的帮助下,将这一家子整整齐齐的摆在了客厅里。

  和上门,陈经站在走廊上,深吸了一口气。

  “继续!”

  做人做事,须有底线。

  借金一用,有借有还。


xs.com。m.xs.com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