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兵不是匪
      蓝悦,晨钟,暮鼓三人表情严肃的站在陈经的身后。

  后勤排的两个班停下了收集物资和整理建筑,侦值排的一个班将整栋楼所有可以进人的地方进行了值守,战斗排的战士们则是跟随着陈经鱼贯而入,将这不到30个的幸存者们围的严严实实。

  恐惧,害怕,惊疑,迷惑,不解,不忿...

  人生百态就在这不到30个的幸存者直接上言,他们没有人坐着,全部都挤缩在一团,地上到处都是翻到的塑料椅子。

  陈经的脸上有些无奈,他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心里有千言万语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人,是请过来的。

  吃的喝的摆在边上。

  椅子,也一个个的放好了。

  可...

  他们还是害怕啊!

  “长,长官!不知道您将我们集结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终于,在他们之中有一个人发了声,他带着一副眼镜,穿着一身休闲服,看上去大约二十啷当岁的样子,他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谁也不知道这“半夜”把他们带到这里来所为何事。

  以往那些末日剧中,丧尸小说中的片段在他们脑海中不断回放,恐惧不断的在滋生。

  “各位同胞,请安静一下!”

  陈经的语气和缓,他能理解,也能接受他们的恐惧和害怕。

  “过去的一周多里,大家经受了苦难,我们都了解也知道...”

  “现在苦难已经过去了,我们,来了。”

  “我相信,大家在这段时间里,是没有受到任何针对行为的。”

  “事实上,我的家人还在二十几公里外的安县,我和大家有着同样的痛苦。”

  幸存者们渐渐地安静下来,汉国府的军队一向都值得信任,再加上身边都是同样的肤色脸庞,同样的语言文字的同胞,在这末日中,也没有别的可以再去相信了,不是吗?



  深吸一口气,陈经尽量保持着语速的平缓,语气的温和。

  他是个受过教育的人,接受过别人的好意,也给过别人好意,小时候在路上摔倒,破了皮流了血会有陌生的大姐姐送他回家,长大后在车站等车,会有好心的阿姨让位置给他,让他方便和朋友坐在一起。

  人们总是说是世道很坏,但有时候这个世道也没那么坏,甚至,他也在高铁上,公交上给过老人让座,替别人拿过行李,指过路。

  “今天,将各位聚集在这里,是为了替大家讲解一下国府的安排(原本想说什么策)”。

  “国府推出了新的一套货币,以黄金,白银,黄铜各种贵重金属为主,可以在各军队驻地,换取金,银,铜三种币种。”

  “大家如果携带有贵重金属的话,可以现在进行兑换,我们会开放便民部,里面的任何物品都能用三种币种换取。”

  幸存者们面面相窥,他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但始终没有一个人率先出来进行兑换,还是那个二十啷当岁的眼镜男,挺身而出,问出了他们大多数人的心声。

  “长官!”

  “我想替大家伙问几个问题。”

  “首先,您刚刚说,换取后会开放便民部,便民部里的任何物品都可以换取,那么价格呢?比如说,一瓶水的价格是怎么定义的。”

  “其次,国府要这些贵重金属有什么用?我手上还有一些现金,如果恢复网络的话,手机里还有钱,这些钱能不能兑换成三种币种呢?还有没有其他获取三种货币的方法呢?”

  “最后,我想问的是,三种币种确定保值吗?我们应该是由管理部门管理,并不是武装部门管理吧?”

  说完以后,眼睛男死死的盯着陈经,陈经面色淡然,没有任何不悦,换做他自己也会有这些疑虑,甚至他已经想到过这方面的问题。

  “你的问题,问的正到点子上,我一个个回答你,也回答大家。”

  陈经毕竟是当过老板的,末日前也是个普通老百姓,自然知道大家担忧什么。

  而陈经的这一开腔,也让眼镜男舒了好大一口气,虽然陈经还没谈论什么具体内容,但是信任感已经上了好几个层次了。

  要知道,陈经现在就是持刀人,他们没有任何反抗力,就算是将他们搜刮干净,强迫他们做事,他们又能怎样呢?可是陈经没有,这些面上看上去冷冷的战士们没有。

  公信力,一下子就立起来了。

  “首先,关于物价的问题,一个金币相当于一百个银币,一个银币等于一百个铜币。”

  “每一克金可以换取一个金币,一瓶水,售价2个银币。”

  “但是,自然水,大家烧的水,平常的生活用水,一顿仅仅只需要1个银币。”

  “那么大家可能要问了,铜币能干什么呢?铜币能对于营养剂和一些用在学习上的物品进行兑换。”

  “营养剂是一种口感不是很好,但是吃了能保证一餐所需的食品,算是惠民产品,只需要一个铜币,其他管有学习的纸张什么的也仅仅十个铜币就可以获得。”

  物价的大概水平陈经心里是有一杆子称的,1金大概就是100元,1银1元,1铜就是1分的样子,营养剂就是那种牙膏一样很难吃的东西,1铜大概能买三分之一的样子。

  为什么要上这个商品呢?

  买起来1金100个单位,相当于1银一个的成本。

  这是为了防止有的人实在没东西吃了,要饿死了,给他们救命的。

  至于为什么不上其他的,而选择营养剂,主要是怕被薅羊毛,陈经认识一个薅羊毛的小能手,但凡有点好处他都能薅,所以他选择了口味差,但是却富有营养价值的营养剂。

  一日三餐都吃这个,粪便都不用排了,一个月也仅仅只需要90铜上下,差不多是9角钱实在是便宜的很。

  “其次,是关于贵重金属和现金存款的问题,现金存款无论恢复不恢复,都只能遗憾的宣布,无效了。”

  “三种货币的获取方法,有以下三种,一种是个人做生意,第二种是向个人或者国府工作,第三种是出去探险收集有价值的物品或者击杀丧尸。”

  “贵重金属的用处...”

  “因为涉及到国府机密,所以我只能告诉你,贵重金属越多,收复国土的速度越快!”

  “最后,关于管理部门的问题,以后管理部门可能会存在,但是现在我们是唯一的机构。”

  陈经深吸一口气,道:“另外,给大家提个醒,现在我们的兑换是最为优惠的。”

  幸存者们讨论了一番,最后还是眼镜男举手道

  “长官,是现在就要交付干净还是可以晚一点?”

  “现在只是宣讲安排,优惠策略只在今晚。”

  陈经的话仿佛一颗深水炸弹投入了其中,除了少部分现在缴纳,其他人都纷纷离开了这里,他们并不是想要逃离,而是要去自己居住的地方,拿自己的贵重金属。

  陈经每一句话都是真话,他本来是打算以10克1金币的概率进行兑换的,但是现在,他改成了9克1金的概率进行兑换,然后给大家记个账。

  金币?

  什么金币?

  金币当然是欠着的。

  毕竟,矿车精炼厂还没有,怎么生产金币呢?

  望着在排队缴纳贵重金属的幸存者们,陈经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xs.com。m.xs.com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